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九十八章 他们在造神!

第九十八章 他们在造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凭什么要我们来背锅啊?在这件事上我们又没做错什么,就这样任他们骂?”听到韩金生的决定,人群中有人不乐意了。

    “凭什么?凭的是他们骂的是我!”韩金生厉声说道。

    众人默然,韩金生这句话虽然伤人,但是作为总导演,网上所有针对这次秋晚的舆论,大部分都会落到他的身上。

    韩金生看着周围一张张熟悉的脸,叹了一口气,仿佛苍老了十几岁一样,他挥挥手,“散了吧。”

    等到众人离开,他又抽出一根烟点上,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他苦笑了一下。

    在此之前,韩金生都是在导演严肃的受众小的晚会,类似于民族文化艺术交流汇演晚会那种,虽然压力也不小,但这种压力基本都是来自上级部门,而不是公众。

    如今他算是亲身体验过网络暴力的厉害了,就算他这几十年也见过不少风浪,但面对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声讨,他说心里不难受肯定是假的。

    但是他真的做不出让韩伊娜那边公布病情的决定,对这个想要安静离开的姑娘,他实在不忍心让公众和媒体去打扰她。

    “韩导,在吗,我是苏景。”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韩金生的沉思。

    他应了一声,让苏景推门进来。

    “网上的情况,你都知道啦?”俩人沉默了一阵,韩金生才开口,兴许是抽的烟多了,他的声音干干的,有点苦涩。

    苏景点头,这么大的动静,想不知道都难,他刚才一路走过来,都听到不少工作人员和参演嘉宾在说着这件事。

    “师姐让我代她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她会发博解释的。”苏景心底涌上一股无力感,连让师姐安心养病的心愿都无法实现吗?

    “你呢,你有什么想法?”韩金生看着苏景,想到苏景的种种表现,神色一动。

    苏景苦笑,以现在这个情况,他又不是神,能有什么办法?

    韩金生看着苏景的表情,也知道他是有心无力,“算了,让他们闹吧,只要节目不差,对我影响也不大,决定我前途的,是上面。”说到后面,他指了指天花板。

    事实的确如此,这次的舆论比起猴年春晚那次还是逊色不少,毕竟那位老师演的孙猴子实在太经典了,甚至可以说是猴年的代表性人物。韩伊娜在这方面是拍马都比不上的,对于秋晚,她也不是很具有代表性。

    而在韩伊娜家里,接到蒋姐的电话后,韩伊娜宁希竹苏母三个女人看着网上的言论,脸色很不好。

    “肯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宁希竹愤愤说道。

    虽然说广告狗跟公关狗的圈子相对比较隔离,但在现如今,公关公司和广告公司的发展越来越趋同,很清晰能看到在商业咨询、整合营销策划等一些大趋势上的吻合。

    宁希竹在亚驰传媒主要负责广告创意方面,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公关和营销有所涉猎。事实上,想要晋升行业顶层,如果做不到像苏景那样创意拔尖,还是要老老实实多学习技能,充实自身。

    “那小竹你有什么办法吗?”苏母急匆匆问道。

    宁希竹摇摇头,“公关的话,我还是能力不够。既然解释行不通,就看央视的公关能力了。”

    “我还是发个微博解释一下吧。”韩伊娜看着苏母和宁希竹为她的事操心,也不好继续沉默着。

    她是想安心养病,不想让粉丝为她担心,所以才一直没有在微博上说明自己的身体情况,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让她再一次成为舆论中心。

    如果因此而让别人深陷麻烦之中,实在非她所愿。

    “这样的话,娜姐你这一段时间,怕都会被人盯着了。”宁希竹皱着眉头,对无孔不入的狗仔极其嫌弃。

    “恐怕现在也有不少媒体在找我了吧。”作为事件中的主角之一,韩伊娜一直很清楚她不可能置身事外。

    “你不站出来的话,起码还有央视帮你挡子弹。要知道,这次的舆论,主要是针对秋晚,针对央视,你只不过是一根导火索。”宁希竹的话很犀利,反正屋子里也就她们三个女人,她毫无忌惮。

    “起码我的解释能让我的粉丝不被别人当枪使。”韩伊娜笑了笑。

    宁希竹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母一把拉住了,宁希竹疑惑的看着苏母,却看到苏母对她摇了摇头。

    她突然想起苏景前不久给她发的微信,“不用劝师姐,她想怎样做就怎样做。”

    宁希竹苦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

    “谢谢你,小竹,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但是我不发声的话,我心里不安。”韩伊娜对着宁希竹笑了笑,然后低头发了一条微博。

    “很感谢大家的关心,我确实是身体不舒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等我好了,再唱歌给大家听。”

    随着韩伊娜这条微博发表出去,虽然网上的言论还在继续,但好歹也没有之前铺天盖地那么夸张了,而是突然变得不痛不痒起来。

    好像之前言辞锋利的言论都是在为了让韩伊娜发声一样。

    但是无论是宁希竹还是苏景,亦或一些业内人士,都对这个局面感到奇怪。

    “实在奇怪,看样子这场风波并不是针对秋晚,你说背后的推手图的是什么?”

    晚上,苏景房间里,宁希竹推翻了自己的推断,皱眉道。

    “嗯,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师姐发声。”苏景趴在床上,逗弄着猫娘,闻言随口答道。

    “是啊,而且能看出来幕后的人很了解娜姐的性格,知道她一定会站出来。”宁希竹看了一眼苏景,轻轻踢了一脚他的大腿,“你说会是谁呢?”

    苏景坐了起来,强行把猫娘抱在怀里,想了一下,小声道:“其实回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会不会是央视在自导自演这场戏。”

    “央视?”宁希竹瞪大眼睛,心道苏景的猜测真是大胆了,“不可能吧,这种大晚会他们敢这样玩?”

    “不会,所以我没往这个方向继续想下去。后来我又想,会不会是东方传媒,毕竟他们对师姐也很了解。”苏景看着窗外,夜晚的天空灰蒙蒙的,他的心也是灰蒙蒙的。

    “东方传媒就是娜姐在的公司吧?”宁希竹皱眉问了一句。

    苏景点头。

    “那他们图什么呢?”宁希竹觉得苏景的心理有点阴暗。

    “师姐还有一首歌没有发布。”苏景深深的看了一眼宁希竹。

    听到苏景的话,宁希竹也瞬间明白过来了,顿时感觉一股凉脊从背脊升起。

    “什么歌能让东方传媒冒这个险?还要瞒着娜姐?”对于苏景的这个猜测,宁希竹明显有几分怀疑。

    “你觉得以师姐的性格,不瞒着她的话,她会同意东方传媒这样做吗?”苏景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手机里找着文件,“这首,你听下。”

    宁希竹接过苏景递来的手机,歌曲是苏景唱的。

    “这简直就是娜姐的心里话啊!”宁希竹听完后,感叹道,“这首歌,确实可以为东方传媒带来巨大的收益。”

    她终于明白苏景为什么会怀疑东方传媒了,如果韩伊娜亲自承认病情,那么这首歌就不仅仅是一首励志歌曲,韩伊娜将会赋予它更深的含义,这样才会给听众带去更有力的共鸣。

    因为有韩伊娜的故事在,无疑就是一个极大的噱头。

    “这首歌不收费。”苏景摇了摇头。

    “不收费?”宁希竹迷糊了,不收费的话,东方传媒就没有足够的动机去冒这个险了,要知道这场风波的矛头可是指向了央视啊。

    “他们在造神!”苏景出口惊人,“说造神也许有些夸张,但也差不多了。”

    “至于冒险,说不定央视也掺和在里面,师姐的经历怎么算都是正能量吧。”

    苏景脸上露出一丝讥笑。

    “所以他们不用管娜姐知道真相后心里是什么感受,他们只需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宁希竹接话道,只是说出来的话让她心里堵得难受。

    这一幕,跟她白天跟韩伊娜说的那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话多么相似啊!

    商业的运作,政治的宣传,消费感情的人从来不会顾及当事人的感情。

    “好了,这只是我们的猜测,你也别告诉师姐,心情不好,对她的调养不利。”苏景叮嘱道,哪怕这就是真相,哪怕是老苏同志也改变不了什么,更别说他了。

    所以苏景只能自我安慰,这只是一个猜测。

    “你觉得娜姐这么聪明的人,不会看出什么端倪?”宁希竹反问道。

    苏景笑了笑,“师姐的精力都用在音乐上了,在其他方面,她是相当单纯的一个人,不会去想太多事情。或者说,她一直都喜欢把事情往好里想。”

    宁希竹想了想,好像韩伊娜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也因为她这个性格,才会在身患重症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乐观的心态。

    网络上的风波还在持续进行,央视和秋晚导演组也没有再次发言。

    在这样的环境下,两天时间倏忽而过,在中秋当晚八点,中秋晚会如期开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