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空心(中)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空心(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找到了没有?”

    莫小懒摇了摇头,作战还在继续着,一只只漂浮着的圆球型机器人正在蓝鲸战舰头部破损的地方进行着修理作业,速度很快。

    “修复度剩余57%,预计下午2点33分15秒完成。”

    莱奥娜坐在了莫小懒的身边,身后的音彩和莉莉安也在资料库中确认着。

    然而大部分人还沉浸在刚刚那场非人类的战斗中,以及鬼面那个家伙发出的怒吼,他代表着璀璨城的黑暗,深不见底的黑暗。

    气氛有些凝重,科长和秘书们低着头在处理着手头上的事,歼灭作战已经无人关注了,整个过程很迅速,基本上没有遭遇到一丝一毫的阻碍,这些看起来强大的异化生物,在神话军团的面前,就好像纸张一样脆弱。

    消灭这些异化生物只是时间问题,关键在于鬼面那个家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屋内的玻璃箱中的类植物安静的在柔和的光芒中沉睡着。

    诺亚静静的看着一些从蓝鲸战舰上传到回来的数值,此时的他回忆着刚刚看到的一些东西,脑袋里好像想到了什么,但只能等回到10科后再说了。

    “已经查询完毕了,德古娜大人,城内现在还有501个活着的畸形人,其中398人已经在过去医疗技术进步的时候,做过面部修复手术,以及装上了义肢,和正常人无异,剩下的畸形人则在底层,一些边缘地方打杂,最近一个死亡的畸形人是在35年前,要派人过去查查看吗?”

    德古娜摇了摇头,萝丝无奈的笑了笑。

    “那个小孩应该早就死了,毕竟矿山那边........”

    “我还有印象。”

    这时候骆家辉开口了,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站起身来。

    “因为他长得特别丑陋,在矿山镇里的时候,大部分孩子都不乐意和他玩,他每天只是靠着搬运一些矿石,而后获得一点食物,我和他接触过几次,是个单纯的家伙,只不过之后他便离开了,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呜呜的风声作响,吉恩静静的坐在山脊的顶端,看着灰黑色天空下已经千穿百孔的地面,还在等候着。

    吉恩的印象中,也只有那个被莫妮卡从一处地下畸形人设施里带上来养大的畸形儿,吉恩只见过他一次。

    以前这片土地还在纷争之时,畸形儿的比利挺高,三个出生的孩子里就有一个是畸形儿,在那场末日的病毒辐射中艰难的来到这个角斗场的人,基因多少都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异。

    吉恩现在担忧的是对方是否还有人掌握了操纵类植物的技术,这对于城市的危害是巨大的,交手过后吉恩最大的感触是这些东西能够无限制的分化,无限制的超速繁殖。

    分化的程度可以达到比原子还要小,那种程度根本看不到,好在这些东西的有着致命的弱点,一旦被光照射到便会发生无火自燃现象。

    吉恩打算等待这场测试结束,微凉的空气刺激着他的皮肤,空气中不时会飘过一些黑色的尘埃,只不过这一切对于吉恩自身来说,毫无意义,他不会因为这些有毒粒子而沾染上什么病症,也不会因为低于5摄氏度的冰冷而被冻僵。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蹒跚学步的孩子了!”

    吉恩嘀咕了一句,此时他的眼前飘过了一抹青色的粒子,吉恩用指头接住。

    “怎么样?”

    “没有结果,你有问过那孩子叫什么吗?”

    吉恩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当时把那孩子放在矿山镇就离开去办下一件事了,太阳刚刚升起,势力被整合的那段日子里,吉恩和其他六个家伙半年没有合过眼,在全城各地奔走着。

    今天的一切或许是过去早已埋下的种子,生根发芽的结果,脑海中那个家伙死掉的一瞬间,他的眼中依然透着一股斗志,丝毫不想向死亡屈服。

    他还是人吧!

    吉恩微笑着,点燃了一根烟,风不断的穿过千穿百孔的山脊,不断的发出阵阵呜呜声,此时一阵轻微的响动,吉恩转过头去,是一只只有手巴掌大小的异化蝙蝠,它扑腾着翅膀做出了攻击状,吉恩没有继续看它,很快它缩回了一个小洞里。

    吉恩仰着头,而后斜靠在了左侧一块凸起的岩石上,静静的凝望着灰黑色的天空。

    权利或者是金钱,对于他以及其他六个家伙毫无意义,这些东西在他们的眼中,已经不再有任何作用,但他们始终没办法放下一切。

    这或许是艾丽给我们每一个人永恒的惩罚也不一定!

    吉恩笑出了声来,眼神忧伤的看着天空中的黑色,人类已经200多年没办法仰望星空了。

    来到这个充满了希望之地的角斗场,其实只不过是大家自己骗自己的方式,最后有人倒下了,身为科学家的他们很清楚,光持续的无法照射大地,人类会灭亡的,一旦这颗星球的温度降低到了接近0度,无论人类再怎么苟活,都是徒劳的。

    用日光灯种植出来的作物,只会收成越来越少,曾经这片土地上每一个势力都有自己的日光灯农场,结果还是因为饥荒,大家开始消灭对方,抢夺对方的一切,只为了多活一天。

    吉恩见过这世上最残忍的事情,也见过这世上最善意的事,两百多年来所看到的一切,宛如地狱。

    “怎么了吉恩,你在想什么!”

    青色的粒子在吉恩的耳边云绕,吉恩笑了笑,摇了摇头,自从艾丽做出了选择后,七个人这么多年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大家从未谈过这件事,只是默默的各司其职,尽可能多的完成手里的工作。

    “我在想,我们或许一早就知道了,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种时候说什么呢!要是没事的话快点回来。”

    吉恩摇了摇头。

    “或许也是为了寻找我们自己的答案,也是为了把人类这个即将灭绝的物种,拉抬起来。”

    “懒得和你讨论这些东西,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无论对错,只为了让人类继续存活下去。”

    吉恩点点头,直起身子,拍了拍后脑勺上的尘土,转过身,身体表面覆盖着淡蓝色的粒子,他快速的移动了起来。

    咔嗒

    风中的碎屑击打在漆黑的铠甲上,杰琳静静的在山脊的下面,一处洞穴里站着,她凝望着眼前的一切,手里的黑色小球掉落在了地上,一个趔趄后,杰琳跌坐在了地上。

    “院长!”

    杰琳只手按着脑门,脖子处一片凉意,一股股热流不断的从眼眶里涌出来,她只知道当时弗莱非常愤怒,不顾一切的便冲了上去。

    眼前的结果便是一切,弗莱消失了,什么都没有剩下,连最后的呐喊也显得苍白无力。

    一阵啜泣,杰琳捂着自己的嘴巴,又一次失去了亲人,杰琳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弗莱会消失。

    记忆中第一次见到弗莱的时候,是父亲犯病的时候,那时候弗莱作为一名精神科的医生,赶了过来,他奋力的阻止着自己的父亲,不断的安慰着他。

    明明已经头破血流了,但弗莱没有放弃过父亲。

    “没事的,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也是一样的杰琳。”

    光线越来越暗,一天中只有午后12点到2点的时间段里,是壁垒外可以窥见一丝从云层里出现的微光的时间,杰琳抱着双臂,一股股令人窒息的寒意,包裹着她。

    杰琳不知道回去后要和所有人怎么说,弗莱离开了。

    ........

    生命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周而复始的轮转,永不停歇,死亡有时候意味着新生,而新生有时候则意味着死亡。

    一个白亮的房间里,几个穿着白袍的人正在为一名孕妇接生,孕妇没有眼睛,眼睛的地方只是一团凸起的肉瘤。

    弗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微微的笑着,记忆中,以前做梦总是会梦见这一幕,这是自己出生的时候。

    伴随着一阵凄厉的嘶吼声,弗莱看着一个白袍女护士的手里,抱着一名面部扭曲,一出生便左脚小右脚大的畸形儿。

    床上躺着的女人痛苦的呻吟着,护士把这个孩子抱在了女人的身前。

    “孩子!无论未来你的命运多么悲惨,这一切不是上天注定的,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只要活着便会有见到光明的一天!”

    生产自己的母亲死了,弗莱漂浮在空中,看着眼前的一切,生下来的自己被交给了病房外一个面色慈祥的老奶奶。

    老奶奶抱着婴儿,不断的安慰着,拿出了一只奶瓶,给婴儿喂了一些液体。

    整个畸形人的地下设施,是一个名叫教会的组织建立起来的,他们很多人都虔诚的信仰着某些东西。

    弗莱看着作为婴儿的自己,日渐的长大,在这个地下设施里到处的奔走着,眼前的世界从一开始新鲜感十足,到后来的乏味枯燥。

    “外面的声音是什么!”

    “战争!”

    这是弗莱第一次听到了这个词,但他问及什么是战争的时候。

    “人杀人,你不能出去弗莱,会死的。”

    弗莱一天天的长大,他不太明白,所有在地下的人究竟是怎么了,食物匮乏,疾病肆虐,但他们都没有走出去。

    “我们只是一群活在地底的怪物。”

    这是弗莱得到的答案,年老的人会走出地下设施,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弗莱那时候有几个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年老畸形人,但他们已经去了很多天了。

    “他们不回来了。”

    “那我们为什么不走出去?”

    得到的答案还是一样的,出去会死的。

    设施里的人开始稀少了起来,因为食物越来越匮乏,有人尝试着走了出去,弗莱很想要出去,但在看门人的劝阻下,他留了下来。

    连日来的雨水开始侵入了地下室,弗莱总是能够听得到诡异的哭喊声,有人已经放弃了,已经好几天没有食物吃了。

    水已经淹没了最底层的房间,弗莱只能蜷缩在最上层的角落里。

    最终有人跑了出去,弗莱已经走不动了,他只是在幻想着,有一天走出去,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那些每天都会传来的响声,究竟是什么。

    然而结果只有一天天的冰凉,刺骨的寒冷开始随着水涌到上层的房间,开始侵袭着弗莱的身体。

    “米尼卡!”

    弗莱微微的笑着,看着负伤走入了地下设施里的莫妮卡,她还是一如既往,眼中透着凶狠,仿佛自己身上的伤根本不算什么,好像一只想要寻找庇护所的野兽一般。

    太阳升了起来,弗莱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莫妮卡来的这一天,带来了希望,这是弗莱人生中收获到的第一个希望。

    此后很长的时间,弗莱都跟着莫妮卡。

    “为什么杀死他们莫妮卡,明明。”

    “不为什么,杀死一群弱者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你没必要想那么复杂的东西,吃吧,吃饱了睡觉。”

    在跟着莫妮卡的时间里,弗莱见到了无数次的杀戮,只不过他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带着我这样的累赘!”

    “啊?”

    弗莱静静的凝望着眼前的一切,这是他第一次和莫妮卡吵架,因为自己的原因,莫妮卡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只不过她只是笑着,一巴掌大力的拍在了弗莱的脑门上。

    “你是不是累赘由我说了算,而不是由你自己,吃饱了就好好睡一觉,我没事的,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战事开始平稳了下来,然而莫妮卡依然每天带着手底下的人打游击,丝毫没有和已经结成的几股庞大势力妥协的意思。

    某个夜晚,那也是莫妮卡死亡的前夜,弗莱静静的看着在实验室里的莫妮卡。

    “莫妮卡,为什么不投降,这样起码可以.......”

    “对了小鬼问你个问题,你觉得我怎么样?”

    弗莱不明白莫妮卡为什么这么问。

    “你很好莫妮卡,是我见过最棒的人。”

    “好了今晚你可以多吃点东西,睡觉吧,谢谢你小鬼。”

    那时候的弗莱还没有名字,那晚弗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总觉得莫妮卡对他比平常更加温柔。

    第二天,莫妮卡死了。

    弗莱只记得当时除了悲伤外,或许最大的便是释怀,因为他知道这是莫妮卡内心里最为深切的意愿。

    “已经停不下来了小鬼,我们这样的人,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住自我了,这不是谁的错,记好了弗莱,不要去怨恨任何人。”

    后来渐渐的弗莱明白了一些东西,莫妮卡他们就和长时间住在地下无法走出来的畸形人们一样,他们已经没办法逃离,沉浸在黑暗中太久。

    跟着莫妮卡的时间里,莫妮卡除了每天抱着自己睡觉,给自己吃的,有时候会给自己讲故事外,从不会让自己染指到杀戮上,也不会教导自己任何和战斗有关的事。

    “教教我吧莫妮卡。”

    “听好了弗莱,一个和平的时代,知识才是力量,你不需要这些东西,上天关闭了你的一扇门,但却为你开启了另一扇门,你很聪明,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聪明。”

    弗莱静静的看着犹如尘埃一般,还在流转消逝着的一切,他此时此刻有些明白莫妮卡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特殊。

    或许很早以前,在莫妮卡还活着的时候,弗莱就隐约明白了,在所有人看来,莫妮卡凶暴残忍,只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但莫妮卡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人。

    所以莫妮卡拼命的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想要去证明,自己究竟是人还是野兽,最后莫妮卡证明了自己身为一个人的一切,她拥有着人类最原始的善意,把自己养大,把只有存在于人身上的爱给了自己。

    “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人!”

    画面流转,弗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矿山,大量的人忙碌着,这是在自己10岁的时候,身体也因为莫妮卡的爱,变得壮实多了,弗莱每天在这里帮忙从地底把矿石背出来,换取一些食物。

    “丑八怪!”

    看着画面里,不断有人朝着自己扔石头,只不过弗莱从未还手,也没有生气,因为他们说的是事实。

    城市在逐步的建立中,越来越多的孩子出生,某天弗莱因为生病,没有到矿山里去,自然就没有吃的,在一处用木板拼凑起来的小屋里,瑟瑟发抖。

    “要吃东西吗!”

    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走了进来,拿了一些吃的过来。

    “这是我从吉恩先生那边要来的,本来打算留着肚子饿的时候吃的。”

    这是弗莱第二次感觉到了温暖,对方虽然嘴上说了一堆东西,但最后还是把食物塞入了弗莱的嘴里,他第一次对莫妮卡以外的人说了谢谢。

    此后的几天里,这个小胖子总是会过来,每天给弗莱塞一点食物,还带来了药。

    “过久我父母就要到山林那边去了,那边日子更好过一些,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弗莱想要去,但还没有等他说完,小胖子就被人叫了出去。

    痊愈后的弗莱,发现矿山镇里不少人都开始离开了,到一处在建的城墙处干活,弗莱也跟了过去。

    这段城墙是一个大家族负责,在这里可以吃饱,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家族,也在这里。

    “你是不是受伤了!”

    弗莱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一个戴着漂亮斑点头巾,很漂亮的小姑娘,主动和他搭话。

    “娜贝!”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