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公子扶苏 二

第四百八十一章 公子扶苏 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翠绿的树林里吹起了一阵风,一片片落叶从天上纷落而下。

    一匹神骏灵性的白马,一位贵气俊俏的白袍公子,从树林深处走来,伴随着风中绿叶,组成一副意境悠远的画卷。

    这一切被许易看在眼里,这个贵公子眉宇之间,英气逼人,其长得很像一个人,就是那位横扫六国的秦皇嬴政。

    只不过眉目之间却并非完全是嬴政那样的唯吾独尊之意,普天之下,都要按其意志运转,那种独裁霸道。

    反而有着一股仁者之气,这点同剑圣盖聂的剑道仁义,如出一辙。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如此相似的面孔,能来桑海的也只有当今始皇帝的长子扶苏。

    一念至此,许易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笑意。

    系统的主线任务就是逆转秦二世而亡的国运,他现在没有争霸天下的野心,也没那时间。

    命运在变幻,如今的一幕同七百年前何其相似何其相似。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若是公子扶苏具有慧眼,有着仁者风度,不似秦皇嬴政的独裁霸道。

    那他助扶苏称帝,改变其悲惨的命运,也不失为一个绝妙的选择。

    正当许易心思思量之间,扶苏已经走近他木屋的栏杆外,然后一步踏进。

    那个小厮打扮的仆人将白马系在不远的树上面。

    扶苏走到许易跟前,微微拱手,礼度有佳,说道:

    “先生,在下是来自咸阳的商人,此番是到桑海做生意的。

    一路周车劳顿,特向先生讨一碗清水喝。当然在下也会给予一些银两作为回报。”

    说完,扶苏的眼睛里有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惑色。

    桑海城他并不是第一次来,每一次也都走同一条路,只是这一次却在此地出现一座小木屋?

    “请。”许易只说了一个字。

    在他身体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张四四方方小木桌。

    桌上同样还有一只紫色的茶壶,以及几只倒放的陶瓷杯具。

    扶苏闻言,微微躬身,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缓缓喝下。

    在水流进喉咙的瞬间,扶苏脸色忽变,眼睛里露出赞色,说道:

    “好茶!”

    许易面露笑意,不由问道:“公子何以见得?这明明是杯白开水,怎么会说是好茶。”

    “白茶水乃是万茶之源,无色无味,平平淡淡,而又蕴含人生长态。

    先生能以白水为饮,想必定是境界高深的雅士。”

    扶苏解释道,忽而眼睛看向简朴的木屋,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林,紧接着问道:

    “以前在下也曾来过桑海,可是并未见到先生。

    此地靠近小圣贤庄,儒家圣地。不知先生是哪位高人隐居在此。”

    “本座道号太初。散人一个,与儒家有些关联,却并非儒家之人。”

    “太初?莫非先生就是那个在小圣贤庄以辩和之术说退名家公孙的奇人。

    先生的提出日心,地圆的两大学说,天马行空,挑战古之先贤留下的道理,在下心中佩服。”

    “是!没想到本座的名号已经这么出名了吗?”

    “呵呵,先生隐居在此可能不知,您的名号,在我大秦国境之内,已经声名远扬呢。”扶苏说道,面露尊敬之色。

    “哦,原来如此。本座还真不知道。”

    许易平淡的说道,脸色并没有多少情绪变化,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忽而面色露出一抹笑意,问道:“本座的名号,公子已知,那不知公子的身份又是什么了?”

    “呵呵,先生大才。在下本不想隐瞒身份,应该坦诚相待。

    只是在下的身份实在特殊,目前恕在下不能告之,能说的就是一个商人身份而已,望先生勿怪。”扶苏抱拳说道,面色诚恳。

    他此番秘密来到桑海,乃是有隐秘任务在身,不能泄露身份。

    “呵呵,这个无妨。本座会看人面相,若是公子不介意,可否让本座算算,猜猜。”许易说道。

    “面相?愿闻其详。”扶苏说道。

    “我看公子衣着不凡,气宇轩昂,面上生有一股常人难以企及的贵气。

    想必应该出身一个家世显赫的家族吧!”许易说道。

    “蒙祖上庇佑,却是如此。”扶苏说道。

    “可惜,可惜……”忽而,许易的脸上故意露出惋惜之色。

    “不知先生,所为何叹?”扶苏问道。

    “公子你虽然命格不凡,但是面相却是呈现早夭,英年早逝之相。”许易说道。

    “什么!”

    扶苏脸上露出惊容,方寸大乱,但随之深想,恢复如初。

    此等处变不惊的气度倒是深得秦皇嬴政的真传,正欲询问。

    只见竹屋外边忽然响起了一阵嘈杂之音,一群骑着马匹,手持大刀的马匪冲了过来,来势汹汹。

    “打劫!交出身上所有的盘缠,金银财宝,否则格杀勿论!”

    为首的刀疤脸大汉大喊道,凶神恶煞,挥舞着狼牙棒,气势暴虐,

    “尤其是你,身世不凡,看你这身上等的衣袍应该值不少钱吧,应该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

    刀疤大汉指着扶苏吆喝,其后跟着的马匪亦是来者不善。

    “各位若是求财,在下身上的这些财物尽可以拿去,只希望大家以和为贵,切勿伤人。”

    扶苏面对着马匪,面色镇静,并没有慌乱,而是很配合的将随身携带装着财物的包裹丢了过去。

    许易喝着茶水,老神在在,却是静待事情发展。

    那刀疤大汉接过扶苏的包裹,看了里边的金银财宝,露出满意之色。

    “不错,算你识相。不过你个小白脸带这么多钱,想必家里一定有钱。

    老子要是把你绑了,让你家里人来换,应该能换不少钱吧。”刀疤脸阴笑道,语言无比粗鄙。

    扶苏闻言,脸色一下阴沉下来,本来他就不想和这群马匪胡搅蛮缠。

    所以才会痛快给钱,不想麻烦,没想到对方如此不识抬举,冷冷说道:

    “各位,做人要讲信誉。你们拿了在下的钱,现在还想绑我。

    在这我大秦律法之下,你们竟然敢如此胆大包天。”

    “哈哈,在这里老子就是天,就是法。小白脸,若不是看你还有些价值,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来人,把他绑了。旁边那个没用的,直接杀掉。”刀疤脸说道。

    其后十几名跟着来的马匪,手里持着锋利的大刀朝着木屋冲来。

    身下的马不断践踏着大地,掀起漫天的尘土,嘴里的吆喝不断,面露残忍之色。

    “哎,既然你们都有取死之道,看来也没必要活着呢?”

    一道无奈的叹息响起,随后整片竹林忽然掀起了一片肃杀之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