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是治愈系歌手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是治愈系歌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舞台上,评委点评的环节还在进行中。

    “大概今生有些事

    是提早都不可以

    明白其妙处”

    柳焕看了一眼手中的歌词,细细声念了出来,然后长叹道:“写得真好啊。”

    停顿了一下,他强调道:“这真是一首好词啊!”

    “柳老师,您有什么见解吗?”吴燕望着柳焕,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在上一期说过,苏景是一个对生命对生活有着深刻理解的人,他善于思考,所以他在这期节目里拿出这一首歌,我一点都不惊讶。在我们确定创作主题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担心,这样的主题对年轻的苏景来说会不会很吃亏呢?但现在我们发现是我们想多了,一个出色的创作人,他对于生活的敏锐观察是常人不能想象的,无疑,苏景正巧是这样的人,他也向我们向公众展现了他的能力。”

    柳焕先是对苏景进行了一波夸赞,然后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

    “正如傅老说的那样,这是一首越听越有感触的歌曲。这首歌曲的动人之处,在于歌词写出了人们共有的情绪。”

    “人们共有的情绪?”吴燕蹙眉复述了一遍。

    “是的,纵然人有千面,经历过的事情也不尽相同,但在不同的时间支点,都会有同样的感慨。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时间总会推着你往前走,慢慢地让你看透很多东西。苏景的这首歌词,用平凡的字眼很巧妙地把这种感触表达出来,不敢说让人醍醐灌顶,但其少总会有些感觉萦绕在心头,我想现场有很多观众都会有这种感受吧。”

    柳焕刚说完,舞台下便零落地响起赞同声,很快,有越来越多观众也附和起来。

    得到观众的回答,柳焕继续说下去,“歌词是最具体的音乐形象,也是歌曲表达情感的重要方式。很多听众不懂乐理,他们对歌曲的评价很朴实,那就是好不好听。但是他们能看懂文字,他们听歌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去听歌词,看歌词。一首歌词,只要有一句能打动他们,他们就会喜欢上这首歌,关于这点,林梦应该深有体会吧。”

    林梦点点头,他知道柳焕接下来要说什么,既然柳焕有意要他来说,他也就不客气了。

    “《苦瓜》这首歌的歌词,看上去很朴实,但正因为这种朴实,所以才有力量感。它不是一味跟你讲道理,让你要怎么做,而是通过描述心境的变化,让你从中领会到什么。就好像苏景刚刚说的那样,我们都是生活的学生,那么我们到底从生活那里学到了什么,这不是别人可以灌输的,要自己去反思。所以,在我看来,这首歌,它更多是在疏导人们去反思。”

    “而这,才是促使我们成长的原因!”

    林梦的话让现场所有人都拍起了手掌,有少部分人的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哎,这么说的话,我发现苏景你在节目上唱的这两首歌都很虐心耶!”吴霞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苏景,语气里却充满了揶揄。

    “不,我是一个治愈系歌手!”苏景一脸认真的拒绝了吴霞给他贴的标签,还很不要脸的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相比起虐心,积极乐观的他更喜欢“治愈”这个词。

    吴霞嘴角一咧,标志性的笑声响彻现场,“我觉得吧,你这首《苦瓜》跟上一期演唱的《葡萄成熟时》是相互联系的,‘开始时捱一些苦,栽种绝处的花’,坚持就是苦,成功是一朵花,只有受过苦,才体会到成功的甜,才会珍惜成功的来之不易。”

    听完吴霞的话,观众席上直接炸开了窝,因为他们想一想,好像的确如此啊,苏景这两首歌就好像一个完整的故事,甚至是一段人生。

    从开始的自我怀疑,到劝慰自己要坚持,这不就是苦吗?

    后来成功了吗,也许吧。

    就算没成功,但有这一段经历,好像苦也不太差。

    平凡的人总是后知后觉,总会在未来感谢现在拼命的自己。

    身为歌曲的创作者,苏景在创作出《苦瓜》的词曲后,很快就想到了两首歌曲间的联系,但真要说《苦瓜》是《葡萄成熟时》的后续,这是不严谨的。苏景更喜欢把它们称之为“苏景人生两部曲”,至于这个数字会不会更改,就要看以后了。

    苏景没有纠正吴霞的说法,有些歌曲,别人怎么理解是别人的事,他也乐得别人过多解读,毕竟对他来说,这种行为对他是有好处的。

    音乐是纯粹的,但市场从来都不纯粹。

    苏景可以做纯粹的音乐,但他也略懂运营,同样也可以在歌曲的后续上有一些不纯粹的想法。

    这并不冲突。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俗人,违法乱纪败坏道德的事他不会也不敢去做,但他也绝不会做一个烂好人。

    “好的,谢谢各位评委老师的点评。”吴燕看到五位评委和苏景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马上就进行了总结,“下面将进入评分环节,麻烦现场的观众们拿起手中的投票器,选择你要给出的分数,同时也麻烦评委老师们把心中的分数写在白板上面。”

    没有像其它的综艺节目那样拖拉,苏景的最终得分很快就出来了。

    观众们看到背景板后面的数字,不由发出一阵惊叹声,宁希竹也不例外,她捂着嘴巴,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张开小嘴的失态一面。

    似乎在配合观众们的惊叹声,吴燕用一种激昂的声调,大声宣布:“苏景的最终得分是,1380分!”

    她后面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这个分数是节目目前的最高分。虽然她不确定苏景是否已经得知前面出场的歌手的得分,但是既然节目组有这个恶趣味,她自然也不会在现在就说出来。

    苏景看着这个分数,心里大定,他冲台下一直注视着他的宁希竹挑了一下眉,用空闲的手偷偷的比了一个大拇指。

    宁希竹见此,嘻嘻笑着回敬了两个大拇指。苏景有这个分数,嘚瑟一下没毛病。

    回到后台,苏景跟排在他后面出场的章梓铭打了个招呼后,找到工作人员拿回手机,径直回到休息室里,继续他未完成的单机之旅。

    接下来宁希竹的情报陆续发了过来,虽然这样的做法让苏景对结果失去了期待感,但至少没有让他感到患得患失。心态好是一回事,但真的面临结果时,很少有人会做到心如止水。

    正因为心里有数,所以七位参赛歌手在后台聚集,准备一起上舞台揭晓最终结果的时候,纷纷相互对视一眼,露出一丝心照不宣的笑容。

    不得不说,节目组有玩恶趣味的心理,参赛歌手们同样也有。

    这种提前得知结果的感觉,就好像上学时偷偷跑到老师的办公室里翻看了考试名次表一样,偷窥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恭喜苏景,以远超第二名十分的优势获得本期冠军!”随着吴燕情绪激昂地宣布出本期最后的结果,在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其他歌手仿若刚知道结果一样,面带笑容跟苏景道喜。

    苏景也表现出一副很激动的样子,事实上他的确是有些激动。

    宁希竹看着这一幕,撇了一下嘴,她可没想到苏景还有这个逢场作戏的技能,居然看不出有丝毫的表演痕迹。

    呵,虚伪的男人啊!

    简单的庆祝过后,又到了喜闻乐见的环节,评委老师揭晓下一期的创作主题。

    这种命题创作,不像写作文那样简单,它不是创作出词曲就完事了,还需要唱出感情,这就很考验歌手们对创作思路和情感的把握了。

    如果情感把握不到位,以五位评委那挑剔的耳朵,恐怕很难让他们满意。

    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评委的出题思路并没有规律可言,根本就没有办法提前做准备。

    就好像这次,当傅老说出主题的时候,歌手们就懵了。

    这何止是没有规律啊,简直不要太跳跃好不好。

    因为下一期的创作主题是“父母”……

    评委老师们是怎么想的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