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章 小店和猫娘

第二章 小店和猫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晚,苏景开车把苏文送到机场。

    这也是苏景比较欣赏苏文的一点,说走就走,这大概就是成年人所剩不多的任性了吧。

    苏景坐在车里,转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猫,“猫娘,这下又剩下我们父女两个了。走吧,回店里。”

    苏景是有个咖啡店的,算是副业吧。

    小店在南都市天云区,城中村附近,靠近地铁口,周围有客运站,几所高校,还有商业区,地理位置优越。店铺是一栋小两层,总面积一百五十平米左右,租金老贵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栋房子苏景不用给租金,因为这是他家的。

    十几年前这里还没有发展起来,苏景母亲很有先见之明把这栋房子买了下来租给别人当商铺。结果没几年,这里就成了一个繁荣地带,通了地铁,盖了商圈,客运站也搬了过来,这里的地皮也都值钱了。苏母一直对自己的这笔投资沾沾自喜,只恨自己当初没有太多的钱把附近的地皮都买下来。

    如果都购置下来,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跟租户签的合同去年就到期了,苏景跟母亲说了一下自己想开店的想法,苏母大力支持,把名下唯一的房子给了儿子,这就是母爱!这就是最大的支持!

    只是,苏景看着银行卡余额,很想哭着对母亲撒个娇,“妈,你能不能把装修费也包了?”

    苏景下车,抱着猫娘,看着紧闭大门的小店,嗯,紧闭大门,还没开业。心里涌起一股自豪感。

    我是苏景,年纪轻轻,就在寸土寸金的大都市拥有自己的地产!

    打开锁,苏景进到店里,开灯,眼前的风景让人眼前一亮。呃,大概可以说是风景吧。

    整个首层,如同画卷一般,森林,树木,河流,瀑布……写实的手绘3d,强烈的视觉,恰到好处的布置,让人宛如置身在郊外的大自然一般,如果空气清新点就好了。

    这些都是苏景一笔一笔画出来的,后来苏文回来后也过来帮了忙。这么大的工程量,花费了两人不少时间和精力,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

    桌椅也是各有特色,大树底下的椅子多是秋千,桌子看上去像一个树桩。河流边上,也是仿小船的桌椅。

    天花板也花了苏景不少功夫,晚上开灯,柔亮的大灯像一轮圆月,各种小灯散布,看上去像极了星空。

    通往二楼的楼梯可巧妙了,位于手绘的瀑布旁,苏景画成了石头的模样,人往楼上走去,就像在瀑布底下走到瀑布上面。

    二楼的装修又与一楼不同,二楼多是卡座,苏景干脆就画成一间间茅屋,卡座之间的围栏直接做成篱笆的模样,地板上同样画着河流,看上去颇有“小桥流水人家”的味道。

    看着已经完成的装修,苏景自豪呀,一年来,所有的休息时间他全放在这里了,当脑子里的想法经过他的双手在现实中具现时,心里的成就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猫娘,喜欢这里吗?”苏景抚摸着猫娘的脑袋,笑嘻嘻问道。

    猫娘没有回答,从苏景的怀里一跃下地,扬起脑袋在小店里来回踱步,像女王出巡,视察自己的领地一般。

    没多久,猫娘又回到苏景的怀里,小脑袋往苏景脸上凑过去,粉嫩的小嘴吧唧一下印在苏景的脸庞,眼睛眯成两个小月牙。

    看着猫娘这副模样,苏景心里几乎要柔化了。

    猫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它都看不起你。

    但是它偶尔表现出来的温柔举动,却能一下子戳中你内心的柔软处。

    “你呀你,真是要我心甘情愿做一辈子猫奴了!”苏景低下头,额头轻轻抵在猫娘的脑袋,声音很温柔。

    猫娘本来是一个流浪猫,是苏景在大二的时候,在校门口捡到的。

    当时是冬天的晚上,天空飘着小雨。苏景刚兼职回来,因为没带伞,从校门口的檐下走过,意外发现猫娘窝在学校门口的射灯旁,浑身湿漉漉的,小身躯瑟瑟发抖,似乎想在射灯旁边取暖。

    苏景看它可怜,把小猫咪抱起来,放进外套的口袋里,带回了宿舍。舍友们对这个小猫咪也是宠爱有加,在认领告示贴出后好长一段时间没人来认领小猫咪,第n届宿舍会议就全票通过抚养小猫咪的决议,并且认同苏景给小猫咪取名“猫娘”的建议。

    自此,猫娘便成了苏景宿舍的一员,并迅速成为舍宝,班宝。

    毕业后,因为苏景不愿放弃猫娘的抚养权,从猫娘的众多爸爸之一升级为猫娘的唯一爸爸。

    这几年来,猫娘在苏景心中的位置愈发重要。

    他忘不了失恋时,猫娘用柔软的爪子帮他擦掉脸上的泪水;

    他忘不了疲惫时,猫娘跳上沙发背,按着他的肩膀;

    他往不了失落时,猫娘钻进他的怀里,用脑袋温柔顶着他的胸膛。

    ……

    猫娘偶尔表现出来的温柔,一次一次融化他的心。

    “猫娘,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我跟你说说吧。”苏景抱着猫娘,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猫娘看了一眼苏景,然后安静的趴在他的臂弯里,苏景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猫娘表现在听的动作。

    苏景的声音很轻柔,似乎这个故事就应该这么温柔的。

    “有个从来抓不到鬼的小道士还俗了,大婚这一天,师兄弟没有一个到场的。全城的鬼却都聚在了婚礼的上空,想替这个总是心肠很软、碎碎念很唠叨、最后却娶了个狐狸的小家伙挡一道雷劫。毕竟啊,人妖殊途。可是那天啊,晴空万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后来从上山香客处听说,那一天青山上师兄弟个个青衫褴褛,万年传承几乎毁于一旦。”

    苏景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他觉得这个故事是很温柔的,温柔的人总会被世界温柔以待。说起来,其实他很羡慕小道士。

    猫娘亲昵地蹭了蹭苏景的臂弯,表示它对这个故事很满意,猫咪,其实也是一种温柔的动物。

    故事讲完,苏景就安静坐在那里,和猫娘,一如过往无数日子,一人,一猫,自成一方天地。

    悦耳的手机铃声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苏景掏出手机,是父亲打来的电话。

    “这两天抽时间来一趟首都吧。”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出来父亲略微沙哑的声音。

    直觉告诉苏景,出事了。

    他的声音有些许颤抖,急声问道,“爸,出什么事了?”

    “小娜住院了,乳腺癌。”

    苏父的回答让苏景心里一沉,“好。”

    挂掉电话,苏景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打火机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看上去很悲哀。

    其实苏景现在很少抽烟了,但是身上也总是备着,就像他不喝酒,家里还备着醒酒茶一样。

    大概,有些人什么都害怕,会把很多自认为会用上的东西备着,妄图以此来寄托自己那一份可笑的安全感吧。

    父亲口中的小娜,全名韩伊娜,是父亲最得意的学生,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苏景的师姐。比苏景大五岁,三十二岁,多好的一个年华呀!

    从父亲的语气中可以知道,韩伊娜的情况不容乐观。苏景不敢相信,这个噩耗对于那个一直照顾他的师姐,会有多大的打击。

    人生在世,总有些事,是无法避免的呀!

    苏景走出小店,抬头看着夜空,竟觉得天空有些模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