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六百一十章 勉为其难(下)

第六百一十章 勉为其难(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华神静静的沉思着,顾宁宁已经离开了手术室带着凌菲出去了,华神有些担忧了起来,自己带着季末过来的时候,使用的是4科专用的起降机。

    季末的事应该还没有暴露,但有不少人都应该看到了,包括自己对理事官们的解释也是重症患者,昨晚自己去找乐筱的时候,是很急切的,阿尔法也在一旁,但今天他和顾宁宁同时离开,这场手术是没有任何记录信息的,但药物信息却是有记录的。

    如果要带壁垒区的人进入城市,是需要记录手续的,病症华神已经想好了,但如果只是手术,华神没必要把顾宁宁一起带回来的,毕竟顾宁宁今天还要飞往其他的三个戒备站查看工作情况。

    这么一点点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平常人是不会注意到的,但阿尔法不同,这是华神最为担忧的,曾经在学校的时候,他虽然和阿尔法不是一个班的,但因为和诺亚关系比较好,所以认识阿尔法,她是个心思极为缜密的女人,行动力超强这一点是让华神为之动容的,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便是诺亚带头和班上的学生们谋划了一件事,想要让当时的校长丢丑,策划得十分缜密,因为当时他们的校长真的非常令人讨厌,华神也间接参与了进去,他虽然不知道计划的全部,但还是提供了一点帮忙。

    当时身为诺亚他们班班长同时又是学生会主席的阿尔法却因为诺亚他们一堆人和平日里的举动有了变化开始注意起他们来,并且暗中调查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吗?华神,如果知道的话,早点和我坦白。”

    “我什么都不知道。”

    华神还记得当时阿尔法严肃的问自己,但自己马上就回答了,现在想想自己的回答太过于露骨了,结果诺亚他们十多人的计划败露了,自己也跟着遭罪了,长达半年的惩戒教育,让华神苦不堪言。

    回想起来昨晚阿尔法和自己说过的话,华神的额头两侧已经冒汗了,当时阿尔法和自己说的话,表明她已经知道自己隐瞒了什么东西了,当晚他原本是打算和顾宁宁谈谈自己所发现的东西的,因为自己的神情有些兴奋,回想起几十年前自己面对阿尔法的质问,也是因为计划即将成功而兴奋不已的样子,人便是这样,在自己解析了那个有毒食物的粒子等级配方中的一些成分后,便兴奋至极了起来,很想要快点使用乐筱和卡西莫多的细胞制造出解药来,又急切的想要告知自己的心腹顾宁宁。

    所以当晚之后华神虽然想要找顾宁宁谈话,但却因为在场,所以作罢了,因为自己隐瞒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不像是表面上告诉乐筱的那样,虽然征得了乐筱的同意,但之后阿尔法肯定会找机会挖掘出来,自己隐瞒了什么。

    人总是会在突破了一个难关后,莫名的感觉到兴奋,有些人选择放纵,有些人选择和亲密之人分享,因为人是感情的动物,这种终于打开突破口获得自己所想要的,或者是看到了自己所希望看到的东西后,人是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的。

    即使在别人面前可以极力的克制,但说话的语态,表情以及所有的肢体语言都会出卖自己,这种症状有些像遇到喜事喝酒喝多了变得兴奋至极一样。

    华神可以猜得到,吉恩让阿尔法跟着乐筱的用意,因为从阿尔法出来后,根据顾宁宁所说,基本上乐筱到哪里去,阿尔法都会跟过去。

    阿尔法不像妹妹妮雅那样大大咧咧,只要不触碰到底线的话,妮雅算是得过且过型的,但阿尔法不一样,她担任5科科长的期间,5科是比其他所有科都要铁血的科,甚至游戏冷血不近人情,对于罪犯的打击力度也是最狠的,追根究底便是阿尔法的做法。

    自己今天做了那么异于平常的事,而且这场手术记录没有任何的记录,如果阿尔法使用乐筱的手机便拥有查看的权限,她一定会这么做的,而一想到阿尔法过去在学校里担任学生会长的日子,华神便觉得异常难受,她便是吉恩安插在学生中的头目一样,谁要惹事不听话,一定会传到吉恩的耳朵里的。

    手术又不能终止,华神担忧的看着季末的情况,还是很危险,现在必须等待季末的身体恢复自我机能才行。

    猛然间季末微微睁开了眼睛,华神疑惑的看着他,看起来意识还是不清楚的,应该是因为痛觉的缘故。

    “安心好了,死不了的,会救活你的!”

    .......

    “听好了,待会绝对不要随便和人搭话,有人问起你的话,你什么都别说,就说是我让你这么做的,听到没?”

    凌菲穿着4科实习科员的制服,怔怔的看着一脸严肃的顾宁宁,顾宁宁让凌菲在院长办公室里,并且吩咐她坐在沙发上看药物学典籍就行,自己马上出了门,打算到天台处去迎接乐筱,她不明白医生在担心什么,那个阿尔法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确实以前是听闻过一些安格斯家的事。

    “阿尔法姐,待会我们到街上去吃饭吧,我想要出去走走,闷了一天了。”

    阿尔法微笑着点点头,起降机还有几分钟就会抵达第61医院,但阿尔法看向窗外的瞬间,面色是凝重的。

    华神在隐瞒什么东西,昨晚见到华神后,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副傻样,因为即将取得什么美好的东西而兴奋,而阿尔法注意到的不单单是这一点,而是在隐身状态中听闻到的一些事,9科科长艾薇在去市场查看的时候,中途失踪了1小时。

    阿尔法能想得到的只有那个自己不认识的叫季末的前9科科长,他的事情经过以及资料文件记录,阿尔法已经用吉恩的手机查看过,从吉恩休假后,阿尔法就开始逐一的浏览着近些年来发生的重大事件,包括自己的朋友,莫小懒的惨剧,她也终于明白了莫小懒现在性格大变的原因了,已经不再是那个乖乖女,而是变成了凶暴的毒蛇一般的女人。

    包括之前季末从壁垒区传回了逆亡城的事,是通过他的妻子艾薇转达给吉恩的。

    “拜托你了,学生会长!”

    这是吉恩在自己出来的第一天,最后和自己说过的话,阿尔法打算到61医院后去确实的查看下,特别是今天华神离开的时候是带走了自己的秘书的,听闻是接收到了一个危重病人,所以回城内做手术,但根本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心腹秘书带走。

    阿尔法在华神离开后,借故去厕所,潜伏到了事发地点,询问过看到的人,他们都说是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女人载着一个病人过来,那人浑身都是血,至于样貌则看不太清,因为脸颊都肿了。

    起降机缓缓的落了下来,乐筱大步的走出了机舱,心情大好,因为表姐乐盈通过了试镜,连兰尼导演都赞叹表姐演技好,乐筱也在一旁看得激动不已,天爱和曼莎都在场,两人也都点头了。

    “绝对不要对任何蛛丝马迹视而不见,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

    阿尔法的脑海中还记得吉恩在自己踏入学校的时候,告诉过她的话。

    “宁宁,待会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好吗?”

    乐筱笑嘻嘻的跑过去给了顾宁宁一个熊抱,但阿尔法敏锐的察觉到了顾宁宁有些略显尴尬的表情,但还是同意了。

    “秘书小姐,我就直接回去108区把卡西莫多叫过来,我刚拨了他的电话,但却没有反应,那家伙可能还是不会用手机,智者老头现在在住院,比利也应该和他一起,而且我过去还要处理点事,现在我们科的事也比较多。”

    阿尔法说着,乐筱嗯了一声急忙说了一声谢谢,顾宁宁看着阿尔法下楼后直接进入了电梯,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进入电梯后的阿尔法一瞬间按下了每一个楼层的按钮,她直接使用了远视,站在电梯边上,在电梯门开的时候,便会看向左右两侧,一层层的看着。

    在28层的时候阿尔法看到了走廊里守着4科的人,看起来一脸严肃的样子,这里是手术室,阿尔法马上打开了吉恩的电话,直接利用科长权限,查看了起来新进的61区的手术资料,然而没有华神执导的手术,她马上查看起了药品的使用情况来,在电梯来到1楼的时候,阿尔法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药品量和手术不对应的情况。

    在走出61区医院的时候,阿尔法快速的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街头,进入了隐身再次折返回了医院,她没有选择进入电梯,而是直接从逃生通道走,因为那边的监控少一些。

    在思考后,阿尔法知道守在28层手术区门口的是61区的院长,相当于5科的区域科官,3级官员。

    阿尔法在20层停了下来,走了进去,这里是院长的办公室,根据目击情报,当时上起降机的是那个骑摩托车的女孩和浑身是血的男人,但入城许可里,阿尔法找不到任何的记录,明明作为科长的话,要开出一个入城许可很简单,不是因为太忙,而是因为想要把事情隐瞒住。

    如果有什么地方这里的闲杂人等不会进去的话,唯有院长办公室了。

    阿尔法站在院长办公室门口,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门,她直接显出了身形来,敲了敲门。

    “院长,不好了,下面送过来一个危重病人,需要你亲自去手术!你的电话关机,院长你在吗?”

    阿尔法故意调整了音量和音调,果然不一会的功夫房间门开了一个慌慌张张的有着4科实习生制服的女孩急忙说院长在28楼。

    阿尔法随意的打量了一番后,马上就明白了她不是城市里的人,是那个骑摩托车的女孩,她点燃了一根烟。

    “麻烦你带我去下小姐。”

    伴随着一口喷吐的烟气,凌菲惊恐的看着门口的女人,不是4科的,是13科的,而关于13科的种种传闻她都听闻过,瞬间凌菲就说自己也不熟悉,但阿尔法却一把拽住了凌菲。

    滴滴滴

    一阵电话响起,华神瞬间瞪大了眼睛,号码是0013,吉恩打来的,马上华神故作镇定的接起了电话来。

    “吉恩,怎么了,你不是休........”

    “把28楼的人撤走!”

    华神瞬间心底泛起了一股寒意,沉闷的嗯了一声。

    不一会后,阿尔法已经做完灭菌处理穿上了淡蓝色的无菌服。

    “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阿尔法走了进去。

    华神面色铁青的凝视着季末,一言不发,阿尔法走了过去,举着吉恩的手机。

    “原来如此学生会长,果然你是吉恩最信任的人。”

    阿尔法微笑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季末的状况。

    “我现在已经不是学生会长了,曾经我之所以对全体学生如此的严厉,是因为过度的自由有时候是不好的,吉恩告诉过我,过度的自由常常会让人迷茫,而诺亚他们当时在学校里就是这样,所以我对待他们很严厉,但现在已经没必要了,你们都毕业了,不是吗!”

    华神有些惊讶的看着阿尔法。

    “谢谢!”

    “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隐瞒掉好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是,而且我也做错过事,我只是13科的一个普通科员,对于华神科长你所做的一切,无权干涉,事情就是这样了,只要事情是正确的就好,不是黑,也不是灰,是白色的就行。”

    华神嗯了一声,哽咽着点了点头。

    “是白色的,床上的这个男人也曾经和你一样,你或许能够理解他吧,在最为耀眼的时候,却踏入了黑暗,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阿尔法苦涩的笑了笑。

    “和我说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此刻华神才松了一口气,阿尔法凑了过去,拿着毛巾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液。

    “你的变化还真的挺大的,阿尔法。”

    “你却一直未变,你是医生吧,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