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激斗!师徒10(中)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激斗!师徒10(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195年1月1日

    “妈妈,这段时间你看起来面色好多了!”

    芙蕾雅坐在一间病房里,正在整理着一些文件,旁边年迈的母亲苍老了许多,一缕缕白发清晰可见。https://

    “芙蕾雅,我只希望你过得好一些,抱歉了!”

    芙蕾雅抿嘴微笑着摇摇头。

    “我没事的母亲,今晚我会过来陪你过节的。”

    说着芙蕾雅整理好了文件后,亲吻了母亲便转身离开了,她虽然没有和查尔斯离婚,但拒绝接受艾博伦家提供的一切,甚至每个月收入所得,都会存一部分,等一定数额后,便会直接拿到丈夫家里去,还给他们。

    芙蕾雅自己的家族还是老样子,在艾博伦家族的底下,日子过得还不错,她很清楚自己和艾博伦家撕破脸的话,自己的家族会如何。

    滴滴

    刚出成瘾戒断疗养院的芙蕾雅,就看到了一辆甲壳虫型的茶色车停靠在了路边,吴群坐在副驾驶处,铂尔曼则驾驶着车。

    “多陪陪你母亲好了芙蕾雅。”

    铂尔曼嘀咕了一句,芙蕾雅开心的笑着坐了上来。

    三人联合开了一家小型律师事务所,短短的一年里,三人已经在业界闯出了名气来,他们会疯狂的接案子,每天也一起锻炼,就租住在一栋公寓楼里,那里也是他们的办公室。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新年,他们三人已经和其他四人约好了见面,现在要去接宝珍,贝金赛尔,王莹,克里斯以及林啸会自己过来,今天是他们这批学生干部的第一个同学会。

    才刚刚早晨8点,车子停在了一家餐馆的外面,而此时餐馆外面的一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加长型新款豪车,豪车的门口站着一个脸色凝重的女人,宝春。

    “先等等再过去,给她点时间。”

    铂尔曼说着,并没有急着把车开过去,宝珍正穿着服务生的衣服,跪在餐馆的地上,擦着地面,她本身在学校里就不是很出彩,只是做事情很认真这一点,比他们所有人要都细心。

    “好好了,宝珍,早点回去休息吧!”

    店老板,有些不忍心的说道,作为店铺里最为勤恳的一个员工,以前还是个富家小姐,但沦落到了这种程度,本以为这个富家小姐应该会有些不好的脾气,老板原本是不想录用她的,但最后被她的诚挚打动。

    “谢谢老板,谢谢!”

    宝珍说着,老板拿出了一个薪水袋,递给了宝珍。

    “不用那么多的”

    “拿着吧,今晚好好去和朋友们玩玩。”

    宝珍憨厚的点点头,拿着薪水刚踏出门的瞬间,便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宝春。

    “姐!”

    宝春十分的愧疚,她在自己家里出事半年后,才从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得知了自己哥哥自杀,宝家服装厂直接破产,而自己的姐姐和大部分亲戚流落街头的事。

    在急切的来到自己姐姐打工的地方后,自己的姐姐只是和自己说了一句。

    “你不是我妹妹!我也不想成为你的姐姐!”

    宝珍静静的凝视着宝春,而后笑了笑。

    “抱歉,我今晚要去参加同学会,我现在过得很好,就这样吧!”

    “姐!”

    宝春拽住了宝珍的手臂,哭了起来。

    “不要再叫我了!”

    看着一脸微笑,但眼中带着悲伤的宝珍跑了过来,吴群叹了口气。

    “老吴,你们怎么就过来了。”

    吴群摆摆手。

    “上车!”

    车子很快的沿着去往中层西部的公路驶去,一路上车内的几人都很沉默,车子后座上摆放着一束鲜花。

    中层西部的轻工业区,刚过早晨8点多,不少工人们已经开始从工厂离开,打算回去过新年。

    在苏莉家旗下的一个大型工厂的门口,街边停着一辆小型货车,上面有着希望教育几个大字,一个大光头从车上下来后,副驾驶上放着一束白色的鲜花。

    “那么早就过来了吗克里斯。”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一个穿着白色衬衣,西装挂在肩上的和克里斯差不多高的帅气男人,嘴里叼着烟。

    “林啸,你”

    一席黑色的短裙工作套,王莹从林啸的身后走了出来,她静静的凝望着工厂的大门口。

    “那家伙的优点其实还是挺多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或许”

    林啸只手按着王莹的背,摇了摇头,此时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叉车声,一辆晃眼的蓝色炫彩跑车,驶了过来,贝金赛尔从车里出来。

    “看起来你混得不错啊。”

    克里斯说着,贝金赛尔手里捧着一束白色的鲜花走了过来。

    “哪里有什么不错了,是和我们公司的老板借的,我现在已经转型做职业经纪人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又没有演技,只是天生丽质的花瓶罢了。”

    王莹哈哈笑了起来。

    “也对,你去年的那部电影,我本来还挺期待的,结果你那场哭戏,直接让我瞬间对你的印象完全大打折扣了。”

    面对朋友的嘲弄,贝金赛尔没有生气,反而走过去,和王莹拥抱在了一起,此时四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工厂的大门口,那天他们没有来,连挚友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所以他们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从各地奔了过来。

    “我现在就每天帮家里跑跑业务,卖卖工业制品,每天都很累!”

    林啸说着,王莹一巴掌拍打在他背脊上。

    “你这个大白痴,去年学校里我给你的留言,你都没有收到!”

    林啸看了一眼王莹。

    “就算收到了也只是拒绝罢了。”

    王莹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笑着点点头。

    “当然了,我好歹也是王家的”

    贝金赛尔面色凝重的看着王莹,去年的报道她看过了,王莹家已经被从王家撵了下来,因为王莹的父亲经营不善,虽然王莹的叔叔王德贵求着王莹的爷爷和家里的其他人,但他们还是被赶了出来。

    这件事在同学中都在传,现在是叔叔王德贵接济着王莹和王莹家的其他人。

    同学里或许活得最惬意的就是克里斯,他在底层办了一家小学,情况很不错。

    “本来想要找你们接济下的,学校里早上特别冷,要到11点才暖和些。”

    克里斯一脸窘迫的说着,众人都看到他手上的冻伤,林啸点点头。

    “我送你几台暖气空调,只不过是旧货。”

    “混得最好的三人来了。”

    贝金赛尔说着,众人都挥着手,甲壳虫车停了下来,芙蕾雅和宝春走了下来,吴群趴在车窗处,敲了敲车盖,铂尔曼叹了口气。

    八个人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开始变得冷清起来的工厂大门,随后并排的走了过去,手里捧着鲜花。

    八人眼中透着一股坚毅,此时所有人的思绪,都回到了一年前的1月1号的早晨,那时候的他们都在迷茫,对于毕业后的一切究竟该怎么做才好,但宝岩的死,让他们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眼中的迷茫已经消失,八人静静的闭眼,只手按在胸口,在哀悼着,在几分钟后八人放下了鲜花。

    宝珍擦拭着眼眶溢出的泪水。

    “永远不要忘记,他是怎么死的!”

    吴群微笑着蹲在了地上,一只拳头捶打在了地上,八人在这一年来都体验到了什么叫举步维艰,过去学校里和他们关系比较好的一些同学,现如今已经疏远了。

    在众人眼中过的最好的吴群,也在年底的时候,遭遇到了超商危机,家里的超市已经全都卖掉变现了,日子还算过得去。

    在律师事务所起步的阶段,芙蕾雅,铂尔曼和吴群,都无比艰难的在一次次和大资本对抗的旋涡中,差点支离破碎,甚至过去一些朋友也变成了敌人。

    贝金赛尔已经不想再继续在演艺圈里了,她已经受不了如此污糟的环境。

    而克里斯基本上是入不敷出的在教学,林啸家的工业材料行,因为材料市场新出材料的冲击,开始变得摔落。

    铂尔曼最近因为手头的一起案子,已经遭受到了人生威胁,以及律师协会的调查令,他很清楚他虽然已经熟知了所有的律法条文,但他不是金钱的对手,律法这部机器在金钱的面前被碾得粉碎。

    “今天是第一次同学,虽然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共事,但”

    贝金赛尔说着,马上林啸就笑了起来。

    “跨越过去,我们各自的苦难,我们是无法合作的,这辈子都无法,因为我们始终意见不合!”

    克里斯摆摆手。

    “我可不想和你们任何一个人合作。”

    铂尔曼点点头,看向了吴群和芙蕾雅两人,这一年他是帮两人完全熟悉律法上的工作,但今天他们律师事务所会解散。

    芙蕾雅微微的笑着,举着一只手,挡住了太阳,阳光从指缝间洒在了她的脸颊上。

    “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再次见面的时候,我的眼前可能只有纯白!”

    其他的七人都怔怔的看向了芙蕾雅,吴群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从地上起身后,举着手撵着手里的泥土,风中飞洒的泥土,闪烁着经营的亮芒。

    “女王陛下么!我很期待。”

    其他的人也明白芙蕾雅想要说什么,再次见面的时候,她会站在顶点,而眼前没有一丝杂色,作为标榜一般的存在。

    宝珍微微的笑着,第一个跑了起来。

    “我要去看看我叔叔,谢谢你们,一年前的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大家!”

    其他的几个人也开始各自离开,吴群走到了一处斜坡处,回望了一眼身后的阳光下的上层,而后捏着拳头奔跑了起来。

    王莹静静的看着微笑着挥手道别的林啸,她咬紧嘴唇,想要往前踏足,但却迟疑了下来,而后抿嘴微笑。

    “再见了!”

    克里斯爬上了自己的小货车,驾驶着货车追上了林啸。

    “我载你一程,你刚刚说过的要捐赠的器材,孩子们每天早上简直就是地狱!”

    铂尔曼回到了车里,看着还站在花束面前的芙蕾雅。

    贝金赛尔进入了跑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她的脸上透着一股窃喜。

    “很遗憾,最后站在顶点的是我。”

    所有人都离开了,芙蕾雅还静静的站在工厂的大门口。

    砰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落地声响,吉恩半蹲在地上。

    “漂亮的小姐,能邀请你今晚一起共度晚宴吗!”

    吉恩微笑着,芙蕾雅转过身,有些惊喜的看着吉恩,吉恩从背后拿出了一束鲜花,放在了鲜花中。

    “我也是目击者之一,是这座城市杀死了他!”

    芙蕾雅有些惊讶,吉恩起身鞠了一躬。

    “公主抱,还是”

    芙蕾雅微笑着,走到了吉恩的面前,吉恩一包抱住她,瞬间跳到了空中,一时间芙蕾雅瞪大了眼睛,远处的太阳,十分的耀眼而刺目。

    “不要着急,公主殿下,你们还有时间,时间真的是个好东西!”

    “啊,真是舒坦!”

    一个烟雾缭绕的养生水吧内,泡在一个半圆形淡蓝色水中的陈乔,惬意的趴在边缘的地方,抽着烟,一旁有一个和陈乔差不多年近30的年轻人。

    这是一个酒红色装饰的房间,两张大床上还留有不少女人性感妖娆的贴身衣物。

    “怎么样陈乔,这地方好玩吧!”

    陈乔点点头,这里是位于下层区域内的某个地方,陈乔最近挺闹心的,被父亲直接从上层赶了下来,给了他一间小公司,平日里花销大手大脚的陈乔,这家食物公司赚的钱根本不够他花,因为他每天都要前往上层的青龙大区消遣。

    只不过最近认识了这个叫邹运的小子,带着他到处玩,手里钱虽然不多,但依然可以玩得很潇洒。

    “邹运,你可不要指望我,我只是家里的老二,我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

    邹运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只是觉得你人好玩而已。”

    陈乔哈哈的笑着,此时房间门被打开,昨晚服侍两人的两个漂亮女人回来了,开始为两人按摩。

    “倒是说真的,那个酒坊的酒还真好喝。”

    陈乔说着,邹运也点点头,邹运是个小型的啤酒商人,在去年陈乔被赶下来的时候,到酒吧买醉的陈乔碰上了邹运,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络了起来。

    “要是可以搞到配方的话,我觉得我们两可以狠赚一笔,55分怎么样?”

    陈乔笑着说道,邹运点点头。

    “你家里的问题,我觉得有办法解决的。”

    陈乔疑惑的看着邹运。

    “什么办法?”

    邹运露出了阴险狡诈的面容。

    “先把酒厂想办法拿下来,然后让你爸看到你有所改观,至于你哥和你两个姐姐,只有你哥是威胁,两个女人不足为惧,她们只是嫁出去的货色罢了。”

    陈乔点点头,惬意的转过身来。

    “他要是肯合作还好,要是不肯合作的话,就没办法了。”

    “的确,毕竟这世道,倔头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砰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敲击声,弗莱静静的看着已经被砸得支离破碎的诊所,一个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男人,趾高气扬的指挥着一群当地的混混们,而弗莱的手里拿着一张医师协会的除名书,他的医师资格证被吊销了。

    今天一早,库尔就已经把娜贝捆在了家里,否则现在这里早就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弗莱没有阻止他们的行为,这间租借的诊所,在前阵子被人高价买了。

    而弗莱把一些合成疗法的方法,免费的公开在了网络上,供给各地诊所的医生们使用,大部分合成疗法因为治疗费用非常低,不少之前需要花费重金到医院治疗的患者都去了小诊所。

    医师协会已经来过10次了,但弗莱没有理会,今天眼前的一切便是结果,而此时一脸管理车过来了,一堆管理员下来,四周围爆发出了激烈而愤怒的声音,弗莱被人铐住。

    “弗莱先生,你于去年10月就被吊销了医师资格,但却还是行医两个月,现在以非法行医的罪名逮捕你!”

    医师资格的考试在这几年里,也逐渐的转移到了医疗协会的手里,大部分之前需要到一些指定管理所进行医师资格认证的医生们,现如今只需要参加每年由医师协会举办的医师资格考试,便可以持证行医。

    近年来大大小小的诊所开了起来,一家又一家医院开了起来,以前看病困难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此时来自医师协会的男人走了过来,和管理官眼神示意后,押着弗莱的人离开了。

    “年轻人,手里有技术是好事,如果你愿意到上层的医院就职的话,医师资格还是可以发放给你的,你自己想清楚了!”

    弗莱有些木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摇了摇头,他很清楚自己可能要面临三年的牢狱之灾。

    “带走!”

    然而猛地,一个壮硕的大汉直接从人堆里跳了过来,那名刚刚还在得意着的管理官直接被一只粗大的拳头砸中面部,飞进了被拆掉了大部分的诊所里。

    “现在以私下受贿的罪名逮捕你们在场所有的管理官和管理员,还有你,既然要吊销这个年轻人的医师资格,请拿出证据来,他有哪一点违反了医师资格,你用重金贿赂了房主的事情,房主已经交代了。”

    瞬间戴着眼镜的男人便颤抖着,四周围出现了一堆特别监察组的人,而眼前的男人,是代表国会发言的特别检查组的组长,霍克。

    “你们几个,给老子站住,否则我待会让你们趴着回去。”

    大量的记者开始在一旁报道了起来,医师协会的黑幕,打压一名有良心低价为病人看病的医生。

    “怎么破坏的怎么还原,今晚12点以前,如果无法复原的话,就以社会危害罪逮捕你们。”

    一瞬间,20多个混混吓得急忙跑到了被他们砸得稀巴烂的房屋处,开始收拾了起来,拿出电话找起了施工队来。

    一般的暴力打砸,是有一定限度的,而如果暴力打砸的过程中,判定为对周边的社会环境造成恶劣影响,便会直接升级为最严厉的城市危害罪,最高可判死刑,刑期一般是10年起步。

    “大人,我只是按照”

    霍克一步走了过去,拽着这名来自医师协会的高层,直接把他扔到了管理车内。

    “有什么回去再说。”

    弗莱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这个经常代表国会发生的特别监察组的组长霍克,被城内不少人誉为正义的代言人。

    “是吉恩先生让你来的吗!”

    霍克拍了拍弗莱的肩膀,而后笑了起来。

    “我只是看不惯他们欺压一个热心肠的年轻人,早在几个月前我就注意到了,我们的管理层虽然腐败者居多,但也有不少愿意为有良心之人挥拳的,我就是一个。”

    霍克笑了起来,此时弗莱看着残破的诊所,他先走了过去,开始让这群混混帮自己把地下室的药物搬上来,他现在要去一个地方,西北面的畸形人区域。

    “那家伙应该也会在吧!”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