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九十二章 就像哪样啊?

第九十二章 就像哪样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懵逼过后,宁希竹的脸红得像煮熟的小龙虾一样,苏景的耳根子也红了起来。

    先不说他们还没到那个地步,就算真到了,宁母这样的安排,也足以让俩人不好意思起来。

    宁母看着两个年轻人的表情,还以为他们是害羞呢,开口说道:“你们在南都不是同居了吗,现在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

    你怕是对同居有什么误解?

    苏景哭笑不得,虽然很喜欢宁母的安排,但毕竟这是宁希竹的家,他不好表现出来,只能让宁希竹来说了。

    “妈,我们是住在一个屋子里,但不是住同一个房间啊!”宁希竹红着脸解释道。

    “啊?”这下子轮到宁母傻眼了,没想到是自己理解错宁希竹的意思了。

    一开始听到宁希竹说住在苏景家里,她在心里还责怪这丫头不自爱不含蓄,但见过苏景后,她对苏景是越看越满意,心里的那点怨言早就烟消云散了,甚至还有些赞许宁希竹的果断。

    只要未来丈母娘对未来女婿感到满意,她就会成为最强力的僚机。

    宁母回过神来,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一眼宁希竹,然后又看了一眼宁父,发现宁父正在吞云吐雾,仿佛事不关己一样,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就收拾了你的房子,其他的房子都没有收拾,你自己看着办吧。好了,忙活了一天,我也累得够呛,我先休息了。老宁,你还在这里干嘛,回去给我按下腰。”宁母很不负责任的说道,然后冲宁父喊了一句,就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爸……”宁希竹看着母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转头看着父亲,撒娇般的叫了一声。

    宁父充耳不闻,慢条斯理的按熄烟头,不紧不缓道:“早点休息吧,我看苏景也挺累的了。”然后就起身回房间了。

    “这都是什么父母啊!”看着父亲这个反应,宁希竹转头对苏景吐槽道。

    怎奈她这一转头,看到苏景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顿时就炸毛了,两手叉腰,宛如一个母老虎一样,气鼓鼓说道:“收回你脑子里的龌龊想法,今晚你睡沙发吧!”

    气场极其强大,连猫娘都感受到了,它狐疑的看了一眼宁希竹,然后冲着苏景“喵呜”了一声。

    面对着一大一小两个女性的怒火,苏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只能底气不足的反驳一句:“我哪里有什么龌龊的想法。”

    ……

    睡沙发是不可能睡沙发的,只能蹭蹭床这样子,才能睡得香甜。

    宁希竹的房间里,苏景洗过澡后坐在椅子上,翻阅着一本高三的语文教材,里面满满都是字迹娟秀的笔记,可见宁希竹当时的用功程度。

    十年前的教材保留至今,苏景也是服了宁希竹,他的高中教材,不是撕了就是当破烂卖了,三年时间花了几千上万块的教材资料试卷之类的东西,高中毕业后只能换来一顿m记。

    房门打开,宁希竹头上包着手巾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裙走进来,看到苏景一副认真看书的模样,只是那四处乱瞟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他,宁希竹也不忍揭穿苏景,径直走向书桌边。

    “起开,我要吹头发。”她推了推苏景的手臂。

    “哦哦,你洗完澡啦?”苏景装得像刚发现宁希竹一样,连忙合起书本,扔在桌面上,把凳子让出来。

    宁希竹眼角一抽,没有回答苏景,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电吹风,插上插头,想了想,看着苏景脑袋上还有点湿的头发,说:“你要不要吹一下?”

    苏景摸了摸头发,摇摇头,他很少用电吹风吹头发的,“头发快干了。”

    宁希竹也不管他,扯下头上的手巾,打开电吹风吹起自己的头发来。

    苏景在一边看着,突然出声道:“要不,我帮你吹?”

    “嗯?”宁希竹关掉电吹风,看着苏景,“你会?”

    “不就是吹头发吗,谁不会啊。”苏景斜眼瞅了一下宁希竹,不屑道。

    “行,那你来试试。”宁希竹把电吹风往苏景手里一塞,调整了一下坐姿。

    苏景嘿嘿一笑,打开了电吹风。

    当他的手指捧起宁希竹湿漉漉的头发时,感受到指间那不一样的质感,苏景心里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这还是他第一次帮别人吹头发,他学着宁希竹的手法,先从发根吹起,他的五指贴着宁希竹的头顶小幅度移动,他的动作很生疏,却很温柔。

    “你把电吹风拿远一点,烫着我了。”正当苏景沉迷进去的时候,宁希竹不满的开口道。

    苏景闻言,哦了几声,连忙把电吹风往后移。

    “别老是拿着电吹风不动啊。”

    “小力点,把我头发扯断了。”

    “顺着来,别乱揉,等下头发都打结了。”

    ……

    在宁希竹不断出声纠正苏景的动作中,手忙脚乱的苏景终于帮宁希竹吹干了头发,至于效果,干是干了,但是宁希竹在卫生间看着镜子里乱糟糟的发型,无语至极。

    再次回到房间里,宁希竹直接坐在床上,看着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的苏景,她拍了拍席子,笑道:“怎么,上床睡觉啊。”

    苏景嘴角扯动一下,看着大床的另一边空荡荡的,还是怂了,“要不,我还是睡地上吧,要不沙发也行。”

    “怂了?”宁希竹莞尔一笑,“我这里可没有多的席子毯子,也没有多余的被子了,这种天气,睡地板睡沙发,着凉了咋办?”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接近十一点了,晚风很凉。

    苏景看着晚风吹起的窗帘,没有办法,只能在床上躺下来,俩人和衣而睡。

    关上灯,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撒在房间里,也不至于漆黑一片。

    感受到被子里渐渐暖和起来的温度,听到耳边渐渐沉重而又急促的呼吸声,盖着同一张被子的两个人不由心猿意马起来。

    睡是睡不着的了,想聊天,但在这样的氛围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那里被子够吗?”最终,还是苏景打破了沉默,只是说出来的话让宁希竹翻起了白眼。

    “够,你那里呢?”宁希竹想了想,也想不出更好的话题,于是也跟着尬聊起来。

    “好像不太够。”苏景摸了摸被子的边缘,回答道。

    沉默了一会,宁希竹才翻了一下身子,借着月光看到俩人之间隔着三四十厘米的距离,想着苏景应该是睡到了床的边缘,心里一阵好笑,说道:“那你往我这边靠一靠。”

    苏景依言往床中间挪了一下。

    嗯?还没碰到宁希竹?

    又挪了一下。

    还没碰到?

    她不会也睡到床的边缘了吧?

    苏景担心的翻身看了一下,正迎上宁希竹的目光,甚至能感受到宁希竹呼吸间喷在他脸上的炽烈的鼻息。

    一时间,浓厚的暧昧气息在俩人之间流转。

    良久,宁希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着,表现出宁希竹心里的不平静。

    苏景看到宁希竹这个反应,哪里还不懂得她的意思,他的脑袋慢慢往宁希竹靠过去,然后吻上宁希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苏景的双手也不甘寂寞的紧紧抱住宁希竹,隔着衣物,他也能感受到宁希竹身上滚烫的温度。

    吻了好久,俩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双唇。

    “给我吧!”苏景喘着粗气,眼神如同饿狼一般。

    宁希竹睁开眼睛,看着苏景富有侵略性的眼神,不敢与之对视,“我怕吵到我爸妈,回到南都再说好吗。”

    苏景这才想起现在是在宁希竹家里,想到睡在楼下的宁父宁母,他瞬间清醒了许多,失落道:“好吧。”

    感受到苏景低落的情绪,宁希竹抱住苏景,安慰道:“你放心,跟你在一起后,我就做好了准备,只是今晚真的不方便。”

    “没事的,睡吧。”苏景拍了拍宁希竹的后背,他知道宁希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虽然平时说话很大胆,但是从来没说过露骨的话。

    “是不是很难受?”宁希竹看着苏景的表情,小声问道。苏景苦笑,能不难受吗。

    看着苏景不说话,宁希竹思考了一阵子,脸上红得快要滴出水来了,说:“我可以帮你的,就像你们男生自己解决那样。”

    “哪样啊?”苏景好笑的说道。

    “就是,就是……”宁希竹反复说着,就是说不出来后面的话,看着苏景脸上局促的笑意,干脆闭上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是用手啊!”

    “你哪里学来的啊。”苏景发现宁希竹现在的样子挺可爱的,忍不住继续逗弄着她。

    “网上看段子学的,像什么五姑娘啊之类的。”把话说开了,宁希竹也放开了,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生,初中高中大学一路来,学校都不知道开了多少次女生讲座,主要讲什么内容,男生们也经常不怀好意的猜测。

    而且作为新时代的女性,长期活跃在网络上,知道的东西简直不要太多。

    相比起那些说起黄段子来能把男生说到脸红的女生来说,宁希竹还是有点脸皮薄了。当然,那些女流氓真面临这种情况,会不会表现得跟耍嘴皮那样牛逼,苏景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苏景还在犹豫,宁希竹一不做二不休,右手下滑,一把抓住早已经站立起来的小苏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