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他是真的错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他是真的错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首都某个环境优雅的小区里,苏母正在看电视,屏幕上的内容赫然是南都卫视的《千千阕歌》,此时播放的正是第六个出场的林树刚准备退场,下一个就是苏景了。

    苏母冲着书房喊了一声:“老苏,你儿子要出场啦!”喊完,她就认真看起了电视。

    老苏同志在书房里磨蹭了一会,才慢悠悠的走出来,来到老伴旁边坐下来。

    听到主持人吴燕的报幕内容,苏母喜笑颜开的对着身边腰板挺得笔直的老苏说:“吴燕这话说得真好。”

    老苏同志斜眼瞥了一下苏母,不紧不缓说道:“搞这些虚的有什么用,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喜欢听这个。”

    “夸我儿子的我都爱听,咋滴?”苏母不乐意了,儿子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心头肉,人家夸她儿子就等于是在夸她,“小竹说了,苏景这期拿了冠军。”

    “行了行了,综艺节目的冠军有什么分量!”老苏同志不耐烦说道,一整天都听到老伴念叨这句话,他都听烦了。

    苏母呵呵一笑,“那也比某个喜欢板着脸的人要强,起码苏景还会自己写歌。”

    被老伴噎了一下,老苏同志就说不出话来了,写歌他也会,但真要做到苏景这种程度,如果还年轻,他努努力或许还有可能,但现在他是做不到了。

    见老苏同志沉默了,苏母瞅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又把视线移到了电视屏幕上。

    此时苏景正好走上舞台,看到苏景脸上享受的表情,苏母说了一句话,“这孩子,他就应该站在舞台上的!”

    “咦,粤语歌?”听到苏景开口的瞬间,苏母双眼一亮,她的家乡也是在南粤,在她们这一代,正好碰上香江音乐最鼎盛的时期,对于粤语歌,她们的心里有着特别的感情。

    这不仅是乡音,还包含了她们的青春。

    老苏同志没有说话,别看他之前说得很不在意,其实苏景一出场后,他的眼睛就紧盯着电视机,神情极其认真。

    听着听着,他的表情就无缝切换成享受了。

    再看苏母,苏景歌曲还没唱完,她就已经泪眼朦胧了,尤其是听到那一句“错的爱乃必经的配菜”的时候,她差点没忍住。

    她的爱情很简单,和老苏同志是经人介绍的,两个人一见面,都觉得对方还不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那个年代,爱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太多的要求。

    而让她有感触的,是她不自觉的把苏景代入其中。她认为,苏景这首歌写的是他的经历。

    自从苏景十七岁离家出走跑回南都,她对苏景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但不至于连苏景谈恋爱了都不知道。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她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她知道苏景是一个很重情的人,这点从他离家后还有意无意的在她这里旁敲侧击关心老苏同志就能看出来了。

    结束一段几年的恋爱感情,苏景心里到底有多难受,她无法感同身受,但她知道这对于苏景来说是一个莫大的痛苦。所以在后来时间里,哪怕身边跟苏景同龄的人都结婚生子了,她也不敢催促儿子。

    也是这两年,她感觉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也许苏景走出了那一段感情的阴影,才试探着催促起来。

    现在听到这首《葡萄成熟时》,她潜意识里就认为这是苏景当年是这样劝慰自己的,母子连心,她听到这一句句歌词,自然觉得难受。

    “哭什么,现在不是有小竹了吗?”老苏同志抽出一张纸巾递过来,相伴了三十年,他自然能猜到老伴心里在想什么。

    苏母接过纸巾擦了一下眼泪,看到屏幕镜头上一闪而过的宁希竹,笑了起来,“对对!”

    节目还在继续,苏景演唱后的评委点评并没有如吴燕所愿被剪掉某些片段,后期原封不动的把这段内容呈现了出来。

    听到林梦不留余力的夸奖,苏母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恨不得钻进电视机里,握着林梦的手,说他夸得好!

    而老苏同志则一脸担忧,他觉得林梦现在说的这些,太早了,担心苏景会因此飘飘然。

    “这是你儿子啊,你连你的儿子都不懂吗,你觉得苏景会是那么容易自满的人吗?”看到老苏同志的表情,苏母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外界一直肯定苏景,给苏景信心,按你那教育方式,你儿子早就自卑了。”

    老苏同志一言不发,眼神里闪过一丝懊悔,尤其是听到电视里傅老感叹的那番话,苏景为什么在获奖后就消失在声乐界,别人不知道原因,他却知道这是他一手造成的。

    尤其是听到苏景跟傅老道歉,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说自己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也不愿意深聊这个话题,老苏同志心里就像扎了一根针似的,是他差点就毁了苏景啊!

    “老苏啊,不是我偏心,你们父子俩闹到这个地步,真的不关苏景什么事,都得怪你。在苏景心里,你是他的超人,是他的偶像,是他的灯塔,你却连一句肯定的话都不肯说,这对苏景的打击该有多大啊!如果你一视同仁也就算了,但你对小娜,对别的孩子都不吝啬夸赞,你让苏景怎么想?”

    “你也别拿苏景离家出走的事说事,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你自己心里清楚。他在你面前是自卑的,因为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你的一句肯定。再听话的孩子也有叛逆心理,当他绷不住了或者承受不住压力了,他就会爆发出来。

    要我说,苏景离家出走这是算轻的了,你不知道在接到爸的电话之前我有多害怕,怕这孩子一时想不开,选择自杀。”

    说到最后,苏母眼睛通红,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声音一度哽咽。

    老苏依然沉默着,一言不发的给苏母递纸巾。

    这样的话,他听老伴说过好多次了,在苏景还没离家出走之前,她就一直跟他说,要多鼓励一下孩子,可他也是个犟脾气,认为他的教育方式没有错,严父慈母,鼓励孩子的事有当母亲来做就行了。

    现在想想,他是真的错了。

    看着电视机里微笑接受同台竞演的歌手的祝福的苏景,老苏同志心里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回书房,他的腰板依旧笔挺,但脸上却仿佛被抽去了精气神一样,茫然,麻木。

    ……

    苏景猜得不错,虽然还不知道《千千阕歌》第一期的收视率,但观看节目的人并不少。

    节目播放完之后,迅速在网络上掀起了热议。而在这一期里,风头最大的被讨论得最多的,就是苏景了。

    这几个月来,苏景的名字在网络上不断被提起,虽然说网民的忘性很大,但也不至于那么快就遗忘了苏景。

    相比起其他成名已久的参赛歌手,林梦的那一番点评,和傅老后面补充的话,让苏景身上充满了争议。

    有争议就有话题,网友们就苏景能否承受得起这么高的赞誉,分成了三派。

    支持的人并不都是被苏景折服的,他们更多的是信服林梦,和傅老说的话。有着过往的荣誉,还有德高望重的前辈对苏景的肯定,让他们一致看好苏景的未来。

    反对的人则是认为苏景还很年轻,刚刚成名才几个月,虽然在网络上好评不少,但新人始终还是新人,他怎么能够跟那些天王级的人物比较呢?而且,他刚出道,就说他以后会缔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这夸奖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到别扭,太假了!更有些暴脾气的人直接开骂,唱衰苏景。

    中立派的人则表示安静吃瓜就行,苏景的未来会怎样,现在下决定还为时已早,还要看以后能不能继续拿出让人信服的作品来。

    不过,因为傅老后面说到苏景的过往荣誉,关于苏景的争议倒没有太多戾气,网友们很难得的理智了一番。因为奖杯这玩意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是不是国内唯一一座,上网一查就知道了。

    说到奖杯,一些关注苏景的网友突然想起来苏景在中秋前发的那条“摔倒炫富”的微博,打开苏景的微博主页一看,果然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这条没有置顶的微博还排在最上面。

    这让一直关注苏景的粉丝们心里疯狂吐槽,苏景这货还是这么懒,一个月没有更博的明星,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目的。

    他们点开图片,之前大家都在调侃猫娘是照片的主角,所以对奖杯和证书的关注度并不高。现在再来看,感觉就不一样了。

    再看看评论,已经有人在猜傅老说的那个奖杯是哪一座了。他们把比较显眼的奖杯都猜了个遍,其中获赞最多的,就是圈出最前面的那座奖杯的评论。

    原因无它,宁希竹用苏景的微博在这条评论上点了一个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