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激斗!师徒20(中)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激斗!师徒20(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清晨的东部农场宿舍前,一些人正举着手臂,农场的管理者们,正在用机械取出犯人手臂里的纳米信号追踪器。

    邹运看着长条状的黑色机械,放在了自己的左臂上,拿起来的时候,犯罪者的标号印记消失了。

    “拿着。”

    一个管理员递给了邹运一个鼓鼓的钱袋子,里面有3000块钱。

    “以后不要再做违法犯罪的事了,待会到29区管理所去领下见义勇为的奖金。”

    邹运点点头,虽然只需要进行三年的劳动惩戒,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自己重伤,将近1年的时间才出院,完全康复,之后邹运又回到了农场里,继续接受劳动惩戒两年。

    一阵后邹运拎起了自己的行李,踏上了运送车,在运送车满员后,车子启动了,他微笑着,左边脸颊上还有一条非常骇人的伤口,不过医生也说过,只需要等过几年做一次修复手术,伤痕最多两三年就没有了,让他不用担心,邹运心里很开心,即使这条伤疤永远会留下来,他也很满足,这条伤疤就好像是他自己的勋章一般,而奖励也是甜美的。

    以前邹运就常听附近的老人说起,做点好事会有好报的,回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每次一想起来,邹运就心有余悸,自己差点死了。

    车子很快来到了挨近29区的食物交易所,远远的邹运就看到了坡头上,站着一个靓丽的女人,又黑又长的头发在风中微扬。

    “哇,大美女。”

    有人喊了起来,邹运站起身。

    “那是我女友。”

    在不少劳友诧异的眼神中,邹运快步的奔上了坡头,他扔掉了手里的行李,一双玉臂揽住了自己的脖子,王莹亲切的给与了出狱的邹运一个拥抱。

    两人在清晨的令人温暖的阳光下,深情的拥抱在了一起,一整年,王莹都在边工作边照顾邹运,一来二去,两人也发现很喜欢对方,便确立的关系。

    “店里的情况怎么样?”

    刚坐上车,邹运就问了一句,王莹点点头。

    “生意还不错,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邹运支手托腮的把头凑到了王莹的脸颊处。

    “你喜欢就好,随时都可以,不过我兜里现在估计连1万块都不到,还得你这个小富婆包养我才行。”

    王莹一巴掌拍了过去。

    “你能正经点吗,我们一起做生意就好。”

    看着王莹微笑的脸颊,但眼中始终有一丝异样,邹运也清楚,王莹在一年多以前,彻底的放弃了社会活动,而是在叔叔王德贵的帮忙下,开了一家建材店,生意现在挺不错,王莹时不时会来农场这边看看自己,然后和自己待上一晚,第二天再回去。

    邹运知道自己很爱这个女孩,他也打算拿出全部的力气来,和王莹一起经营建材店,陈乔也来找过自己,自己每年都会和他聊聊喝点酒,但陈乔现在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他甚至被禁止出门。

    “要不店铺我来经营,我还是有点头脑的,你可以继续做.......”

    王莹抿嘴笑着摇摇头。

    “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且这事情不知道哪年是个头,说实在的那时候或许在学校里的我们都太年轻,但谁没有年轻过,泡影之所以是泡影,只是因为飘在空中的时候,五光十色的很好看,但继续往上升的时候,就会破裂。”

    邹运哈哈的笑着。

    “无论多少岁,和这些没关系的王莹,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做,我会全力支持你的,不管你做什么。”

    王莹有些感动,嗯了一声,但还是摇了摇头。

    “先结婚。”

    .......

    “妈的,吓死我了,睡觉怎么在这种地方。”

    一条位于中层街区的巷子里,堆积着不少的垃圾,两个垃圾清理工吓了一跳,垃圾堆里睡着一个蓬头垢面,胡子拉扎的男人。

    “抱歉,昨晚喝的有些醉了。”

    铂尔曼从地上爬了起来,按着发痛的脑袋,到一家店铺里买了一瓶水,喝下后舒服了不少,他在这三年里,仿佛老了一大截,眼中没有半点光彩,有些浑浊。

    看着颤抖的手,铂尔曼吞咽了一口,又买了一瓶酒,喝了一口。

    这三年来,他一直为了之前的那个案子在奔走着,从一审到二审,最后到了国会律法厅,在去年的1月1号,原本以为可以看到曙光的铂尔曼,彻底的败下阵来,委托人自杀了。

    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铂尔曼一个人的身上,他独自承受着一切,孤立无援,律师界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所。

    一阵后铂尔曼又感觉到晕乎乎的,直接坐在了街头,茫然的看着过往的行人,他拿出了一根烟来,又拿了一根,两根咬在嘴里,点燃后用力的抽了起来。

    伴随着扬起的烟雾,很快铂尔曼就被烟熏红了眼睛,咳喘了起来,但还是一口酒喝了下去,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委托人死亡前和自己见面的那个晚上。

    “我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我根本就不是,不是的律师,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人侵犯的,你相信我。”

    记忆中那个哭着的女孩最终从30层高的楼跳了下去,被人煽动的舆论,以及自己的两次败诉,是决定了她悲惨命运的罪魁祸首。

    现在委托人死了,媒体记者也不愿意听他的疯言疯语,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铂尔曼只能苦涩的笑着,他只能继续灌了一口酒下去,随后再度点燃了一根烟。

    此时街对面,一个男人朝着铂尔曼走了过来,铂尔曼愣着发红的双眼,呵呵的傻笑着,喝下了一口酒,歪着倒向了地面,路过的人急忙闪开,生怕撞到了这个看起来要死不活的醉汉。

    一只手扶住了铂尔曼倒下的脑袋,避免了他碰到坚硬的地面。

    “铂尔曼律师。”

    希斯科特微笑着,铂尔曼眼睛一点点的合拢,希斯科特没有顾忌周围人诧异的眼神,把铂尔曼背在了背脊上,阔步的走了起来。

    希斯科特一直不太认同父亲的做法,这样的做法在希斯科特的眼中,是错误的,铂尔曼能做的一切都被堵死,委托人也自杀了,官司看似结束了,不过希斯科特这些年里从父亲和其他律师的只言片语里,知道了一些内幕,他很清楚,这次的事件已经被律师协会操纵了。

    舆论导致城内的民众,很快便把言语转向了这对无良的组合,一个明明是做特殊服务业的女人,只是想要诈骗与她进行交易的希尔曼家族的人,而另一个无良律师则不断的煽动民众的情绪,妄图把判决往民意上引导,随着媒体一篇又一篇不实的报道,最终委托人承受不住压力,跳楼自杀,而铂尔曼在国会律法厅的案子,也尘埃落定,因为委托人已经死亡,除非铂尔曼找到有力的证据,否则法律厅是不会开庭的。

    一年前希斯科特还见过铂尔曼在街头奔走,但现如今他已经成了这样,烟酒成瘾,下一步或许也会和他的委托人一样,死亡。

    “一个城市的律法是不能有失公正性的,否则这城市将拥会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悲剧。”

    在三年的律法课程里,希斯科特学到了很多历史上著名的律法事件,斯格拉底饮下毒酒,国王必须死,国家必须生,为国王辩护的马尔泽布律师,最后也死在了民意的浪潮下,被送上了断头台。

    这些触目惊心的事件,在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发生,希斯科特记忆最为深刻的便是,一个购买了土地后,挖掘出了大量金矿的男人,原本成为了那个时代最有钱的人,但人性是贪婪的,一个月后,消息不胫而走,家里的佣人,以及外面的人,联合抢劫了这个男人一家,他的两个儿子也因此丧生。

    未来的几十年里,男人一直举着牌在国家律法部的门口抗议,徘徊,甚至他死亡的那天,律法也没有做出公正的判决。

    在学校里的三年学习生涯中,希斯科特意识到民意是多么可怕的一种东西,他一旦聚集起来会形成非常强大的力量,撬动一个社会的根基,甚至能够毁灭一个社会。

    在这一次次的历史事件的背后,永远有一只名为资本的黑手在推动着,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为了利益便完全可以践踏在律法之上。

    神们建立行事科的目的,希斯科特现如今也算完全明白了过来。

    “没事的铂尔曼律师,我会帮你的。”

    此时趴在希斯科特背脊上的铂尔曼愣起了眼睛来,呵呵的笑了笑。

    “帮我,年轻人,我过去也像你一样,自始至终都觉得.......”

    “我是莱昂斯的儿子,希斯科特,同时我也是神之学院8班的学生,我觉得我能够帮你。”

    .......

    “好了,久等了客人。”

    吴群笑呵呵的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早餐,放到了两名客人中间,随后擦了擦手,他一身白色的厨师服,这是一家位于12条环状街上的餐馆,吴群在半年前用仅有的一些钱开了这家餐馆,做起了一名厨师。

    之前的时间里,他还在进行这些关于食物上的社会活动,只可惜的是渐渐的,他被逮捕的次数越来越多,支持者也因为一些媒体的无良报道,让自己陷入了有口难辩的境地,如果只是一个两个还好,但几千上万人根本横蛮不讲理的说自己所说的那些东西,只是为了某种营销目的罢了,是个和商人们狼狈为奸的家伙。

    还真有商人用自己所说的东西,作为经商的新点子成功了,几个成功的商人也过来表示希望吴群到他们那边去当顾问,吴群又给他们提点了下,而后拿到了不少钱,最终吴群开了一家餐馆。

    “老板,给我来一份煎蛋卷,还有牛奶。”

    伴随着一阵清丽的声音,店铺里不少男性顾客都人头攒动起来,吴群擦了擦手。

    “好的客人。”

    但转过头去的时候,一席白裙,神采奕奕的芙蕾雅走了过来,坐在了台子上。

    “还真是尴尬了。”

    “老板,我要最好吃的煎蛋卷,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芙蕾雅笑嘻嘻的说着,此时查尔斯也走了进来,他苦笑着看着吴群,没想到他竟然成了一个厨师,妻子还在1区做着医疗方面相关的社会活动,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温不火,一些协力者甚至已经离开了芙蕾雅的身边。

    “不打算继续了吗,那个赌约!”

    芙蕾雅拿出了一枚硬币,放在了桌上,吴群神情有些恍惚,苦笑着摇摇头。

    “一旦你认清了社会本质,知道社会的本质就是很多人只想要睡觉,根本不想醒来,你就知道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沉睡的人,我这几年有些累了。”

    “我们当年的豪言壮语究竟去哪了?”

    吴群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查尔斯。

    “和芙蕾雅一样就行。”

    说着吴群就走入了厨房,此时店里打工的小姑娘有些诧异的看着吴群。

    “老吴,你认识艾博伦夫妇啊?怎么还会在这种地方开餐馆啊?”

    吴群看了一眼女孩。

    “小琳出去招呼客人。”

    小琳吐了吐舌头,调皮的看着吴群。

    “老吴,你这人什么都好,我去过不少店打工,你是最好的老板了,而且啊又帅,又不好色,还认识那种大人物,我要是你啊,早就抱住他们夫妻的双腿,现在好歹也是个百万富翁了。”

    “抱你个头啊,芙蕾雅只是我的同学而已,有些事怎么能麻烦同学呢!”

    一阵后吴群做好了两份煎蛋卷,端了出去,但此时芙蕾雅已经起身走到了门口,桌上摆放着两份煎蛋卷的钱。

    “我们约好的老吴,我不会吃你做的东西的,如果你想要自甘堕落的话,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吴群双手用力的扣着盘子,查尔斯尴尬的急忙微笑示意,微微鞠躬,跟着芙蕾雅坐上了车子,很快车子离去了。

    吴群久久的伫立在原地,小琳一把拿过了一块煎蛋卷。

    “满分啊老吴,你真是个做菜的天才。”

    说着又一个煎蛋卷被小琳吃了下去,吴群放下了盘子,随后低着头,开始收拾起客人的碗盘来,他面色凝重,因为吴群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一家餐馆的老板。

    咔嗒

    吴群手里的盘子落地,碎裂声死起,吴群吓了一跳,碎裂的玻璃碴子划破了吴群的脸颊,小琳急忙跑了过来。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老吴,没事吧。”

    小琳急忙到后厨房里找止血喷剂,出来的时候,看到吴群蹲在地上,拳头紧握的捶在地面上的碎玻璃碴子上,全身在颤抖着。

    “老吴,要不你今天休息下,我来做菜。”

    一阵后吴群吸了吸鼻头,恢复了往日亲和的笑容。

    “没事的,只是想到点过去的伤心事,没事的。”

    .......

    “林啸,你能不能别工作了,今天过节耶,你这个人很过分你知道吗!我爸妈都想要见见你。”

    穿着清凉的绿白条纹相间,印有一个火箭logo的林啸,正在一块展台前,他现在的工作是一名电器推销员,旁边长相甜美漂亮的女人是林啸的女朋友,范潇潇。

    “好了潇潇,我中午12点就下班,你能等我几分钟吗。”

    范潇潇火气十足的站在展台的旁边,抱着双手幽怨的看着林啸,恍惚间林啸似乎看到了经常靠在墙壁上,抱着双手,一只脚蹬在墙壁上的王莹,但很快林啸就无奈的笑了起来。

    最近一整年林啸已经学会了接受了平庸,或许曾经自己认为自己比绝大多数人聪明,比绝大多数人优秀,但这两年来的社会活动是痛苦不已的,无人理解的处境,犹如困兽之斗。

    林啸抬头看着有些刺目的阳光,现如今还有芙蕾雅的消息可以时不时看到一些,然后就是铂尔曼已经被诸多的负面消息缠身,有记者拍到他在街头宿醉的画面,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消瘦。

    林啸曾经给他打过电话,但却被拒接了。

    “林啸,走了,都10点了。”

    范潇潇火大的说着,林啸无奈的笑了笑。

    “12点就走。”

    范潇潇终于忍耐不住了,起身气冲冲的走了起来,几个工作人员都劝说林啸追过去。

    林啸没有追过去,或许和她相恋,只是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王莹的影子,虽然很淡,林啸按着脑门。

    此时林啸看到了几个穿着神之学院制服的学生们在街头出现,他们一堆人到处的逛着,将近20多人,远处的地方林啸看到了陆续过来这条离着神之学院不远的街道上的学生们。

    只不过林啸看到了在和一个学生谈论着什么的吉恩,那学生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但和吉恩谈起来好像朋友一样。

    “吉恩先生,我真的觉得,电子现金必须从手机系统里独立出去才行,这样能够方便我们很好的监管。”

    吉恩点点头,看着这个叫金锰的男生,对于金融方面非常的热衷,此时吉恩注意到了街边按压着帽子,往人堆后面躲闪去的林啸,一巴掌推开了金锰的脸颊。

    “一边玩去,我遇到个熟人。”

    金锰还是滔滔不绝的说着。

    “闭嘴,不然我揍你。”

    “知道了校长,最后听我说完,可以.......”

    意识到吉恩冰凉的眼神后,金锰闭上了嘴巴,乖乖的跟着几个女生进了一家店。

    “哟,这个电热能机怎么卖?”

    吉恩还是凑了过去,林啸无奈的摘下了遮阳帽,和摊位处的人打了声招呼,跟着吉恩进入了一条巷子,他无力的按着脑门蹲坐在地上,背靠墙壁。

    “吉恩先生,我经常见到你们学校的学生,好像和过去的我们略有不同,总觉得眼中都非常有光彩。”

    “当然了,他们是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孩子,而这些理想和抱负是我们强加给他们的,而且不允许他们中途放弃,这是进入学校的条件。”

    林啸有些惊讶,没想到吉恩会和自己说这么多。

    “最近过得怎么样。”

    吉恩问了一句,递了一根烟给林啸,他摇了摇头。

    “人接受平庸的时候,明明非常的痛苦,痛苦到每晚我都只能靠着酒精来麻醉自己,但一旦习惯了,我就不太想要去回想当初的那些誓言,那些美好的希望,以及那些让我们拥有执念的东西,人真的很可怕吉恩先生,可怕到我现在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吉恩点点头,举着夹着烟的手指向了林啸。

    “你就是你不是别人。”

    林啸哈哈大笑了起来,吉恩站起身来。

    “抱歉打扰你工作了,平庸没什么不好,但关键在于,你的本质本就是不平庸的,记得我那晚说过的话吗?”

    “我们还有时间。”

    吉恩走向了巷子口。

    “先把这些东西理清楚了,这城市会教会你一切的,甚至教会你该去做什么,如果你只是每天的在街上晃悠的话,那么就接受想要平庸下去的自己,而如果你还拥有思想的话,就不要停止下去,早晚有一天,早已埋下的种子,会撑破你们每一个人的心田!”

    林啸站起身来,对着吉恩鞠了一躬,吉恩微笑着缓步走入了人流。

    ........

    “这种东西是给人看的吗?”

    啪

    伴随着一阵拍桌子的声音,一个男人吐出了一口烟气。

    “贝金赛尔,你带的什么人来,下次拜托你找个稍微能看的剧作家来。”

    星源默默的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起来,贝金赛尔微笑着转身带着星源走出了一家影视公司的办公楼。

    “我没有才能!”

    星源喃喃的说了一句,贝金赛尔点燃了一根烟,吐出了一口烟气。

    “才能?这种东西如果你不做到极致的话,是不可能眷顾到你的,走吧这家不行,总会有一家愿意接受你的。”

    星源突然间奔跑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影视区人流拥堵的街道上。

    贝金赛尔没有追过去,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个街区还是和以前一样,在贝金赛尔眼中,一如既往的是狗屎一样的地方,只是物价因为有了商品销售法,不像过去那般,可以随意坐地起价了。

    不远处的街头,一辆白色的豪车停了下来,姜昊和虹虹夫妻两刚下车,就有不少的记者拥了上去,贝金赛尔看着这对奠定了电影业的夫妻,就感觉到作呕。

    她默默的在街边的电杆处,抽着烟,然而此时便贝金赛尔还看到了一个人,很久以前的女人,艾达,她现在已经成了明星,在整个上层里和无数男人有染,路途一路傥荡。

    艾达就跟在姜昊夫妻两旁边,朝着附近的一家影视拍摄基地走了过去,然而在经过这边的时候,艾达突然间停了下来。

    “哎呀,这不是贝金赛尔吗?”

    贝金赛尔没有理会艾达,转身便打算离开,身后传来了一阵嘲弄意味十足的笑声。

    砰砰

    贝金赛尔咧着嘴,她踢击在墙壁上的脚隐隐作痛起来,一条巷子里,贝金赛尔表情愤怒至极,她很清楚这么多年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到,哪怕连一丁点的事都没有做到,那个跟着自己的年轻人星源,在一家餐馆打工,但现如今他也再也忍受不了了。

    贝金赛尔很清楚,刚刚对星源说过的那番话,是自己在骗自己而已,现实就是她也和星源一样,没有才能。

    一旦人人知道自己的能力极限后,很快就会认清现实。

    “芙蕾雅见到现在的我,应该会很难过吧!”

    伴随着一抹幽幽的烟雾升起,贝金赛尔只手捂着嘴巴,想要大哭一场。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此时贝金赛尔急忙一根手指头拂去溢出的泪水,看到眼眶红润的星源,站在自己面前。

    “我会继续努力的,贝金赛尔小姐,谢谢你对我抱有期待,只要还有人对我抱有期待,即使我只是一块废铁,我也会继续努力下去的,至少要成为这块废铁中,最好的一块。”

    贝金赛尔有些诧异,一巴掌拍在了星源的脑袋上。

    “臭小子,要哭的话,也是等真的哪天........算了,不说了,走吧今天过节,我们两好好的喝一杯。”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