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黑科技宅的无限之路 > 第二十七章 向无名坦白部分计划

第二十七章 向无名坦白部分计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吧,慕容小友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我入天下会做这副帮主又有何不可?”慕容辰说的大义凌然,无名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但是,无名也不想现在就重出江湖,毕竟,无名退隐并不容易,如此被人说几句就功亏一篑的话,怎么也有些不甘心。

    “前辈请问。”慕容辰对于无名究竟有什么问题并不在意,君子可欺之以方这话可不是说笑的,对于无名这种心中对“大义”的坚持几乎偏执的君子来说,抓住了大义就不怕无名不出头。

    “慕容小友似乎对东瀛的阴谋了解的很清楚,我也不问你们是怎么了解的,我只想知道,你们既然知道东瀛的阴谋,为何还要暗中操控天下会与无双城,故意引起两家争端?为何又放弃对双方的控制?为何又要屠杀天下会几万的帮众?”无名在问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释放了自己的气势,那种浩然正气的确挺有压迫感的,不过,对慕容辰并没什么卵用,慕容辰好歹也是四阶的高手了,如今的内功修为也不在无名之下,无名的气势对慕容辰来说最多算是一种态度罢了,相信这点无名自己也明白。

    “我们的确清楚东瀛的阴谋,同样的,最初也的确是打着暗中控制天下会与无双城,一边壮大两家的声势,同时限制双方战斗的规模,让双方都能够在保有足够数量的兵力的同时,积累大量的实战经验,并且一步步的让两边能够拥有大规模作战的战阵经验,如果按照这个方法继续执行的话,我们的确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我中原武林拥有能够抵挡东瀛两波大军的能力,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和剑圣一战,剑圣将其剑二十三的剑气与剑意都留在了我的身体之中,若是其他时候,自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在当时的话,却让我陷入了可能被双方围攻的地步,毕竟,我当时可是先伤了雄霸,又杀了剑圣,可以说的两家都得罪了,因此,我们隐藏在双方的人,不得不站出来暂时帮我护法,让我有时间压制剑圣的剑意与剑气。看雄霸不爽,对剑圣这个男的的对手又不愿放弃,更不忍剑圣抱憾而终,呵呵,都是年轻气盛惹的祸啊!”说到这里,慕容辰却是摇头苦笑了一下,“于是,我们的计划只能就此破产了,既然如此,那么,自然只能选择凝聚力更强,战斗力也更强的天下会一方拿下了,因此,我们以武力囚禁了雄霸,占领了天下会,至于屠杀天下会几万帮众的问题,前辈,如果我当时不杀的话,天下会会降吗?无双城会退吗?我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掌握天下会吗?而且,天下会这些年究竟都干了什么,相信前辈也明白,他们之中有不可杀之人吗?而且,天下会的帮众在我等看来,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在无法通过与无双城的战斗之中获得战阵经验的情况下,只能以军规训练他们,否则的话,如何面对东瀛那些训练有素的大军?”

    “那也不必杀的那么多吧?”无名微微皱眉,对于慕容辰的解释算是接受了,只是对于慕容辰所杀之人的数量,依旧存有相当的不满。

    “杀一是为罪,屠万即为雄,屠他九百万,方为雄中雄。东瀛在入侵我华夏之前,必然会派遣高手暗杀我方成名已久的豪杰,原本我们打算在对方暗杀我方高手的时候暗中保护,不过,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前台,那么,相比暗中保护我方高手,还不如让我们自己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何况我的任务原本也是这个,只可惜,时间太短,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我在江湖中打出名号来,所以,也只能用这种方法了,以绝对的力量震慑我方的同时,也震慑对方,更何况,以己度人,我既然可以以一敌万,那么我方的其他高手也绝对有着可以以一敌万的战斗力,那么,这就可以更加坚定我方的士气,同时也更加坚定对方暗杀我方高手的打算,只要我们提前有了准备,将对方的阴谋粉碎在第一步,率先反杀掉对方的高手,届时说不定甚至可以让对方放弃大战的打算,哪怕是我们反攻东瀛也未必不可以。以区区几万生命,避免我中原大地一场生灵涂炭,在我看来,值得。”这的确是慕容辰的心里话,虽说这种说法对于那被杀的几万人的确不公平,但是,这个世界又什么时候有过公平?

    “你可知你这样的做法,将会让你成为他人眼中的魔头?甚至成为天下公敌?”无名对于慕容辰的说法,依旧不是很认同。

    “只要能够避免中原大地生灵涂炭,我们就是被当成魔王又如何?只要能从此不再出现贪官污吏,我们就算被当成乱臣贼子又如何?只要能让我华夏千秋万代永世昌盛,我们就算被当成穷兵黩武的暴君又能如何?”慕容辰越说越激动,最后甚至是吼出来的,不过,慕容辰也“自知失言”,立刻闭嘴,同时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而慕容辰这“一时不慎”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也深深震撼了无名,这算什么?慕容辰等人是打算造反不成?

    “相信,无名前辈对我们的力量体系也有些疑惑吧?明明一个个的内力不过二三流的水准,却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志在天下,可是我们的战斗力,却又并不比那些所谓的一流高手差多少,甚至有些手段在你们看来都是非常的诡异,如同妖法一般?”慕容辰微微一笑,睁开眼睛看向无名,很是自信的问道,同时也摆出了一副反正说漏了,那就不妨多说一些的样子出来。

    “的确,我的确对你们的那个‘力量体系’非常奇怪,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的内力水准不过后天巅峰,你我一战之后,不过短短几日之间,你就已经突破了先天,而今次见面,你的内力水准已经不在我之下,如此神速的进步,我又怎么可能不好奇?”无名也是借坡下驴,反正我是否加入你天下会和你们一起造反暂时还没说定,不妨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打算,同时,无名也的确对慕容辰等人所谓的“力量体系”感到好奇,虽说后天巅峰与无名这种宗师级的剑客之间的差距说不上天差地别,可也绝对不会只被区区“剑法套路”所打败,更何况,慕容辰当时的“剑意”也不是假的,但是,后天巅峰时的慕容辰却的确“打赢”了自己,这件事情,在和慕容辰一战之后始终困扰这无名。

    “那是因为,我们的力量,准确的说,并不是这种练气的门路,而是练体。在上古时代,我们这种力量,是属于大巫的路子,我们的等级,最开始就和你们这些宗师是同等的,修炼你们这种练气的路子,从一开始就等于是一个宗师级的武者修炼另一种内功心法一样,起点本就比那些一步步开始修炼的高,本来对我们来说就没什么瓶颈,再加上一些天才地宝的辅助,修炼的速度自然飞快。”慕容辰很是自豪的说道,对于这点,慕容辰虽然并没有完全说实话,但是,却也算是没差了,毕竟,用四阶基因锁的控制力来修炼内力,想不快都难,而且,所谓的“大巫的路子”也的确是无名能够接受,并且和基因锁最为接近的一种力量形式了。

    “这是第一阶段,你可以将其当成是初入后天的境界。”慕容辰说着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神中一片茫然,但是,带给无名的感觉,却仿佛被看透了一般,“这是第二阶段,你可以将其看成是后天巅峰。”说着,慕容辰身上的肌肉忽然膨胀了起来,那一瞬间,慕容辰那一身的道袍都被撑到了极限,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撑破一般,“然后,这是三阶,你可以将其当做是先天境界。”慕容辰的气质忽然开始不停的变幻,温文儒雅、铁血凶煞、风度翩翩、吊儿郎当、邪气凌然、穷凶极恶、甚至飘飘如仙,数种气质之间不停的变化,但是,慕容辰本身不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没有丝毫的改变,“最后,这是四阶,你可以将其当成是和你现在相同的宗师境界。”慕容辰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慕容辰的身形已经变回来了,不再是那种浑身肌肉膨胀的状态了,自身的气质也转变成了一种如同沙场战将一般,身上也散发出了当初和无名一战之时的那种感觉,无名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种无物不斩、无物不杀、无物不破的意志甚至比之当初和自己一战之时更加的强大了。

    “学习练气的内功,是因为我们单纯的锻炼身体,虽然身体变强了,但是,没有足够强大的能量支撑,无法持久,而学习你们剑客的剑意,也是为了淬炼我们的心灵之光,因为心灵之光和剑意虽然有一定的不同,但是,本质上却也不算是差别太大,不论是你的悲痛剑意,还是剑圣的绝杀剑意,都是你们对人生的感悟,或者对自身信念的坚持,和你们交手之后,你们的路子对我们有着非常大的帮助,相信前辈您也能够看的出来,我的心灵之光比之当初应该有了不小的进步吧?”

    “的确,你的进步非常的大,现在你我再战的话,我已经没有取胜的信心了。”无名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这种力量也不是没有限制的,这种力量虽然速成,但是却需要在生死之间不停的战斗,以强烈的求生意志不停的战胜自己,战胜恐惧,不停的激发自己的潜能,超越极限,而且,每一个阶段初次开启之后,都会伴随着巨大的痛苦,那种痛苦,就如同全身的骨骼肌肉都被碾碎了一般,若是挺不过去的话,甚至会导致自己的死亡,即便是到了我现在这种四阶的程度,也还有着心魔始终在威胁自身,度过了,则一步通天,成就大巫之体,获得堪比神仙的力量,但是,在迈入四阶,并且还没度过心魔之前,随时都会有被心魔反噬的危险,如今,我和郑吒都已经四阶了,力量虽然强大,但是......”慕容辰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种随时可能死亡的修炼方式,如此危险的力量,根本就是魔道。”无名皱着眉头看着慕容辰,对于慕容辰欺骗自己的可能,无名从来没想过,而且,在这点上,无名相信,慕容辰也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过好在,我们各自都有一些暂时压制心魔的方法,倒也不用太过担心,不说这个了,前辈只需要知道我和郑吒都可以当做和您同等的战力来使用就可以了,而且,因为我们都是在生死之间获得的这种力量,所以,我和郑吒都是身经百战之人,在面对对方的暗杀偷袭的时候,我们绝对比您这种已经退隐了近二十年的人要合适,这样也可以增加我们反杀对方高手的几率。”慕容辰解除了四阶,继续说着己方的谋划。

    “如此一来,若是有个万一,你们岂不是......”无名显然对于慕容辰和郑吒信心并不是很大。

    “无妨,我们对于自身活命的本事还是有信心的,无数次生死一线,不突破就只能死亡的经历,可不是说笑的。”说道这里,慕容辰忽然端起了茶杯,然后很自然的将茶杯盖扔了出去,方向却是窗外,把无名吓了一跳,但是,在茶杯盖飞出去的瞬间,一声惨叫从窗外传来,无名瞬间就明白,自己和慕容辰的谈话被偷听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