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七十章 家里的灯最暖人心

第七十章 家里的灯最暖人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星期天,网上关于韩伊娜的讨论还在热烈进行,但话题中心的韩伊娜和苏景自从总决赛结束后,都没有在现实中露过面,也没有在网络上冒过泡。

    这两天有不少狗仔在湘省机场蹲点,其他歌手倒是看到了,但却没有看到韩伊娜和苏景,这让他们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能力了。

    在狗仔们垂头丧气的时候,韩涛夫妇出现在女儿韩伊娜的病房里。

    看着靠着病床喝着稀粥的满脸憔悴的女儿,韩母悲从心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韩涛也是一脸悲戚,作为父亲,看到最为心爱的女儿遭受苦痛,又如何不心疼呢。

    “韩叔韩姨,您们来啦?”苏景放下手中的碗,站起身跟韩父韩母打了个招呼。

    韩伊娜愠怒的看了一眼苏景,然后看着父母,无奈说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你这个丫头,是不是还不想我们来了?”韩母哽咽着轻骂了一句,然后走到苏景旁边,“小景,我来喂小娜吧。”

    苏景笑了笑,把位置让给了韩母。

    “小景,你跟我来一下。”韩涛冲女儿点了下脑袋,然后对站在一旁的苏景招呼道。

    韩伊娜看着父亲和苏景离开病房的背影,焦急地朝母亲问道:“妈,我爸不会是怪小景吧?”

    “你这丫头还有心思关心别人。”韩母把汤匙递到女儿嘴边,“放心吧,你还不了解你爸吗,他们是有事要谈。”

    闻言,韩伊娜笑了起来,一口吞下母亲喂的粥,“真好吃。”

    病房外,苏景一路跟着韩涛走到医院楼下,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韩涛抽出两根香烟,一根递给苏景,一根放到自己的唇间。

    苏景惊讶的伸手接过,在他的印象中,眼前这位韩叔是不抽烟的,他瞥了一眼韩叔手中的烟盒,分明就是刚买的香烟。

    韩涛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动作极为娴熟。然而下一刻,他猛的咳嗽起来。

    “差不多三十年没抽烟了。”韩涛眼睛有些湿润的看着指间燃烧着香烟,苦涩说道,“没想到还会有抽起来的时候。”

    说来实在有趣,有相当一部分搞音乐的人,从来不避讳烟酒。

    “那就不要抽太猛了。”苏景打火的动作一僵,说了一句才把香烟点着。

    韩涛苦笑一声,又吸了一口烟,这下子就没有咳嗽了,他说:“心里堵着慌。”

    苏景坐在花基上,吐出一口烟雾,一脸歉意的开口说道:“对不起,韩叔,是我害了师姐。”

    “一家人别说这些。小娜的情况我心里清楚,怨不了你,也怪不了谁。”停顿了一下,韩涛叹了一口气,“这是她的命啊。”

    苏景不止一次听到韩涛说出这句话了,但这还是第一次当面听到他说这句话,苏景明显看到,韩涛夹着香烟的手颤抖着。

    他的心里远没有脸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他反复说着这句话,只是在掩饰自己的无能为力,掩饰自己心里的悲伤。

    白头人送黑发人,又是何等的凄凉。

    苏景仔细观察着韩涛,他发现这个跟老苏同志下棋时总不服输的叔叔,好像老了很多。

    “其实我叫你出来,是想跟你说声谢谢的。”韩涛看着苏景,真诚说道,“谢谢你帮助小娜了却了她的心愿。”

    韩涛的感谢让苏景有些措手不及,他自觉受之有愧,韩伊娜的病情之所以这么快就复发,可以说跟他也有关。但是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干脆就沉默了。

    “小景,你是个心肠软的孩子,你太感性了,容易被情绪影响。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自责,但是你要记得,如果在这件事上,如果你真的做错了,我跟你父亲早就阻止你了。”韩涛一脸认真的说道,他的女儿已经这样了,他不想苏景因为自责而毁了自己。

    于公于私,他都有必要劝解苏景。

    苏景依然沉默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既然性格如此,他又怎能轻易放下呢?

    韩涛见状,心里叹息,他虽然是一个教授,但并不擅长开解别人,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要苏景自己走出来了。

    “你的工作也忙,小娜就交给我们照顾吧。”韩涛想了想,说道。

    苏景点头,他接下来确实挺忙的,小店要开业,后续的宣传要跟进,公司那边还有一个宣传片的方案,还有一个月就是中秋了,他还要好好准备一下中秋晚会要演唱的歌曲了。

    “行,我下午就回南都。”苏景站起身,把熄掉的烟头扔进垃圾桶,“我再去陪陪师姐。”

    苏景迈着大步向住院部走去,他害怕,这一别,就再见不到师姐了。

    下午,苏景跟师姐告别,坐上了回南都的高铁。

    而韩伊娜,还将在湘省待上好几天,等病情稳定一点,再转院到首都。

    当然,一切有韩涛夫妇操心,苏景也帮不上忙。

    在高铁上,苏景接到了老苏同志打来的电话,他没有问起韩伊娜的情况,而是语重心长的跟苏景说了一番话,意思跟韩涛的话差不多,但是语气要重很多。

    很明显,老苏同志跟韩涛沟通过。

    对此,苏景的回应一视同仁,他依然沉默以对,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在南都下了高铁,已然是下午五点半了,苏景坐上回家的地铁。

    当苏景从地铁站走出来,天色已晚,街道上华灯初上,人流拥挤。

    远远的,他看到家里亮着灯光,心里不由一暖,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许多。

    他刚推门进到家,宁希竹就从厨房里探出脑袋,甜甜的问了一句:“回来啦?”

    苏景循声望去,看到宁希竹那张精致的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简单的盘在脑后,厨房里飘来浓浓的香味。

    在这一瞬间,他心里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烟消云散,笑着点头道:“回来了。”

    “那你休息一下,很快就可以吃饭了。”宁希竹扬了扬手中的锅铲,又把脑袋缩回去了。

    苏景放好行李,然后走到客厅,抱起趴在沙发上的猫娘。

    猫娘瞪大眼睛,扭动着可爱的小脑袋打量着苏景,然后举起两只前爪,按在苏景的脸上,两只眼睛弯成月牙状。

    “好久不见了,猫娘。”苏景看到猫娘笑了,也跟着笑道,这一个星期苏景过得很是煎熬,尤其是最后这三天。

    苏景掂了掂,皱眉道:“你好像瘦了啊。”

    “希竹,带猫娘去看医生了吗?”苏景冲着厨房大喊道。

    “看了,医生说没什么事,主要是猫娘年纪大了。”宁希竹刚好炒完一个菜,关掉煤气灶的火,回答道。

    “年纪大了?”苏景诧异道,“我在网上查过,猫一般都能活个十三四年吧,猫娘才八九岁,怎么就年纪大了。”

    宁希竹端着菜走出来,听到苏景的话,又看了一眼窝在苏景怀抱里的猫娘,笑道:“刚进入老年阶段,问题不大,等猫娘适应下就好了。”

    苏景这才放心,亲了一下猫娘的脑袋,就把它放在沙发上,起身洗手帮忙端菜去了。

    饭桌上,他看看宁希竹,又看看猫娘,顿时觉得人生很圆满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