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个人,一把伞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个人,一把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外面飘着小雨,夜风凛冽,屋里聊得热火朝天,渐入佳境。

    天南海北的胡侃一番,不知不觉间话题又扯回到节目录制上了。

    “苏景,不是我说你啊,你跟评委的互动太少了,其实你可以放开一点的。”吴燕看着苏景,想起苏景在舞台上的表现,表演的时候还好,一到评委点评环节,他的镜头感就低了很多。

    “怎么了?”林树听到吴燕的话,急忙问道,参赛歌手之间是互相看不到对方的表现的,那焦急的语气和神态,说明他真的喜欢这个小老弟。

    吴燕笑着把情况说了一下,所有人轻笑了起来。

    苏景自嘲道:“我这个人有点闷骚吧,在舞台上唱歌还好,真要互动的话,有点放不开。而且,我担心跟评委互动太频繁,会让观众觉得评委的分数不真实。”

    吴燕失笑道:“你呀,想太多了,只要你的表演足够好,观众们有些议论又怎样,你也别把观众想得那么没脑子,是好是坏,他们心里摸得清。”

    “就是。”章梓铭接口道,“我们这一行,身上有些议论很正常,顾虑太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像我,承受的议论比在座的所有人加起来都多,还不是好好的?”

    章梓铭的话让歌手们都点了点头,身为公众人物,被更多人熟知,自身的优点缺点都被镜头放大在公众眼前,自然有人喜欢有人讨厌。

    能走到现如今这个高度,他们的心脏已经被磨炼得很强大,心胸也开阔了很多。

    “在座的也就只有你能没皮没脸说出这种话了。”林树说话的兴致也起来了,笑骂了一句老友后,又看着苏景道:“不过老章说得没错,至于你说的放不开,我觉得还是因为缺乏综艺节目经验。你以前参加的都是严肃的比赛,互动环节很少,所以在你的思维里,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习惯。”

    吴燕点头,“综艺节目要随意很多,说句不好听的,参加严肃比赛的人,追求的荣誉,而上综艺节目的人,为的是人气。”

    吴燕这句话的确说得很难听,使得在座的歌手们直皱眉,但他们都没有出声反驳,因为无论他们在人前把话说得多好听,其实或多或少都有这种心理,为了钱,为了人气。

    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林树不动神色的转移了话题,“苏景,你这样想一下,我们参加的这个节目不是选秀比赛,我们不用表现得跟新人一样。事实上,你以为不跟评委过多互动,观众们就不知道我们这些歌手跟评委相识吗。”

    顿了顿,林树举起了例子来,“宝伦跟李铭大哥亦师亦友的关系大家都知道,柳焕大哥还唱过黄萌写的歌呢,林梦大哥也给在场的不少歌手写过歌……这些都不用刻意去查,稍微动下脑子就能想到了。”

    张宝伦点头承认,笑着说道:“其他人我不知道,反正我跟评委们聊得挺欢乐的。不过大概也是比较熟悉吧,所以他们点评起来有点不讲面子。”

    说到最后,张宝伦做出一个无奈的姿势。

    “这么说的话,我们有这么大的优势,还输给了苏景?”吴清安两眼瞪得老大,“没记错的话,苏景是早几个月前才出道的吧。”

    因为远在宝岛,他对内陆的娱乐圈了解并不深,更别提刚有了丁点名气的苏景了。

    “对呀,我觉得你可以在地板上找个缝钻进去了。”黄萌捂着小嘴打趣道。

    “闻道有先后嘛。”林树笑着帮苏景说了一句,“准确来说,苏景出道的时间跟我们也差不多,只不过他出道的舞台跟我们不一样。”

    “真的假的?”张宝伦又震惊了,“那时他才多大啊,唱儿歌吗?”

    吴燕白了他一眼,“什么儿歌,苏景上的是大舞台!”

    “大舞台?多大?”

    吴燕没有回答,而是看着苏景,脸上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苏景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

    苏景腼腆一笑,不好意思说道:“八岁,外事交流。”

    我勒个乖乖,这牛比大了。

    一众歌手回忆起自己刚出道时的情形,再想想苏景,心里像扎了一把刀子。

    这能比吗?

    这是国家的认可啊!

    哪像他们……

    “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当时那一批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少说也有五六个。”苏景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音乐是面向群众的,市场的认可比什么都好。”

    苏景说得轻松,但听在其他歌手耳里,就有点吹牛比的味道了。

    “所以说啊,别小看这个小子了,能耐大着呢!”林树感叹了一句,把温凉的咖啡一饮而尽,一杯咖啡,愣是让他喝出啤酒的气势来。

    宁希竹正准备起身让服务员去换上一杯热咖啡,却被林树阻止了,“喝太多怕晚上睡不着觉,还是白开水好,如果是柠檬水那就更好了。”

    宁希竹一愣,才想起柠檬水有润桑的效果,忙不迭的点头。柠檬水这玩意还真有,为了苏景,她在家里和店里都备着柠檬。

    看着宁希竹走出房间,吴燕对着苏景说道:“苏景你这是多大的福气,才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对象啊!”

    虽然跟宁希竹是刚接触,但吴燕这个年纪的人,迎来送往,不知道接触过多少人,看人待物自然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相比起事业,约仿五十的她更重视家庭,所以从知道宁希竹的身份后,她对宁希竹的关注比对苏景的关注要大很多。在她看来,苏景也是年青一代不可多得的天骄了,所以她很好奇能让苏景倾心的女子,到底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不过观察的结果让她有些失望,主要是宁希竹表现得太寻常了,不强势,看向苏景的眼神里充满爱意,就跟普通的恋人没什么区别。但也是这种寻常,却让她感到心安,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这种感觉,虽然平常,但又显得弥足珍贵。

    “大概是我上辈子拯救了地球吧。”苏景哂笑,他早就注意到吴燕的目光时不时飘向宁希竹了,要不是她是个女的,苏景早就翻脸了。

    “恐怕不止拯救了一次吧!”欢欢笑着说了一句,余光瞟到宁希竹提着一个水壶进来,岔开了话题,“说起来,我真的想知道苏景唱了一首什么样的歌呢!”

    这个话题顿时就引起了其他歌手的兴趣,苏景笑了笑,一手接过宁希竹手中的水壶,一边给客人们倒水,一边回答道:“这个我就不说了吧,反正明晚节目播出就能看了。”

    “行,那就不说吧。”章梓铭接了一句,然后想起苏景在节目录制前说的话,坏笑道,“下一期你的把握有多大?”

    “还是今天那句话,到时坏了心情可别怨我。”苏景面带笑容的看着章梓铭。

    “你还真是不客气啊,有意思。”章梓铭哈哈大笑道,“说起成长,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感触要比你这个小年轻要深得多了。”

    “章老师,我看就未必了,”听过苏景今天唱的那首歌后,吴燕觉得第二期的创作主题对苏景来说也许并不困难,“我担心你明晚看完节目后,就不会这么乐观了。”

    “哦,是吗?”章梓铭挑了下眉,“那我明晚要好好看一下才行了。”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又闲聊了一会,这场不正式的私下聚会,在九个人以柠檬水代酒的碰杯中,结束了。

    这场聚会,虽然没有说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联络感情的作用还是有的,这些前辈也传授了一些综艺节目的经验给苏景,这对于现阶段的苏景来说,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

    离开的时候,雨还没有停,南都的细雨向来这样,无论春冬,小雨的持久力很惊人。

    一阵夜风吹来,跟苏景一起站在门口的宁希竹抖了一下,连忙紧了紧女士西装外套。

    苏景抓起宁希竹的手放在自己的秋装外套的口袋里,左右打量了一下,大概是因为下雨吧,平时在附近摆摊卖烤番薯的那个老板今晚没有来,“可惜没有烤番薯。”

    宁希竹一愣,被冷风吹得微红的脸上绽开了笑容,思绪不由飘向很多年前,她做兼职赚取生活费,冬天晚上下班回校的路上,总会花两块钱买一根烤番薯,既暖手又充饥。

    这个小习惯她从来没跟苏景说过,也就只有同宿舍的那几个人知道。

    “其实,我现在也不怎么吃烤番薯了。”宁希竹轻声说道。

    “我们回家吧。”苏景一手拿着雨伞,一手放进口袋里握着宁希竹的手。

    两个人,一把伞,走向停车的地方。

    昏黄的路灯下,细雨蒙蒙,他们的影子分分合合,多像是久别重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