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激斗!师徒19(中)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激斗!师徒19(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残忍是统治者的天性,但请记住了,未来的统治者们,当你们使用残忍来治理一切的时候,不管这份残忍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亦或是无可奈何的,一切都是相对的!

    对于这份残忍,我的字里行间,并没有褒义或者贬义在其中,而是一种警醒。

    在未来,如果你不幸成为了超越人的存在,所谓之.......神!

    这一切对于曾经是人的你来说,或许称之为一种诅咒更为贴切。

    生命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次第进化着,而顶点的究竟是什么?

    我所认为,最终站在顶点的,不是神,也不是人!

    吞噬者与哺育者,这在我看来是生命的顶点,就如字面意思一样,吞噬者能够吞噬掉一切,哺育者则能够哺育一切。

    万物就是如此的奇妙,妙不可言,请记住,当你成为神的那一天开始,你所看到的视界会更为广阔,所体味到的无常会更加辛辣,或许是甘甜,或许是苦涩!

    把一切还给人,请记住了,人心很多时候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这力量或许就是通往第九等级生命体的路径!

    这是我位于你们的信号,诸位神们!或者说有资格自称为神的警醒者们!

    by——世界毁灭者

    黑夜中,一个高大的身形,阔步在街头,个头2米5的巨汗,光着的粗壮结实的手臂上,沾满了污垢,浑身散发着一股臭味。

    巨汉戴着一个用麻布编织起来的头套,只露着嘴巴眼睛的部分,以及鼻孔前两个供呼气的小孔。

    巨汉的背部有一个驼峰,不少人都有些惊讶,是畸形人,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畸形人了,不少人抱着好奇的心态拿着手机拍了起来,巨汉低着头,很快便进入了一条巷子。

    “你可算是来了,卡西莫多!”

    一个坐在麻袋上的男人,拎着酒瓶,看起来醉醺醺的,这里是挨近黑山的79区,原本最近因为城市工业衰退而关闭掉的大部分矿场,现在又开始采掘了。

    男人名叫陈思,之前是一处矿场里的工头,就在刚刚晚上他和家里人吃饭的时候,老板打电话通知,要求陈思尽快找来工人,明天一早就要开工。

    但陈思根本短时间里是找不到工人的,只不过他想到了一个人,最近来到这个街区里,力气很大的搬运工卡西莫多。

    陈思掏出了1000块,卡西莫多伸着手,拿了过去。

    “跟我走,之前的矿场出现了塌方,需要清理石头,你力气好像挺大的。”

    卡西莫多点点头,他在一年多以前就离开了畸形人的区域,还有很多畸形人在等待着做手术,只不过那个医生最近一年都没有过来,大家觉得或许那个叫华神的医生是出了事,要么就是不再会理睬那个地方了。

    大家都想要逃离那个地方,卡西莫多也终于离开了,因为每天都很辛苦,自己总是吃不饱饭。

    不一会,陈思就带着卡西莫多来到了一个工具四处摆放着,已经停场了快1年的矿坑,矿坑的外部已经被大石头堵住,一辆坏掉的工程机就歪在一旁。

    “你尽快清理完毕,如果明天一早清理掉的话,我再给你1000块,怎么样。”

    卡西莫多点点头,陈思是无意间看到一辆失控的超载卡车即将翻倒在街上,路边的行人即将遭殃的时候,是这个卡西莫多用双手撑住了将近50吨的货车。

    卡西莫多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很快下去到了矿坑里,老板给了陈思10万,让他想尽一切办法,把塌陷的矿坑清理出来。

    洞口处一块垮塌下来的巨大石头,完全堵住了洞口,此时陈思瞪大了眼睛,看着卡西莫多直接双手嵌入了巨石里,一点点的挪动起了巨石来。

    “怪物啊!”

    此时不单单是这个矿坑,连其他地方的矿业公司都已经开门了,大部分工人连夜被召了回来。

    街上的不少人都在传闻,神们公布了什么新技术,所以商人们便开始动了起来。

    一个20多岁的男人落寞的走在街头,他静静的凝望着眼前过往的行人,看起来有些痛苦的从兜里掏出了酒,猛灌了一口。

    就在刚刚他被公司开除了。

    “塔马伊,你要去哪?”

    一个女人追了过来,一脸窘迫的从背后抱住了这个名叫塔马伊的男人。

    女人眼神闪躲的看着一旁,完全不敢正视转过头来的塔马伊,那双有些愤怒,但却异常正直的眼神。

    “看着我的眼睛,赫莲,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们。”

    叫赫莲的女人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

    “我要去哪里无所谓了,但请记住了,赫莲,我可以离开公司,有能力者上位,没有能力者滚蛋,我没有什么才能,起码比起你们来说,我没有才能,呵呵!”

    塔马伊笑着推开了女人,快步的走了起来,赫莲还在身后跟着,但他没有理睬她,渐渐的赫莲不再跟了,她只能默默的看着塔马伊离开。

    眼前的男人作为公司的行政部的负责人,靠着趋炎附势审时度势爬上去,原本大部分底下的人都觉得,他的人品有问题,但这么些年来,他却为公司提拔了不少有能力的新人上来,赫莲也是其中一个。

    遥想起几年前赫莲还是公司的前台,那晚塔马伊找自己,原本赫莲以为他想要睡了自己,结果却是升职的事。

    渐渐的大家也改变了对塔马伊的态度,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上司,提拔了很多有用的人上来,只是现在却不同了,这些被塔马伊提拔起来的人,最后却把他排挤了出去,因为他真的没什么能力,特别在工作上。

    塔马伊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他只是觉得有些无趣,自己经常做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事,但在看到那些有能力的人,被排挤打压的时候,他又觉得不太忍心,明明对方可以站的更高的,用自己的才能来做到很多事,所以塔马伊一次次不吝惜的帮助这些有才能的人,结果还是一样的,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外面。

    这些有才能的人在上去后,便把自己忘了。

    塔马伊此时此刻非常的清醒,这种清醒是残酷的。

    “我没有才能!”

    人一旦认清楚了自身的局限性,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此时塔马伊停了下来,他看着街边一个小贩,生意非常的好,一年前他就见过这个小贩,从一开始无人问津的手工艺小摊,到现如今很多手工艺饰品都会被人买走,在家里当摆件。

    看着一个个精细小巧的手工艺品,这些东西的设计简洁有力,色彩搭配得也很不错。

    一年前塔马伊就注意到了,这个小摊贩的才能,他作为这个小摊贩的第一个顾客,给小贩提了不少意见,觉得他可以做出更好的东西来,但需要反复磨炼,生意才可能好起来。

    小贩看起来是听了塔马伊的话,真的有很认真的在做,此时围观的人也散开了,小贩开始收摊,所有的摆件都被人买走了,塔马伊走了过去。

    “先生,很抱歉,东西已经卖完了,下一批货可能要下个月才行,请你下个月再来。”

    塔马伊微笑着,拿着酒瓶,喝了一口酒,阔步的走了起来,才能对于一个平庸的人来说,是可触不可及的。

    “你是那天给我意见的先生吧,谢谢你。”

    冷不丁的小贩追了过来,有些激动,但眼神中又不太确定。

    “谁啊?”

    塔马伊说着,摇了摇头离开了,小贩再次确认了几眼后,开始收摊。

    对于塔马伊来说,自己拥有的才能,或许是能够欣赏有才能之人的能力,但这或许不能称之为才能。

    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塔马伊不知道接下去的路在哪里,现如今靠着趋炎附势,审时度势来往上爬,有些困难,社会的结构正在逐渐转变,能者居之。

    伴随着大部分市场的萎缩,不少上层的商人们也开始调整起了策略来,不再是靠着占有市场份额来躺着数钱,而是大力的招募有才能之人。

    “精英社会里,没有才能之人,只能趴着吗!”

    塔马伊痛苦的按着胸口,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

    晚上9点,王莹在收拾着碗盘,母亲已经睡着了,她按压着自己的脚踝,又是忙碌的一天,结果没有任何的收获,结果还是一样的。

    这一年来对于王莹来说,什么都没有,社会活动对于她来说,变得越来越遥远起来。

    屋外不时的传来阵阵男人和女人的调笑声,整个街区在今晚都是一样的,不管走到哪里,都充斥着迷乱的气息。

    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是这里真实的写照。

    王莹曾经劝解过一些经常出入旅店的女人,但大部分女人只是对自己嗤之以鼻,甚至鼓励自己到青龙街去,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咔嗒

    王莹放下了碗盘,声音有些大,熟睡的母亲动了起来,王莹急忙蹑手蹑脚的继续收拾着。

    很快王莹便回到了街对面的旅店前台,所有房间都已经满员了,王莹坐在前台处,静静的看着手机上的一条醒目的新闻,一个叫赤潮的犯罪组织覆灭了,在于管理员的冲突下,将近358名犯罪者死亡,1397名犯罪者被逮捕,赤潮的老大波特将面临,长达100年的监禁。

    王莹放下了手机,她感觉到有些疲惫了,聚集声音,在社会的这个大熔炉中,太过于困难。

    “或许真的只是个泡影罢了。”

    王莹看着屋外闪烁着的霓虹灯,趴在了前台处,困意袭来,她很快便睡着了。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好了。”

    邹运看着已经喝得很醉的几个劳友们,每个人都搂着一个女人,扬言要玩到天亮,女人们也在和他们调笑着。

    “老板,去嘛,我那边有几个姐妹,保准你满意。”

    邹运摇了摇头,还是走了起来,他有些心神不宁,再次打开手机,是王莹的照片,总觉得很奇怪,心底里的这种感觉,明明只是和时装模特一样的漂亮女人,但却对邹运有着异常的吸引人,或许这种吸引力是致命的。

    邹运有些累了,他想要找一家旅店,安静的休息到明天早上,去见见和自己患难的朋友,陈乔。

    照片里的王莹真的很漂亮,非常的漂亮,邹运站在街角,在闪烁的灯光下,静静的看着,内心里有些火热,有点酸楚,更多的或许是遗憾。

    邹运穿过了一条巷子,进入了一家亮着灯的旅店,他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工作短裙套的女人,趴在桌子上。

    “小姐,我要一间房。”

    女人惊醒了过来,刚抬起头来的瞬间,邹运惊呆了,看着这个睡眼朦胧,眼睛有些红红的,还挂着点点泪痕的女人,是王莹。

    “王莹!”

    脑袋里所想的却成了话语,王莹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皮肤干燥,看起来异常疲惫的男人。

    “先生,你是?”

    邹运急忙低头,表示要一间房,但王莹却笑着摇摇头。

    “客满了先生。”

    邹运转过身,走出了旅店,一时间心情有些忐忑,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他苦涩的笑着打算离开。

    “先生,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身后传来王莹清脆甜美的声音,邹运有些慌了神,握着手机。

    “王莹小姐,我能给你提个意见吗?”

    王莹感觉莫名其妙,邹运转过身。

    “我觉得,150万,对于你这样的女孩来说,太过于廉价了。”

    王莹更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着邹运。

    “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能认错人了吧。”

    王莹笑着回道了前台处,此时邹运感觉到了有些不大对劲,他内心里在犹豫着,纠结着,这个女孩可能是被什么人骗了也不一定,才会拍下一些照片,而且那些照片看起来非常的怪,不是正常角度拍摄的。

    不关我的事!

    邹运转身打算离开,然而就在此时,一股强烈的感觉充盈着他的身体,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身走了进去,拿出了手机放在了王莹的面前。

    一瞬间王莹惊呆了,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递过来的手机,一个拍卖软件里,自己竟然成了商品,而且以前自己失踪的内衣裤,都已经以不菲的价格拍卖了出去。

    “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王莹如梦惊醒,她马上就知道了,是那个提供了自己工作的老头,瞬间王莹羞耻的脸颊通红。

    “谢谢你告诉我先生。”

    说着王莹就拿出了电话,打算通知附近的管理员,邹运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个女人,她并非是自愿的,看起来是被骗了。

    一瞬间邹运就夺过了王莹的电话。

    “如果你通知管理所的话,或许他们现在就会把你带走,这地方是什么地方,王莹小姐你应该清楚。”

    一时间王莹冷静了下来,的确那么高的金额,如果自己真的被抓到的话,事情会被掩盖掉的,甚至这里的管理官已经和老板同流合污了。

    邹运告诉王莹,这款软件,只在这个区里才能使用,是独立的一个区域网络。

    “你这个变态的老头!”

    此时邹运看到了门口处走进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老头,而身边带了十多人。

    “把她带走。”

    邹运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经茫然的不知所措的王莹,他突然间一把拽住了王莹的手,直接转身就跑了起来。

    身后的人追了过来,邹运一脚踢开了后门,把王莹推了出去,而后顶住了门。

    “快点跑,找监察组的人。”

    跌坐在地上的王莹转身便跑了起来,她回望了一眼被推开的房间门,那个救了他的男人已经被打倒在地。

    王莹慌乱间,摸出了手机来,颤抖着拨通了芙蕾雅的号码,芙蕾雅认识那个管理官吉恩,这是最快联络监察组的手段。

    “找地方躲起来,王莹,听好了,冷静点,千万不要出来,我会联络吉恩的,冷静点。”

    邹运倒在地上,脑袋已经被人磕破,他哆嗦着,捂着腹部,一个男人还在用力的殴打他。

    “行了,你们快点去找,要不是我装了监控的话,今晚就糟了,快点给我带人找,150万,你们这群废物。”

    老头火气十足的举着拐杖,狠狠的敲在了邹运的脑袋上,邹运只感觉到有些昏昏沉沉的,然而此时有人看到了邹运手臂上的一条醒目的墨色标号。

    “是犯罪者。”

    “给我往死里打。”

    王莹哆嗦着,她藏在了一条偏僻的巷子里,此时电话响了起来。

    “王莹,你不要你母亲了吗!”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刺耳的笑声,以及阵阵呜咽声,王莹站了起来,快步的跑了起来。

    此时邹运全身是血,已经全身开始痉挛起来,他被人拽着头,血水沿着嘴巴流出,他微微的咧着嘴,很清楚自己就快要死了,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没那么痛了。

    或许是这一年来,在农场上劳作,让他体魄稍微强健了一些。

    “住手,你们住手。”

    邹运微微的张开已经看不清东西的眼睛,他看到了王莹,他静静的望着越来越黑的地面,过去自己做过不少坑蒙拐骗的坏事,这或许就是自己的报应。

    在最后终于做了一件对的事,或许还不错!

    老头微笑着走到了王莹的身边。

    “你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我这是在帮你,你好好想想,能花150万买你的是什么人,肯定是有钱人,这样你也不用.......”

    王莹冷冷的盯着已经抓住了自己的几个男人,他们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我已经通知监察组的人了,未来等待你们的结果,是最恶劣的。”

    王莹话音刚落,老头一巴掌打了过来。

    “就算监察组的人来了也没用。”

    此时一个管理官带着不少管理员过来了,他们看了一眼地上还有一口气的邹运。

    “好在有这个犯罪者,事成之后,我们要50万。”

    管理官说着,老头一脸厌恶,但还是点点头,毕竟要是没今晚这事情,就不会这样了。

    王莹颤抖着,看着几个管理员开始拖着邹运,打算伪造现场。

    “好了,请你们马上住手,现在你们全员都是犯罪者,绑架罪,渎职罪,杀人未遂罪,非法人口交易罪,请双手抱头,趴在地上,反抗者予以就地处决!”

    伴随着一抹烟味,以及飘洒的淡蓝色粒子,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吉恩叼着一根烟,从楼顶上落了下来。

    “抱歉小姐,来晚了。”

    说着吉恩便拿着电话。

    “这边有一个重伤者,把华神他们带过来,需要紧急手术,5分钟内赶到。”

    吉恩缓步的走了过去,瞬间四周围的人转身就跑,然而他们却无法动弹了。

    “今天是新年,我也不太想要动手,请诸位双手抱头,趴在地上,给你们5秒考虑。”

    吉恩说着缓步走入了屋内,把伤痕累累的邹运抱了出来,一个个人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此时远处的管理官,不断的吞咽着,吉恩朝他勾了勾手指头,马上他便跑了过来。

    “吉恩大人,我们也是接到........”

    “好了找个房间,这个年轻人需要动手术。”

    吉恩静静的看着邹运手臂上犯罪者的标记,微微的笑了起来,此时对面的王莹抹着眼泪,吉恩走过她身边。

    “没事的,抱歉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了。”

    直接打开了一间房屋的门,一时间吉恩怔住了,房门的后面,把手的地方拴着一根绳子,而绳子的末端,一个从轮椅上爬下来的老妇人已经吊死在了门把手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吉恩始终没有动,而是直接就地给邹云处理着伤势,淡蓝色的粒子包裹着邹运的身体,出血的地方已经停止了流血,生命体征还有,但越来越微弱了。

    王莹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回头,她哆嗦着,已经有些站不稳了,身后十多米远的地方,就是自己和母亲住了一整年的地方。

    天空中出现了一抹剧烈的轰鸣声,伴随着一架外表一些地方微微泛红的起降机落下,德古娜驾驶着起降机落了下来。

    华神,弗莱和阿基米直接快步走了出来,已经背上了多功能手术包。

    此时外围已经被赶来的其他管理员们封锁了,旅店里的住客正在陆续的离开。

    芙蕾雅和吴群也跟了过来,两人在下来后,便看到了吉恩站在的房间门口,弗莱走了过来,蹲在地上检查了下后,摇了摇头。

    “校长!”

    吉恩点点头,阿基米从吉恩怀中接过邹运,朝着旁边一间已经临时征用的房屋进去,关上了门,弗莱起身后也跟了过去,他的眼神中透着一抹无奈。

    c静静的靠在还有些热乎的起降机上,抽着烟,扫视了趴在地上的20多人,嘴角微微扬起。

    现场没有人说话,芙蕾雅紧紧的抱着王莹,她面色苍白,身体一直在哆嗦着。

    吴群静静的站在老妇人吊死的门口,可以清楚的看得到,这个老妇人是从轮椅上爬下来,用绳子挂在门把手上,而后套住了自己的脖子,最后窒息而死的。

    吴群知道这是王莹的母亲,以前学校里家长会的时候,她来过。

    “在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很多这样的事吧。”

    吴群说着蹲在了地上,吉恩斜靠在门边,仰着头,轻柔的吐出了一口烟气,德古娜从起降机上走了下来,面色凝重。

    “全部就地处决,垃圾留下来还要继续浪费粮食。”

    伴随着德古娜的声音落下,趴在地上的人刚抬起头,c便扔掉了手里的烟头,走了过去。

    “什么都别做,让霍克和媒体记者过来。”

    吉恩说着,c盯着地上趴着的家伙们。

    “你们可是毁掉了一个人的人生,呵呵,校长........”

    吉恩摇了摇头。

    “杀戮很多时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