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四十二章 印象华夏

第四十二章 印象华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景看着宁希竹这个样子,轻轻走到她的身边,挤眉弄眼的低声问道:“想不想也挂一个,旁边就有个锁爱台。”

    宁希竹顺着苏景示意的方向看过去,锁爱台上从下往上十几圈铁链,密密麻麻的锁,其中有几个摩托车锁自行车锁尤其显眼,着实有几分搞笑,不知道是不是锁越大,关系越牢固。

    笑过之后,宁希竹小声的回答说:“不用了,这些买锁应该挺贵的,再说了,爱情不是靠一把锁就能锁住的。”

    “贵点也无所谓啊,”苏景继续怂恿道,“这不是挺浪漫的吗,还能求个心安!”

    宁希竹听到苏景的话,白了他一眼,“苏先生,所谓的‘求个心安’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当初在这里上锁的情侣们,现在有多少还依然在一起?”

    苏景是看出来了,宁希竹对这种事情实在无感,只好作罢,故作无奈地说:“有多少还在一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里的锁被人偷过当废铁卖了!”

    宁希竹笑了笑,目光越过锁爱台,看着前方,淡淡说道:“相比连心锁,我更喜欢许愿树!”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啊?”苏景正欲回答,韩伊娜的声音抢先在耳边响起,转头一看,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到了俩人的身边。

    “再说那边的许愿树呢。”宁希竹指着前方,眉眼带笑,“娜姐,感觉如何?”

    韩伊娜从苏景提的袋子里拿出矿泉水四下看了一眼,发现没人看着这边,掀开口罩喝了几口便又戴上了,然后才略微激动的说道:“感觉很好,好久没这样运动过了,舒畅!而且这里视野好,空气也清新许多。”

    停顿一下,她望了眼苏景,打趣道:“难怪小景那么喜欢在这里吃泡面。”

    上到摩星岭,又怎么少得了损苏景,两个女人笑着往前走,转眼就到了小卖部。小卖部外面放着十几套桌椅,供游客进食憩息。此时在树荫底下坐着七八桌子的人,泡面的香味四溢,甚至还有人在打牌。

    三人找了个空座位坐下,苏景把塑料袋往桌面一放,扬眉说道:“你们在这里坐着不要动,我去泡桶面回来,你们要吗?”

    两个女人看了一眼旁边桌子上用力吸着面条的小男孩,用力摇头,差点都把脖子摇断了,从这个力度可以看出她们的内心是十分拒绝的。

    “好吧。”苏景撇了撇嘴,郁闷的转身走进小卖部,挑了几款宁希竹和韩伊娜爱吃的零食,又给自己挑了一桶香菇炖鸡面,付过钱打了开水后屁颠屁颠的跑回座位上。

    他先把泡面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抱着怀里的零食撒在桌面,“吃吧!”

    但是二女埋头专注的看着手机,没有理会他,反而是旁边的小男孩抬头看过来,眼神中充满了羡慕,随即又低下头消灭自己的泡面了。

    苏景看着这一幕,眼角一抽,好奇问道:“你们在看什么啊,这么入迷?”

    “听你写的新歌呢!”宁希竹没有抬头,点开一个视频,放大音量。

    听着扬声器里传出来的前奏,苏景有点懵,“我什么时候写新歌啦?”

    “高兴的歌,动作有点大啊!”韩伊娜刚给苏景解释完,第一句歌词就唱出来了。

    苏景恍然,这才想起他从首都回来的时候,是给高兴写过一首歌,这段时间确实有点忙,他也差点忘记有这回事了。但是这个大动作,又是怎么解释呢?

    带着疑问,苏景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看着屏幕底部的红点,他手贱的点了一下“消息”这一栏,然后他就后悔了,“@我的”、“评论”、“赞”这三个栏目还好,点进去就消除了,但这私信怎么办,我有强迫症啊!

    咬了咬牙,忍了吧,当务之急是先去设置一下消息接收,一顿操作下来,苏景总算是松了口气,强忍着内心的不适,打开了热搜榜,三个话题已经登上了热搜榜前十了。

    “印象华夏”

    “《印象·社稷坛》”

    “社稷坛”

    苏景大吃一惊,上午出门的时候都还没有消息的,再看一下时间,中午十二点的消息,现在是下午两点多,仅仅两个小时就冲上了热搜榜前十,话题阅读人数过亿,谈论过百万。

    恐怖如斯!

    大致看了一下,苏景才知道韩伊娜说得“动作有点大”是什么意思,这何止有点大啊。

    由华夏文化和旅游部牵头,华夏宣传部监督,联合各大媒体平台、以高兴为首的音乐团队共同举办“印象华夏”的主题活动,苏景写给高兴的《印象·社稷坛》作为此活动的第一首推荐曲目。

    社稷坛,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位于首都天安门广场西北侧,我国古代把祭祀土地神的地方称作社,把祭祀谷物神的地方叫做稷,所以社稷坛是明清两代皇家祭祀社神和稷神的场所。

    社稷坛是一座三层的方坛,用汉白玉砌成,自下而上逐层收缩,坛面上铺垫着五色土,中黄、东青、南赤、西白、北黑,分别象征五行。中央有一“社主石”,象征“江山永固,社稷长存”。

    2018年7月,首都文物局表示,社稷坛被确定为首都中轴线申遗遗产点。

    恰巧,在这个时候出现一首以社稷坛为主题的歌曲,无论从歌词还是旋律来说,都不失其意境,这首歌的歌词中把社稷坛拟人化,化用了清代大学者孙星衍所写的“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

    宁希竹反复听着这首歌,看着屏幕里的mv,仿若看到一个历尽风霜的沧桑老人,他的眼神平静无波,看着人世间的兴衰盛亡,荣辱浮沉。他就安静坐在那里,波澜不惊,迎来送往,孤独而又沉稳。

    又宛若,无数的人在等待,那个刚烈而又繁荣的盛世再度回归,屹立在世界的顶峰。大华夏啊,江山错落,有塞北孤烟,有小桥流水,有风清月白,有繁华浮生。她氤氲的画中江海,她孕育的花腔婉转,她托起的文明璀璨……

    “真好听!”宁希竹不知道是第几次点击播放视频了,苏景都已经吃完方便面在纠结要不要把零食也吃了。

    “是啊,歌词是看上去好像在写儿女情长,但是这么大气的意境,又怎么会是小家子气的儿女情长呢?”韩伊娜也感叹道,这种大气的抒情古风歌曲实在太美了,她看着苏景,眼神迷离。

    随着越来越多人参与讨论,有不少人动了要去社稷坛看一看的心思,也许这就是高层的动机吧。

    而高兴和苏景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尤其是苏景,《炫境》的风头还没过,如今《印象·社稷坛》接踵而来,他所创作的两首歌引起的话题霸占了热搜榜前十的七个位置,综合起来引起了几千万的讨论,一下子声名大振!

    网友们讨论着讨论着,忽然并不满足仅仅知道苏景的名字,他们还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创作出这几首唯美的歌曲。

    很快,苏景在故宫演唱《礼仪之邦》的视频和照片便在网络上再次传播开来,但由于灯光并不是很明亮,苏景的面部模糊不清,自然不能满足广大网友们的要求。

    于是,在苏景的微博底下,继“万人血书哀求改名”后,又一个“万人血书哀求爆照”被顶上了评论热门。

    苏景当然没有傻愣愣的爆照,而是苦着脸对两个女人说道:“该走了吧,下到山脚就该吃晚饭了!”

    因为汽车停在西门那边,所以苏景三人没打算走去南门那边看,而是从原路下山。

    “哎呀,都坐了这么久了?”宁希竹看了一眼时间,失色喊道。

    韩伊娜也感觉时间过得很快,玩玩手机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苏景脸上笑嘻嘻,心里……你以为呢,我都把零食吃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