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传奇岁月 > 第1622章:生意往来

第1622章:生意往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主要是我现在听你这么说话的话,我觉得的多多少少的有点不靠谱啊,我这天天在外面溜达,我咋没看见那个小丫头人家对我感兴趣呢啊?”刘改革有些不解的看这李德利问道。

    “那不是你的自己的问题啊,你看看你现在穿的都是什么玩意啊,人家小姑娘也是傻子,一看你传承这样,一看就就是那种正经人,人家肯定不爱搭理你这中正经人啊,他们喜欢的就是那种不怎么正经的大叔……”李德利撇着大嘴回了刘改革一句。

    “不是,刚才你这边还不说我这身装扮不错呢吗?你这个孩子怎么一会功夫一个样子啊,那我现在这个穿着打扮的啥的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啊?”刘改革非常不解,回头看着李德利问道。

    “你这个装扮确实可以的,但是吧咱们现在这个情况你要是穿这个装扮就有点不合适了啊?”李德利呲着牙回了一句,随即接着说道:“咱们不得是看对面的人是干啥的吗?你说人家要是大老娘们啥的,那可能没啥问题,但是你现在要是小姑娘你这身衣服明显是没啥竞争力了你知道不?”

    “那你说咋地才算是有竞争力啊,我现在怎么不明白你跟我说的这些话是啥意思啊,你要是有啥注意你就跟我说说,我看看我这边能不能接受啥的,我要是能接受呢,我这边也按照你说的那个打扮打扮……”刘改革此时已经明显有点上套的迹象,非常主动的看着李德利笑呵呵的说道。

    李德利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刘叔你这边是不是诚心的跟我研究这些问题啊,你要是不诚信的,我这边肯定没有时间搭理你,而且打扮这件事把,也是不是我这边三句话两句话就跟你说清楚的你明白了吗?咱们这边现在主要是就是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想学习还是咋地?你要是诚心的学习,我这边就跟你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个问问题,你要是不诚心学习,我肯定也不能搭理你,你知道我这是啥意思不?”

    刘改革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咬着嘴唇低声说道:“不是,我发现你这个孩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我这边要是不是诚信的跟你说话,你觉得我现在至于跟你墨迹这么长时间吗?你自己想想,我至于墨迹这么长时间吗?我这边不也是非常诚心的跟你研究一下这个问题不是,你要是真的有啥好主意,你就给我出个注意就完事了,你说你说这些没用的扯啥犊子啊!”

    李德利看见刘改革有些生气之后愣了一下,随即笑呵呵的说道:“刘叔,你看你这边还急眼了,多大点事啊?都不至于的玩意……”

    李德利坐在刘改革的身边,两个人好像是找到了共同的话题一样,说起话来基本上就是一个没完没了的状态。

    一旁的李罗锅满脸无奈的看着这两人,先是有点不知道说啥好了,撇着大嘴,吭哧吭哧提醒了刘改革好几次,但是无奈刘改革就是一点反应没有,跟李德利两个人聊的热火朝天的。

    “得力啊,咱们两个现在也说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跟我好好说说,我这边现在到底是怎么研究,才能说达到你刚才说的那个大叔的状态,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让小姑娘疯狂追求的状态?”刘改革非常不要脸的呲着牙冲着李得力问道。

    李德利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随即吧唧着嘴打量了刘改革一眼,随即低声说道:“刘叔,既然你这边是非常诚信的跟我研究这个问题啊,我这边就先简单的给你分析一下你看看,你这边能不能接受,你要是能接受呢,你就按着我的办法整,你要是不能接受了,也没啥关系,到时候咱们在研究这个问题就完事了……”、

    “行!”

    刘改革此时非常配合的点了点头,随即接着说道:“其实我这边主要打听打听到底什么情况,你这边给我的意见要是可能落实的话,我这边其实还是非常愿意配合你滴,你明白我的这个意思不?”

    “草,这我有啥不明白的啊?主要是咱们这边得有点变化,毕竟你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你说你这个年纪要是在不知道打扮打扮自己,等你过一段时间这便都不年纪大了,你说你想着打扮,那你都被这个社会淘汰了,你除了勾搭勾搭你厂子里面做饭的大妈你还能干啥啊?”李德利撇着大嘴,分析的十分到位,一句话直接说到了刘改革的心坎里面,说的非常的感人。

    “得力啊,你说的这件事啊,其实就是我现在作为担心的一件事,我要是不是因为担心这件事,你说我能坐在这里在这跟你扯这个没用的吗?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啊?”刘改革握着李德利的大手,非常激动的喊了一嗓子。

    “嗯,确实也是这么回事,现在尤其是你这个年龄你多多少少的肯定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现在这个问题你就放心吧,我现在在这呢,我肯定是尽力帮你不就完事了吗?多大点事啊,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李德利呲着牙冲着刘改革回了一句。

    “对劲对劲,我刚才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刘改革非常配合的点了点头,随即接着问道:“那你说叔这边现在是怎么打扮比较好呢,就是说啥意思啊,你这边给叔叔看看你这边到底有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套路啥的,我听一下,咱们两个简单的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李德利听见这话以后微微点头,低声说道:“那个什么,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这边确实有几个方法非常的适合你,但是现在这边的情况主要是看看你这边是咋想的,你是不是愿意花这个钱,我这么跟你说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明白,叔这么跟你说吧,你这边要是真的能有啥效果的话,别说花钱了,就算是多花点钱我这边也是舍得的,毕竟咱们这边属于投资你说是不是?”刘改革呲着牙冲着李德利说道。

    “呵呵,啥也不说了,刘叔你这个觉悟就是跟我爸不一样我跟你说啊,我爸这边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我这件事我跟他说了无数次了,但是人家就是不听我的,你说我能有啥办法啊?我就是想让花点钱把自己收拾收拾,但是人家这边压根就是听不见去你说的是啥玩意,我跟他沟通都费劲,但是刘叔你这边就是不一样了,非常明显,你这边要比那个我爸啥的成熟不少你看出来没有?”李德利拍着大腿冲着刘改革喊道。

    “必须得你爸年轻那个时候跟我就没办法比,你爸根本就不知道啥玩意才是时尚我跟你说,时尚这东西你现在就必须的死死的抓住这个潮流你才能不被这个社会所淘汰,你说的我说的是不是这么回事?”刘改革撇着大嘴冲着李德利问道。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你现在必须得跟得上这个潮流的节奏,你就说我爸这种,社会不淘汰他你说淘汰谁啊,他这边一天天的也不知道打扮自己,也不知道给自己花钱,到时候他就该后悔了……”李德利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是,你们两个现在在这个抵挡说话,你说你们两个闲着没啥事老跟我说什么玩意啊?我咋地了我,我怎么就不知道打扮了,我跟你说,我现在是岁数大了,我根本没有那个心情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不?”李罗锅明显是听见这话有些不乐意了瞪着眼珠子冲着李德利喊道。

    “你看看,说你几句你咋还急眼了呢?多大点事啊,当初我是不是跟你非常真诚的对着你现在这个装扮的问题,我跟你聊过一次,你还有没有印象,我现在就是问问你,这件事你还有没有与印象啥的?”李德利扭头看着李罗锅问道。

    “有没有印象咋地啊?你说我有没有印象咋地啊?”李罗锅斜着眼睛看着李得力问道。

    “我就是现在问问你还记得不记得这件事?”李德利无奈的额解释了一句。

    “不是,我现在记不记得这件事咋地啊?你到底想说啥啊?”李罗锅扯着嗓子喊道,脸上的表情似乎非常的不乐意。

    “你要是记得这件事,我当初是不是也根据你现在这个情况然后简单的给你分析了一下,但是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样的你还记得不?”李得力无比激动的冲着李罗锅喊道。

    “我……我……”李罗锅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瞪着大眼珠子喊道:“我现在就是想不明白,我当初什么态度跟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到底有啥区别啊?你现在到底是想干啥啊?你能告诉我不?”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干,我现在就是感觉我根本没有办法跟你沟通下去你知道不,所以啊,你现在就是该干啥干啥去,别在这影响我跟李叔研究时尚这个问题,你要是闲着没啥事,你就出去抽根烟啥的,别在这看着了,说你两句小气吧啦的,还不乐意了,你说你至于吗?”李德利无比激动的冲着李罗锅喊了一嗓子,随即转身看着刘改革说道:“那个什么,刘叔咱们两个现在接着研究这件事事情,现在我爸这个就是更年期提前了你知道不?咱们两个现在根本不用搭理他就完事了……”

    “呵呵……”刘改革低着头笑了笑,有点不知道说些啥好了。

    “不是你说谁更年期呢啊?”李罗锅听出这话不对劲以后站起身伸手指着李德利喊道。

    “谁说你了啊?”李德利撇着大嘴回了一句,随即接着说道:“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你现在该干啥干啥去,行不行啊,我在这边跟我叔研究这个非常正经的问题呢,你说你这边老是磨磨唧唧的跟我研究这些没用的话题,有意思吗?现在能解决什么问题吗?”

    李罗锅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随即抬头看了刘改革一眼,随即咬着牙说道:“行啊,你们两个在这边研究吧,我自己出去,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能研究明白这个话题,什么时候能把这件事研究的透彻了你们两个喊我行不行?”

    “行行行,你赶紧出去吧,你说你在这磨磨唧唧的烦人不啊,你出去抽根烟干点啥不行啊,你说你非得在我这磨磨唧唧的你到底想干啥啊?”李德利无比烦躁的喊了一嗓子,挥了挥手语气非常的烦躁。

    “行!”李罗锅咬着牙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奔着屋子外面走去。

    刘改革看见李罗锅真准备往外面走以后连忙起身伸手拽了李罗锅一把然后笑呵呵的说道:“不是老李你看你现在这个是干啥啊,说说的怎么还走了啊?我们这边说话现在也不影响你,你说你走了干啥啊?”

    李罗锅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咬着牙冲着刘改革说道:“我现在不想跟你们两个说话了行不行,你们两个现在就在这研究这个东西吧什么时候研究完事了什么喊我就行了……”

    “你看你这人啊,你说我俩也没说啥啊,你咋还就走了呢?”刘改革坐在原地脸色有些无语的冲着李罗锅喊道。

    但是李罗锅人家压根没有任何的反应,转身便奔着屋子外面走去,刘改革喊了两嗓子以后人家根本就是不搭理。

    “这算是咋回事啊,说说的还说走一个……”刘改革满脸无语的冲着李德利嘀咕了一句,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我爸就这样,更年期提前了,这个问题我都跟他说多少次了,人家就是不听我话,你说我能有啥办法?”李德利呲着牙冲着刘改革回了一句,随即接着说道:“ig恩你说那我啊,我这边现在的情况,我就是简单的给你提个小意见啊,具体的还得看看你怎么想的。”

    “行!”

    刘改革非常配合的点了点头。

    大马路边上,两个青年还有一个中年人被堵在了路虎车的旁边,今天这个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非得在这三个人身上研究出来点问题,好像要是不研究出来点啥,不能完成任务一样,反正就是那几个问题,翻来覆去的问,翻来覆去的研究,人家今天可能打算就不走了也不知道咋地。

    “不是,同志,你到底想干啥啊?你跟我说说行不行啊?你说你这么问下去,我真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你说你到底想干啥啊,咱现在就是把话说清楚了,说明白了你看看行不行啊?”中年人满脸无奈的冲着说道。

    刚开始中年人以为什么都不知道,完全就是在扯犊子呢,但是随着这么问下去,中年人多多少少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因为今天这个实在是太执着了,大半夜的在这么磨磨唧唧的问了这么长时间,而且现在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这说明现在可能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但是至于为啥不现在明说,中年人没有想清楚,中年人现在唯一一件事能想清楚的可能就是现在这么问下去,自己这边可能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但是不能代表另外两个青年不会说出去,现在这个问题才是中年人最为担心的。

    抬头看了中年人一眼,撇着大嘴,沉默了最少半分钟的时间,然后低声说道:“我现在就是研究不明白,你们大半夜的到底在这边研究什么玩意呢?”

    中年人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随即继续说道:“同志,不是我这边现在在这研究啥呢,这个问题我已经跟您说了很多次了,您现在应该非常的清楚,我们几个现在就是在这等人呢,你说你这个问题已经问我这么多次了,我说的都是一样的,你说你问个别的问题不行吗?”

    中年人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扯着嗓子冲着,异常激动的嘶吼道。

    “你在这等人你就说等人就完事了呗,你在这跟我喊什么玩意啊?”有些不耐烦的撇了撇大嘴,随即继续问道:“那我问你,你今天晚上跟谁吃饭了?”

    中年人听见这话以后愣了一下,眼神有些犹豫。

    同样看出了中年人的犹豫,笑着说道:“看来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是不是,那我换个方式问你,你现在这个吃饭,有没有女的?”

    中年人听见这话猛然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咬着牙说道:“同志你问我这个是什么意思啊?”

    “呵呵,没啥意思,我现在就是非常随便的问问你,你完全不用这么紧张,你现在就是有这么回事,你就回答我就行了,你要是没有这么回事,你就别说话了,就完事了,你说你现在整的这么紧张是干啥啊?”笑呵呵的冲着中年人回了一句。

    中年人低头沉默了片刻,缓缓抬头看着说道:“我们吃饭的时候是有几个女的,但是我不知道你现在问我这个跟这帮女的有啥关系啊?”

    “我刚才不都告诉你了吗?现在这个问题跟着几个女的确实没啥关系,你说你老这么紧张你是干啥啊?”无奈的回了一句,随即看了中年人一眼,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这个情况就是我随便问问,你要是想怎么回答,你就怎么回答就完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明白了……”中年人无奈点了点头。

    “你要是明白了,咱们现在也比较好交流了你说是不是?你现在最好有啥说啥,因为我要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吗,我等会可能还会找别的人调查,你明白了吗?”看着中年人问道。

    “我明白了。”中年人点了点头。

    “明白了就行了。”笑了笑,随即接着问道:“我现在问你啊,当初跟你吃饭的一共几个女的,跟你都是什么关系,你们除了吃饭还干没干别的事情!”

    这几句话直接给中年人问愣住了,脸上非常不解的看着问道:“不是,叔叔,我现在有点想不明白,你问我这些问题跟我这边到底干啥了,到底有没有关系啊?我发现你这边怎么东一句西一句,啥玩意你都打听啊?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是在调查我你还是想干啥啊?”

    “我发现你的话怎么这么多啊,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就完事了,怎么这么墨迹呢?”瞪着眼珠子冲着中年人喊道。

    “……”中年人看着沉默了一下,随即低声说道:“那个什么,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今天吃饭一共是五个女的,全部都是咱们铁塔这边的女老板,我们到一起吃饭就是为了一块研究点项目上面的事情……”

    “就是项目上面的事情啊?”斜着眼睛看着中年人,语气带着几分犹豫。

    “对,就是项目上面的事情,主要是聊一聊合作的事情,您应该了解咱们这边的情况现在不都是那个什么吗,都是合作双赢啥的,所以我们这边有事没事的都跟他们一块吃个饭啥的……”中年人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你这边是干啥的啊?”抬头看着中年人问道。

    “啥玩意我是干啥的啊?”中年人愣住了。

    “废话,我是问你厂子是干啥的,这点话还听不懂还是咋地?”无奈的冲着中年人喊道。

    “你说你问我厂子干啥的,你就问我厂子干啥的呗,你这么问我,我这边一着急谁知道你这是咋回事啊?”中年人扯着嗓子冲着问道。

    “别说点没用的,你该干啥干啥的了,你现在就是告诉我你到底是干啥的就完事了,别在这磨磨唧唧的说点没用的……”烦躁的回了一句。

    中年人听见这话愣了一下,随即低声说道:“我那个什么主要是是做木材的……”

    “那跟你吃饭的女老板都是干啥的?”愣了一下,继续问道。

    “他们主要是整那个什么的,那个卫生巾啥的……”中年人随便找了个职业,应付了一下。

    沉默了一下,抬头看了中年人一眼,咬着牙低声说道:“那我问你啊,你既然说她们是干卫生巾的,他们跟你有啥关系啊?也就是你们跟他们在生意之上能有什么往来你告诉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