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685章 遇锦呈祥(19)

第685章 遇锦呈祥(1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杨嘉俊被初筝打了,愤怒归愤怒,可面对拳头,气焰没有刚才那么嚣张。

    这个女人完全不怕他杨氏集团太子爷的身份。

    圈子里有点名的,不能招惹的他清楚得很。

    从来没见过这女人,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

    杨嘉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裸奔是万万不行的,杨氏太子爷裸奔,传出去,他会她家老头子打死。

    杨嘉俊眸子转两圈,计上心头,提出让人替他完成赌约。

    杨嘉俊现学现用,以赌约没有说明不许人替为由。

    初筝很好说话:“你可以找个人替你裸奔,但是你还得裸,不过……可以留条裤衩。”

    “你……”

    初筝微微握紧拳头。

    杨嘉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能留条裤衩子,比全裸的好。

    杨嘉俊抬头看向狐朋狗友,一群人顿时紧张起来。

    他们这群人以杨嘉俊为首,家里不是和杨氏集团有生意合作,就是仰仗着杨氏集团生存。

    杨嘉俊真的要让他们裸奔的话……

    杨嘉俊视线在这群人中巡视一圈,最后点着站在靠后的肖泽:“肖泽,你来。”

    肖泽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杨少……”

    初筝倒是有些意外,还以为杨嘉俊会拉个兄弟和自己一起遭殃,没想到竟然选肖泽。

    挺好挺好。

    杨嘉俊这纨绔很有前途嘛。

    一会儿就让他走到门口好了。

    肖泽不愿意,然而杨嘉俊以不来就开除要挟,他好不容易走到这个位置,怎么能被开除?

    肖泽看向初筝,眼底满是怨怒。

    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她明明只需要把房间让出来就好了,现在闹成这个样子,还把他拖下水。

    肖泽觉得她就是故意的。

    -

    辉煌会所有两个人裸奔,这个消息瞬间就传遍辉煌会所。

    可惜两个人都遮着脸,没人看见正脸,不过不少人拍了照片。

    杨嘉俊受此大辱,又怕被人认出来,哪里还敢继续呆在辉煌会所,当即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

    “你给我我记住。”

    杨嘉俊走的时候还不忘放狠话。

    今天的屈辱他必须报回来。

    “杨先生如此输不起,那为何要与我赌。”输了就输了,一点身为男人的担当都没有!

    输不起……

    输不起……

    这三个字砸在杨嘉俊脸上,仿佛是在说他不是一个男人。

    “你……你给我等着!!”

    杨嘉俊带着人灰溜溜的离开。

    -

    万筱筱看着这群人离开,手脚冰凉,声音发颤:“锦总,那个姓杨的会不会报复我们?”

    当然会啊!

    你没听人家刚才说让她等着的吗?!

    换成是我,我也要报复回去。

    初筝镇定脸:“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又不报复你。

    杨嘉俊肯定不敢将这么丢脸的事告诉他爸,以杨嘉俊那点本事,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杨氏集团……”

    万筱筱皱着小脸,忧心忡忡。

    那是个集团啊!

    人家要整他们公司,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集团而已,改天买一个。”

    万筱筱瞪大眼。

    初筝那随意的语气,好像说的是买杯奶茶一样随意。

    等公司这群人玩好,初筝结账的时候,工作人员看她的眼神,都透着几分畏惧和古怪。

    这人连杨氏集团的太子爷都敢得罪,说不定就是个混社会的大姐头。

    初筝结完账,将获胜的奖励也发了,然后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言遇,你在看什么?”

    言遇肩膀被人拍一下,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他后面,正好奇的张望。

    言遇收回视线:“线索问到了?”

    男人锲而不舍的问:“你刚才在看什么?”

    那边什么都没有啊。

    言遇拂开他的手,往楼下走。

    “哎,你等会儿啊。”男人叫他:“我跟你说啊,刚才我问到一些线索,死者balabala……”

    男人一边和言遇说话,一边走出会所。

    “沈队长。”言遇打断他:“我只是一个法医,下次这种活,能不能不要叫上我?”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同事情啊?我这边都快忙不过来了,你现在好歹也算我管,跟我出个任务怎么了?”

    “我只是一个法医。”

    “呵呵,你骗骗外人就得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本事,要我说你就应该跟着我干……你别走呀!”

    沈四明追上言遇,先投降。

    “行了行了,我跟你说正事。”

    言遇神情寡淡:“说。”

    “你住酒店也不是事,我给你找了住处,等着案子结了,你去看下。”

    “酒店挺好。”

    “……大哥,我们经费有限啊!!”沈四明咆哮:“你踏马住的是五星级酒店,你就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吗?你后面住的钱都是我自己贴的好吗!”

    “……”言遇沉默下,转移话题:“刚才你说那个死者生前是在这里工作,因得罪人才没有干……”

    沈四明注意力果然被转移,开始分析案情。

    言遇听着不时插一句。

    就在沈四明说得起劲的时候,言遇忽然道:“你先回去,我有点事。”

    不等沈四明说话,言遇已经往旁边走了,留下沈四明一个人在夜风中凌乱。

    -

    初筝刚车倒出来,旁边忽然窜出来一个人影,差点撞到初筝车上。

    初筝:“……”

    大半夜的还有碰瓷的?!

    不对……

    这人怎么有点眼熟?

    这不是她的好人卡吗?

    法医不做,转行碰瓷了?

    那道人影绕到车窗边,伸手敲了敲。

    初筝落下车窗,男人的脸便清晰起来,他微微弯腰,与初筝平视。

    “锦小姐,这么晚你怎么还在此处?”

    初筝狐疑:“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记得锦小姐的车。”男人缓声解释。

    初筝:“……”

    我看你是在我车上装了监控吧。

    说不定还装了定位器什么的。

    言遇顿了几秒:“锦小姐,不知方不方便搭个车?”

    初筝视线在他身上绕一圈:“方便。”

    好人卡要搭车,怎么能拒绝呢。

    言遇绕到对面上车:“麻烦锦小姐了。”

    初筝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有个案子。”

    “法医还兼职查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