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要静候,再静候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要静候,再静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观众席里,有两个观众正在低声讨论。

    观众甲:“这个节目很不错啊,有那么多新歌听!”

    观众乙:“是啊,可惜的就是没有粤语歌,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南都电视台的节目!”

    观众甲:“你可拉倒吧,粤语歌现在不火了,很多人听不懂啊!”

    “反正我就觉得可惜,粤语歌那么好听!”观众乙瞥了一眼台上的苏景,“哎,你觉得苏景会唱粤语歌吗?”

    “我觉得应该不会吧,毕竟这个节目是面向全国的,苏景应该不会选择粤语歌吧?”观众甲摇了摇头。

    观众乙叹了一口气,有点不甘心,“唉,连本土的歌手都不唱粤语歌了。”

    “没办法啊,现在市场就是这样,歌手总得吃饭是不是?”观众甲也叹气,安慰道,“别想了,国语其实也很好听,好好看节目吧!”

    观众乙点点头,“嗯,苏景写的歌我挺喜欢啊,尤其是那首《相依为命》,我一直单循着呢!”

    他们的讨论结束得很是时候,也许是看到苏景把话筒递到了嘴边,才匆忙结束吧。

    “差不多冬至

    一早一晚还是有雨”

    苏景开口唱出第一句的时候,这两个观众互相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到惊喜。

    粤语歌!

    现场和他们有同样感受的人并不少,倒不是说他们不喜欢国语歌,只是一整场节目下来,前面六位歌手唱的都是国语歌,只有苏景不一样,选择了一首粤语歌,难免会让观众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于是这种小惊喜在他们的心田融化开来,化作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虽然这个时候鼓掌有点不礼貌,也不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但他们总觉得这种情绪,需要一个途径宣泄出来。

    导演的眉头迅速皱了一下,观众这次的掌声有些突兀,跟节目组之前特意嘱咐的“歌手演唱期间请保持安静”不符,对于听歌的人来说,这突然响起来的掌声,也确实有点刺耳。

    但是导演看了一眼还在继续演唱的苏景,并没有叫停,评委们也听得很认真,仿佛没有受到影响。他摇了摇头,决定先拍下去,大不了到时把苏景这一段再拍一遍。

    评委席上,林梦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大屏幕上滑动的歌词,时不时点点头。

    他出生于香江,成长在香江,写了大半辈子歌词,其中最大一部分就是粤语歌词,所以他深知粤语歌词的创作并不容易。

    不吹不黑,写国语歌词的难度并不大,粤语歌词比国语歌词严格不下十倍。举一个很简单却不怎么贴合的例子,很多粤语歌你用国语去唱,虽然会少了一些味道,但是还是很顺畅。但很多国语歌,如果用粤语来读,总有一种别扭的感觉。

    粤语有阴平、阴上、阴去、阳平、阳上、阳去、阴入、中入、阳入九声,如果用简谱标记的话,依次可以标成55或53、35、33、21或11、13、22、55、33、22,加上为了唱起来韵律感更强,粤语歌作词人在作词时,要保证前后词语的声调走向和音乐旋律的音调走向一致。

    声调众多虽然让粤语歌有一种迷人的魅力,但也给创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随着老一代创作人的老去,粤语乐坛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能唱粤语歌的优秀歌手有很多,但是却少有优秀的粤语歌创作人,和优秀的粤语歌。

    这里所说的优秀,是指能跨越语言的界限,让不懂粤语的人都能喜欢上这首粤语歌。

    而纵观粤语乐坛,能做到这一步的,来来回回无非也就是那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所以说,粤语歌从辉煌沦落到现在有点小众的地位,大多是因为创作上的青黄不接。

    林梦是深爱粤语歌的,他对粤语乐坛的未来是充满了担忧的,他经历过粤语歌最辉煌的时候,所以他也希望粤语歌能再度焕发出光华。

    现在苏景唱的是一首粤语歌,又怎么能不吸引他呢?

    舞台上,随着演唱的继续,苏景愈发投入,感情也愈发充沛。

    “但见旁人谈情何引诱

    问到何时葡萄先熟透

    你要静候,再静候

    就算失收始终要守”

    唱到这两句的时候,他想到了为爱大醉的苏文,想到了在咖啡店里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把辛酸的过往说出来的女人,想到了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的周东乔……

    他想到很多人,但这些画面都是稍纵即逝,到最后,他的脑海里只有一张熟悉的精致脸庞。

    这张脸庞此刻正映在他的瞳孔里,他看到宁希竹在他唱出这一句时,用手捂住了嘴巴。

    你要静候,再静候。

    某种意义上,等候和坚持是对等的。

    宁希竹被这句歌词戳中了泪点,她想起在异地奋斗的这些年,看到身边的人成双结对,要说不羡慕是假的。但很可惜,她在情窦初开时,遇到了苏景,既惊艳了她的青春,又温柔了她的岁月。

    人从来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宁希竹也不知道这样的等待到底值不值得,她想过如果没等到,干脆就这样一个人过完这一生算了。当一个女生错过那个她最想嫁的人,就会变得越来越挑剔,因为她觉得谁都不如你。

    一如《神雕侠侣》里的郭襄,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她在等下去呢?

    也许就是苏景所唱的那一句,“也许丰收月份尚未到,你也得接受”吧。

    她从来没有爱过人,在爱情里,她是懵懂的,所以才会一路跌撞。

    “应该怎么爱

    可惜书里从没记载”

    是啊,如果书本里能学到怎么会爱别人,每个人都是恋爱高手,又怎么会有那么多遗憾,那么多心酸呢?

    遣词造句,点到即止远比往死里写更容易触及人的内心,因为人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不需要别人把他的情绪剖析出来,而是简单的一句“可惜”,便让他们遐想无数。

    苏景的歌词像一把刀子,在人的皮肤上划开一道小口子,不疼,但是你知道,这里有个疤。

    “错过了春天,可会再花开?”

    这一句疑问,问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会吗?

    会的!

    错过了今年的春天,还有来年春天,后年春天……

    “枯萎的温柔

    在最后会长回来”

    这就是苏景给出来的回答。

    一切都会好的,请你别悲观,你要相信,总有美好在前面等着你,走下去,才会有惊喜。

    你要做的,无非是静候,再静候。

    “日后尽量别教今天的泪白流

    留低击伤你的石头

    从错误里吸收”

    你要吸取每一次失败的经验,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你总会等到丰收的月份。

    苏景看到宁希竹哭着哭着就笑了,他也跟着笑了。

    宁希竹笑了,是因为她已经把爱酿成了醇酒,她等到了她的丰收月份,结果都是好的,没有辜负她一直以来的坚持。

    苏景笑了,是因为宁希竹笑了。

    “我知

    日后

    路上或没有更美的邂逅”

    当苏景唱到这一句时,他莫名想起了咖啡厅里的那个女人,心里一阵惆怅,她会等到她想要的吗?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吧。

    “但当你智慧都酝酿成红酒

    仍可一醉自救”

    如果你等待的迟迟没有来,也请不要灰心,或许会有另外的收获。

    毕竟,这个世界,

    “谁都辛酸过”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