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引路人

第二百九十一章 引路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树妖姥姥冷笑,黄口小儿,就算此时要比前几厉害,也不过有那刀客几分威势而已。狂沙文学网

    他连那刀客都可以解决,又岂会怕了他?

    唯一担心就是那个和尚。

    一瞬间尸山血海般的气息,便是他这个积年老鬼都感到心惊胆寒,从沉睡中惊醒。

    这和尚恐怕手握什么毒到极致的法宝。

    又以深厚佛法镇压,需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对敌一二。

    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

    因此树妖姥姥才用这和尚的同伴威胁,想要找出机会。

    那种法宝必然不能轻易快速地动用,寻出破绽来,反而会成为钳制,没想到这和尚竟然如此狠毒,丝毫不管同伴命,完全不像是个出家人。

    唐洛的无的确出乎树妖姥姥的预料,如果是他亲自动手,树妖姥姥自然忌惮无比。

    但一个他都不屑于吸血,丢给手下去随意蹂躏玩弄的黄口小儿,树妖姥姥又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也未见树妖姥姥有什么动作,周围垂下的柳条就朝着阿飞抽打而去。

    重重叠叠的残影直接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网,拦住阿飞的去路。

    “破!”

    阿飞咆哮一声,竟然不闪不避,手中的残剑瞬间从一道黑芒变成了数十道黑芒。

    或刺,或砍在那些柳条上,发出了金铁交击的声音。

    阻隔而成的防御网竟然被生生破去,冲到树妖姥姥面前,一剑刺出。

    只是无论是速度还是威力都远远逊色于一开始,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又是一根柳条抽来,阿飞躲闪不及,被抽得倒飞了出去,电光火石间以残剑挡在前,重重落地后虽然受伤,却无命之忧。

    “呵。”树妖姥姥轻笑一声,还未说什么,脸色突然一变。

    “啊!”

    一声愤怒的虎吼之声从侧传来,原本被缠住当做人质的鲁胜竟然在这一瞬间撕碎了上的藤蔓,恢复自由之,一拳砸向树妖姥姥。

    他本有功名在,又是天赋异禀之人,一血气沸腾着实惊人。

    尽管玄气未成形,却也有几分护体和加持之用,现在加上斯巴达战吼的buff,以及树妖姥姥将绝大多数注意力都放在唐洛上。

    竟然一时不察被他挣脱开来,一拳砸在了脸上。

    树妖姥姥后退两步,脸上露出扭曲怨毒之色。

    这具体自然不是他的本体,而是分。

    但这分也是极为重要,本体无法移动,分用于各种行走、-乐之事,可以说跟本体没有区别。

    这一拳等若是狠狠砸在了树妖姥姥脸上,没有让他受任何伤,却抽了他一个响亮清脆的耳光。

    从来没有人给他如此大的屈辱哪怕是黑山老妖,在他得到奇物后也有了立锥之地。

    没想到竟然被一个根本不起眼的小虫子打脸。

    树妖姥姥如何不怒?

    眼见一拳没用,鲁胜二话不说又是一拳。

    树妖姥姥还沉浸在“你竟然敢打我,黑山老妖都没有这么打过我”的绪中,结果又挨了一拳。

    暴怒的他正待反击,另一侧黑光闪过,阿飞伤势痊愈,冲进来又是快若闪电的一剑。

    树妖姥姥不闪不避,直接伸手去抓。

    他要亲自把这两个蝼蚁撕成粉碎,才能一泄心头之恨。

    而且,更多的注意力和力量还要用于提防那个诡异的白发妖僧,干脆以分直接对敌。

    随手一抓,阿飞快若闪电的一剑就被树妖姥姥抓在了手中。

    然而下一息,树妖姥姥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吼之声,猛地收回自己的手。

    可是为时已晚,五根手指直接飞起,掉落在地上,鲁胜抓住机会又是一拳。

    这一拳依然无法伤到树妖姥姥,却再度把他打得踉跄,失去了平衡。

    阿飞又是一剑刺来,直奔树妖姥姥的脑袋。

    这个时候断指还未落地,树妖姥姥面容扭曲,子一晃消失不见。

    残剑没有击中树妖姥姥的分,一剑刺进了后面的大柳树当中。

    周围的空气仿若凝滞了一下,大地一阵颤抖。

    大量的柳条藤蔓狂舞起来,遮天蔽,密密麻麻几乎覆盖了每一寸空间。

    根本不给阿飞和鲁胜任何躲闪的余地,同样,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鲁胜当真凶悍异常,狂吼一声,反手挥拳反击。

    阿飞则是弃剑退后两步,子团成一团来减少体积和受到更大的伤害。

    就在藤蔓柳条要把两人抽得粉碎之时,温暖的光晕自两人上浮现,支撑起了一块小小的空间,将两人彻底包裹在其中。

    柳条、藤蔓落在光晕上,如同普通的树枝抽打在铜墙铁壁之上,完全不留任何痕迹,更别说破开防御。

    “死!”

    树妖姥姥凄厉、怨毒到极点的声音从大地、天际,四面八方传来。

    唯有唐洛这边不受影响。

    在如此暴怒的绪下,此獠依然保持着一定程度上的冷静,没有对唐洛贸然动手,避免引来石破天惊的一击。

    这个和尚自己不动手,恐怕就是在打防守反击,等着他先动手。

    绝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柳条、藤蔓疯狂抽打着,周围的空间似乎都被撕裂开一道道裂痕来。

    护住鲁胜和阿飞两人的开光之光也稍微暗淡了一下,有几分摇摇坠的感觉。

    就在树妖姥姥打算加一把劲,将两人抽得粉碎的时候。

    刺在大柳树主干上的残剑猛地一抖,炸裂开来。

    一个硕大的空洞出现在了柳树的主干上,一眼都可以看穿到对面的场景。

    足以一个成年人站立穿行而过。

    阿飞的残剑之所以可以轻易伤到树妖姥姥的分,还在大柳树上炸裂出一个大洞来。

    自然是因为唐洛以琉璃焰加强了一下,效果拔群。

    “啊啊啊啊!”

    凄厉无比的怒吼声响起,这一刻,树妖姥姥终于没有了理智,无数的藤蔓、柳条抽向唐洛,威力给抽打阿飞、鲁胜二人的天差地别。

    简直就是人间温柔的打闹和不共戴天仇人之间疯狂厮杀。

    唐洛随意垂在侧的双手抬起,刹那间,漫天的爪影浮现在边。

    千手不能防!

    抽打而来的柳条、藤蔓瞬息之间就被浮现的“千手”彻底抓在了手中,从狂舞的毒龙变成了一条条死蛇。

    不仅如此,抓住那些柳条、藤蔓后,向后一扯一捏。

    柳条、藤蔓尽数化作一道道黑气,黑气中出现在的,赫然是一张张凄厉扭曲的面容。

    消散在了半空中,最后消失之时,似有几分解脱之意。

    这些柳条、藤蔓,每一根都是一条人命!

    树妖姥姥存在的时间甚至比大幽皇朝还要长,千年而来,所伤命不知凡几,吸血成就己。

    算是真正的妖精,实力比之金丹期修士也是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依仗奇物、地利,就算是金丹期也不是他的对手。

    若非上头有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山老妖,他可以说是能够横行无忌哦,还要除去几十年前的事。

    几十年前,树妖姥姥跟无涯派发生一场大战,最后两败俱伤。

    前些年,才依靠着到处夺人精血和奇物功效,才恢复了伤势。

    无涯派现在已成龙涯道门,树妖姥姥看似毫无成效,还跟自己竖了一尊大敌,得不偿失。

    实际上却不是如此。

    那一战他给无涯派那位修道天才给予重创,成功种下心魔种子。

    如今已有成效,对方虽是金丹境界,可心魔作祟,实力忽高忽低,需要经常闭关巩固,已经不足为惧。

    余下的也就是黑山老妖了。

    但黑山老妖安居一方,圈地为王,专心打造自己的乐园净土,极少将手伸到外界来。

    再过上几十年,天下间还有谁可以拦住他树妖姥姥的步伐?

    原本明明是这样才对!

    这个妖和尚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这“一抓”、“一扯”、“一握”之下,树妖姥姥的千余年的道行竟然一下子被削去了数百年,几近一半!

    那棵巨大的柳树,漫天密密麻麻,覆盖下来的柳条、藤蔓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主干还屹立不倒,大量的鲜血从柳树中涌出,几个呼吸间就把众人脚下的地面淹没。

    并且在不断地上升,很快就淹没到了半腰的位置。

    血水并没有任何浮力,反而像是泥潭一般,有无数的手抓住了鲁胜和阿飞的双脚,要把他们拖入里面。

    开光的光芒越发暗淡,眼看就要支撑不住的时候。

    唐洛动了,踏前一步,接着……

    血水瞬间消失无踪,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唐洛三人出现在一处小村落附近,不远处是哮天犬和几个昏迷不醒的人。

    阿飞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过了一会儿突然回过神来:“大师,那个树妖跑了?”

    原本他以为是玄奘大师出手,悄无声息间将那树妖姥姥彻底解决。

    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树妖姥姥“举家搬迁”,逃之夭夭,将他们留在了这个地方。

    “跑?”唐洛笑了一下,“不,他是一个‘引路人’,狗子。”

    哮天犬跳到了唐洛的肩膀上,骄傲地抬起爪子,指向一个方向。

    气味已经彻底记住,就算是跑到九天之上,唐洛也能把他抓出来度化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