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九十四章 奶奶想学智能手机

第九十四章 奶奶想学智能手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们丝毫不怀疑有这个可能性,既然上面能指定苏景,肯定是非常看重苏景的能力,很难说上面给苏景没有联系。

    “那就交给组长决定吧。”钟石考虑了一阵子,做出了这个决定。他也是没有办法了,对其他人的方案,他们有很大的决定权,但对苏景的方案,他们不得不慎重对待。

    说罢,他就拿起方案书,走出了办公室。

    工作小组组长看过方案书内容后,也不敢轻易下决定,又拿着方案书说去找上级沟通。

    按理说,只有通过小组成员筛选后的方案,才有资格进入到上面的视线,最后才由最高层做出选择。

    国家形象宣传,从来都不是小事。

    尤其是在现在恶劣的国际环境下。

    苏景的这个方案也确实大胆,看过的人都不敢轻易做决定,于是经过层层递交,先一步进入到最高层的视线。

    当然,这一切都是苏景不知道的,这个时候,他刚刚回到老家。

    这次他可不敢忘记猫娘了,一下车就把猫娘抱下车放到地上,原本想凑到苏景身上的老黄狗看到有一只白猫,立马就趴在地上翻滚卖萌。

    猫娘不屑的看了一眼撒欢的老黄狗,迈着高雅的步伐往屋子里走去,没有一丝认生。

    因为出发前跟爷爷奶奶通过电话,所以他们都在家里,一听到车声,马上就从屋子里走出来。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苏景一看到二老,马上恭敬问好。

    但是二老并没有管他,而是看着站在苏景身后的宁希竹。

    “你就是小竹吧,长得真标致。”奶奶越过苏景,走到宁希竹旁边,拉着宁希竹的手,满脸慈祥。

    在还没到苏景家里前,宁希竹很紧张,在苏景耳边反复念叨着宁母跟她提过要注意的地方,但真正看到奶奶后,她的心里反而不紧张了,她落落大方的跟爷爷奶奶问了好。

    相比奶奶的慈祥,爷爷的笑容就显得有些生硬,严肃了一辈子,哪怕老来脾气变得跟小孩子一样,但要他对一个人和蔼起来,确是有点为难他了。

    至少宁希竹面对爷爷的时候,就像学生面对着老师一样。

    这点,苏景深有体会。

    当宁希竹把钢笔送到爷爷手上的时候,爷爷甚是喜悦,端详着钢笔的模样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孩子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玩具一样,然后他郑重的把钢笔别在胸前的口袋上,笔帽上金色的钢条闪闪发光,有一点炫耀的意思。

    “让你破费了。”老爷子对着宁希竹点点头,对未来孙媳妇送的礼物他是收得坦然。

    “你就嘚瑟吧。”奶奶套着宁希竹给她送的外套,一直没有脱下来,看着老爷子眼里藏着的笑意,好笑道。

    “嘿,你这个老婆子,你不还是穿着不肯脱下?”老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呛着回答道。

    “我就是喜欢小竹送的衣服,咋啦?”奶奶在原地转了两圈,昂着下巴说道。

    ……

    宁希竹傻眼了,这两位咋还攀比上了?

    苏景拉了拉宁希竹的衣角,让她坐下来,一副看戏的神态。

    “习惯就好,他俩吵了大半辈子了,其实感情好着呢,小时候我还觉得好玩,长大后我怀疑他们是在秀恩爱。”苏景附在宁希竹的耳边,小声说。

    宁希竹捂着嘴偷笑,现在她终于明白苏景那时不时在别人面前秀恩爱的毛病从哪里学来的了,敢情是耳濡目染的啊。

    不过她也没觉得被冷落,反而跟着苏景一起,看着二老拌嘴,实是有趣。

    “你这孩子,又在背后说我们什么坏话?”奶奶突然一转头,瞪着苏景。

    老爷子也是面色不善的看过来。

    吓得宁希竹马上端端正正坐着,眼观鼻鼻观心。

    苏景翻了一个白眼,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连忙捂着双耳,“我跟你们说啊,我长大了,不能揪我耳朵了啊。”

    这一句话马上就让宁希竹破功了,奶奶也是失声笑了起来。

    老爷子冷哼了一声,往躺椅上一坐。

    “小竹,来,我跟你看一看小景小时候的照片。”奶奶从房间里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戴着老花眼镜,把苏景从沙发上赶走。

    宁希竹果然感兴趣,和奶奶坐在一起,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这一本相册可以说是苏景的成长史,从出生到长大,他的每一个重要时刻,都被记录下来了。

    宁希竹津津有味的听着奶奶的讲解,就连苏景也专心听了起来,有些事情要不是奶奶提起,他也有点忘记了。

    只有老爷子看着这边的场景摇了摇头,拿起旁边放着的《宋词精选》看了起来。说起来挺有意思的,这本书他都快要翻烂了都没有厌腻的心思,反而对苏景的相册没有多大的兴趣,原因无它,他听腻了。

    当翻到苏景五岁那年,一张照片引起了宁希竹的注意。

    照片里,一个小女孩头戴着花环,穿着洁白的连衣裙,在小女孩的旁边是一个愣头愣脑的小男孩,小男孩咧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

    因为年代久远,照片有些发黄,看上去也不是很清晰,但宁希竹还是能看到,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手是牵着的。

    “原来还真的有个故事里的人啊?”宁希竹望着苏景,挑了一下眉。

    “什么故事里的人?”奶奶疑惑道,然后看了一眼相册,恍然大悟,“你是说这个啊,二十多年前的邻居孩子,小孩子过家家呢,哪有什么故事,小竹你别误会了。”

    “奶奶,我没误会呢,我是说苏景的一首歌。”宁希竹当然没有误会,她也只是打趣苏景而已,可没想到让奶奶着急了,连忙解释道。

    “什么歌?”奶奶并没有听过苏景的新歌,她对苏景唱歌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多年前,但秉着对孙子的关心,她有点恳求的对宁希竹说道:“能放给奶奶听下吗?”

    “我这就放给奶奶您听。”宁希竹掏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苏景的所有歌曲她都下载在手机里了。

    奶奶小心翼翼的把宁希竹的手机捧在掌心,仔细看着上面滑动的歌词,就连坐在躺椅上的老爷子,也侧耳听了起来。

    苏景看着这一幕,心里涌上一股心酸,他以为只要经常回来看望爷爷奶奶,就足够孝顺了,每次听到村子里老人夸赞他有孝心,苏景心里高兴,爷爷奶奶心里也高兴。

    但是当看到奶奶用这种语气跟宁希竹说话,从宁希竹的手机里听到他的歌曲,他才知道自己做的远远还不够,或者说,从他长大后,爷爷奶奶就没有走进过他的生活里,对于他们来说,在精神上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苏景不敢想象,只能从别人那里得知最亲近的人的动态,是什么样的感受。

    苏景演唱的歌曲并不多,一首《相依为命》,一首《小小》,另外就是跟韩伊娜合唱的《清白之年》。

    十来分钟,三首歌曲就播放完了。

    “唱得真好听啊。”奶奶仔细端详着手中的手机,“这就是智能手机吧,真是个好东西,我也要学着用才行。”

    这一句话让苏景和宁希竹眼圈都泛红了,这个智能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对七八十岁的老人很不友好,他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没有年轻人的高,学习能力也有所下降,让这些老人有一种被时代抛弃的感觉。

    苏景之前也有教过爷爷奶奶使用过智能手机,但是二老很久都没有学会使用,而且那时候流量很贵还很少,他们心疼费用,也不敢用。

    后来苏景只好作罢,给二老买了功能机,只能打听电话,发收短信。

    说起来实在嘲讽,在教导老人这点上,晚辈们的耐心总是有限,甚至还比不上手机店里的销售员。

    “奶奶,我教您。”宁希竹挽着奶奶的手,笑着说道。

    “好好。”奶奶拍了拍宁希竹的手。

    奶奶并没有马上就要学,而是起身去做饭了,她不需要苏景和宁希竹的帮忙,这也让苏景无奈,从小到大,只要有奶奶在,他从来就不用做家务。

    这也是他在大学毕业前连葱和蒜都分不清的最大原因了。

    苏景去厨房看了一下,奶奶正在煮开水准备杀鸡,地上的盆子里装着水,一条鲫鱼在里面缓慢游动,桌子上还放着豆腐和青菜,显然,鱼和豆腐是爷爷奶奶专门到镇上的市场买的。

    见实在帮不上忙,苏景便带着宁希竹去到镇上,小镇并不发达,很多高端机都没有现货,当然苏景也不需要高端机,而是挑选了两部一千块左右的操作还算方便的国产智能手机。

    至于为什么不买贵的,二老一直在老家生活,买太贵的手机难免会被手脚不干净的人惦记着,万一手机被偷还算是好事,万一因此导致二老受伤,苏景怕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他们对手机的用途也没有年轻人那样广泛,简单上手,实用性强,就足够了。买太贵的,他们也舍不得用啊。

    宁希竹稍微熟悉了一下,便让苏景放心,她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教会二老使用智能手机的。

    在这方面上,她表现出很强的自信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