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多少人在羡慕她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多少人在羡慕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了宁希竹的情报,苏景的心情也没有上一期那么焦躁了,而沉浸在游戏世界里的他,也感觉到等待时间并不漫长。

    很快,就到他出场了,苏景把手机交给工作人员代为保管后,在后台跟刚下场回来的黄萌打了个招呼,站在候场通道口等待着吴燕的报幕。

    此时,他距离舞台仅仅几步之遥,只要走过拐角,便是光芒万丈的舞台。尽管已经有了无数次这样的等待经历,但苏景心里还是一阵澎湃。

    终于,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苏景坚定的迈出步伐。

    从一个灯光暗淡的地方走到一个灯光强烈的地方,当彩色光芒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的眼睛眯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适应过来了,带着和煦的笑容,他走到了舞台中央。

    舞台下,是几百双充满期待的目光,这种万众瞩目的待遇,很容易让人沉迷其中,心情激动。

    舞台上,苏景穿着宁希竹给他新买的衣服,酒红色的纯色短袖,下身是藏青色的九分休闲裤,露出洁白而性感的脚踝,脚上穿着一双白色板鞋。

    随意之际又有几分成熟。

    苏景朝着坐在观众席前排的宁希竹点了一下脑袋,一直观察着苏景的演奏老师们看到苏景点头,很默契地根据苏景的编曲相应的奏响乐器。

    轻缓舒适的钢琴前奏如同风儿一般,在演播厅里缓缓传开,观众们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们不知道一首歌好听与否,但他们知道一点,如果此时不认真听,那么他们想再次听到,得等到明天晚上节目播出了。

    正因为未知,才充满期待,不是么?

    只不过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歌名,“《苦瓜》”,现场的大部分人都是眼角一抽,心里疯狂吐槽:什么鬼,上一期写了葡萄,现在写苦瓜,难不成网络上又得出现一群“苦瓜人”?

    苏景这货,不会是个“植物人”吧?

    没有让观众们等待太久,苏景很快就开口了。

    “共你乾杯再举箸

    突然间相看莞尔

    ……

    大概今生有些事

    是提早都不可以

    明白其妙处

    ……

    真想不到当初我们也讨厌吃苦瓜

    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越来越记挂

    开始时熬一些苦

    栽种绝处的花

    幸得艰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

    至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一曲唱罢,私货满满的歌词让现场大部分观众觉得意犹未尽,正如歌词中那句所说,“万般过去亦无味,但有领会留下”。

    听过一遍的他们,虽然说不能马上就能品味出歌词中蕴含的道理,但心头的确是有一种淡淡的感觉,他们也说不清这是什么,那是一种很难用语言来说明的情绪,就好像一下子被人用手抓住了他们的心一样。

    这种抓心的感觉,比苏景在第一期演唱的那首《葡萄成熟时》更为强烈,让他们忍不住想多听几遍,但显然,他们这个期望,现在是无法满足的了,只有等到《苦瓜》在音乐平台上架后才有单循的机会。

    相比之下,宁希竹就幸运得多了,在苏景完全完成《苦瓜》的创作后,她终于享受了一把“第一听众”的待遇,虽然听过了好几遍,但在现场再次听苏景唱起,她心里的感触也不比现场观众们的少。

    傅老点评完编曲后,一句话就把宁希竹对这首歌的评价说出来了。

    “……这是一首越听越有感触的歌曲,以曲词细诉成长过程中的甘苦历练,让我惊讶的是,在你这般年纪,对人生便有如此深刻的认知,年轻识苦味,日后才余甘,人生总是先苦后甜。有些事,无论你多聪明,道理多浅白,不是机缘巧合时你就不明白。”

    大概因为年纪大了,傅老说起话来有些费力,所以他的点评一向简短,通常都是评价他擅长的编曲方面。但苏景出场后,他说的话明显就多了很多,上一期如此,这一期亦如此,可想而知,他对苏景这个后辈是有多喜爱。

    有了老大哥小姐姐们传授的经验,苏景跃跃欲试的打算跟傅老交谈一番,但林梦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傅老的话音刚落,他就情绪激动地开口了。

    “苏景啊,你这是再一次给我惊喜了!”

    盛赞一句后,他又低头看起了手中的歌词,工作人员很来事,知道林梦很喜欢琢磨歌词,这一期每位歌手上台后,他很快就把歌词送到林梦手中。

    至于录制前把所有歌手的歌词全部呈上,那是不可能的,节目组需要的是评委听完这首歌的第一感受,而不是提前有所准备。

    看了一会,林梦抬起头,戳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站在舞台中央的那个年轻人,他心中充满了感慨,看来他想要跟苏景说的话,也不用说了。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天才,他们在某个领域有着让人惊叹的绝高天赋。无疑,在文字上有着极强嗅觉的苏景,在林梦心里的地位上升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很快,林梦就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他斟酌了一下,继续开口。

    “从事入理是大多数香江写词人的做法,从开场的故事场面到后来的谆谆教导,会让听众在脑海里构建一个画面,有更大的代入感。两期节目,你的两首歌曲写词手法都如出一辙,说明你是完全掌握了这种手法。

    让我惊讶的是,你能很好地把个人对于人生的思考和对成长的领会,与现实生活中很普通的东西联系在一起,这种借喻很考验一个人对生活的细致观察。这对于年轻的你来说,是很难得的。”

    “谢谢林梦老师,实际上,我是听粤语歌长大的,您们的填词手法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写这两首歌词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运用到这种手法。”苏景面带淡笑,说道,“我的确还很年轻,对生活的理解还不够深,也谈不上有多深入多细致的观察,只能选择我接触得比较多的东西入手了。”

    林梦点点头,笑着安慰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你现在的年纪,有这样的水平已经很好了,慢慢来吧。如果你的水平再高点,我这个老家伙就没脸了。”

    说到后面,他开了一个玩笑,惹得观众席上传来一阵笑声。

    “是啊,这个年纪有这样的体会,已经比大多数中年人要好很多了,难能可贵啊!”李铭接过林梦的话头,感叹道,“你想想,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在我们这些老家伙面前,还能感慨半生,那一句‘做人没有苦涩可以吗’唱出来,都让我心口一颤,我很怀疑你真的只有二十七岁吗?”

    “如假包换!”苏景笑了笑,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年轻人很单纯,我年轻时,总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天真地以为想要的都会得到,生活会按照理想的轨迹推进。但走上社会后,我遇到了很多艰难,有时候无可避免的产生想要放弃的念头,但一觉睡醒,又充满了活力,撑过了那一段难熬的时光,翻过一座山,才感觉人生是多么美好。”

    “真的,没有经过那一段辛苦,永远都无法体会到成功的甘甜。”

    听完苏景似乎是独白的一段话,李铭笑着指了指苏景,说道:“你自己都还是一个年轻人啊!”

    说罢,他马上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很认真说道:“苏景,你知道吗,你唱这首歌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生活的智者在劝慰失意的人。”

    生活的智者……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啊!

    苏景摇摇头,“哪有什么生活的智者,不过是经历过,有一点领悟罢了。其实啊,我们都是生活的学生。”

    傅老突然惊诧地插话道:“咦,你这句话很深刻啊!”

    李铭认同道:“我们都是生活的学生,确实说得好啊!”

    苏景也没想到自己一时有感而发的一句话,能让傅老和李铭有这么大的反应,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尴尬的同时,心里又有一阵舒畅感。

    试想一下,一个年轻人在一个中年人一个老年人面前,说出一句让他们惊诧并且认同的话,这种感觉到底有多爽。

    这就是装了一个大比啊!

    现场的观众很懂事的拍起了手掌,现在,他们对苏景真的是刮目相看了。

    就连站在苏景身边的吴燕,看向苏景的眼神里都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光彩,跟这个年轻人接触多了,她才发现,苏景身上让人佩服的地方不仅仅是他的才华,还有他的人格魅力。

    可以想象得到,等到这期节目播出后,他现在的表现肯定会给他吸引一大波路人粉。

    一个有思想有深度的男人,散发出来的成熟魅力对未经世事的小女生们具有太大的杀伤力了。

    如果她年轻二十来岁,恐怕也会迷上苏景吧。

    想到这里,她的视线不由飘向观众席上的宁希竹,她之前以为苏景有宁希竹这样的伴侣,是苏景的幸运。但现在她发现,对于宁希竹来说,拥有苏景,又何尝不是她的幸运呢。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羡慕她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