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九十三章 纠结的工作组

第九十三章 纠结的工作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粤省的天气挺有意思的,一年两次回南天权当春秋两季,冬天不长,入冬成功后能把耐寒属性极高的北方狼冻成哈士奇,室内气温比室外气温还要低。夏天的炎热虽然比不上中部的火炉,但也不遑多让,更重要的是粤省的高温天气长达半年以上,这就很要命了,其中时不时还要面临着强台风的袭击。

    更有意思的就是,在粤省经常可能在一天内,让人经历夏冬两季。白天热到恨不得窝在空调口底下,到了晚上就躲在被窝里玩手机。

    所以在粤省经常能看到这样一个画面,明明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刻,有人穿外套,有人穿短袖,擦肩而过心里互道傻逼。

    苏景只会根据太阳来辨别东南西北,当早上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醒过来的他才知道宁希竹房间里的窗户是朝东的。

    看着怀抱中的宁希竹,想起昨晚旖旎的画面,苏景的心神不由一阵激荡。

    他也不知道昨晚是几点睡着的,总之完事后,俩人互相抱着,聊了很多。

    “你压着我的头发了。”苏景看着宁希竹的脸庞正出神,宁希竹迷糊的声音就把他神游的思绪拉回来了。

    “噢噢。”苏景稍微抬起一下脑袋和上身,好让宁希竹把秀发抽回去。

    “在想什么呢?”宁希竹看着苏景,俏脸一红,显然她以为苏景在想昨晚的事情。

    苏景笑了一下,说:“我曾经憧憬过以后的生活,和深爱着的人一起醒来,睁开双眼就能看到她,一起吃早餐,一起出门上班,晚上一起回家,一起吃晚饭,一起看电视,还养着一只猫,周末的时候一起去游玩。”

    “是吗,那恭喜你,过上了你想要的生活。”宁希竹听着苏景的话,他所描绘的生活,同样也是她所向往的,虽然平淡,但很温馨。

    “是啊。”苏景感叹了一句,虽然来得晚一些,但他还是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命运待他竟是如此优渥,“谢谢你,希竹。”

    面对苏景突如其来的感谢,宁希竹笑着回答:“不客气,苏先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快乐,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幸福。有人喜欢山珍海味,有人喜欢白粥咸菜。

    芸芸众生,终是普通人多了点,虽然也想家财万贯,但更渴望的,多是稳定而又温馨的生活。

    起床后,苏景把猫娘从他的背包里放出来,他昨晚是想做点什么的,所以不让猫娘上床,而是把它放进背包里,包里也暖和,他又没把拉链拉紧,留足了空间让猫娘呼吸。

    猫娘重见天日后,瞟了一眼苏景,嘴上一咧,好似在笑一样。

    苏景当场愣住,猫娘这是在笑?

    看着天色好像已经临近中午了,其实时间才上午八点多。

    洗漱之后,俩人下了楼,宁母正在厨房里杀鸡,看到俩人,笑着打招呼道:“醒啦?”

    “阿姨早上好。”苏景微笑的回答道。

    “妈,早餐呢?”相比之下宁希竹就不客气了,当做没看到母亲脸上打趣的笑容一样,走进厨房。

    “粥在煤气炉上的锅里,你热一下。”

    “我爸呢?”

    “上班去了,中午再回来。”

    ……

    早餐是瘦肉粥,不知道是宁希竹特意叮嘱过,还是宁母的观察力惊人,瘦肉粥里并没有香菜。

    吃过早餐后,宁母叫宁希竹带苏景到村子里转一转,但俩人看着正盛的阳光,懒得出门,干脆就留在家里,帮着宁母做午饭。

    期间苏景还露了一手,炒了两个菜,宁母看得是眉开眼笑,对苏景是夸赞连连。

    当得知苏景在南都经常下厨做饭,宁母又是一阵羡慕,说道:“小竹真是有福气啊,找到小景你这样的好男人。不像老宁,明明有一身厨艺,却极少下厨。”

    苏景笑了笑,长辈们幼年的那个年代,日子还是苦巴巴的,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自然有一手说不上多出色的厨艺,老苏同志也会,但也极少下厨。

    在苏景的记忆中,老苏同志下过几次厨,平心而论,老苏同志的厨艺比苏母要好很多。

    “肯定是阿姨做的饭菜好吃,叔叔才不在阿姨面前献丑。”反正宁父不在家,苏景恭维起宁母来也是没有顾忌。

    一旁的宁希竹听到苏景这番恭维话,趁着宁母不注意,冲苏景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反观宁母,则乐到找不着北,“你这孩子,净会说好话。”

    在三人合力下,午饭很快就做好了,但还要等宁父回来才可以吃,于是几人又坐在沙发上聊着天,不过都是宁母在叮嘱宁希竹去了苏景家要注意什么,苏景在一边安静听着。

    按照行程,吃过午饭,苏景和宁希竹就要回家了。宁父宁母也没有挽留,反而还催促俩人早点出发,别让家里人等急了。

    在苏景和宁希竹离开之前,宁父宁母给苏景塞了两个红包,苏景还想拒绝,但宁父一番话下来,苏景只好乖乖收下。

    “这是一定要的,你可以去问一下,有哪家孩子带对象回家不给红包的。按理说你上次来家里我们就应该给的,但六婶那事闹心,我和小竹母亲都忘了这事,现在补上也不算晚。我们知道你也不差钱,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也是规矩,所以你一定要收下。”

    苏景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规矩,见宁父这样说了,也只能收下了,大不了以后宁希竹给钱回家的时候,他再把这钱给回去。

    告别了宁父宁母后,苏景开车载着宁希竹和猫娘,往老家的方向驶去。

    从国道下来,汽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乡道上,宁希竹也不由吐槽起来。

    “苏先生,你这里的道路,都是这样子的吗?”宁希竹感觉自己快要晕了,她是好久没走过这么颠簸多弯的路了。虽然都是农村,但她那里早在十几年前就修了宽广的水泥路,哪怕是村路也是水泥路。

    “其实以前还挺好走的,我们这里多山,大多数人都是种龙眼荔枝香蕉,货车走得多,把路走坏了道班也能及时维修,后来需要维修的面积大了,道班也是有心无力。不过听爷爷说,政府已经在筹备修路了。”苏景摇头叹息道,总不能说为了路况就不让货车走吧,那样的话,乡亲们种的水果怎么办。但是修好的路没几个月就又走坏了,维修起来又是一大笔钱,成年累月下来,财政怎么受得了。

    上面肯定有拨款的,但是到了镇上还剩下多少,就耐人寻味了,反正早几年在老家这边,查出一窝来,在全国人民面前刷了一次脸。

    至于让乡亲们筹资修路,那就更扯淡了,本来收入就低,再让他们出钱,能同意就有鬼了。在他们看来,有路就行了,管它好不好走。

    宁希竹也清楚其中的内情,沉默了许久,她才开口说道:“难怪你坚持那个方案,想来也是,我们一定要正视现实。”

    苏景的方案早就交上去了,宁希竹的方案也已经完成上交了,剩下来就等待上面的决定了。所以在昨天回来的路上,知道宁希竹一直好奇他的方案,苏景干脆就拿出方案书的备份,给宁希竹看了。

    宁希竹看完之后,心里当然震惊,她知道苏景的方案很出格,但没想到是这样的直逼现实。

    她以为在技术上,她已经追上了苏景的脚步,但是在格局和心胸上,苏景已经进入了更高的层次。

    苏景咧嘴一笑,跟宁希竹说了一句心里话,“其实我知道这个方案通过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不得不去做这件事,我的心告诉我,如果我不做,以后我会后悔的。”

    宁希竹看着洒脱的苏景,满脸敬佩,“不管怎么说,你做出这样的方案,就是我心中的英雄。苏景,我最羡慕和佩服你的,就是你能坚持做自己。我相信,你这个方案一旦曝光出来,肯定会让所有人感到惊讶。”

    苏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专心开起了车。

    与此同时,在首都某机关单位的办公室里,十几个人正在各自忙着。

    他们正是负责“华夏国家形象宣传片”这个项目的工作小组。

    “他怎么敢?”一道惊恐的声音打破了办公室的安静,吓得众人吓了一跳,看向声音主人的目光都变得不善。

    “钟石,怎么回事?”有人出声问道。

    “你们看看这个方案,太大胆了。”钟石把手上的方案书往桌上一扔,气冲冲道,“我建议把这份方案退回去。”

    钟石是一个年纪约莫四十多的男子,他不太习惯在电脑上看文字,所以把电子稿打印出来。

    众人听他这样一说,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方案书,让他这个一向谨慎的老机关发那么大的脾气,于是纷纷围过来,拿起方案书看起来。

    方案书的内容不多,更多的内容是宣传片的内容,或者说是脚本。

    方案书在众人手中流转,但看过之后,一个个都是面色复杂,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情绪波动。

    “苏景?”有人注意到方案的作者,惊讶出声道。

    “就是那个做出《四大发明新解》的苏景?”

    “不对啊,他不是千禾的吗,我刚还看了千禾的方案啊,上面也是苏景啊。”

    “就是那个苏景,他从千禾辞职了。”

    “既然辞职了,那还多交一份方案上来干嘛?”

    “听说就是因为跟千禾在这个方案上有不同意见,所以苏景才辞职的。”

    “那他也不能交两份上来吧?”

    ……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得知这个方案的作者是苏景后,办公室里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苏景是上面指定的,千禾是在邀请名单里的,交两份上来无可厚非。”钟石拍了拍桌子,制止了众人的讨论,然后继续说道,“现在的问题是,这份方案要不要退回去?”

    “上面指定的人,你敢给他退回去?”人群里有人反驳了一句,直接就让钟石哑口无言了。

    “这个方案的内容大家也看了,一旦出现在上面的案头上,惹到上面不开心,那我们就遭殃了啊。”

    “对啊,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慎重一点,苏景不是还有另一个方案吗,他那个方案中规中矩的,我觉得就让那个方案过就行了。”

    钟石没话说,不代表别人没话说。

    他们的职责除了后面配合胜出的公司搞出宣传片,还担负前期审核的工作。这一个方案如果在他们手上通过,到时上面不满意了,肯定会责怪他们的。

    多年的机关工作经验,让他们不得不慎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万一苏景跟上面通过气呢?”当有人说出这句话后,办公室里的人陷入了一阵纠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