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最强捉鬼炼妖系统 > 第460章 你真是太坏了

第460章 你真是太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陆降下车窗说:“我找司空飞燕。”

    保安眉头一皱:“有请帖吗?”

    见个人还要请帖?

    这是什么规矩?

    不过从保安回应中,说明司空飞燕是在里面。

    高调局的侦查效率,相当不错。

    周陆心里有底了:“我没请帖。”

    保安不耐烦的说:“没请帖快离开。”

    “你最好通报一声,不然你会后悔的。”周陆不急不躁,目光一凝。

    保安眼睛顿时像是被针扎到,另感觉一股巨力压来,让他喘不过气。

    能做司空家的保安,见识不会差。

    周陆稍微露的这一手,保安立马慎重起来,收起傲慢,问道:“请问,你的名字是?”

    “周陆。”周陆毫不忌讳的报出真名。

    这次过来,就是真实对真实,来真的。

    保安用对讲机,把周陆名字报进去。

    不一会儿,

    保安听到里面指示,立马打开闸栏,并起身敬礼。

    周陆开车进入,很快抵达豪宅门外。

    陈一璇已在门口等候,明眸星光闪熠,神情复杂,忧愁中透出惊喜的异彩。

    她穿一身鹅黄色的轻纱镂空长裙,轻纱薄如蝉翼,不用摸,只是看一眼,就知道穿在身上是无比柔软舒服。

    若隐若现的上身腰间,露着雪白的小蛮腰,柔白细腻,盈盈一握,足以让男人看了之后喷鼻血。

    下面白皙纤秀足踝,在镂空细纱裙摆之外,让人恨不得立刻抓住她的如白玉般脚腕,好好把玩一番。

    周陆见到她,忍不住吞下口水,想象到她在浴室中洗澡,左搓搓,右揉揉的情景,那是第一次面对面看女人内在美,因此记忆特别深刻,何况还有流淌的热水,湿身的诱惑。

    “嗨,璇姐。”周陆笑眯眯的打个招呼。

    一如既往的热络亲密,并没有因她隐瞒身份和名字而不满。

    他们的交往虽亲密,但大体还是房东与房客之间,并没有捅破某种关系。

    “你不是都知道我真名了吗?”司空飞燕眼神幽幽,白了周陆一眼。

    “叫习惯了,一下改不过来,哈哈。”周陆笑嘻嘻的走下车。

    “说正经的,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欠你房租没交,怕又要被罚洗你内衣裤,所以必须找到你交房租。”

    司空飞燕额头拉下几根黑线。

    不过她并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周陆能一如既往的对待她:“你呀,都天龙榜王者了,还是没个正形。”

    想起当时确实常常“欺负”这位小男生,她忍俊不禁,“噗哧”笑容绽放,愁云扫去,尽显明媚春光。

    俩人身上藏有太多秘密,他们心照不宣,也不多追问。

    “璇姐抱抱,我挺想你的。”周陆疑问放一边,只先叙旧,主动上前热情拥抱司空飞燕。

    司空飞燕身体僵硬了一下,轻轻推开周陆:“好啦,进去吧。”

    她略显局促的看了看左右,光天化日下,庄园中不少人看到这一幕,脸上升起异样神情。

    司空飞燕与周陆走进大厅,大厅富丽堂皇中,贴了很多红色的喜字,挂有红彩。

    很显然,家里要办喜事。

    “璇姐,可以把雪茄还给我了吗?我知道你不抽烟的。”周陆笑道。

    在拥抱的时候,司空飞燕顺手摸走一根雪茄。

    “不愧是天龙榜王者,这么快就察觉到了,既然知道我真名叫司空飞燕,那肯定也清楚我的真实身份,这是我们司空家的见面礼,嘻嘻。”

    司空飞燕拿出雪茄,还给周陆。

    “你们见面礼倒也别致,别人是送出,你们是拿走,司空霏月是你什么人,我和她见面时,她也给我这份见面礼,只不过她没成功,被我夹住手了。”周陆说。

    事实上,他也能捉住司空飞燕的手,但他没有捉,老朋友给点面子,反正也偷不走什么东西,最主要是觉得她没有恶意。

    “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比我大一岁。”司空飞燕听周陆提起司空霏月,眼神稍稍一黯。

    “居然是姐妹……好吧,难怪也拿到这东西,还给你。”周陆把手中一物,塞给司空飞燕。

    司空飞燕拿过来一看,是一枚肉色乳贴,她杏目一睁,心里猛地大跳,不由得摸了摸身前,顿时面红耳赤:“你……你……”

    周陆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就是随手一摸。”

    他在女人身上使用“银龙探云手”有心里阴影,但司空飞燕偷过来,自然也得偷过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

    只是没想到,随即从司空飞燕身上拿到的东西,与以前在司空霏月身上拿的差不多。

    不过,司空飞燕穿这清爽裙子,身无长物,估计也只能拿到这东西了,总比红龙好点。

    “谁敢乱摸我妹妹?哟,是周陆周宗师呀,贵客光临,有失远迎。”

    楼梯上款款走向一女子,正是司空霏月。

    她酒红色大波浪及腰长发,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嘴唇,一双勾人魂魄,春水盈盈的丹凤眼,眸里泛着意外。

    身穿酒红色齐膝连衣裙,一双黑色长筒靴和长筒袜,是那样的妖挠妩媚。

    手机响起,是司空飞燕的电话。

    “周陆,欢迎你来参加我婚礼,你先坐一下,我去做点事。”司空飞燕留下一句话,匆匆离开。

    司空霏月凑到周陆耳边:“那天晚上,我看见你了。”

    看到我什么?

    你在偷窥我与……田青贤,千槐岭。

    周陆嘴角一抽。想起那一夜,白月光下,她脱光光与田青贤疯狂野战。

    她居然看到了。

    那她还扭摆那么剧烈,极其放浪,是故意做给我看吗,我这种高尚文明的人,又不喜欢偷窥这种事……片子除外。

    幽怨眼神:你太坏了,把我们的衣服都偷走。”

    周陆脱口而出,不是偷是销毁……

    啊哈,你中计了,

    我只是猜到了。

    我与田青贤只是一夜情,

    好像没必要对我说这个吧

    你知道为什么与田青贤偷.情吗

    因为寂寞。

    梅秋水娘炮,下面不行,我等于是守活寡。

    看得出你还是处的吧,小姐姐我可以帮你。

    你不是我的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