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四十八章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第四十八章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尽管网络上讨论得再热闹,没有苏景的承认,也只能是网友们的自嗨罢了。

    凌晨六点,苏景和宁希竹接上苏文阮素素,一行四人走上了回老家的路。

    猫娘被留在了家里,最近它总不想出门,白天窝在自己的窝里,晚上在宁希竹的床头陪睡。

    苏景也不知道猫娘到底怎么了,心里寻思着回来带猫娘去看一下医生。

    苏景老家在南粤省的西部高凉市,四面环山,也算是一个海滨城市,但与苏景无关,海滩距离他老家的小镇足足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宁希竹的老家倒是近一点,不过也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

    几年前从南都市回去高凉市,只有一条双向四车道的高速公路,平时又多货车走,经常堵车,遇上节假日,几个小时的车程等上十几二十多个小时也不是没试过。

    后来多建了一条高速公路,这种情况才有所缓解。

    苏景今天走的是南线,也就是老高速。无他,对这条路熟悉,而且经过宁希竹的老家。

    苏景坐在副驾驶位上打了个哈欠,开车的是苏文。睡得有点晚,又早起,苏景有点瞌睡,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开车了。

    睡觉是暂时睡不着了,坐在后座的两个女人拿着平板看着一部宫斗剧,苏景只好拿出手机一边玩着一边跟苏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哥你什么时候去希竹姐家,今天还是明天?”苏文问道。

    宁希竹听到这个话题,虽然知道答案,但她还是支着耳朵想听听苏景是怎么回答的。

    苏景没有抬头,随口答道:“今天吧,你把我和希竹送到她家,你开车带素素回家先。晚上再来接我。刚好回到希竹家里可以吃饭。”

    宁希竹一巴掌拍过去,吓得苏景一哆嗦,手机都扔到座位底下了。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宁希竹。

    宁希竹又气又笑的说:“你当我家是餐馆呢?”

    苏景弯腰捡起手机,哂然一笑,“可不能,我是迫不及待想尝尝阿姨的手艺!”

    两人终究是玩闹的,倒是活跃了车内的气氛。

    “苏哥,你紧张吗?”阮素素也参与进来了,想起苏文第一次去她家的表现,就觉得好笑,“苏文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在门外紧张得喝了两瓶矿泉水。”

    “我那是口渴!”苏文一听就不乐意了,马上接过话苍白无力的解释,“当时是夏天啊,太热了!”

    “我是相信你能做出这样的事!”苏景调侃了一句,看到苏文还想反驳,大声喊了一句,“看路,专心开车!”

    苏文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脸幽怨的正式前方,认真开车。

    苏景这才安心下来,回头对阮素素说:“我没什么好紧张的,我这么好的女婿可不少了,叔叔阿姨一定喜欢我。”

    宁希竹翻了一个白眼,做呕吐状,在外人面前一向谦逊的苏景,其实是一个很自恋的人。

    想起《歌手》的突围赛他还没看,不过已经知道结果的他,也懒得把一整期全看了,直接找到师姐的节目的纯享版,点击播放。

    老规矩,打开弹幕。习惯了逛逼站的他,看视频没有弹幕总觉得不过瘾。

    苏景这一次写给韩伊娜的歌,是一首古风歌曲《又忆江南》,具有将流行唱法、民族唱法与戏曲唱腔糅合而成的独特风格,既传达了了古典的江南风韵,又不乏其时代性的特征。

    这句话不是苏景的自夸,而是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在新闻早班车中,国内知名歌唱家柳焕对这首歌的点评。

    柳焕在言语中,还大力称赞了苏景,说他为韩伊娜创作的三首歌,风格不一,展现了韩伊娜可以轻易驾驭各种曲风的强大能力。

    其实圈里的人都知道,柳焕对韩伊娜一直都是赞誉有加,对这个后辈是非常欣赏的。

    韩伊娜就像是一个宝藏,苏景接连三首歌把她的能力一一展示在观众面前,每次都能使人感到惊讶。

    视频里,韩伊娜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短发似乎长长了一点,乌黑柔顺。仅仅一眼,所谓的柔情似水温婉可人也不过如此。尤其是那一双忽眨忽眨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气,如一泓清泉,又似夜空的星。

    “温柔乡里,又忆江南”

    她一开口唱出第一句歌词,就把人拉进了那如诗如画的江南,温柔,和煦,如同莺声燕语,甜如蜜浸。

    主歌部分结束,韩伊娜抬脚走了两步,左手拈着兰花指,惊艳的戏腔从她口中唱出来。灵动的挑眉,眼睛顾盼之间像会说话一般,苏景看着这一幕,心里瞬间涌上八个字。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此时屏幕上也被这八个字刷屏了,密密麻麻的弹幕几乎让人看不见画面了。

    认真学过古诗和觉得学古诗没用的人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弹幕上就有一个很明显的比较了。

    学过古诗的人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不学古诗的人只会说“卧槽”和“美炸了”!

    “繁华如梦,世事看透心了然”

    “何不如烟花三月下江南”

    “聆听雨打芭蕉渔舟唱晚”

    ……

    韩伊娜这一段唱腔,并非是某一个戏曲剧种,而是借鉴了北方戏曲的唱腔,听上去就有一种豪情万丈的气概!

    苏景写出这首歌的时候,有跟韩伊娜沟通过,副歌要用戏腔来唱,但他只是说了这样一个概念,他给了韩伊娜灵活处理的空间。高兴的是,韩伊娜从来没让他失望,她的处理方式让苏景都感到惊讶。

    苏景继续听下去,韩伊娜的舞台一如既往的稳,她的咬字给这首歌营造了一种美妙的韵味。到最后韩伊娜又给了他一个惊喜,让他这个词曲创作者都情不自禁拍手叫绝。

    “笑看桥下流水风清云淡”

    这是最后一句歌词,戏腔的演唱抑扬顿挫,“云”的尾音拉得很长。而让苏景头皮发麻的,正是最后一个“淡”字。

    当那一声“淡”响起来的时候,苏景感觉全身都酥麻了,他把最后一句听了十几遍,总觉得意犹未尽。

    此时弹幕也爆炸了。

    “‘淡’字高能,我也就听了百十遍吧!”

    “麻麻,这个姐姐眼睛会说话!”

    “顾盼神飞,眉目如画,宛转流光!此曲当得上余音绕梁!”

    ……

    “之音也不过如此吧!”早在苏景打开视频的时候,宁希竹就挺直身板,下巴靠在副驾驶位的椅背上,和苏景一起看完视频,抑制不住自己的喜爱,感叹道!

    “哎呀妈呀!”宁希竹的声音在苏景耳边响起,吓得苏景又把手机扔到座位底下了,他看得太入迷了,连宁希竹什么时候距离他这么近他都不知道。

    人吓人,吓死人。苏景没被宁希竹吓死,反倒是宁希竹被苏景一惊一乍的吓得猛地摔在后座上,后脑袋狠狠撞在靠背上。

    这也吓坏了车上另外三个人,苏文一哆嗦差点没把车撞到护栏上,还好他眼疾手快,马上就把住方向盘,控制好方向。

    苏景坐在前座,强烈的视觉冲击吓得他冷汗都冒出来了,看到车身稳住后才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揉着后脑袋的宁希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起来:“对不起,你没事吧?”

    阮素素在第一时间就去扶起宁希竹,倒是没看到这么惊险的一幕,要不然恐怕都要哭出来了。

    宁希竹好一阵子才缓过来,她甩了甩头,没有眩晕感,长舒一口气,埋怨道:“我没事,谁知道你这么入迷,从视频一开始我就靠在你后面看了。”

    苏景挠了挠脑袋,一脸尴尬,这真是一个意外,差点酿成一个惨剧了。那一刻,他是真的害怕了。

    捡起手机,车内顿时一片安静,惊魂未定的四个人,都没有心情说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