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二十一章 潜入

第二十一章 潜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犯下的案子。

    唐洛他们也不是没有调查过。

    可惜除了发现一个疑似被开膛手附身过的人之外,一无所获。

    唐洛也没有兴趣把那人当做开膛手杰克交给格兰场。

    他们要完成“寻找开膛手杰克”这一任务,而不是去领取格兰场的赏金。

    “大师,我们今晚行动?”

    楚重天问道,他的眼镜用绳子牢牢绑在脑袋后面,难以掉落。

    原本的稚嫩之色也消失无踪,看上去稳重了不少。

    毕竟这三天是搏杀过来的。

    手上沾染过鲜血,血性凶性都被激发出来,成长相当快。

    至于李量,他到也尝试过参与到清扫行动中。

    何奈不是那块料,吓得屁滚尿流。

    还是决定当一条只会抱大腿的咸鱼,不管怎么说,至少苟过这次任务。

    以后的任务,以后再说吧。

    咸鱼李量恪守自己的原则,一直跟着唐洛三人,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给他们添任何麻烦。

    三人也不介意继续庇护他。

    主要是玄奘大师开口,周振国和楚重天肯定不会反对。

    “要不我们推迟一个晚上?”

    周振国说道。

    宴会的邀请名单中,还有格兰场的探长——他跟组织毫无关系。

    但作为小城最高治安官,今晚宴会的主题又是解决治安问题。

    是不可能少了他的。

    因此,庄园除了桑代克伯爵的私人保镖团外,还有格兰场的部分巡察。

    防护比以往更加周全。

    在来之前,唐洛他们也不知道晚上会有宴会。

    毕竟只是几个外乡人。

    就连小城的居民也仅仅知道这几天小城的大人物们终于坐不住了,打算合力解决治安问题。

    却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时间聚头。

    “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吧。”

    唐洛说出了四字魔咒,在这四字魔咒下,几乎可以让人吃下最差的菜,体验最糟糕的活动项目。

    当然,也有可能让人经历一段欢乐时光。

    庄园在郊外,距离小城整个主体城区有着约莫一个小时的马车车程。

    既然都来了,唐洛也就不愿意走了。

    “你们可以留在外面接应我。”唐洛继续说道。

    周振国和楚重天对视一眼,点点头。

    唐洛艺高人胆大,可以“来都来了”,然后直接前往莽。

    他们可不行。

    这三天拿到的些许好处,也不足以激起两人险中求富贵的心理。

    楚重天都稳重了很多,更不用说本来就稳,喜欢用禁锢锁链先手的周振国了。

    伸手按了按头顶的上黑色帽子,唐洛朝着庄园走去。

    一边走,他身上把挂在脖子上的功德玉莲拿下。

    向天空中轻轻一抛。

    功德玉莲悬浮于唐洛的头顶上,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

    光芒并不扩散,像是流苏一样垂落,笼罩在唐洛身上。

    “嗯?”

    刚才还看着唐洛的周振国和楚重天眼睛一花,眼前就失去了唐洛的身影。

    “不见了?”

    楚重天看向周振国,确定不是自己眼花。

    “不见了。”周振国点点头。

    “怎么办到的?技能吗?”楚重天问道。

    “有可能,隐身技能也是有的。”周振国现在越发肯定玄奘大师肯定是“资深者大佬”。

    “好羡慕啊,我也好想有技能。”

    楚重天说道。

    “这次能完成任务的话,会有的。”周振国完成任务的心比任何人都强烈,毕竟关系到身家性命。

    唐洛之所以消失,跟神魔行走获得的技能当然毫无关系。

    只不过是功德玉莲的能力罢了。

    其实准确地说,唐洛一直都不是直接用功德之力疗伤、救人。

    而是在使用功德玉莲这一以“功德之力”为“动力来源”的玄妙法宝。

    这一次唐洛没有采用“玄奘式潜入”。

    选择消耗一部分的功德之力,催动功德玉莲,施展了一个遮掩之法。

    处在“不可见”的状态。

    如果土豪一些,消耗大量的功德之力,不仅仅是不可见,还可以做到“不可闻”、“不可触”。

    乃是一等一的保命、逃命之法。

    当然,现在没有被唐洛用来逃命,而是用作潜入。

    头顶功德玉莲,唐洛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进了庄园中。

    庄园的宴会开始举行。

    大部分的嘉宾都已经来到,少数正在陆陆续续地赶来。

    走入到宴会大厅中,可以看到明亮华丽的装饰灯,将整个大厅照亮得如同白昼一般。

    所用的灯具好像直接跨入到几十年后的水平。

    长条形的桌子上,放置着美味的食物。

    旁边站立拿着酒瓶的使者,随时为客人服务。

    大门正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人像,应该是桑代克伯爵祖上出的大人物。

    画像之下,是特意搭起来,大概两个台阶高的台子。

    两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

    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正站在台子上,进行讲话。

    情感饱满,声音洪亮,非常有感染力。

    讲话的主题不用多说,自然是恢复小城的长治久安,侦破该死的开膛手杰克连环杀人案。

    不过仔细去听,就会发现,其实没有半点实质性的内容。

    通篇抒情,并且号召大家捐款一起解决问题。

    至于到底要怎么用善款解决连环杀人案,恢复长治久安。

    就不是这群大人物所关心的问题了。

    甚至这笔善款最后怎么用,都不会有人真的过于关注。

    他们所求,更多的是名声。

    明天报纸的头条新闻。

    泥腿子们的赞美和尊重。

    我们负责给钱,其他人负责办事。

    一贯以来,不都是如此吗?

    结束了慷慨激昂的讲话,男子下台,跟周围的客人们打着招呼。

    一群人脸上都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

    也让唐洛确定了此人就是雷欧·桑代克。

    在此之前,唐洛还真不知道桑代克长什么样子。

    桑代克走马观花似的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停下来跟人交谈,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组织的成员。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他才独自一人朝着楼梯走去。

    而在此之前,已经陆续有几个人不声张地先上了楼梯。

    左右两边的楼梯口,都有精悍的保镖守着。

    唐洛悠哉地跟在桑代克身后,和他一起来到了二楼,三楼。

    比起一楼的热闹,二楼还偶尔有人走动,三楼就空无一人了。

    长长的走道上,唯有略显昏暗的灯亮着。

    声音,也只有脚步声。

    桑代克突然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

    他怎么听到有脚步声?

    ——不是自己的脚步声。

    转身,确定身后空无一人。

    桑代克伯爵皱着眉头,松了松有些紧的衣领,继续朝前走去,在一扇开合门前停下。

    按下把手,桑代克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书房。

    只有桌子上的台灯亮着。

    桑代克环顾一下,又探头看了书房外的走道两眼,确定刚才听到的脚步声是错觉后,才关门锁死。

    在自己家都显得极为小心。

    他走到书柜前,将几本书移开,触动机关。

    书柜缓缓移开,里面竟然是一个狭小的升降梯。

    桑代克走进升降梯中,按下开关,升降梯缓缓下降,接着书柜也慢慢移动,开始回归原位。

    光线逐渐暗淡下去。

    “碰!”

    突然间,桑代克听到一声声响。

    同时升降梯一阵摇晃,好像有什么重物砸在头顶上一样。

    “谁!”

    桑代克立刻伸手到衣服里面,一副即将拔枪的样子,同时抬头向上看。

    为了减轻重量镂空的顶端,没有看到任何人的或者什么物体的踪迹。

    “又是错觉?只是升降梯晃了一下而已?”

    桑代克的脸色并不好看。

    这几天组织成员接连遇害,让他变得很敏感。

    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一惊一乍。

    盯着头顶看了许久,确定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后,桑代克才低头。

    这个时候,升降梯也下降到了底端。

    桑代克走出去。

    外面是一个还算明亮的地下室。

    中间放着一张圆形的桌子。

    坐着四个人。

    四个人的身后,同样有着保镖。

    每人两个,另外还有两个保镖站在墙壁旁边。

    一共十个。

    好几个人都直接握着左轮枪。

    腰间也是鼓鼓囊囊的,显然有着第二把。

    两个站在墙壁附近的身材高大的男子,其中一人拿着匕首。

    匕首在他的手掌中间不断飞舞、旋转,时不时闪过一道寒光。

    “都到齐了。”

    桑代克一边走到属于他的位子上坐下,一边说道。

    其实还有三个位子空着。

    但这三个位子的主人,却永远都不会到了。

    他们都已经死去,就在这短短的三天内。

    不仅仅是他们,组织的其他成员,同样遭到灭顶之灾。

    就在那一天晚上,精神病院出事后。

    他们的地下研究场,直接塌陷成了绝地。

    所有的成果都被埋葬。

    杰克·怀特这个最重要的研究人员也消失不见。

    运气好,说不定没死。

    运气不好,多半是被埋葬在了研究场当中。

    如果不是开膛手杰克开始疯狂作案吸引了眼球,他们又暗中使力把事情按下去。

    现在的报纸头条肯定是精神病院耸人听闻的案件。

    “线索,我要线索。”

    桑代克看着其他人说道。

    显然,在这里,他的地位是最高的。

    “没有活口。”有人说道,“但线索还是有的,有人目击到这些人出现过……”

    一张张画像被他按在桌子上,用力一推,滑到其余人手中。

    上面的素描人像,跟唐洛他们有几分相似。

    可是,类似的打扮说实话,小城中不在少数。

    而且因为开膛手杰克肆虐的关系,大家也都喜欢结伴而行。

    “有用?”

    桑代克压着怒火说道,“这是在大海捞针。”

    “我们可以让格兰场协助,就说这些人可能跟开膛手杰克——”

    “吱!”

    就在此时,一阵尖锐刺耳,金属撕裂崩断的声音传来。

    桑代克猛地回头。

    人影掉落,“砸在”狭窄的升降梯中。

    一只手按着帽子,微微低头,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