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四十六章 让我学会为你贪生怕死

第四十六章 让我学会为你贪生怕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到苏景的话,围观的路人一片哗然,虽然不知道这首原创歌曲好听与否,但为爱人写一首歌,把爱人写进歌里,是多么感人的事情啊。

    他们羡慕地看着故事的女主角,宁希竹双目瞪大,显然被这一份突如其来的惊喜砸懵了,但很快又笑了起来,把被江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顺到耳后,在苏景身边盘腿坐下来,两人深情的对视着。

    苏景的眼神深情又富有侵略性,宁希竹有点受不了,两团红霞漫上双颊,心脏怦怦直跳,似乎有一个小鹿在发起自杀式的冲撞。

    苏景的双手在吉他的弦上飞舞,短暂的吉他前奏很有节奏感。

    “旁人在淡出终于只有你共我一起”

    苏景开口唱出第一句歌词,大家心里一怔,是粤语歌!

    在南都这边,因为母语是粤语,所以很多人对于粤语歌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

    围观的人能不能听懂苏景不知道,但宁希竹能听懂就行了。

    苏景的歌声还在继续,很快就到了副歌部分。

    “即使身边世事再毫无道理”

    “与你永远亦连在一起”

    “你不放下我,我不放下你”

    “我想确定每日挽着同样的手臂”

    “不敢早死要来陪住你”

    “我已试够别离并不很凄美”

    “我还如何撇下你”

    ……

    简单而又直接,没有文艺的装饰,没有多余的套路,直抒胸臆,我就是爱你,不管未来是什么样子,我想余生的每一天都是你。

    你在,就是我想要的未来。

    我早已经尝试过别离了,心痛又遗憾。长路漫漫,父母会离去,孩子会长大,只有我们能互相陪着彼此老去,我们还是手挽着手走下去吧,谁也不放开谁。

    “抬头命运射灯光柱罩下来是我跟你”

    江风凛冽,路灯的灯光照射下来,昏黄的光罩罩着苏景和宁希竹,周围的路人默不作声,画面看上去很唯美。

    宁希竹捂着嘴巴,她的眼眶里有泪珠。

    “让我学会为你贪生怕死”

    苏景唱出这一句时,心中感慨万千。

    我也曾把光阴浪费甚至莽撞到视死如归,只因爱上你才渴望长命百岁。

    我曾经年少轻狂,看淡生死不服就干,横冲直撞不把生命当一回事,和你在一起后我多害怕比你早离开这个世界,丢下你一个人独自承受无边的孤独与悲伤。

    “不必挑选我们成大器”

    “当我两个并无冒险的福气”

    像这样平淡生活挺好的,每天一起出门,晚上一起回家。我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我只想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

    一首歌唱完,苏景早已红了眼眶,宁希竹也哭成一个泪人。她突然往苏景身上扑去,双臂抱着他的脖子,粉红的双唇狠狠吻上苏景的嘴巴。

    宁希竹一向敢爱敢恨,只是遇上了苏景,她才把所有感情压抑在心底。尽管后来她表白成功两人在一起了,但两人相处起来除了比以前更亲密一点,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知道苏景曾经用尽力气去爱一个人却一败涂地,后来他说再不会这么用力去爱了,要把爱藏进平淡的生活里,静水流深。

    但是这一刻听到苏景把炙热的感情写在歌里,宁希竹不想去管旁边有多少人围观,只想紧紧抱住眼前这个男人,用力亲吻他。

    苏景没有想到宁希竹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样的行为,懵了一下就捧着她精致的脸,做出热烈的回应。

    路人们看到俩人忘情亲吻的情景,纷纷起哄,人群中的情侣们则相互对视着,紧紧握着对方的手。

    良久,两人才分开双唇,宁希竹抬手擦掉泪珠,破涕为笑,小声问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啊?”

    苏景咂吧着嘴,在回味刚才的亲吻,听到宁希竹的话,脱口而出回答道:“《相依为命》!”

    苏景的声音透过音响,也落入了路人们的耳朵里。一些懂粤语的观众,听到这个歌名,再想起记住的几句歌词,纷纷点头称赞。

    两个人在一起,互相依靠着过日子,就是生活中爱情的样子了。

    虽然苏景说这是最后一首歌了,但耐不住路人的热情,在宁希竹期待的目光中,他又把《相依为命》唱了几遍,直到十一点多的时候,人群才缓缓散去。

    苏景在收拾着设备,宁希竹则把装着玫瑰的吉他盒合起来背在背上,拿着写满祝福语和情话的笔记本,看得津津有味。

    “好了!”很快,苏景就收拾好东西,背着背包,相机挂在脖子上,一手提着吉他,一手拉着音箱,架子之类的东西放在音箱上面,用绳子绑着。

    “我帮你拿吉他吧。”宁希竹看着苏景,噗嗤一笑,抢过吉他抱在怀里。

    夜幕下,两人牵着手在江边走着,路过一盏盏路灯,身影分分合合,不断拉长又缩短,缩短又拉长。

    车里,苏景给林杰打了一个电话后,转头看着坐在副驾驶位上继续翻着笔记本的宁希竹,问道:“饿吗?”

    宁希竹这才想起她晚上只吃了一块小蛋糕,喝了一瓶矿泉水,不由摸了摸肚子,嘟了嘟嘴,说:“你一说我还真觉得饿了,你也是的,小蛋糕就算了,还只有一个!”

    苏景笑道:“就怕你吃太饱,等着,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你刚才跟谁说电话?”宁希竹想了想苏景刚才说电话时说到的几个关键词,犹豫了片刻还是问出来了。

    苏景本来就没打算瞒着宁希竹,如实跟她解释一番。

    原来孤儿院里的几个孩子跟花店说好了卖花的事情,虽然苏景给小七买了玩具,但答应了人家的事就要做到。所以苏景跟林杰商量了一下,让他陪几个孩子出来,在他唱歌的附近卖花。

    苏景想着如果卖不完,他就掏钱把所有花买下来送给宁希竹的,但没想到路人们这么热情,几个孩子早早就卖掉了花,跟着林杰回去了。

    “你是说,这些花都是那些孩子卖的花?”宁希竹指着放在后座的吉他盒,吃惊问道。

    “也不全是吧,反正他们的花卖光了,也是好事。”苏景心里估摸了一下,盒子的花有点多了,花店那边知道几个孩子身份,任务给得少,但薪资挺高的,老板也是个善良的人啊!

    没想到这个七夕过得难忘,还帮助了孤儿院的孩子,宁希竹觉得实在是太有意义了。而且听苏景这语气,还想跟孤儿院那边很熟的样子,她忍不住好奇问道:“苏先生,你经常去孤儿院那边吗?”

    苏景笑了笑,把他跟孤儿院的故事说给宁希竹听,其中说得最多的就是小七了。

    宁希竹听完后,既心疼小七,又敬仰苏景的举动,感叹道:“苏先生,了解你越多,我就爱你越深啊!”

    苏景被夸得有点不自在,他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他只是花了时间去陪这些孩子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其实平时他上街,遇到乞讨者,也鲜少给钱。这个社会,终究还是消费了太多善意,他只想帮他真正了解并有所接触的弱势群体。

    他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他可以选择善良。

    回到家,已经是零点过后了,苏景简单的煮了两碗面,但宁希竹喜欢,她说最爱吃苏景做的清汤面。

    因为一早要起来开车回老家,两人分别洗完澡就各回各的房间睡觉了。

    苏景看着空荡荡的床头感到一阵蛋疼,自从宁希竹住进来后,猫娘就抛弃了他跑去跟宁希竹一起住了。

    要是知道七夕是星期五,他打死也不提这个周末回老家啊!

    白白错过了这么美好的一个夜晚……

    苏景叹了口气,带着些许遗憾,闭上眼睛酝酿睡意了。

    熟睡中的苏景不知道,在这个夜晚,网络上又热闹起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