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破坏者们(中)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破坏者们(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未来,是人类,克隆人以及智能系统的世界,人类想要跨越现有的科技水平,唯有无尽的尝试,尝试则需要付出血的代价,建立在生命废墟之上的繁华

    ——by世界毁灭者

    呼啦

    冉载静静的翻页,一个到处都是书籍的房间里,书籍的堆放到已经完全站不下脚了,一本羊皮外壳包裹着经过特殊处理的书籍,将近50厘米长,冉载继续翻看着。

    这个位于某处墓园下的地下图书馆,是冉载从小到大的乐园,空气中弥漫着灰尘味,以及一股书的气息,这是冉载最为喜欢的味道,书的味道。

    城内能够找到实体书的地方已经不多了,只有艺术区那边还有一些,但大多数都是经过行事科严密审查后,才能够贩卖的书籍,但纸质书远比虚拟电子书要贵得太多,大部分人买一本实体书回家,都是作装饰摆设。

    世界毁灭者

    冉载翻看着这本记录着不少警世恒言的书,其中有不少的思想家文学家权力者所说过的名言,只不过冉载最喜欢的便是世界毁灭者的言论,他究竟是谁,冉载不知道,但他更像是一个预言者,以及一位警醒者。

    世界毁灭者的言论大部分都是关于未来的,资源,环境,宇宙等等,以及人类根本上的劣根性。

    一切就如世界毁灭者所说的一样,未来人类想要突破现有科技水平,一定会尝试进入生命的禁忌领域,克隆人和ai,人类的思想会在随着社会结构已经达到顶点的时代,发生剧烈的转变。

    而现如今璀璨城的社会结构已经到目前人类社会科技的顶点,很难再有长足的进步,一项科技的应用,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以及蝴蝶效应是不可预的。

    冉载怀疑这次的大规模疾病是ai们挑起的,但却无法找到任何一丝一毫的证据。

    端起旁边书籍上的酒杯,冉载喝了一口,晃动着杯中的冰块,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在这堆积的树海中,消磨度过一些时间。

    “或许还未出城之前,混沌就会降临。”

    冉载放下酒杯,很清楚这次的疾病,是人类目前的医疗水平无法解决的,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唯有ai,但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合上书本喝掉杯中的酒,冉载起身了,凌晨3点,他找了一个角落睡下后,拉过了一条毯子盖在身上,熄灭了灯。

    “姓名!”

    几名3科理事官静静的站在一个房间里,30多名2科顶尖的人类行为学家,正在通过审讯监控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张进,四周围都站着几名特战队的成员,卡梅叼着一根烟,就盘坐在角落里。

    其他几个审讯室里,从信号区外找回来的小队成员挨个的接受着初轮的审查,他们大部分人都不明白怎么了,目前死亡人数总计75人。

    144小队目前还没有被找到,张进一言不发,根据年龄推算,他目前最少40多岁,但公民身份上的他只有28岁。

    已经两个小时了,不管2科的审讯官怎么问话,张进始终沉默着一言不发。

    “这种人不管问什么都不会张嘴的。”

    一名3科的理事官说着,一名2科的专家笑了笑。

    “因为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自然不会畏惧什么,如果他不开枪的话,不一定会被逮捕。”

    所有人都十分的焦急,只要能够从张进的口中知道点什么,马上全城就可以进行逮捕搜查,一举的扯出一些暴乱份子来。

    此时的张进已经想明白了,对方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无法从自己的脑袋里找到一丝一毫和创造者有关的东西。

    张进的记忆永远定格在了屠杀开始的那天,那时候张进才刚刚12岁,作为少年兵的一员,自己的父母是附近武装势力之一的头目,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从出生之日起,张进所看到的只有灰色和白色两种,他曾经无数次的问过父母,离着他们虽然很远,但每天都可以看得到的地方,是什么。

    父母只是告诉张进,那地方是父母出生的地方,但因为一些缘由被赶了出来。

    随着张进一天天长大,他也逐渐的意识到了,壁垒区内所有的人,都好像城市的垃圾一样,被随意的丢弃出来。

    时不时可以看到一些城内行事科的人过来,以及那些混入阿拉坦乌拉山脉处的行事科成员,每次张进看到这些人,都觉得愤怒。

    张进不明白为什么,内心深处十分的憎恶,小时候看到的城市内透出来的光是憧憬的,但之后这些光有些碍眼,十分的刺目,每次看到都会感觉到脱离的愤怒。

    屠杀的当日,伴随着火力发电厂的爆炸,一切开始了,张进从未想过会来的那么突然,旷日持久的轰炸,无数大规模的爆炸呼啸在耳边,阿拉坦乌拉山脉附近的人,甚至没有反击就已经死去,张进和父母躲进了地下设施里。

    原本想要撤离的,然而撤退出去的人却发现,他们早已被包围,行事科的军队在不断的搜索包围网,地毯式的屠杀过来。

    父亲母亲弟弟妹妹相继死去,这场屠杀让张进失去了一切,只有无尽的恐惧和黑暗,原本以为只要手里有了枪,便可以反击,等到行事科过来的时候。

    一切都是徒劳的,甚至求饶者也被射杀。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张进无时无刻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只可惜没有答案,或许是出生,或许也不是,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些希望,在阿拉坦乌拉山脉附近的日子,是张进最为开心的时候,看着一块块被复苏过来的土地,种出了作物,周边的人们都充满了希望。

    张进的耳边不时的响起阵阵隆隆声,大量的脚步声,哭喊声,以及枪声,和十多个孩子一起躲藏的地下设施最终被发现了。

    “抱歉!保持安静,什么都不要说。”

    最终地下设施还是被发现了,只不过打开了设施的一名3科科员,却对外宣称,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伴随着轰隆的巨响,房屋被炸毁,出口被压住了。

    一天,两天,三天

    张进开始在等待着死亡,没有恨意也没有悲伤,死亡才是壁垒区之人最后的归宿。

    然而伴随着一阵轰隆声,入口被人打开了,一只只有着三根手指头的手,伸了进来。

    “还有人活着吗?”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切,带着一丝不甘和悲愤,张进只记得自己当时微微的抬起了手来。

    救了他们的男人叫弗莱,是城内一家精神病院的院长,之后他们便被秘密的带入到了城市里,张进终于看到了,这个在光芒笼罩下的城市,真的很漂亮。

    “院长,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是选择放弃掉仇恨好好活下去,还是选择拿起仇恨,如果你哪天想清楚的话,到弗莱精神病院来。”

    张进进入了一家孤儿院,只有这个地方能够收留他们,而不会被查到,似乎也没有人愿意来管孤儿院的事。

    院长是个很和蔼的人,对所有的孩子都很好,不断的有新的孩子被接过来,张进又在这个孤儿院里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渐渐的张进发现,这个地方,和自己所生活的壁垒区,其实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即使能够沐浴在阳光下,也无法获得阳光。

    出生决定了一切,这附近的人也是一样的,快乐的生活总是短暂的,孤儿院倒闭了,孩子们要么被中层的一些没有子女的人接走,要么继续留下来,张进因为天生模样还算好看,他幸运的被一对中层的夫妇接走了。

    当时孤儿院里只剩下十多人,临走的那天,张进希望接走自己的夫妇帮帮其他的人,印象中最深的就是比自己大一些的一个小姑娘,以及一个男孩。

    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张进并不知道,只知道她的名字是一个彩色的音符,而男孩总是一副阴沉的样子,不过他们两人都不错,并没有因为自己来自壁垒区而歧视自己。

    张进原本想尽快的赚到一些钱,回去孤儿院里,帮帮院长和其他人,然而还没有等张进可以进入学校之前,院长便自杀了,而孤儿院里的孩子都离开了。

    养父母人很不错,家庭也算富足,但没有孩子,他们让张进在家里很多年后,终于办理到了合法的手续,张进也有了名字,有了新的身份,开始上学。

    那些年里张进时不时会回去孤儿院看看,也会打听下,只不过都没有那些孩子的消息。

    在不断的成长中,张进已经不再去思考过去的那些事了,他有些接受了新的自己,放下仇恨和成见,或许是最好的做法。

    某天,一个女孩找到了张进,一开口就需要张进帮忙,因为这个女孩也是来自壁垒区的人,她的眼神中始终带着愤怒,张进犹豫之间帮了女孩的忙。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张进有些惧怕,因为女孩做的事非常危险,但这个天真乐观的女孩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有哪里不对劲。

    在多次的帮女孩的忙后,张进才知道,他们是一群反社会份子,有不少人都身患重病,女孩也不例外,其中有一个叫赵真的是最为激进的。

    当时医药这一块都被医疗协会垄断,城内的医疗市场一片混乱,社会上不断有人游行示威,而这个组织的人大部分都是没有明天的人,他们只想要制造一起重大的事故,逼迫行事科进行医疗改革。

    渐渐的张进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只不过她的身体一天天日渐消瘦,很快就要死亡,昂贵的医疗让很多人承担不起。

    终于到了行动的当天,女孩和张进吻别了,张进还是有些不放心,去了现场,一个大型的医疗研讨会的现场,他们的目的是劫持商人和医疗协会的人。

    行动进行得很顺利,然而随着行事科的突入,计划失败了,张进亲眼看着这个女孩倒在了血泊中,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都死亡了。

    消息直接被封锁,张进也被带到2科,签署了一份保密合约。

    医疗改革终于到来,但改革之前死掉的人呢,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只是希望药物便宜一些,生病后能够看得起病,他们没有错。

    “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

    张进抬起了头来,一双炽热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审讯官。

    “你杀死了29人!”

    审讯官的眼中没有任何的犹豫,冰冷而无情。

    “你们想要怎么做都行,已经无所谓了,我的人生不会因为你们所谓的律法,秩序而出现任何的偏离,我所做的一切也不会因为你们的定义而有任何错误。”

    “那么你就可以杀死小队里其他无辜的人吗?”

    张进摇了摇头。

    “那么你们就可以举着枪,践踏无辜的生命吗?”

    审讯官站起身来,走到了一旁,打开了一个工具包,直接戴上了一副拳套,先在一罐液体里泡了一会,而后走到了张进的面前。

    “今晚会很长,你今后的人生也会很长。”

    砰

    鲜血飞溅,张进仰着头,脑海中浮出了一幕幕来,自己的人生犹如走马灯一般,快速的旋转着。

    “院长,究竟我们做错了什么?”

    “这个问题我也无法回答你,因为有对必然会有错,而对错很多时候往往是以立场来决定,以胜败和力量来做决定的,这世界就是如此,弱小就会被践踏压榨,你们什么都没有做错,而他们也没有做错,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只有自己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全身上下剧烈的痛楚让张进惨叫了起来,他的身上不断的被拳头一下下的敲打着,每一次刺入身体里的针刺,都让他更加的清醒,更加的愤怒。

    就好像过去一样,没有人会因为自己的悲鸣而怜悯,那些死去的人也是一样的,而自己也要死了。

    滴

    第一轮的拷问结束,短短的3分钟,张进全身颤抖着,鲜血不住的从毛细血管里渗出,全身上下的皮肤犹如火焰灼烧着一般,审讯官给他注射了一些增强身体机能的药剂后,暂时退出了房间。

    “看他的样子是不会说什么了,要怎么办?”

    刚进来审讯官就开口道,房间里的专家们都一样,恐惧疼痛对于张进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只能先暂时从其他疑似潜伏的暴乱份子的身上查查看了。”

    “早点交代好了小子,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既然你做了,便是我们的敌人!”

    卡梅扔掉了烟头,走到了张进的面前,此时墙角里的一名特战队员,眼神有些闪躲的来到了张进的面前。

    “现在对你说什么,也于事无补,如果你想要活下去的话,就把知道的一切都交代出来。”

    张进微微的愣起了头,斜眼盯着身后的这名特战队成员,又低下了头。

    此时监控室内的一名2科理事官看到了一份文件,一脸茫然的站起身来。

    “音彩大人也是鲁齐孤儿院出身的。”

    一时间房间内的讨论声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聚了过去,看着音彩的资料,对外的资料上,音彩只是出生在底层,关于她是黑户出身的事只字未提。

    “怎么办?”

    房间里的不少人都在犹豫着,此时3科的理事官拿出了电话。

    “我会向希玛大人说明的,权限上我们是不够资格直接让音彩大人过来的。”

    正在壁垒区指挥着食物发放的希玛,此时接到了一名理事官的电话。

    “怎么了?有结果了吗。”

    希玛叼着一根烟,面色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一阵后她点了点头,拿着电话,看着光影屏幕,犹豫间还是按下了0006的号码。

    “怎么了希玛秘书,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交接的?”

    电话的那边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6科应该非常的繁忙,希玛犹豫了一阵后说道。

    “我们抓获了一名混入3科的暴乱份子,因为他的关系,死亡了29人,他和你一样,是鲁齐孤儿院出身的。”

    “谁!”

    希玛说出了名字,但音彩却表示不认识。

    “已经找他养父母确认过了,之前他在孤儿院里,大家都叫他黑斑脸。”

    “我过去看看。”

    希玛有些惊讶,但还是嗯了一声。

    “抱歉了。”

    正在118医院里的音彩挂掉了电话,一时间心情极为复杂,昨天才见过艾伦,但今天却听到了黑斑脸的事,按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音彩站起身来,召集了几名理事官过来,交代了一些事物后,直接征用了一架4科的起降机。

    一系列的事情在音彩的脑海中浮现着,昨天艾伦说过院长没有死,而今天黑斑脸做了这样的事,音彩想不明白,以及鲁齐孤儿院地下的那些废弃的设施里,存放着的有些年限的武器弹药是怎么一回事。

    “我应该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曾经的朋友。”

    “壁垒区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过这里也好不到哪里去。”

    记忆中音彩问过黑斑脸一些壁垒区的事,黑斑脸每次都会这么说,一问起来,音彩就感觉到黑斑脸的语气变得有些忧伤。

    。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