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激斗!师徒12(上)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激斗!师徒12(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能谈谈吗?”

    一间有些杂乱的办公室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电影海报,一张小矮桌上,摆放着一份合同,以及一叠叠钞票,总共有30万。

    贝金赛尔一身灰色的女性职业工作套,显得有些生气的看着眼前长相清纯甜美的小姑娘,有几幅电影海报就是这个小姑娘的。

    这几年来,娱乐事业开井喷式的增长,贝金赛尔所在的地方便是影视区,整个区罗列着各式各样风格的建筑街道,一切为了电影电视剧服务。

    眼前的女演员是贝金赛尔从底层一家餐馆的舞台剧场里带上来的,短短的一年时间里,这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子便小有所成,只不过大部分参演的电影都是小成本的电影,收获了一定的票房,现如今的贝金赛尔是电影制作人兼娱乐公司老板。

    “你是第三个从这里离开的有前途的女孩,前面两个女孩,现在已经退出演艺圈了,短短的一年多。”

    贝金赛尔说着,但此时女孩转身便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外面的喧嚣声传了进来,两名黑衣人保镖以及一个神态举止轻蔑的男人。

    贝金赛尔看了一眼桌上的30万违约金,拿了一个口袋,从里面拿了10万块,快步走了出去,递在了女孩的手里。

    “保重!”

    女孩感激的抹着眼泪,郑重其事的对着贝金赛尔鞠了一躬,而后被男人挽着离开了。

    站在门口的贝金赛尔无奈的笑了笑,掏出一根烟点燃后,吐出了一口烟气,这条影视大街上,有着太多想要来这里成名的女孩,只不过很多还未成名便已经堕落。

    街上行走着的都是衣着光鲜者,新年大部分年轻点的富家子弟,都会到影视区来找乐子,贝金赛尔叹了口气,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苦涩感来。

    虽然有娱乐协会的存在,但一切都是如此的混乱,此时几个谈笑着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小姐,要不要今晚喝一杯?”

    贝金赛尔看着几个人模狗样的家伙,冷笑着说道。

    “回家找你妈喝去。”

    说话间直接砸上了门,她靠在磨砂玻璃的门后,仰着头,看着升腾的烟雾,贝金赛尔几次向电影协会申诉,希望可以规划行业准备,来以此杜绝掉一些私底下的钱色交易,只不过协会不予理睬,她能够想得到,那个从这里离开的小演员,今晚会是什么样,应该是被某个老板看中,所以才花了大价钱,赔了违约金,而后让她和自己解除劳务合同。

    娱乐圈越来越像一个大型的奢侈品交易市场,一些外围的投资者,商人们也很乐于进驻,进行这场声色犬马的游戏,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游戏,但这只会破坏掉整个行业。

    伴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贝金赛尔皱着眉,此时门打开了一个帅气的年轻人走进来,鞠了一躬。

    “贝金赛尔小姐,能一起吃个饭吗?”

    门口站着的男人是一个名叫兰尼的年轻人,他是一个电影道具制造团队里的年轻道具制造师,电影上贝金赛尔和她有过几次合作。

    “能麻烦你抽空看看吗,贝金赛尔小姐。”

    兰尼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手机,而后传给了贝金赛尔一份文件,贝金赛尔点开后,看到了是小说,《望风之人》,署名是星源。

    随意的扫了几眼后,贝金赛尔笑了起来。

    “无趣的开头,文字结构也有问题。”

    兰尼笑着点点头。

    “但我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潜力,你有空可以看看,这个故事我觉得改编电影应该不错。”

    在兰尼离开后,贝金赛尔开始收拾起了办公室。

    闲下来的时候,贝金赛尔点开了这个名叫星源的人所写的小说,开头也并没有自己刚刚所说的那么不堪,只是有些僵硬感,但继续阅读下去却发现,很快便被这个故事吸了进去,只是一个还未写完的几万字开头,贝金赛尔看完后,微笑了起来。

    虽然笔法看起来有些稚嫩,但其中却透着一股令人跃跃欲试的冲动感,以及对于后续故事的些许期待,而小说中,多次使用了命运,枷锁,以及冲破,希望等样的字眼,故事在这些字眼的点上,非常有张力。

    此时屋外传来了一阵警笛声,贝金赛尔推开门,一辆管理所的车子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七个管理员,朝着自己旁边的一栋维多利亚式的小楼上去了。

    不一会一名医生驾驶着车子和护士赶到了,周围聚满了人,而几个失魂落魄的年轻人被带了下来,其中一个还辩驳道,和自己没关系。

    不一会一副担架上,抬着一个口吐白沫,眼珠子已经发灰的女人,贝金赛尔认识她,是附近的一个小演员,围观的人纷纷拿着手机,一些媒体记者也闻风而来,死因是吸食了过量的致幻药物导致休克性心源猝死。

    之前贝金赛尔以为这个姑娘病了,因为就在隔壁,她时不时会和她谈谈,她是跟很天真的小姑娘,总是幻想着能够一夜成名,贝金赛尔掏出了一根烟,此时几个记者过来,采访起了贝金赛尔来。

    “请问小姐,你住在这里,是否觉得”

    “一团狗屎!”

    贝金赛尔恼怒的对着镜头比出了中指,转身进入了屋内,环境越来越恶化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只会越来多,屋外那群管理者们,根本没有资格管理这座城市。

    牢笼是留给身披枷锁者的,唯有不屈者才有冲破命运的阻碍,收获希望。

    贝金赛尔看着墙壁上的海报,一瞬间恼怒的一脚在了桌上,一摞钞票洒了一地,她快步的走动了墙壁处,直接扯下了海报。

    “不行了,果然我不适合做这行,干脆转行在这里开一家餐厅好了。”

    “真的很抱歉,叔叔,真的”

    王莹低着头,一辆黑色的轿车里,王德贵微笑着摇摇头,他和自己的侄女只有8岁的年龄差,从小经常玩在一起,叔侄两的感情非常好。

    “小莹,没事的,坚强点,有什么事随时通知我。”

    王莹一身漆黑的装束,胸口上挂着白花,身后是一间独门独栋带前后院的房屋,这里是位于中层挨近南面的一个区,今天是王莹父亲的葬礼。

    王莹的父亲是王德贵这一辈里的老二,王德贵则是王莹父亲的弟弟,也是这一辈里最小的,在家族里没什么权利,王莹的父亲在与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争夺的过程中落败,直接被赶了下来,西部的房屋投资亏损严重,导致王莹的父亲最终心力交瘁,已经病了好几年了。

    而王德贵如果不是前些年,接下了菲比斯家的庄园建盖的话,现在在家里也根本没有任何的权利,他基本已经被边缘化,内斗变得越来越严重。

    王莹鞠了一躬,王德贵笑着按下车窗,王莹手里捏着一袋钱,日子几乎已经没办法维系下去了,身后的这间用来举办父亲葬礼的房屋,明天就要易主了,还有不少之前他们家的债主在外面等着。

    王莹苦苦哀求他们,让父亲办完葬礼,最后他们答应了,又一年过去,王莹静静的凝视着不断出来的一些父亲生前的朋友,都是一副感慨的样子。

    王莹转身走了过去,把一袋子钱,拿给了一旁的债主,他接过去后,点了一阵后点点头。

    “接下来把房子卖了,你们欠着我们的钱就还清了。”

    王莹静静的走入了房间里,灵堂已经开始被拆除,年迈的母亲坐在轮椅上,默默的哭泣着,王莹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不断被搬走的家具。

    爷爷的突然离世,还未划分话王家的具体事宜,王家便开始乱了起来,这一切从小王莹就注意到了,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看到自己的几个叔叔们无休止的争吵,每次都是叔叔过去制止,而后把她带走。

    王莹走到了一个早已大包好的行李,带着父亲的骨灰盒,放入了背包,推着母亲离开了生活不到5年的家,身上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她没有和叔叔开口,叔叔已经帮她还清了所有的欠款,她也知道叔叔的难处,回去后恐怕要被责难了。

    从学校毕业的这两年里,是王莹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两年,父亲虽然被赶到了中层,之后还是靠着仅有的一些资金,对医疗行业进行了投资,结果失败了,因为某个下层的医生,所研究出来的药物,因为一次恶劣性质的抢劫,研究数据被毁,医生一家人也都死了。

    命运弄人!

    这是父亲离世前说过的,王莹此时此刻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她不知道要去哪里,母亲身体也不好,上层是回不去了,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是整个王家这一代里最聪明的,只有王德贵和她挺聊得来的,家里的其他人都对自己不怎么待见。

    “真是恶劣的人生!”

    王莹无奈的笑着,推着母亲继续行走在街道上,今天明明是新年伊始,只不过这或许是她过过的最糟糕的一个新年。

    回想起两年前的那个早晨,王莹拿着手机,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但却没有拨打给任何一个人,只有铂尔曼一人,时不时会在新闻上看得见,其他人了无音讯。

    “去找你叔叔小莹!”

    母亲神色苦恼的说道,王莹摇着头,记忆中能过夜的地方,只有车站了。

    “妈,待会我去找份临时的工作,没问题的,我脑袋很好,我已经欠了叔叔那么多,再继续去麻烦他的话,不太好,我脸皮没那么厚。”

    位于底层南部的一间小学的门口,克里斯高大的身形,此时却显得非常矮小,他低着头,眼前一个个教育委员会的人,刚刚检查完学校的设施,因为不符合规定,学校必须关停,只有在符合规定后,才能够继续授课。

    学校的规模很大,将近600名学生,12名教师,克里斯作为校长,已经把话都说开了,这里是公益学校,只是想要让底层的更多孩子有接受教育的机会。

    “规定就是规定,克里斯校长,请你把我们所说的这几点办好。”

    “能不能给点资金”

    克里斯话还未说完,几个人便上车了,其中一个嗤之以鼻的说道。

    “你自己去想办法,没钱你还开什么学校?”

    克里斯高大的身形,一点点的蜷缩在了学校的门口,只手按着脑门,无声的啜泣了起来,身后的不少教师们,此时只是静静的站在他身后,因为谁也无能为力,已经找当地的不少商人们谈论过了,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出资,觉得克里斯是在浪费时间。

    而学生们的家长们,也来过学校,克里斯也说起过,希望家长们能够捐赠学校一笔钱,但最终寥寥无几,甚至还有一些家长们抱怨,明明之前说好的,不收取高额的教育费用,现在却变卦了。

    教育环境很差,教育质量很低,这便是底层一些学校的现状,已经有不少踌躇满志,开办学校者,最终都回去了,更有甚者只是打着教育的名号敛财的,区域内用于教育的税收,最后都通过这些人的运作,进入了各自的口袋和当地管理官的口袋。

    克里斯已经抗不下去了,这两年来,他太累了,而每年的教育经费,只有可怜的5万块,其中一部分还被以别的名目划走。

    “校长,要不我们到上层去想想办法?”

    一个女性教师说着,克里斯站起身来,吮吸着鼻头,他必须得想办法才行,学校缺少资金,克里斯拿出了电话来,有些颤抖的看着电话上一个个同学的名字,转身快步走了起来,虽然很丢人,但他必须在一个月内筹措到资金,否则便无法面对返校的学生们。

    一个又一个电话,克里斯低声下气的和过去的同学们,求着资金,然而得到的回答,让他感觉到羞愧难当。

    “可以,我最多能给你10万,抱歉了克里斯,我现在这边培养着一批律师,我”

    “谢谢你铂尔曼!”

    克里斯激动的说着,而此时铂尔曼却叹了口气。

    “10万根本解决不了什么,你得明白为什么你的学校会被取缔,因为三年的审查期很快就到了,当地的税收中教育的税金,是需要公平分配到区域内的学生们头上的,而这两年里,你那么多学生,就算你能够筹到更多的钱,他们也不会继续让你办学的。”

    克里斯低着头,他早就知道了。

    “会越来越明显的,阶层!”

    “这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改变的既定事实,克里斯,我希望你可以想清楚,差异化对待就是如此,既然教育是可以改变一个人命运的东西,它就不可能廉价,廉价的教育,只会让教育质量降低,不要再执拗了,克里斯,回到上层,回到你的家里去。”

    克里斯眼神绝望的看着脚下的黑色泥地,耳边的一切事物开始远去,只是此时克里斯的脑海中,是一幅又一幅学校里的日常画面。

    “的确,教育是不可能廉价的,但基础教育必须廉价,如果没有人来做这些事的话,底层的人,将永远没有机会接触到中上层的社会,我并不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铂尔曼你应该是知道的,而你也是一样的,最简单的加减乘除,认字,以及了解社会上一定的东西,这只是基础教育,如果没有人来奠定这个基础的话”

    “抱歉了克里斯,我并不是想要指责你,给我你的卡号,我会直接把钱汇入你的账户,希望你能顺利。”

    克里斯点点头。

    “你也是。”

    挂掉电话的铂尔曼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一堆人,而自己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律师协会来的案件委托,一个模棱两可的案子。

    “铂尔曼律师,希望你能够考虑清楚。”

    “做这种事的话,作为律师的我”

    几个律师协会的人起身,而后笑了起来。

    “考虑清楚铂尔曼,只要这次案子符合我们对你的期待,你很快就可以进入律师协会的内阁!”

    铂尔曼深深的鞠了一躬,目送着几个人离开,他很清楚律师协会的意思,这份案件自己的委托方是一名无权无势的普通人,但手里握有决定性的证据,而被告者则是一个家族的子弟。

    在事实证据清楚的情况下,男人没有要和解金,坚决要告这名侵犯了自己妻子的家族子弟。

    这类事很多人都会选择息事宁人,一旦闹到律法厅里,如果演变成社会事件,会对家族的声誉有极大的损害,赔偿金已经超过了律法厅惩罚性判罚的金额,但男人坚持不要这笔赔偿金,要通过律法厅,男人想要报复对方。

    而男人的手里,也握有决定性的证据,这证据是经过某个大公司的坚定机构坚定的,连管理所的人都不知道,而律师协会要自己做的就是成为这个男人的代理律师,因为男人不相信大部分来自律师协会的律师。

    铂尔曼自然知道要做什么,只要知道男人手里所谓的决定性证据,律师协会自然有很多种办法,在律法厅里击败男人。

    律师协会开出的价码是100万,并且让铂尔曼进入到律师协会的内阁。

    为了钱和权利出卖自己的灵魂,还是不掺和进去,铂尔曼在犹豫着,他这么多年来,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去和钱权碰撞是以卵击石的做法。

    然而铂尔曼动摇了,或许知道律师协会内阁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便决定了,想要往上爬,就要付出代价,就算这代价是昧着良心,因为如果无法往上爬的话,便什么都做不到。

    铂尔曼拿起了电话来,一阵后,电话里传来了一阵阴冷的笑声。

    “很好,铂尔曼律师,看你的了。”

    “啊!我知道了。”

    铂尔曼眼神冰冷的低着头,好一阵后,他仰着头,拨通了委托人的号码。

    “你好,冉智先生,我是金阁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铂尔曼!”

    。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