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十五章 两个电话

第三十五章 两个电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韩伊娜昨天录制完《歌手》最后一场常规赛,休息一个晚上,今天从湘省坐高铁来南都,苏景肯定是要去接的。

    这一周韩伊娜在网上的曝光度很高,让她挤地铁过来肯定是不可能的,网约车的话苏景更担心。只能是自己亲自去接了,反正就一个小时多的车程,也不算远。

    苏景驾车驶上环城路,随手打开了车载音乐,韩伊娜的声音在车厢里徐徐回荡。

    值得一提的是,韩伊娜在《歌手》上唱的《也许明天》现场音频在一周内迅速登顶网云音乐“新歌榜”、“热歌榜”,火得一塌糊涂。

    苏景一边开车一边听着音乐,手指时不时在方向盘上敲打着,看上去好不惬意的样子,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来,苏景没有看来电显示,按了一下塞在左耳里的蓝牙耳机的接听键,“喂,您好,我是苏景!”

    “苏景,我是韩金生啊!”电话那头的人哈哈笑道。

    “噢是韩导啊,有什么关照吗?”苏景有点意外,上次汇演时两人交换过联系方式,之后没有联系过,现在韩金生突然找上他,恐怕是有什么事了。

    “我是来请你帮忙的,你中秋有什么安排吗?”

    中秋我能有什么安排,吃月饼赏月呗!而且,距离中秋还有一个半月,现在问也太早了吧!

    当然,苏景不会这么耿直的回答,想了想也没弄清楚韩金生的用意,但也生怕帮不上韩金生,留有余地的说:“暂时没什么安排,韩导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能帮我肯定帮。”

    “是这样的,我现在调进央视了,台里让我负责今年的中秋晚会,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过来唱两句。”韩金生在电话那头期待问道。

    他也是尝到了跟苏景合作的甜头了,刚到台里就负责一个这么重要的晚会,他也想拿出耀眼的成绩来,所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景。这不,会议刚结束,他就马上打电话过来询问了。

    原来是这样,能上这种正式的舞台是官方对他的肯定,况且那是央视,韩金生这番动作也是抬了他这个小老弟一手,两人之前的合作也很愉快,苏景也没有拒绝,内心一阵思索后,对韩金生说:“韩导,我考虑考虑吧,晚点给您答复。”

    韩金生也没有强求,反正时间还长,不着急,笑着说静待佳音就挂了电话。

    苏景刚挂掉电话,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听着铃声,苏景嘴角抽动,今天咋啦,电话一个接一个,都没试过这么忙的,而且还特会挑时间,净在他开车的时候打过来。

    虽然这样想着,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很快就按了接听。

    “接到小娜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很严肃,弥漫着一股威严,苏景一听就知道是老苏同志了。

    以前一年都没通几个电话,现在倒好,半个月好几通,而且话题基本都跟韩伊娜有关系,苏景开始有点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老苏同志亲生的了!

    “在路上,快到了。”苏景抬眼看了一下路牌,兴致淡淡的回答。今天的路况挺好的,一路畅通,速度自然不慢。

    “嗯,照顾好小娜。”老苏同志是真的关心这个天赋极高但命运多舛的学生,都特意打电话过来交待了,还没等苏景回答,话锋又是一转,“老爷子说你好久没回去了,最近很忙吗?”

    最后一句话语气有点重,听起来不是在关心他,而是在质问他为什么不回去看老爷子。老爷子就是苏景的爷爷,退休后跟老伴回了老家生活,白头夫妻,一条黄狗,房屋一间,几块菜地。

    老苏同志因为工作的关系一年到头没几天回老家,他觉得亏欠老爷子,就让苏母吩咐苏景多回家看看二老,苏景也孝顺,基本上一个月回去一趟老家。

    “是有点忙,过两天回去看看!”苏景想了想,这半个月自己的确是挺忙的,本来打算回老家看看二老的计划也忘了,最最不可饶恕的是,他还忘了打电话跟爷爷奶奶说,真是该打!

    “对了爸,韩导让我上央视的中秋晚会!”苏景听到父亲在电话那头满意的“嗯”了一声,突然想起这件事,跟老苏同志汇报一下。

    “哪个韩导?”老苏同志一愣。

    “就上次汇演的导演韩金生,他说今年的中秋晚会是他导!”苏景解释了一句。

    “哦是小韩啊,那就上吧,刚好晚上可以回来家里。”老苏同志恍然,斟酌了一下,还是说出后面那句话。中秋晚会是中秋当晚直播的,苏景表演完是有时间回家跟父母一起过节的。

    苏景有点懵,这真是老苏同志吗,叫他回家过节!不过好久没有一家人坐一起过节了,苏景小的时候老苏同志就各地飞,逢年过节是他最忙的时候,后来父亲稍微闲了下来,结果苏景就离家出走,也很少回家。

    “到时把老爷子他们叫上,说你有表演,他们肯定会来的。”老苏同志想了想,又多说了一句。爷爷奶奶回到老家就跟扎了根似的,怎么说都不想出来走动走动。

    但老两口疼孙子啊,记得小时候老苏同志打了一顿苏景,刚好被老爷子看到,愣是站在门口指着老苏同志骂了大半个小时,后来老苏同志再也不敢打儿子了。这是苏母后来跟苏景说的,她说从没见过一向和蔼可亲的老爷子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可把她吓着了!

    所以后来苏景离家出走也是跑回老家找爷爷奶奶,也许是潜意识里就想要爷爷奶奶帮他讨个公道吧。结果也没差,老爷子打了电话过去狠狠骂了老苏同志一顿,并且说要把孙子留在身边,老苏同志只好很憋屈的帮苏景办了转学手续和户口迁移。

    真的任性啊,那么多人打破头都想要的首都户口,苏景就傻愣愣的转出来……

    “行,到时搞几张票,让爷爷奶奶去现场看一下。”苏景心里是真的高兴,他最渴望得到父亲的表扬,也很希望能让爷爷奶奶看一下他的表演,让两位老人开心开心。现场的票倒是好弄,只要他开口韩金生肯定会给,况且还有个老苏同志,对他来说这都不是事。

    两父子的关系虽然缓和了,但交流障碍还是存在的,说完正事后,电话里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默。

    苏景看过这样一句话,“两个人聊得来是默契还有话题,也算是三观相符,但是不能作为必要的条件,最好的两个人在一起,是沉默也不会觉得尴尬。”

    虽然这句话说的是爱情,但套用在亲情上也比较合适。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沉默,说明两个人的感情出现了裂缝,但亲情不是爱情,爱情可以缝补也可以换,但亲情不能选择,只能去缝补。

    他和父亲的关系很僵,只能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缝补了。

    这也算是华夏式的父子关系了,好像父亲和儿子总是很少沟通,不然怎么说父爱如山呢,山是稳重的,威严的。

    悻悻挂掉电话后,苏景摸了摸鼻子,专心开车。

    不多时,汽车到了南都南站,看了眼时间,趁着师姐坐的车还没到,苏景给韩金生打了个电话答应了他的邀请,并说尽快会把要演唱的歌曲确定下来,还特地让他给自己留几张票,数目不定。

    很快,苏景就在出口通道见到了全副武装的韩伊娜。

    戴着白色太阳帽,一副几乎遮住半张脸的蛤蟆镜,嘴巴上罩着一个蓝色口罩,拉着一个黑色的小行李箱。

    要不是她拿着手机扬起手跟苏景打招呼,苏景差点就认不出她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