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比不上心里的苦

第一百二十八章 比不上心里的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上午,苏景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轻柔投进屋里,房间变得明亮起来。苏景眯了眯眼睛,看着阳光,无数微细的颗粒在光芒中飘舞。

    这两日,南都的气温逐渐回暖,南都气象局的官微很兴奋地在微博上宣布,南都再次入冬失败,短袖可以再穿多一段时间了。

    阳光照在还没有醒过来的宁希竹脸上,她的眼皮动了动,翻了一下身子背对窗户,嘴里含糊不清的囔囔道:“苏先生,拉下窗帘,我再睡会。”

    苏景笑了笑,把窗帘拉起来,把眼睛紧盯着宁希竹一副跃跃欲试的猫娘抱了起来,走出房间,“让麻麻再睡一会。”

    猫娘不情愿的喵呜几声,两只前爪在空中做出一蹬一蹬的动作。

    苏景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把猫娘放在大腿,刚好猫娘的两只前爪按在他的肚子上,苏景笑着说:“来,粑粑的肚子让你踩。”

    猫娘试都不带试,看向苏景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一转身跳到地上,回自己的小窝趴了下来,头也不回。

    这个铲屎官的心里真的没有点数吗?!

    苏景心里很受伤,叹了一口气就去洗漱煮早餐了,早餐还是白粥鸡蛋咸菜,万年不变的搭配真的是百吃不厌。

    早餐还没做好,宁希竹就起床了,睡眠充足的情况下,她的脸上没有了工作日被闹钟叫醒的那股起床气。

    “早晨!”苏景看着宁希竹,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女生刚起床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迷迷糊糊,像一个小猫咪一样。

    “早!”宁希竹还是那个模模糊糊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应了苏景的招呼。

    “洗漱完就差不多可以吃早餐了。”苏景拿勺子搅了一下锅里的白粥,把放在锅里跟白粥一起煮的鸡蛋捞出来,放在装着冷水的碗里。

    宁希竹“嗯”了一声,脸上还是迷糊的样子,走进了卫生间。

    洗漱过后,宁希竹就精神起来了,她抱着猫娘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苏景忙碌的身影,一股满足感填满了她的心。

    这个世界上,和她一样为爱情坚守的人有很多,但如她这般好运的,却很少。

    但是啊,老天爷总会是公平的,如果你迟迟没有等到想要的结果,大概是因为老天爷觉得你等的那个人配不上你吧。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宁希竹,也不是每个人都是苏景。

    吃过早餐,苏景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两天,创作的时间就少了两天,是时候该好好思考一下,下一期要唱什么歌了。

    至于浪费的这两天,苏景也不后悔,他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每次创作完之后,一定要放空一下大脑。

    一是劳逸结合,二嘛,就是为了不让头发掉得太快。

    苏景总觉得他的颜值配不上秃头和光头。

    毕竟,他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动脑的机会还很多,这么快就把头发掉光,那以后掉头皮吗?!

    不说以后了,他现在都还有很多需要思考的问题了,好比如:

    为什么他和宁希竹经常熬夜,但皮肤都还是那么好?

    为什么他会怎么吃都吃不胖?

    他什么时候可以“踩奶”?

    ……

    想到这里,他的视线不由飘向宁希竹那边,此时她正拿着两根棒针,灰白色的线条交错,猫娘在她的旁边玩着线团,不亦乐乎。

    线团和棒针都是昨天买的,宁希竹说要给苏景织一条围巾。

    南都的冬天很冷,但也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到来,看现在的天气,恐怕还得经过几次失败才能入冬,相信那个时候宁希竹也差不多把围巾织好了。

    感受到苏景的目光,宁希竹不好意思笑了笑,“好久没织了,手有点生。”

    “那你加油!”苏景笑着给宁希竹打气,然后继续思考起来。

    宁希竹看着苏景眼神开始涣散,一副呆滞的表情,知道他陷入了思考,也低头开始自己的大计,她的动作不快,但颇有章法,看来的确是手生。

    经过上一次的迷茫后,苏景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饶是如此,再次面对“成长”这种概念广泛的题材,他的思绪翻涌,仍然整理不出好的思路来。

    首先确定下来的新歌的语种,苏景再次选择了粤语,这是他的优势,肯定不可能轻易放弃,占据本土优势不加以利用,口口声声说着公平的人在他看来,很可爱。

    按照以往的思路,接下来他就要理解主题了。

    成长并不是简单的岁数增长,它泛指事物走向成熟的过程,成长有很多阶段,在这个过程里会有各种各样的经历,有开心、痛苦、得到、失去……这样的话,能写的东西就太多了。

    就像苏景在第一期节目里唱的那首《葡萄成熟时》,同样适用在“成长”这个主题上。

    苏景更加迷茫了。

    有时候,选择太多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如果可以把人的思维具现出来,那么苏景现在的脑海就像猫娘玩弄着的那个线团一样,看似有章可循,实则一团乱遭。

    一整个上午,苏景的思绪就是这样,他找不到这个线团的线头,越想越乱。

    “苏先生,中午吃苦瓜吧,冰箱里这两根苦瓜都放几天了。”宁希竹的声音打断了苏景的沉思。

    “嗯。”苏景迷糊的应了一声,瞥了一眼墙上的钟,看着一眼打开冰箱门拿出苦瓜的宁希竹。

    “你这样想也不是个事啊。”宁希竹关上冰箱门,边忙活边说道,“音乐上的事我不懂,但我觉得吧,这跟我们团队头脑风暴会议差不多,什么样的想法都有,选择什么方向,这很考验抓主意那个人的眼光和能力。你单打独斗惯了,所以,你要相信自己。”

    “我知道。”苏景用力揉了揉脑门,他一上午都在思考从哪个角度切入,从这点看,他确实不是当创意总监的料子,所以也难怪他在千禾那段时间,千禾没有新人冒出头来。有苏景在,他们只需要做好打下手的工作就好了。

    宁希竹曾经跟苏景说过,苏景的能力是拔尖的,但并不适合呆在小公司,无论对于苏景还是千禾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制约。

    暂时想不清楚,苏景也不强迫自己继续想下去,想东西也是很累的,过度用脑不仅消耗心神,还容易脱发!

    进入厨房,苏景抓起一片苦瓜,扔进嘴里,“很脆啊,好吃。”

    宁希竹看到苏景如此狂野的吃法,瞅了他一眼,“要不全给你生吃了吧。”

    “别了,吃一片没问题,多了我也受不了啊!”苏景急忙摆手,开什么玩笑,生吃几条苦瓜,他得苦多久啊。

    他心神一动,拿起一片生苦瓜递到宁希竹的嘴边,怂恿道:“你也试试生苦瓜的味道呗。”

    宁希竹拿着菜刀的手一顿,别过脑袋,嫌弃说道:“不要,炒过的苦瓜我还能吃,生苦瓜坚决不要!”

    苏景忽然想起来,他以前从来没见过宁希竹吃苦瓜,就连聚餐时,一盘苦瓜炒蛋放在她面前,她也是看都不看的,“我记得你以前不吃苦瓜的啊。”

    说着,他又把手中的生苦瓜扔进嘴里。

    “嗯,小时候吃过一次,很苦,那滋味一直记在我的脑海里。”宁希竹回答道,然后又问苏景,“你呢?为什么喜欢吃。”

    “老爷子喜欢吃啊,小时候跟着他老是吃苦瓜,我记得那时候老爷子经常拿生苦瓜放在太阳底下晒着,晒个一两天然后就直接开吃。”苏景回忆了一下,笑容不自觉就露出来了。

    “不苦吗?”宁希竹吸了一口凉气,整根整根吃生苦瓜,不敢想啊。

    “苦啊,每次都苦得我眼泪哇哇流。但第二天一看到爷爷又在啃苦瓜,我又屁颠屁颠跑过去讨吃了。”苏景想起自己每次被苦哭吃不下去想扔掉生苦瓜的时候,老爷子就会瞪着他,吓得苏景一小口一小口的啃完一根苦瓜。

    “后来长大了,觉得苦瓜是真的苦,慢慢地也就不吃了。”

    “可是从我认识你起,你一直都喜欢吃苦瓜啊。”宁希竹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说出来你别笑,高中的时候我这个人爱端着,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大人了,我想着大人们都喜欢吃苦瓜,所以就又吃上了。”苏景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装逼得多,也就习惯了苦瓜的味道。”

    “小孩子。”宁希竹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趣事,这种渴望成熟的心理,模仿大人的习惯,真的好像一个小孩子。

    “是啊,后来啊,出来工作了,发生了什么事你也知道,那时候总觉得日子太苦了,比苦瓜还苦。”

    宁希竹点头,心里也默默说了一句,苦瓜再苦,也比不上心里的苦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