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一步!长短(下)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一步!长短(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ontent>

    热切的欢呼声,仿佛要把屋顶掀翻,10个考场内,一组组变异人正在奋力的战斗着。手机端https://

    第二天的考试比第一天的更加激烈,30多个博彩公司已经在第一天的晋级考试中倒闭了,这样的情况在历年来是非常罕见的,今天一早不少人就在谈论。

    很多人都知道,肯定是因为乐筱和米雪儿的几次更改考试的结果导致的,今天的盘口已经不像昨天一般,赔率都异常的低。

    只不过很多人疑惑的是主考官和副考官都不在考场里。

    9点07分

    米雪儿举着电话。

    “还在进行准备!总管阁下。”

    “米雪儿拜托你了,我们现在要休息一会。”

    通话结束,身后的一个个秘书们此时才松了一口气,盘坐在损坏的大门处的吴磊回望了一眼身后,此时米雪儿直接走入了监控室内,拽着乐筱就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秦东和顾宁宁坐到了桌子的一边,米雪儿坐在了桌子的顶端,双手合十,一块块光影屏幕里的秘书们也已经找到了地方坐下,除了1科,10科和11科的秘书不在,其余11个科的秘书,加上米雪儿,总计11人。

    所有秘书都面面相觑,大家都在等着米雪儿开口,乐筱仿佛做错事一般,站在米雪儿的身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浑身都感觉不自在。

    “机会只有一次!莉莉安,你必须确保网络不会被切断!”

    米雪儿能够想象得到,在乐筱说出真相的那一瞬间,网络就会被切断,甚至后续神们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圆谎,米雪儿也一瞬间便考虑到了。

    “之后就是公布真相后的城市内的一切了。”

    “应该没问题的。”

    乐筱说着,所有人看向了她,她尴尬的笑了笑。

    “没问题,没问题!”

    “张佐,梅尔斯,葛俊,李明,周云,哈摩尔,迪克”

    位于南部戒备站的大门口,一堆裹着厚厚衣服,背着大包,面色苍白的人,有男人和女人,大部分都是上了点年纪的,最小的41岁,最大的95岁。

    程晨还在宣读着一个个名字,过程很慢,500多人的周围是持枪的3科士兵,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哭泣之桥上。

    他们的损失已经挽回了,因为安格斯家的注资,科科斯聚酯没有破产,他们的投资依然有效,不少人的脸上透着懊悔,他们家里的人可以选择在科科斯聚酯开市后,拿回投资总额110%的资金。

    不少人这一周多的时间里,都在回顾着当天袭击的时候,他们很多人失去了理智,冲入了科科斯聚酯,打砸焚烧,暴力袭击,当得知自己将被驱逐后,所有人都哭了。

    在人群里的张佐静静的看着台子上还在念着一长串名字的程晨,抹了抹眼角处的泪水,这个热心肠的年轻人曾经帮了自己不少次,但这一次他也无能为力了。

    长达十多分钟,程晨终于念完了名字,看着驱逐令上名字下方的签字,第5治安管理科科长,妮雅.安格斯。

    程晨吞咽了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由于你们前些日子,在科科斯聚酯制造的暴力犯罪,现在早晨9点20分,你们被驱逐了!”

    程晨说着只手按着帽檐,眼神看向了地面,此时两侧3科的人朝天开了一枪,驱逐正式开始,人群中爆发出了哭泣声来,哭声越来越大,很快就连接成片,人群缓慢的移动了起来。

    刚踏上哭泣之桥,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凛冽的寒风拂过,呼呼声在底下的沟壑中作响,刺鼻难耐的臭味,一阵接一阵的传来,有人吐了。

    所有人都移动得很缓慢,照射在桥面上的光芒,越来越微弱,很快就有人跨入了阴影中,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地方,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

    “大家不用担心的!”

    此时程晨的声音,让人群停下了脚步,一双双茫然而无助的眼神无力的看向了程晨。

    “壁垒区农业实验基地很快就会建立起来的,到吉日格拉去,那边可以活下去。”

    程晨说着,但此时很多人没有理会什么,在3科之人的催促下,所有人都踏上了哭泣之桥,低着头开始三五成群的聚集起来,缓慢的走了过去。

    程晨没有回去,而是静静的看着远去的人们,没有人相信,他们还可以再次回到阳光下,他们大部分都已经是中老年人,已经没有机会了。

    城市对于这样的聚众暴乱,以前最多是逮捕,但不少人总是会在这样的聚众暴乱中失去理智,平日里生活工作中积压的一切不满,往往会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

    暴乱对于整个社会的稳定,是非常具有冲击力的,这样的情绪一旦毫无理由的发泄出来,会辐射到周边,久而久之,在暴乱事件下便会滋生出一些与暴乱无关的犯罪来。

    这样的事程晨这几年里见得太多了,程晨之所以会加入行事科,便是年幼的时候,随父母卷入到了一起突然间发生的游行示威中,当时人很多,非常的混乱,程晨被一名5科的人救了,而街上的其他一些孩子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在大规模的暴乱中,被踩踏致死。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久,当时暴乱的人处置的方法只是监禁,这会导致东部农场人满为患,程晨甚至还见过一些参与了暴乱后,一脸轻松自在的人,还在以玩笑般的态势诉说着自己和行事科的互殴。

    在监控以及律法还不完善的时候,暴乱难以根治,城内出现了大量的抗议之声,觉得行事科对于参与了暴乱者太过于宽松,而一些在暴乱中犯下罪行的人,也难以查到,大家都是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态,参与了暴乱。

    最终在一场声势浩大的全民投票中,支持驱逐暴乱的民众以51.3%的微弱优势在28年前胜出,律法做出了修改,只要在游行示威中暴力袭击者,不管罪行多么轻微,一律驱逐。

    大量的监控也开始遍布全城,一开始有不少人以为是玩笑,依然参与到了游行示威中,发生了暴乱,结果他们毫不客气的被驱逐了。

    城内允许集会,允许游行示威,允许发声,但坚决不允许借着抗议的名义进行暴力犯罪。

    当天在和妮雅进行了激烈的冲突后,程晨得到了秦东给自己的一份资料,这份资料上详细的记录了很多暴乱事件所造成的危害,以前在监控还未完善的时候,这些资料里的东西都是模糊的,只有一些亲历者的口述。

    程晨并不是因为看到了这些资料,所以今天一早心安理得的过来,反而他此时此刻感觉到很悲伤,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近年来并没有因为驱逐律法的生效而消停,反而逐年都有上升的趋势。

    真相究竟是什么!

    程晨看着最后一批人已经跨过了哭泣之桥的中段,那里是阳光消失的中界线,此时风在沟壑里呜咽着,身后的不少人3科之人都回去了,自己小队的成员们也已经进入戒备站了,程晨依然没有起身,只是静静的看着。

    如果很多东西都是透明的,那么还会有如此激烈的反抗之音吗?程晨这周里想的最多的便是这个问题,孤儿院的问题在底层屡见不鲜,但基本上无人问津,程晨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的是118区的那个底层孤儿院,情况比他以前看到过的报道更加令人心痛。

    程晨无法想象,一个科技如此发达的城市国度里,对待孩子的态度会是如此。

    这些孩子有的是被父母寄养在孤儿院,一些则是出生就被丢弃的黑户孩子,而一些则是父母犯罪后在坐牢,或者是被驱逐者。

    因为大家都知道私自生下孩子来是需要冒着多么大的风险,人口寿命的延长,已经让城市容不下新生儿,而据说壁垒区的新生儿更多,夭折率超过6成,一堆堆数字的后面,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实。

    程晨从兜里拿出了一本小册子来,上面赫然印着世界毁灭者几个大字。

    恐惧的根源是什么?曾经有无数人探寻过,因为自身的弱小而恐惧,因为贫穷而恐惧,亦或是因为双手沾满鲜血而恐惧!恐惧的种类很多很多,但很遗憾!这些都不是根源。

    恐惧最大的根源,在于信息的不对等,人们往往会害怕未知的一切,不管贫穷,犯罪,还是弱小,人们究竟在恐惧着什么!

    曾经有人做过一场实验,把一堆人关入了一座监狱里,什么也不告诉他们,在一周内,大家都在和平的相处,而第二周开始,猜忌便开始了,到了第三周,实力强大的人成为了监狱的主导,并非为了食物,并非为了生存,也并非为了女人。

    到了第四周,有人受伤了,实验终止了,当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光芒照了进来,所有人沐浴在阳光下,被告知这次的实验,没有任何的目的,不需要他们做什么。

    人们恐惧的往往是未知!未知才是人类恐惧的根源,当然!没有人可以预见未来,所以真相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它是唯一可以破除掉因未知而引发恐惧的东西。

    在未来!信息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发达程度,而信息控制,信息操纵,信息封锁,会成为一切权力者必须用的手段,用来稳定一切,而唯一的弊端便是恐惧的滋生!

    你或者你,亦或是你,你们,究竟在恐惧着什么!

    人最不可控制的便是思维,而思维的活跃,在面对浩瀚的真假难辨的信息海洋之时,恐惧会开始无孔不入,被逼入角落的野兽都会进行拼死的反击,而人在某些时候,会在恐惧的驱使下,做出比野兽更加令人发指的行径!

    很遗憾!我的箴言无法为身在恐惧中的你带来任何曙光,但请记住,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恐惧虽然无孔不入,而当真相降临的那一刻,恐惧只不过是你心头的蒙尘!

    by――世界毁灭者

    程晨看着手里的小册子,这个名叫世界毁灭者的人,已经把一切都阐述得很清楚了,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只有一页的小册子,是从爷爷的遗物中拿到的。

    “或许,事情会有解决的办法的,现在应该是个好的开始!”

    程晨转过身,两名在等待着的3科成员,在程晨进入后,合拢了大门。

    此时已经踏足在壁垒区的人,茫然的看着一切,还在商量着,张佐举着一个方向定位仪,以及一张地图。

    “大家跟着我走,到吉日格拉去。”

    一时间不少人都靠了过去,一些人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歹意。

    “请大家相信我,这张地图和定位仪,是我的一位朋友交给我的。”

    张佐说着,一些人靠了过去,最终大家都点头了,一群人开始踏入了满是黑灰色的冻土世界。

    克隆人弗莱静静的站在八个塔楼面前,1科,4科以及5科的人都在,将近60多名行事科的人,正在对塔楼进行着地毯式的调查。

    “弗莱院长,你最近真的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事吗?”

    弗莱笑了起来,但这笑容在很多人看起来有些人,黑色的残缺不全的牙齿,一脸的黑斑,以及只有着三根手指头的左手,走路一瘸一拐。

    身上的白色大褂已经发灰,上面还沾染着其他一些比较深的颜色,一双破旧的用线补过的运动鞋,一个只有一半的大脚指头露着。

    “这边是死者们的聚集地,平日里除了一些来祭拜的人外,基本上没有任何人。”

    塔楼里都是行事科的人,正在拿着仪器对塔楼进行着全方位的检测,一些行事科的人蹲在塔楼的下面,开始掘土。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好像有人踩破了木质楼梯,摔了下来。

    “小心点,这些塔楼年久失修。”

    克隆人弗莱微笑着说道,昨天一整晚,趁着行事科手忙脚乱,创造者们已经把地下的一切痕迹都掩盖掉了,行事科是什么都找不到的。

    只不过克隆人弗莱没想到的是,行事科竟然如此迅速的就过来调查,事情还连一周都没有过去,速度也太快了,联想到现在壁垒区发生的一些问题,行事科应该没那么快的速度才对。

    克隆人弗莱还在回答着行事科的问题,看着几名科员掘开的泥土,直接把地底探测器放了下去,果然检测到都是寻常的泥土,以及水泥浇筑的地基。

    “我说这该不会真的是幽灵干的吧!”

    一名5科的人打趣道,一时间旁边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继续查,上头的命令是不放过任何一丝痕迹。”

    一名4科的人说着,所有人都忙活了起来。

    而此时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穿过了病院主楼的正门走廊,直接顺着墓地中间的小路走了过来。

    k静静的看着墓地里一个个小罐子式样的黑色骨灰盒,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两侧,以及中间那根巨大的柱子。

    k进来过来是想要继续调查赵真的事的,那个男人早已死亡,医院也有他的死亡记录,确确实实是赵真。

    “你好弗莱院长!”

    k刚说着,一时间克隆人弗莱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抹似曾相识的景象,他认识眼前的男人,但却想不起来是谁,明明就在记忆中才对。

    汗液在克隆人弗莱的腋下蒸腾着,他始终想不起来,究竟眼前的男人是谁,此时两名行事科的人走了过去。

    “先生,这边正在调查,请你出示你的身份证!”

    k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两人看到后有些吃惊,k马上示意两人不要伸张。

    “不记得我了吗,弗莱,我是k。”

    克隆人弗莱摇了摇头,自己的记忆是不完整的,没有弗莱全部的记忆,就在即将露馅的时候,k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弗莱的肩膀。

    一阵后两人来到了病院主楼的通道口。

    “抱歉了,我以为你认识我,我是9班的学生!”

    一时间克隆人弗莱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段记忆,9班虽然在他的印象中是模糊的,但只有一个概念,比较阴险的一帮家伙,而且学生人数很少,克隆人弗莱唯一知道的一个学生是薛王,至于其他的人,就没有见过。

    神之学院,这所在90年前璀璨城刚刚有了雏形后开办的学院,由七个神担任学校的教师,从整座城市的所有地方,寻找一些智力超群者,进入学校。

    这所学校培育出来的人,便是日后行事科这个庞大管理组织的基石。

    在克隆人弗莱的记忆中,弗莱虽然身体有缺陷,但却异于常人的聪明,所以弗莱被从一个缺陷残疾人收容中心里带了出来,送入到了学校里。

    神们会教授学生们方方面面的知识,克隆人弗莱唯一清楚的是,当时提出建立这样一座特殊学校的人是吉恩,所有进入学校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聪明之人,不问出生,有钱与否,进行全日制化全方位的教育。

    当时城内有不少反对的声音,特别是几大帮忙建立了璀璨城的势力们,都希望自己的子女们能够进入,然而最终所有人都只能妥协于七个神们强大的武力。

    而为了稳定八大势力,所以神们给与了他们山顶上最好的土地,并且给与了他们比起一般人更加大的权利。

    这一段记忆在克隆人弗莱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什么样的老师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城市的格局或许从一开始就被奠定了。

    虽然记忆模糊,但弗莱很清楚,那所学院采取的是前所未有的严厉教学,或者称之为秩序教学,一切都以实力来说话,学生们可以用尽一切手段来挑战学校里的七位神,但如果失败的话,就必须拿出更加努力的态度来学习。

    一批又一批的管理和科技混搭的人才被培育了出来,最终在50年前,行事科建立了起来。

    “我们9班的学生只剩下了4人,你们呢!弗莱,我记得你当时是4班的学生,主要是医疗领域。”

    克隆人弗莱摇了摇头。

    “我现在所知道的学生,只有学生会长阿尔法和华神医生,其他的人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我这50多年来,都在这座疯人院里,每天清早听着疯子们的言语醒来,每天晚上,听着疯子们的言语入睡!一步也无法踏足出去。”</content>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