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假记者

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假记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师父,电话没人接啊。”

    翌日,敖玉烈联系那位跑得飞快的路修齐记者,但他留下的号码,是关机状态。

    “关机了?”唐洛问道。

    “嗯,关机了。”敖玉烈点点头,“师父,我觉得那个家伙真的是无中生友,他的那个朋友就是他自己。”

    “谁知道。”唐洛说道,“继续联系吧,说不定他还能给我们提供什么线索呢。”

    无中生友的话,对唐洛他们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一个喜欢调查各种诡异事件的记者,应该可以为他们完成任务提供一些帮助。

    比如这次的“不死女皇”。

    女皇逝世的消息,三天之后被宣布,原本正在准备的“生日庆祝”改一改,就变成了盛大的葬礼。

    这次就没有什么人跳出来说劳民伤财了。

    毕竟死者为大,只要死了,面子立刻大过天。

    就算是小偷,偷窃的时候死在别人家里,小偷家属都可以理直气壮地提出百万赔偿。

    扯掰扯掰,打打官司,最后都能拿到所谓“人道主义的赔偿”,甚至还有一些人支持,觉得人都死了,象征性赔一点怎么了?

    死者为大啊!

    更不用说堂堂国家吉祥物,马上满一百二十岁的人瑞女皇了。

    这个时候有人跳出来表示要“一切从简”,那是真的社会性死亡。

    终于转正,心里乐开了花,不用再念叨什么“天下可有七十岁的皇太子呼”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脸上的神色都非常悲切。

    实际上他跟女皇的关系很一般,也不喜欢这位名义上的奶奶。

    小时候每次见面,都觉得昏昏欲睡,非常疲惫。

    长大后就更加不喜欢了……熬死了自己的老爹,还差点熬死自己,能喜欢的起来吗?

    要不是虚君,搁在古代,早就开启“天家无情,篡位弑君”模式了。

    当然,搁在古代,更大的情况是女皇做了真·武则天,什么真的、假的儿子、孙子通通滚一边去。

    伊五世?不,应该是百世。

    女皇之死,跟唐洛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不过两人也在被暗中调查。

    上次的西装人事件,那个时候,唐洛和敖玉烈可是正大光明出境的。

    一个商业综合体突然被黑雾覆盖笼罩,伸手不见五指,目击者数量过万,是以前出现西装的延续。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灵气复苏了呀!

    那两个神秘人,肯定是灵气复苏的先行者,专门处理各种因为灵气复苏诞生的魑魅魍魉。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好像还真没有什么问题。

    唐洛倒是有心探寻一下女皇异化背后的真相,不走“走近科学”的路线,让人背个锅就完事了。

    他问出了女皇当初溺水的地点,然而问题在于溺水的位置十分尴尬,是在浴缸里面。

    没错,女皇是在浴缸中溺水的,让唐洛怀疑她真名是不是叫做伊大雄。

    这个浴缸,肯定不是一般人家里的那种普通方形浴缸,而是圆形的浴池。

    溺水的具体过程,女皇已经记不太清楚了,能够说出地点,已经算是老人家的超常发挥。

    还是因为那次溺水是人生的转折点,让她从此可以吸收别人的生命力活下去,才死死记住。

    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遗忘,不过就算如此,能够记住的也只是一个地点而已。

    女皇吞噬的性命不在少数,却只是维持在延缓衰老的这一水平。

    并没有让她获得强大的战斗力,当然,可以让人咸鱼化,就是一项极为可怕的能力了,自身其实也不需要太强的战斗力。

    换成其他神魔行走来,想要对付女皇。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踏入她的领域之内,远远的来一枪,直接爆头。

    一旦踏入到她的咸鱼领域中,肯定会受到影响,化作上午的大学僧,“长”在床上无法起来。

    女皇算是极强也极弱的综合体,如果没有事先进行调查,像唐洛这样一头莽上去,最大的可能是把自己莽的头破血流。

    小朋友不要学习唐长老,容易出事。

    女皇当年溺水的地方,早在几十年前,重新规划改造成了道路。

    没有牛人可以做到在大马路上溺水——除非是发大水了。

    车祸倒是出过几起。

    但因为年代久远,实在是无法考证那些出车祸的人在此之后,有没有产生什么特殊的变化。

    于是,唐洛他们暂时先把此事放下。

    一周的时间一晃而过,女皇下葬,新皇登基上位,一切风平浪静。

    毕竟只是一个吉祥物,而且还是“正常死亡”,真相只会隐藏在平静的表面下,不会掀起什么波澜。

    敖玉烈倒是精神抖擞:“师父,那个路修齐,果然有问题。”

    咸鱼要翻身,证明自己可以咸鱼,也可以鱼跃龙门,发挥巨大的作用。

    “哦?”

    “那个记者的电话打通了,但是另外一个人接的,我特别是调查过,后来接电话的人才是号码的真主人,那个号码,他用了好多年。”敖玉烈说道。

    “那个记者报了一个假的号码给我们。”唐洛说道。

    这也算正常,从最后的表现来看,路修齐应该只是想要找个合适的对象,把锅给甩出去。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留下一个假号码而已,基本操作,不算什么。

    “号码的真主人也叫做路修齐,也是一个记者,就是样子不一样。”敖玉烈说道,“对方冒用的不仅仅只是号码,还有身份。师父,你在这方面是行家,你当时有觉得那个路修齐在撒谎,隐瞒自己的身份吗?”

    “没。”唐洛摇摇头,路修齐的表现很正常。

    “这就对了!”敖玉烈拍了一下手,“全程欺骗,面对面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看不出任何端倪,这个记者,绝对不是一般人。”

    “让狗子找。”唐洛说道。

    哮天犬记住路修齐的味道,可以找到这个家伙。

    原本指望他能够提供更多线索,现在看来,说不定也是一个诡异事件。

    “我昨天就带狗子找了。”敖玉烈说道。

    一时咸鱼一时爽,但想要一直咸鱼,师父万一生气就不能爽了,所以这段时间敖玉烈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然后再找合适的时间咸鱼。

    “狗子非常确定,号码的主人,真路修齐和我们见过的假路修齐,气味一模一样。”敖玉烈说道。

    “哦?”唐洛看向在房间里面趴着的哮天犬。

    哮天犬察觉到唐洛的目光,抬起脑袋点了点头,表示敖玉烈说的对。

    那两个人味道一样。

    “去看看。”唐洛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子。

    自觉努力了好几天的敖玉烈这次没有跟上,留下来看家。

    给自己拍了一张飞行符,唐洛翱翔于高空之上,哮天犬带路,来到了目的地。

    是当地的报社,人来人往的,颇为热闹。

    想了想,唐洛没有直接现身,现在他和敖玉烈大小也算是“本城名人”。

    主要还是两人长相过于出挑,那天晚上的视频在删除之前,也传播了不少出去。

    对这方面有关注的,可能会觉得两人的眼熟。

    而具有相当敏感性的记者,多半可以认出来两人来。

    唐洛有考虑过,再过一段时间,依然没有发现新的诡异事件,干脆光明正大地开个开光社。

    发动人民群众的力量,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更好地完成任务。

    进入到不可视状态,唐洛来到真·路修齐所在的地方。

    一个还算宽敞的房间,报社自己的活动室,放着两台跑步机,一些锻炼器具。

    路修齐一个人在这里跑步。

    身为记者,当然要跑得快,体力要好,一方面可以更好地追新闻。

    另一方面,现在已经不是“记者无冕之王”的年代了,因为一些同僚为了业绩不要脸的操作,让媒体、记者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公信力下降不少。

    万一遇到脾气暴躁的,被人追,跑得快还可以少挨一顿打。

    唐洛显出样子,站到路修齐背后说道:“路记者。”

    路修齐下了一跳,差点从跑步机上摔下来,还是唐洛扶了一把。

    站稳之后,他看向唐洛说道:“你是谁,如果有什么线索——等等!是你!”

    他认出了唐洛。

    “是我。”唐洛笑了一下。

    很快,路修齐就冷静下来,没有一开始的激动,甚至有些意兴阑珊,如果在一周前,看到唐洛这个“重要大新闻”出现在眼前,他肯定会激动万分。

    但现在嘛……

    上面已经有命令下来了,那天晚上商场还有前几天西装人的事件,一律冷处理,不得报道。

    路修齐就算给唐洛开一个专访,都只能深更半夜自己躲在被窝里面看。

    一旦发出去,工作就没了。

    “找我什么事情吗?那天晚上的两个人,是你吧。”路修齐的好奇心当然不会因为不能报道就泯灭了。

    先采访着,万一什么时候上头就解禁了呢。

    “是我。”唐洛说道,“这个世界,存在一些异常的事情。”

    “我相信。”路修齐说道,“那一天我就在商场外面,亲眼看见那些黑雾跟流水一样倾泻下来,封堵了整栋大楼,那个西装人就在上面爬着。”

    那一天,路修齐的三观受到了巨大冲击。

    “那你还记得,之后的事情吗?”唐洛问道。

    “之后?”路修齐说道。

    “之后我们见过面,在咖啡馆聊过,你记得吗?”唐洛问道。

    “嗯?”路修齐瞪大了眼睛,“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