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九十章 听外婆的话

第九十章 听外婆的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亏了宁希竹加班加点忙完手头上的重要工作,加之她请假是为了见家长,实属算得上是一件大事,亚驰传媒也很人性化的给了宁希竹十天的假期。

    所以,苏景他们才可以在距离中秋还有一个星期的日子回老家。

    错峰出行,一路上并不堵,下午七点左右,苏景的车停在了宁希竹家的院子里。

    听到汽车声响,屋子里呼啦的走出一群孩子,吓得苏景一哆嗦。

    刚才没怎么注意,现在下了车,苏景才发现厨房里多了几道身影。

    他正想找宁希竹问一下是什么情况,但看到她此刻正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苏景只好作罢,走到后备箱拿出行李来。

    宁希竹看着苏景背着背包,左手提着几个袋子,右手拉着她的行李箱,抽不出身的她只好双手合十,给了苏景一个歉意的眼神。

    苏景还没走几步,宁父就满脸笑容的从客厅里走出来,瞥了一眼宁希竹和一群孩子,就走到苏景面前,帮苏景分担一些东西。

    宁父瞅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责怪道:“人来就行了,还买什么东西啊,月饼水果这些家里都有啊。”

    “过节嘛。”苏景笑着应道。

    “嗨,这些铁盒子月饼太贵了,花这钱不划算。”宁父心疼说了一句,他省吃俭用惯了,恨不得把一块钱撕两半来用。

    在他口中,几百块钱一盒的月饼跟乡下十来块钱一袋的月饼味道并没什么区别。

    “知道了。”苏景点头应道,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是店里给员工的中秋礼品,包装好看上去体面点。”

    “那倒也是。”宁父也年轻过,知道年轻人多少都有点好面子。

    宁父现在看苏景是越来越满意了,家庭环境就不说了,苏景身上也有不少优点,人品好,有才华,现在又有了自己的事业。

    他也是有虚荣心的,有这么好的一个未来女婿,平时跟人吹牛也有本钱了,要知道苏景给他送的那一箱酒,可让他在亲戚乡里间挣足了面子。

    但更多的是放心女儿日后的生活,相比起他的虚荣心,女儿过得幸福,少让他操心,才是最大的踏实感。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苏景看到客厅里有十几个人站立着,眼睛紧巴巴的盯着门口的方向,他的脚步不由一顿。

    宁父见状,满怀歉意的开口解释道:“之前你来的时候,亲戚们都在忙,没见到你。家里人都比较疼小竹,都想着见你一面。今天小竹打电话回来说你们晚上到家,我和你阿姨就擅自做主,把亲戚都邀过来,大家一起吃顿饭。没有跟你商量,希望你不要见怪。”

    苏景一下子就释然了,说起来他第一次登门还纳闷着呢,要知道老家这边的见家长,一般都不是单纯的见对方的父母,还有一些比较亲近的亲戚,所以说上门见家长是一件比较大的事情。

    “没事,这是应该的,我也想认识一下长辈们。说起来,也有我的不对,上次来得太匆忙了。”苏景心里确实不介怀,早晚都要认识的,择日不如撞日。

    看苏景的神情不像是说谎,宁父拍拍苏景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工作紧要。我们先进去,等你放好行李了我再给你介绍。”

    然后他转头看了一眼宁希竹,大喊道:“老妹,过来。”

    得益于宁父的大喊,把小孩子吓得一愣一愣的,所以宁希竹不费什么功夫就从孩子们的包围中走了出来,她一头雾水的问道:“爸,什么事呢?”

    “带苏景先把行李放到你房间里,再下来见见亲戚,我先去跟亲戚们说一声。”宁父跟宁希竹说完,就提着东西先走进屋里了。

    宁希竹对着宁父的背影吐了吐舌头,然后跟苏景说了一声,正准备往前迈步,但想了想,还是走到苏景的另一边,拉起他空闲的另一只手。

    不过在长辈面前这样秀恩爱,宁希竹还是感觉到挺难为情的,脸颊漫上一丝红彩。

    苏景也不例外,在宁希竹牵上他手的一瞬间,他的身体突然一个僵直,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经过客厅的时候,苏景微笑着跟长辈们点头,看到他们脸上别有意味的笑容,感觉老不自在了。

    再斜眼瞥了一下宁希竹,她早已经羞得低下了脑袋,像鸵鸟一样。

    “有这么夸张吗?”上楼梯的时候,因为苏景要抬行李箱,俩人倒没有牵着手,但宁希竹脸上的红霞依旧没有消退,苏景感到十分有趣,忍不住调侃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厚脸皮的啊,我还是第一次在长辈面前跟一个男生这么亲密呢。”宁希竹白了苏景一眼,两指放到苏景的腰间,想了想还是没有下手使出二指禅。

    也许她是考虑到苏景此刻抬着东西,弄不好就真的伤着腰了。

    苏景只是笑了笑,没搭话,天知道他刚才走过客厅的时候心跳有多快,在宁希竹的长辈面前,他没来由的心虚起来。

    宁希竹的房间在三楼,这还是苏景第一次进宁希竹真正意义上的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跟在南都家里没区别,也不像一般女生的房间那样有着浓厚的少女风。

    房间的风格跟外面的客厅一致,地板上铺着光滑的地砖,四周的墙壁涂得洁白,窗户正开着,夜晚的凉风徐徐吹进。

    房间里的家具很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还有一把椅子。床垫是米黄色的,蚊帐是白色的,书桌上整齐放着许多书本,苏景大致看了一下,大多是高中的教材和大学专业的书籍,另外还有几本青春言情小说。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跟女生这个身份沾边,也许就只有在床上躺着的两个粉色公仔熊了。

    “你高中还看这些?”苏景把行李放下,指着一本青春言情小说的封面好笑问道,在他的印象中,宁希竹对这类小说应该是无感才对,毕竟她说过只有小女生才喜欢这种矫情的小说。

    宁希竹打了一下苏景的手背,撇了下嘴,“谁还没个少不经事的时候。走走走,赶紧下楼去,别让亲戚等久了。”

    宁希竹连忙把苏景牵出房间,她的脸蛋依然是红红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刚上大学的时候,她确实是撒着谎装成熟了。

    如今被苏景看到这些,她总有一种被揭穿的羞躁。

    这种感觉就好像曾经的非主流少年,长大后发现那时候的自己特别沙比,发疯似的删除曾经发表在空间的火星文、矫情的文字,但还是被新朋友看到了一样。

    苏景虽然很想继续取笑宁希竹,但想到底下还有一大堆亲戚在等着,只好生生忍住,先把这事记在心里,日后再嘲讽一波就是了。

    下楼的时候,苏景还在想,他的空间那些非主流的东西删干净了没有。

    回到一楼客厅,苏景的表情无缝切换,马上堆满笑容。

    “苏景,这是外公外婆。”虽然宁父之前说他给苏景介绍亲戚,但最终还是宁希竹来做这件事,只见她牵着苏景的手,走到场上的两位老人旁边,跟苏景介绍道。

    “外公外婆,这个就是我的男朋友,他叫苏景。”两位老人的听力都不太好,所以宁希竹在介绍苏景的时候,提高了音量,放慢了语速,在说到“男朋友”这个名词的时候,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好像跟长辈说出这个词,跟当着长辈的面秀恩爱一样,让人怪难为情的。

    “外公好,外婆好,祝二老身体健康,笑口常开!”宁希竹的爷爷奶奶去世得早,亲戚里辈分最高的就是外公外婆了,而且对于宁希竹这个外孙女,二老是宠爱得很,因此苏景不敢怠慢,连忙躬身向二老问好。

    二老一边回应着苏景一边仔细地端详着,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了,就好像盛开的菊花瓣,每根皱纹里都洋溢着笑意。

    “这孩子有精神,配得上小竹。”外公笑着夸赞了一句,他的皮肤黝黑,脸上散布着老人斑,一张嘴,就露出几颗大黄牙。

    “孩子,过来外婆这里。”外婆朝苏景招招手,苏景不敢不依,急步走到外婆面前,蹲下身子。

    外婆抓着苏景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啊,以后要好好对小竹啊,小竹这孩子有些小脾气,你笑着忍着就过去了,要多点包容她啊!”

    苏景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外婆的话,心里酸酸的,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但他还是忍住情绪,照着宁希竹的语调跟外婆保证道:“外婆,您放心吧,我会好好对希竹的。”

    外婆笑着捏了捏苏景的手掌,又抓起原本就蹲在她身旁的宁希竹的手,搭在苏景的手背上。

    “小竹啊,以后不能随便跟苏……苏……”外婆说了几次都还是没有记起苏景的名字来,坐在那里干着急。

    “苏景。”宁希竹红着脸的提醒道。

    “对,苏景,是苏景,外婆老了,记性不好了。”外婆看了一眼苏景,浑浊的眼神里,有歉意,有落寞,然后不等宁希竹说话,她继续道:“小竹啊,以后不能随便跟苏景发脾气,你已经是大人了,不能任性了。以后的路还很长,你们要好好走。”

    外婆说完这番话,眼睛里泛着泪光,这一刻,她的眼神无比清澈。

    宁希竹的眼眶里同样盈着热泪,她庄重的点着头,说道:“小竹一定会记住外婆的话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