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章 刻在骨子里的热爱

第一百章 刻在骨子里的热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表演结束后,苏景的任务就完成了。

    他回到后台,换了服装,找到高兴说了几句话后,就往观众席上走去。

    “哇,苏景!”

    “苏景,刚才的表演很棒!”

    一路走过来,前排的观众们看到苏景,纷纷小声跟苏景打招呼,跟苏景击掌握手。

    秋晚的门票并不外售,所以观众席上坐着的多是机关的人员或者央视工作人员的家属,而坐在前排的,身份也不会低,对待明星的态度自然不会狂热。

    之所以对苏景这么热情,是因为苏景的表演打动了他们。

    苏景一路微笑,然后在宁希竹身边坐了下来,这是给他留的座位。

    “怎样?”苏景一坐下,就冲着宁希竹挑眉,手挡着嘴巴小声说道。坐在观众席上,苏景随意了很多,毕竟镜头没有对着这边。

    宁希竹呵呵一笑,不想理会嘚瑟的苏景,要不是苏景的长辈都坐在旁边,她肯定怼一波苏景。

    好气哦!

    然而看不惯苏景这副嘴脸的并不只有宁希竹一个,注意力同样在苏景身上的苏母不屑的哼了一声,决定跟未来儿媳妇站在同一战线,“你瞎嘚瑟什么,好好看节目!”

    “曲子很好。”不知道是因为老爷子在身边,还是真的意识到自己的教育方式不对,老苏同志罕见的对苏景露出一个笑容,夸赞了一句。

    兴许是很少鼓励苏景的缘故,他的笑容并不是很自然。

    因为是一字坐开,苏景和老苏同志的座位间隔有些远,所以说起话来难免大声了一点。

    “安静点!”坐在中间的老爷子低声道,在公众场合老爷子很注重素质,处处都担心影响到别人。

    说起来,苏景处处为别人考虑的性格,很大原因也是受到老爷子的影响。

    苏景尴尬的看了一下旁人,还好的是旁人回以微笑,表示没事。

    要说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是问题不大。因为舞台上的节目还是歌唱类,一首大多数人都听过的经典老歌,而且歌手的演绎也没有超越原唱,对观众们来说新鲜感差了那么一点。

    秋晚这种带有官方性质的晚会,不像是一般的综艺节目和竞赛类综艺,参演嘉宾一般都会求稳,发挥出正常实力就可以了。

    或者说,他们是把这个表演当成了一个任务。

    这也是韩金生为什么要邀请苏景的原因,苏景的原创能给这个晚会增添一丝新鲜感和神秘感。

    之后的表演对于苏景来说就有点乏味了,毕竟在彩排的时候也看过了,一大家子人一字坐开,交流起来也麻烦,虽然坐在两边的苏景和老苏同志也没什么话要说。

    按照原来的打算,他们在现场看完苏景的表演,就直接回家,一家人坐在一起聊聊天赏赏月。这也是苏景同意把节目放在前头的原因。

    但二老表示不想折腾,干脆在现场看完整个晚会。中秋求的无非就是一家团圆,现在一家人都在这里了,怎么过都可以了,不用在意形式。

    至于不来现场,二老肯定不同意,好不容易距离苏景的现场这么近,又怎么会错过呢。

    既然二老都决定了,晚辈们只好陪他们了。

    宁希竹对这种晚会的兴趣也不是很大,毕竟都是以歌唱类节目为主,有苏景这个点歌机在,她想听什么歌就听什么歌,在她看来,苏景唱歌是最好听的了。

    她个人是比较喜欢搞笑类的综艺和情感类的综艺,口味跟苏母差不多,也难怪她们的感情会那么好。

    宁希竹干脆就捧起一束头发,一根一根数了起来,数着数着,她看到身边的苏景玩起了手指,不禁会心一笑。

    “你也觉得无聊吗?”宁希竹附在苏景耳边轻声说,正如她无聊时数头发一样,苏景无聊时会玩手指。

    苏景斜眼看了一下宁希竹手里还抓着一束头发,因为宁希竹没把头发扎起来,所以他带着笑容也抓起宁希竹的头发,“我也来数数。”

    宁希竹白了一眼苏景,“你可别搞乱我的头发了。”

    “能乱到哪里去。”苏景给宁希竹一个放心的眼神。

    “你给别人写的歌还有多久才到啊?”宁希竹看着舞台,因为沉迷数头发,她都不知道这是第几个节目了。

    苏景抬眼看了一下,“估计还有段时间。”

    “好吧。”宁希竹泄气了,靠在椅背,再度沉迷数头发。

    “真的无聊你就玩下手机吧。”苏景同情宁希竹。

    宁希竹看了一眼旁边仔细观看晚会的奶奶,对苏景摇摇头。

    事实上后面的表演很精彩,时不时就引起众人的欢呼声。苏景自然不会妄自尊大,以为只有自己的节目是最精彩的。

    爷爷奶奶是越看越兴奋,就连过了平时睡觉的时间,也不觉得困。

    不过看到后面,二老也觉得有些乏味了,虽然韩金生说这次秋晚是有史以来中秋晚会在节目样态上最丰富的一次,但比起春晚来,还是有些单调。

    一整场晚会下来,基本都是歌唱类的节目,没有二老喜欢的小品类节目,难免让二老有些许遗憾,兴奋感过去了,浓浓的睡意便滚滚而来。

    要不是知道还有一首苏景写的新歌没有登台,指不定他们早就靠着椅背睡了起来。

    所幸到了这个时间,距离高兴出场也没有多久了。

    两个节目之后,当主持人报出高兴的名字,无聊二人组和瞌睡二老纷纷精神了起来。

    高兴不是一个人上场的,他还带着他的团队,众皆身着汉服,手持传统乐器,面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精神饱满。

    高兴穿的汉服款式是深衣,从先秦到明代,汉族的主要服装都是深衣,其特点是使身体深藏不露,雍容典雅,对高兴这种胖子而言,很友好了。

    “古风?”宁希竹不知道苏景给高兴写的是什么歌,但看这架势,哪里还猜不到是什么风格。

    苏景点了点头,为了这首歌,他可是查了不少资料。

    犹记得,当时高兴把电话打过来,支支吾吾了好久,才恳求苏景再给他们写一首大气的有内涵的古风歌曲,并且还给定了主题,要求跟汉服有关。

    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一是因为中秋晚会的主题是弘扬传统文化,二是在不久以后西塘的汉服文化周,也就是民间俗称的“汉服节”将要开始了。

    苏景本来是拒绝的,但是犹豫了好久,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了。

    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说“华夏复兴”而不是“华夏崛起”呢?因为我们的文化是有源可溯的,这是我们的骄傲,同样也应该是我们的信仰。

    一个没有自己的文化的民族是可悲的,但我们华夏似乎很财大气粗,总是不重视自己的文化,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棒子国把中秋节拿去了,把元宵节也拿去了,我们喝着洋酒,过着洋节,骂骂咧咧,指责棒子国的不道德。但是我们总不能走在“棒子国申遗”我们才重视的道路上。

    所谓“文化复兴,衣冠先行”,华夏衣冠复兴并非等于一昧地以古服制取代现在的服装,而是在特定的场合拥有一个具有历史沉淀的文明符号。

    而衣冠,指的是华夏服饰,是华夏民族难以释怀的情结,相信有不少人小时候有过把床单毛巾模仿汉服造型的经历吧,其实这都是刻在骨子里的热爱。

    于是,就有了这首《衣冠上国》。

    当屏幕上显示出这首歌的歌名时,现场瞬间就沸腾了,这氛围比苏景出场时要热闹得多了。

    如果说有哪个词语能让华夏人民一看一听就热血沸腾充满民族自豪感的话,很多人都会说出“衣冠上国,礼仪之邦”这八个字。

    这,就是一个曾经站在世界之巅的民族的底蕴!

    也许,在听到《礼仪之邦》后,他们就一直期待能有一首《衣冠上国》吧。

    “666这是《礼仪之邦》的姊妹篇吧,苏大佬牛批!给苏大佬打电话!”

    “听这前奏就知道好听程度不下于《礼仪之邦》了,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这种歌曲,我就想颤抖,眼睛都湿了!”

    “前面说颤抖的,我建议你去看看医生!”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

    ……

    央视影音上弹幕刷个不停,可以说是一整晚来最热闹的一次,连苏景表演的时候都没这么疯狂。

    很快,满屏的弹幕统一起来,齐刷刷的都是同一句话,“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

    “为什么不是你来唱这首歌呢?”宁希竹看到观众们这个反应,暗自吃惊,她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苏景不亲自唱这首歌。

    苏景摇摇头,对宁希竹说:“高兴比我更合适唱这首歌,也更有资格。”

    宁希竹瞬间就明白苏景的意思了,既然他把高兴推出去当这个标杆,就不会在这个领域上抢了高兴的风头。

    尽管如此,但她更想站在台上接受众人欢呼的人是苏景啊!

    “没事,我已经出过一次风头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而且,这首歌是我写的!”苏景看穿了宁希竹的小心思,一把搂住她,安慰道。

    宁希竹一想,也是,以苏景的才华,出风头的机会还有大把,于是灿烂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舞台上的高兴拿起话筒放到嘴边,准备开始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