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黑科技宅的无限之路 > 第七章 慕容论剑(下)

第七章 慕容论剑(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剑是身体的延伸,它可以是手,可以是脚,可以是指,可以是臂,可以是肩,可以是肘,可以是膝,可以是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包括眼鼻口耳,甚至是头发,同样的,也可以是身上所穿的衣物,所以,剑可以随心所欲,剑也可以无所不能,只要你能办得到,剑也一样可以办到。”说着,慕容辰手腕微微一动,长剑就随着慕容辰的手开始旋转,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慕容辰的手根本就没有握着剑,反而如同杂耍一般的将剑随意的拨弄着,而长剑就在随着慕容辰的拨弄,不停的飞旋,从手腕到手指,从手指到手臂,再到手肘,甚至慕容辰随意的一耸肩膀,长剑竟然被顶飞,然后在空中打着旋的飞起落下,然后又被另一只手接住,再然后,龙儿见识了什么叫做“随心所欲”,什么叫做“无所不能”,什么叫做“你能办到,剑就能办到”,一把长剑在慕容辰的身上不断的上下飞舞,但是却始终都在慕容辰的掌控之中,不论是手脚、膝盖、肘部、甚至是头部、脖子、头发、舌头、耳朵,长剑的剑刃几乎就没离开过慕容辰的身体,但是却始终没有伤到慕容辰分毫,这份控制力,在龙儿看来,恐怕比之无名还要高明,要知道,无名虽然也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但是无名是依靠自己的内气来御剑的,而慕容辰却根本就没实用任何的内力,这是纯粹的技巧。

    而紧接着,龙儿更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无所不能,慕容辰随手一甩,长剑飞了出去,直接点在了茶碗之上,但是,茶碗并没有破碎,相反,茶碗被弹了起来,并且稳稳的落在了长剑的剑身之上,然后被反弹回来的长剑带到了慕容辰的身前,而慕容辰则随意的一抬腿,长剑就被踢了起来,但是依旧没有落到慕容辰的手中,可是,茶碗却已经飞上了天空,并且微微倾斜,洒出了一些茶水,而慕容辰随意的一太头,那些茶水就仿佛自己飞到慕容辰嘴里一般,被慕容辰喝下,然后慕容辰再次一挥手,衣服上的袖子就将长剑一卷,长剑再次飞了出去,并且接住了茶碗,将茶碗送回了桌子之上,并再次回到了慕容辰的手中,而慕容辰则继续仿佛闲庭信步一般的随意动作着,但是,长剑却开始在低空不停的飞旋,等到慕容辰收剑的时候,地面上留下了九个不同字体的“剑”字,大篆、小篆、楷书、行书、草书、狂草、甲骨文、符文、以及最后的一个,则是剑纹,每个“剑”字都透露着不同的剑气,同时,每个“剑”字也都是锋芒内敛,貌似并不出奇,但是,细看之下,却会感到剑锋刺目,让人忍不住有种被剑指着的感觉。

    慕容辰用的自然是自己山寨的山寨版独孤九剑之中的离剑式,这是在不使用内气的前提下仅以技巧御剑的剑术,用来展示“剑”可以“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正好合适,而效果也非常的好,龙儿此时双眼已经睁的大大的了,不说之前慕容辰那套离剑式龙儿能够记住多少,单单地上的九个剑字,就绝对可以让龙儿获益匪浅。

    “剑也是性格,一个人的剑法也会反映出这个人的内心,急躁者剑法必定凌乱,稳健者剑法必定守成,激进者剑法必定凶悍,卑鄙者剑法必定阴险,善良者剑法自然也必定会处处留情,凶残者剑法也必定会杀气凛凛,有情者剑法自然会剑随情动,无情者剑法当然也必定会不留余力。”这次慕容辰没有继续舞剑,反而收剑回鞘,而龙儿也若有所思,慕容辰说的这些,很明显的,都能和江湖上不少人物对上号,而这些人物无一不是名动江湖之辈,其中激进者八成指的就是步惊云,而有情者,大概说的就是无名了。

    “剑也是道德,剑身笔直,堂堂正正,剑开双刃,以刃警己,剑头尖锐,锐意进取,而剑身弱柔韧,则能屈能伸,剑身刚硬,则宁折不弯,剑长则大开大合、大手大脚,剑短则小心翼翼、险中取胜,剑宽则心胸开阔、海纳百川,剑窄则心思细腻、量力而行。”慕容辰说道这里,不再继续解释了,反而看向龙儿,看他有什么反应。

    此时的龙儿已经陷入了失神的状态了,龙儿明白,慕容辰说了这么多,不仅仅是在解释什么是剑,更是在解释剑的境界,剑乃兵器,说的是将剑当做工具的最低境界,剑是伙伴,则是将剑当做朋友,自己与剑同等的境界,剑是身体的延伸,这明显就是人剑合一的境界,而剑是性格,这已经开始涉及剑意了,至于剑是道德,则根本就是心中有剑的境界,到此为止,手中的剑是否神兵,甚至是否有剑在手,已经完全无所谓了。

    将剑当做工具的就不说了,不过是不入流的剑手,而将剑当做伙伴,则是成为一个剑术高手的必备条件,而将剑作为身体的一部分,有这种人剑合一的境界的人,无一不是剑术大师,而明白了剑是性格的人,哪一个不是剑术宗师?那么,心中有剑,又是何等境界?这个世界目前为止,最高的不过是宗师境界,就算强如无名,也依旧只是宗师,而能够达到心中有剑的人,又在哪里?

    想到这里,龙儿忽然抬头看向慕容辰,心中的惊讶简直无以复加,自己的师父已经超越了宗师了吗?能够说出“剑是道德”这种话,恐怕无名都未必办得到吧?毕竟,在别人看来,剑就是剑,和道德有什么关系?但是,自己的师父这么说了,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师父已经超越了宗师?至少也应该是快要超越宗师,并且已经找到超越宗师的路径了吧?

    “师父果然不愧为剑仙,这份境界天下间恐怕就算是无名也未必达到吧?龙儿能够有幸拜在师父门下,果然是龙儿的福分。”龙儿此时已经不再看不起手中的慑天剑了,玩具也好,兵器也罢,只要心中有剑,以剑作为自己的行事准则,那么,手中就算拿的不是神兵利器又如何?草木竹石本就皆可为剑,更何况慑天剑本身的质量绝对堪比神兵,自己还有什么好强求的?

    “龙儿,这些都是为师自己的见解,后面本来还有一些,不过,却不适合现在的你了,你也不必完全遵守为师的理解,作为参考就好,毕竟,每个人的剑道都是不同的,无名的剑道是‘够强’,而当年独孤剑圣的剑道则是‘更强’,虽然都是强者之道,可也有着不小的差别,而为师的剑道,则是人与自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剑道也是道,也一样可以通天,而这,也是为师被人称为剑仙的根本原因,虽然江湖上的人只是因为我的御剑之术才给了我剑仙这个称号,但是,若没有这自然剑道,为师又哪来的这份道貌岸然(道貌岸然在古代原本只是形容一本正经,而不是现在这样用来形容故作正经)的气质?而若是没有这道貌岸然的气质,为师又如何会得到剑仙的称号?恐怕剑魔更适合为师吧!”慕容辰摇头笑道。

    “师父,子弟受教了。”龙儿立刻抱拳行礼,对于慕容辰的教导,龙儿向来学的用心,看的仔细,师者,传道授业也,学者,传承模仿也。龙儿跟着慕容辰学习的这段时间,身上的气质是越来越类似慕容辰了。

    “辰,龙儿,吃饭了!”米拉的声音忽然传来,让场地上的龙儿和慕容辰微微摇头一笑,对于米拉这个师娘,龙儿是非常喜欢的,不仅仅因为米拉那温柔亲善的气质,更因为米拉有着和龙儿一样的白发和红眸,这让从小就因为自己与别人不同而备受小伙伴排挤的龙儿倍感亲切。

    “为师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修炼混元一气功,同时尽可能的参悟地上的这九个剑字吧,以你现在的境界,就以楷书、行书、草书、狂草、小篆、大篆、甲骨文、符文、剑纹的顺序来参悟吧,切记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更不可好高骛远,否则会有危险的。”慕容辰伸手揉了揉龙儿的头发,而龙儿也很是享受的眯起了眼睛,“走,我们吃饭去。”

    三个月后,慕容辰带着米拉和火麒麟回归了,而龙儿也按照慕容辰的教导,每日练剑、练功、参悟地上的九个剑字,不过,说来也怪,不论风吹雨打,地面的九个剑字始终清晰如新,丝毫不会被风雨所淹没,这让龙儿更加坚信,自己的师父绝对是当今世界上的剑术第一。

    而对于慕容辰来说,龙儿那里根本就不需要担心,慕容辰现在所想的,其实是“回归”这件事情。对于回归这件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已经不需要再需要在进入时的位置回归了,而是任意地点都可以回归,而再次回到任务世界的时候,也已经不再是上次回归的地点,而是自己指定地点,可以说,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待遇了吧。

    回到主神空间的时候,郑吒和慕容辰几乎是同时醒来的,毕竟,不论去曾经的任务世界多久,回来的时候,都是主神空间的一秒之后,因此,慕容辰和郑吒基本上可以算是同时回归的,对于这点,至少慕容辰觉得挺有用的。

    打了声招呼,郑吒迅速在主神这里换回了一身居家服装,然后回去找罗莉去了。看着郑吒那火急火燎的样子,慕容辰无奈的笑了笑,转身之后,慕容辰也抱住了米拉,然后回自己的房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