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甘心,但认命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甘心,但认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习惯,闲的时候苏景喜欢出外面走走,不需要太远,在附近走走路就够了。思考问题的时候,他会选择在屋里,一个人静静发呆。

    而在苏景为下一期的创作主题创作歌曲期间,网络上,关于《葡萄成熟时》这首歌的讨论越来越多了。

    这是一首优秀的粤语歌,很多人没能听懂苏景的发音,但这不妨碍他们欣赏这首歌。

    歌词要表达的内容,哪怕不懂粤语的人也能看懂。

    初听之下,这首歌就很抓人耳朵,苏景成熟的嗓音,充满磁性而又饱含感情,听着让人就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流行歌曲最大的作用是,把人的情绪最大化。

    苏景这首歌包含的感情太多了,而且这些情绪在这个时代也太普遍了。不,不仅仅是这个时代,只要是人,都有这样的情绪,区别在于已经经历过与否。

    人啊,要是矫情起来,听什么都像在说自己。网云音乐的评论区,让这些矫情的人有了发泄的地方。

    随着《葡萄成熟时》的红火,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很别致的称呼,“葡萄人”。

    在最新的网络字典里,是这样解释这个新兴的网络词汇:“葡萄人”出自苏景的《葡萄成熟时》,是指那些无论结果好坏,依然为了某个目标一直坚持的人,他们就好像一个等待葡萄成熟的人,不管是否丰收,不管果子好坏。也戏指因为颜值和经济情况找不到女朋友而把单身的理由说得高大上的单身狗。这个群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望夫石”。

    苏景看到“望夫石”的时候,差点就笑出猪叫声了,这群沙雕网友的脑洞简直就是宇宙黑洞啊!

    这个概念是微博知名博主、网云音乐编辑、苏景头号粉丝阿临首先提出来的,很快就被网友接受并广泛流传开来,从而也给《葡萄成熟时》增加了不少播放量。

    不得不说,作为专门负责运营苏景的歌曲的阿临,的确很下功夫。

    他在《葡萄成熟时》的评论区,从一条热评上得到了“葡萄人”的灵感。

    热评内容是,“我是一个大龄剩女,因为单身,我承受了太多不一样的眼光和非议,这些年面对父母亲友的逼婚,都是敷衍了事。单身有错吗,我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让我心动的人,或者是我曾经错过了那个人。关于爱情,我不想将就!”

    这个评论得到了很多人的点赞。

    经阿临和这条热评的用户沟通后,阿临把这天热评截屏发到微博上,并评论了一句,“所以这就是你单身的理由?葡萄人!”

    自此,“葡萄人”这个梗便在网络上火了,很多单身龟族纷纷以此自嘲。

    闭门创作不是与世隔绝,网络上的事情苏景经常会去看,但也没有过多去关注,知道个大概就可以了。

    这日,苏景的词曲创作接近了尾声,接下来就要忙着编曲了。三四天内创作出一首完整而且成熟的歌曲,真的很折腾人,苏景的精神看上去并不是很好。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背后有一个大公司、有一支专业的团队有多重要,其他六位参赛歌手应该没有他这么累吧,他早两天还看到张宝林出席某活动的新闻呢。

    正当他决定先去休息一下,醒来再忙活编曲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苏景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眉头一皱,是陆恬。因为事前打过招呼,这段时间尽量不要打扰他,经营的事他也不想去管,陆恬自己决定就好。所以这一个电话,让苏景心里一紧,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故事里”是餐饮业,要么不出事,要么出大事。

    苏景赶紧滑动屏幕,紧张问到:“陆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听出苏景语气里的紧张,陆恬莞尔一笑,回答道:“没出事。”

    苏景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你找我是什么事?”

    陆恬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试探问道:“老板,你忙完了吗?”

    苏景想了一下,“有点时间,说吧。”

    陆恬看着不远处坐着的拿到身影,“你可以过来一趟吗,她想见你……”

    挂掉电话,苏景洗了一把脸,因为车被宁希竹开去上班了,他直接打的过去小店。

    在小店里,苏景看到了这个要见他的人,是不久前在小店里倾诉自己经历的那个女人,苏景当时还旁听了。

    实际上,陆恬不是做事冒失的人,以他现在的知名度,如果不是真的重要,苏景是不会满足顾客要见苏景这个要求的。

    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苏景压根不用考虑,直接把陆恬炒鱿鱼了。

    “听说你这几天都在找我?”苏景一坐下,就直接问道。

    女人点下头,沉默了一会,“没有打扰你工作吧?”

    “没有,事实上这个电话打得很是时候,我刚忙完,正巧有点时间。”苏景拿起服务员刚端过来的咖啡,放到嘴边吹了吹,“你呢,不用上班吗?”

    “辞职了。”女人笑得很洒脱,“找你是想亲口跟你说一声谢谢,我知道那首歌不是为我写的,但是我很喜欢,谢谢你!”

    女人的感谢说得情真意切,苏景知道她为什么要感谢,本来她的故事应该会在诉说当晚的“故事里”公众号发表的,但苏景让陆恬改了日期,等到《葡萄成熟时》出来后一起发表。

    她的故事配上《葡萄成熟时》,催泪煽情的效果简直不要太好,这个效果最直接体现公众号文章的数据上,阅读量、点赞数和评论量达到“故事里”公众号创建以来的最高峰。

    “不用谢,互相帮助。”苏景笑着说道,但他关心的明显是另一个问题,“辞职了?”

    “嗯,辞职了,回老家。”女人回答道,“父母年纪大了。”

    想了想,女人又说:“不等了,不知道要等多久,我坚持不下去了。”

    “能听到你这一首歌,我这半生也算值了。”

    苏景迟疑了一下,还是尝试着劝了一句,“你甘心吗?”

    女人摇头,苦涩说道:“不甘心,但我认命。”

    “祝你幸福!”苏景点头,端起咖啡轻轻喝了一口,没加糖的咖啡很苦。

    他跟女人非亲非故,仅凭一面之缘,他不想干预女人的选择。能出声劝一句,也是因为感谢女人的故事对他创作出《葡萄成熟时》的帮助了。

    但女人做出了这个决定,很显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不甘心又如何,她的未来已经平凡到一眼就能看到底了,干脆就认命吧。

    “等等。”看着女人起身离开,苏景喊停了她。

    “下一期的歌曲,你可以关注下,希望还能帮到你。”

    女人点点头,“谢谢,我会听的。”

    苏景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女人,他不知道是报以同情还是为她感到高兴。

    虽然说这首歌不是写给她的,但苏景潜意识里还是把歌词当成他要劝慰女人的话了。

    听到她说不等了,坚持不下去了,他心里百感交杂。

    这真是一个能影响心情的消息啊!

    不过路人终究是路人,她在苏景的生命中,匆匆来了,留下自己的故事,又匆匆走了。

    女人走了,她把一腔热血留在了这个城市,跟命运妥协了。

    苏景的生活还在继续,从苏景口中听到女人的故事,宁希竹泪眼朦胧。她比苏景更能体会到女人做出这个选择时,内心到底有多煎熬。

    因为她曾经也有同样的纠结,但她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但同样的等待,却有着最大的差别。宁希竹是有目标的等待,而女人心里则空无一人,她要等的人,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于她而言,放弃也许是好的。

    在紧张而繁忙的日子里,苏景很快就迎来了第二期节目的录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