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医品田园 > 第三百二十五章她幻听了?

第三百二十五章她幻听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者入城,脚步匆匆,他先是到烧酒巷找到了小年轻的母亲,再疾速赶往医学院。

    彼时,林淼课还没有上完,陈老太医正在给病急的人看诊。

    看着这幅景象,老者眼眶红了,脚步缓缓的朝着课室走去。

    明亮的房间里,讲课的少女神情专注,听课的人不时举手发问。

    这仿若梦中的画面,让老者情不自禁的靠近,再靠近…

    就在他要踏进课室门口时,一个俊朗的年轻人身形一闪挡在前面,“看诊在那边。”说着手一指。

    老者抬头看他,“我要见里面讲课的姑娘。”

    “月儿要讲课,看诊自觉到那边排队。”陆丰仍然拦着,半点没有放人过去的意思。

    老者试图往右侧边绕过,被陆丰拦住,再试图往左侧边绕过,又被陆丰拦住。

    恼了,吹胡子瞪眼道:“你这小孩,你拦着老夫作甚?”

    “月儿在讲课,谁也不能打扰。”

    老者后退了两步,问道:“你说里面的姑娘叫月儿?”

    陆丰没有回应,再指旁边:“看诊去那边。”

    老者眼神闪烁,突然大喊起来:“小淼,你张叔叔买了一个黑皮西瓜,让你过去吃。”

    正在上课的林淼声音戛然而止,脑中思维有点混乱。

    她喜欢吃黑皮西瓜,张叔叔也喜欢,每次张叔叔买了西瓜就喊她一起。

    张叔叔不用手机,也记不住她手机号码,每次都打到家里的座机上。

    这是爷爷和她说的相同的话里,最多的一句。

    她幻听了?不对,这不是爷爷的声音?爷爷声音洪亮,这个声音低沉还带着沙哑。

    就在这时,门口的声音再次响起:“小淼,等爷爷好了陪你去走黄山栈道,这次绝不食言。”

    “扑通,扑通,扑通…”

    林淼听见自己如鼓捶般的心跳,心仿佛要跳出胸口,砰砰砰,震动得胸口疼。

    这是爷爷住院的第一天和她说的话,他们约定过几次要去走黄山栈道,看谁脚软走不了。

    最后都因为爷爷忙而作罢了。

    是爷爷吗?

    循着众人齐刷刷的目光,她呆滞的扭动脖子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从她这个角度,她只看到陆丰伟岸的身躯,和地上大小不一的四条腿。

    四条腿,真的有人在门口喊话。

    是谁?

    林淼指尖发颤,脑子嗡嗡嗡的响,脚步不由自主的踏下讲课台朝门口走去。

    同一时间,陈老太医听到喊声匆匆的瞥了一眼,再瞥一眼,最后停下手走过去。

    “世康?是你吗?世康兄。”

    老者扭头看去,哂然一笑,很自然的道:“阿和,你都这么老了?”

    陈老太医激动的上前,一手抓着老者,也就是林世康的手,颤着声音道:“小师妹说你去世,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小师妹?

    林世康眸光一闪,正要说话,余光就看到一个长相明艳,气质如兰的少女走到了他们面前。

    “月儿,你怎么会到这边来?”

    他问的是穿越,林淼知道,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回答:“陈爷爷邀请我来的。”

    林世康很欣慰,发至肺腑的道:“很好,看到你真的太好了。”

    陆丰站到林淼身边,“月儿,这位就是你说过的教你医术的爷爷?”

    林淼看了眼林世康,点头:“嗯,教我医术的爷爷。”

    林世康笑了,发至内心的踏实的笑,此时此刻,他终于确认了他另外一个世界的经历不是黄粱一梦。

    林淼平复得很快,指着课室旁边的房间道:“进去坐着说吧。”

    几人移动过去。

    这是一间类似于办公室的房间,里面放了很多资料,林淼写的病案例,陈秀玲画的图。

    在椅子上坐下,林世康随手拿起了一张图。

    这是林淼画的人体穴位图。

    林世康:“不错,我还以为我走了之后,你就荒废了。”

    林淼撇嘴,“被你逼着记的,怎么可能忘的了。”

    林世康放下图,目光移向陈老太医,无头无尾的问了一句:“她还在吗?”

    众人目光齐聚在陈老太医身上,陈老太医答道:“嫂子还在,就是病了,小师妹在给她治疗。”

    原来问的是林老夫人啊。

    林淼有些不高兴,道:“爷爷,原来你还没有回家去看过啊,你夫人得了抑郁症,这病可大可小,你快回去看她吧。”

    “世康兄,当年的事,嫂子虽然有错,但也不全是她的错,她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林世康叹了口气,“罢了,就去见她一面吧。”说着站起来走了两步,回头:“小淼,你住那里?”

    “我住陈爷爷家里。”

    “那我晚些时候过去找你。”

    “找我做什么?”林淼眼里带着疑问,想到什么连忙道:“爷爷,你都回家了,就在家里住着好了,不要找我,我很很忙的。”

    说完还假装很忙的翻找资料。

    这种小心思一眼就被看穿了,林世康抬手想揉揉林淼的头,结果当然是没有揉到,被陆丰拉开了。

    林世康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再看了眼陆丰,眼睛眯了眯,道:“小淼,爷爷回来了,你住到爷爷家里来吧?”

    “不去,我在陈爷爷家里住得好好的。”林淼毫不犹豫的拒绝,夫妻俩都把她当成女儿的替身,她才不要去。

    “你到爷爷家也能住得好好的,爷爷家没有外人…”

    “没有外人我也不去。”林淼为了表现出态度,直接坐在椅子上开始书写。

    林世康走到她旁边坐下,柔声问道:“和爷爷不亲了?”

    林淼没有应声,手中的笔被她转动了两下,从小到大,她就爷爷一个亲人,还以为爷爷也是只有她一个亲人,没想到…

    陈老太医:“小师妹怕是因为你的假死正在生气呢。”

    林淼闹别扭的原因不是这个,林世康清楚,是什么他却不知道。

    想了一下,他决定再找时间问,柔声道:“爷爷错了,爷爷想着再也见不到了,便撒了这个谎,原谅爷爷好不好?”

    林淼鼓着嘴,很勉强的道:“好吧。”

    …………

    淮安郡,一座大宅子里。

    黄广平放下手中的信,招来心腹钟贵,问道:“谢家怎样了?谢浩南死了没有?”

    钟贵回答:“留守在春陵城的人没有传消息过来,应该还没有。”

    黄广平脸色阴了下来,“这个谢浩南怎么这么能撑?两个月前看着都一副要死的样子了,现在居然还活着。”

    “就算活着,应该也差不多要死了。”

    黄广平没有因为这话放松,手在桌面轻敲起来,片刻后道:“准备一下,两天后去春陵,不能再等了。”

    “是。”钟贵应声退了下去。

    …………

    医学院有了林世康,很多事情不需要林淼再多操心。

    因此,她有了功成身退的想法。

    这个想法一发酵,她就迫不及待的找来陆丰,问道:“陆丰,你想家了吗?”

    陆丰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对他来说想家什么的不存在。

    不过,回家他倒是很乐意,回了家,他就可以成亲了,道:“有点想了,你不想吗?”

    “我也想,我们回家吧。”

    陆丰眼睛一亮:“好啊,我现在就收拾包袱。”

    林淼:“……”

    “也不是马上,至少得再过几天,有些事情要交代清楚,还有秀玲,也要问她和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你什么时候去问?”

    “明天。”林淼下了决定。

    次日,一大清早她就来到了谢府。

    现在谢府的门房都认得她,也知道她,说了名字,马上被放了进去。

    马车来到二门,陈秀玲等在那里,穿着一身米黄镶领墨绿底子黄玫瑰纹样印花缎面对襟褙子的她娇艳如花。

    看到林淼,她连忙迎上去,柔声问道:“怎么有空过来?我听说医学院忙得不可开交。”

    “算是忙里偷闲吧。”林淼说了这一句,又问道:“秀玲,我要回去了,你呢?留在这里吗?”

    “你要回去了?课不上了?”陈秀玲震惊。

    “忘了和你说,教我医术的那个爷爷原来还没有死,他找过来了,课可以让他上。”

    陈秀玲更震惊了,“那个传说中的林太医?”

    林淼点头:“是他,因为女儿的死受了打击,一直在外边游荡,遇见我,见我聪慧,教了我医术。”

    “这真是,太神奇了。”

    林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呢喃道:“真的好神奇,我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

    这个事太玄幻了,爷爷说他是上山采药被蛇咬了,然后穿越到的现代。

    在现代死后,再醒来却是在他被蛇咬的地方,他晕过去不过小半天。

    “林太医没死也是好事。”陈秀玲听说过林老夫人,也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

    林淼点头:“嗯,确实是好事,有他在,我就不用苦哈哈的上课了。”

    上课之后才发现做老师好烦躁,她果然只适合做个医生。

    陈秀玲微笑:“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还没有决定,我还没有和爷爷他们说,不过,应该要不了几天,你是不回是吗?”

    陈秀玲沉吟了片刻,道:“外祖父希望我留下来。”

    这个结果林淼想到了,虽然不意外,不过脸上的神色还是沉了沉,道:“好吧,哥哥我先带回去了,如果你不回高桥镇了,就写封信给他说清楚。”

    陈秀玲一把拉住起身想走的林淼,“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别急,坐下来,我和你说。”

    “说什么?”

    “说一件,你可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陈秀玲说着给林淼倒了一杯茶,移到她面前。

    林淼没有动茶,身子向后靠,懒懒的开口:“你说,我听听看。”

    陈秀玲站起来,走到窗户前,半晌没有开口,柔和的日光打在她的身上,给她镀了一层光晕。

    就在林淼等得有些不耐烦时,陈秀玲开口了。

    “说了你可能不信,有人在觊觎我外祖父名下的产业,可是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出来被觊觎的是什么,这很麻烦。”

    林淼不是不信而是听不明白,“你外祖父的东西,别人再怎么觊觎也不可能抢了去,有什么好担心的?”

    陈秀玲转身面对着林淼,道:“如果是普通人,那是没什么好担心的,可是觊觎它的人是端王爷的外家哥哥。”

    “那又怎样?就算是端王爷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抢夺别人的东西吧?”

    “如果只是抢夺,这倒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担心的是他抢了之后,要灭口。”

    林淼汗毛竖了起来,“这么猖狂?不可能吧,也不是只有一个王爷,”

    说着想到追杀李默皓的人,林淼说不下去了。

    皇长孙都敢追杀,何况是别人。

    不过…

    “你在这里能改变什么?你又没有通天的本事。”

    “因为不知道所以,更要留下来,”

    “也不是马上,至少得再过几天,有些事情要交代清楚,还有秀玲,也要问她和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你什么时候去问?”

    “明天。”林淼下了决定。

    次日,一大清早她就来到了谢府。

    现在谢府的门房都认得她,也知道她,说了名字,马上被放了进去。

    马车来到二门,陈秀玲等在那里,穿着一身米黄镶领墨绿底子黄玫瑰纹样印花缎面对襟褙子的她娇艳如花。

    看到林淼,她连忙迎上去,柔声问道:“怎么有空过来?我听说医学院忙得不可开交。”

    “算是忙里偷闲吧。”林淼说了这一句,又问道:“秀玲,我要回去了,你呢?留在这里吗?”

    “你要回去了?课不上了?”陈秀玲震惊。

    “忘了和你说,教我医术的那个爷爷原来还没有死,他找过来了,课可以让他上。”

    陈秀玲更震惊了,“那个传说中的林太医?”

    林淼点头:“是他,因为女儿的死受了打击,一直在外边游荡,遇见我,见我聪慧,教了我医术。”

    “这真是,太神奇了。”

    林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呢喃道:“真的好神奇,我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

    这个事太玄幻了,爷爷说他是上山采药被蛇咬了,然后穿越到的现代。

    在现代死后,再醒来却是在他被蛇咬的地方,他晕过去不过小半天。

    “林太医没死也是好事。”陈秀玲听说过林老夫人,也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

    《卡文了,写不出来,先别看,我洗个澡再还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