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海的女儿(完)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海的女儿(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广云子在这声呼喊中从天空之中落了下去,这几剑直接断了他的生路,若是别的地方受伤的话他的元婴还可以跑出来后重新修炼,可是王梓剑剑刺的都是他的元婴,元婴已死,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回来了。

    几个广陵宗的修士急忙冲了上去抱住了广云子的尸体,一探之下知道广云子已经陨落,顿时痛哭不止。

    广陵宗在修真界能有现在的地位,百分之八十依靠的便是广云子这个元婴老祖,若是广云子陨落了,他们广陵宗在修真界的地位肯定也会一落千丈。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杀广云子的人竟然是他们门派中的王梓,要知道这王梓可是继广云子之后最有天赋的弟子,从小到大都被门派中人呵护着,疼爱着,大家都觉得他会是广陵宗下一个元婴老祖,却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其他修真界的修士也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虽然大家不全都是广陵宗的,但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元婴老祖坐镇,大家都心中有些底气,如今广云子陨落了,霎时间众人便懵了。

    “王梓,你这个畜生,你竟然这么对我,亏得我这么帮你,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宁采荷捂住自己的胸口,对着王梓怒吼道。

    宁采荷也知道自己和王梓之间有矛盾,可是毕竟他们之间曾经是情侣,而且还一起谋划了这么长时间,在她看来她和王梓之间是有情分的,可是现在王梓竟然丝毫也不念旧情,直接拿她当肉盾了。

    金丹碎裂是最重的的伤了,虽然也有人在碎了金丹后又修炼上来的,但是那无一不是得到了大机缘,又天赋极高,这才能重修金丹的。

    “魔修,竟然有修炼腐尸决的魔修!”一人惊呼道。

    宁采荷的喊声吸引了修士们的目光,大家本就惶惶不安,在见到她之后更是变了脸色,有的人认出了宁采荷修炼的功法,眼中的厌恶更盛。

    在魔修中最让人厌恶的便是修炼腐尸决的,这到不是说修炼腐尸决最伤天害理,而是因为这个功法实在是太恶心了,光是外观就让人够厌恶的了。

    王梓本是想偷偷把广云子给杀了的,却没想到如今被众人给发现了,现在宁采荷还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生怕大家知道他和宁采荷之间的关系,于是脸上都变了。

    “你胡说什么,你个魔修,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对了,刚才其实就是你杀的我师叔,我现在就杀了你为师叔报仇!”王梓大急,但随后想到自己可以把事情赖在宁采荷身上,于是举起剑对宁采荷怒道。

    虽然有人看到王梓杀广云子的那一幕,但是还有不少的人并没有看到,因此在听到王梓说是宁采荷杀了广云子的时候便也相信了,看着宁采荷的目光越发的不善了。

    “我杀的?哈哈哈、、、王梓,你个卑鄙小人,真是睁着眼睛也能说瞎话啊!”宁采荷的眼神中的仇恨越发的浓郁,她知道今天王梓不死的话她就要死,于是宁采荷也豁出去了,随即继续说道“只要有眼睛的人且去看一眼那老头背后的伤,在对比一下你手里的剑,就知道这人是谁杀的了!”

    听了宁采荷的话后果然有人去看广云子尸体上的伤,那伤细小狭长,正是剑伤,众人又去看王梓手里的剑,对宁采荷的话更是信了八九分了。

    “大家恐怕还不知道吧,前些日子有女修被人奸杀,正是王梓干的,他表面上是名门正派,实际上他也是个魔修,专门修炼采补之术,而他前些日子从元婴期掉落下来也不是和什么魔修打斗受伤所致,而是因为他奸杀女修的事情被人怀疑,不敢出去采补,走火入魔才会如此的。”宁采荷继续爆料道。

    众人又是一片哗然大家的确是听过这样的传闻,但是后来广陵宗出面,这传闻才被压下来了,大家本以为是道听途说,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王梓的脸色已经黑了,宁采荷见到后心中无比的痛快,既然她好不了,那就拉王梓垫背好了,相信这些修士知道王梓的真面目后定然不会对他手下留情,而王梓这一下也彻底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这一边宁采荷说的热闹,那一边染风和彩墨的雷劫也要渡过了,一直守在它们身边的七月终于松了一口气,幸好一切都是按她想的发展的,也幸好有王梓这个败类最后出手,不然她还真的拿广云子这个老头没有办法。

    别看人类修士来的很多,但七月最忌惮的其实还是广云子,毕竟一般元婴期的修士七月就能对付的了,但是广云子却是元婴期大圆满的实力,即便她受伤,七月对付起他来也是很困难的,若是真的激的他兴起,不顾一切的拼命也要杀染风和彩墨,那她可就彻底没有办法,拦都拦不住了。

    因此当王梓来找她的时候七月顿时眼睛亮了,她的确是拿广云子没有办法,但是这王梓却有啊!王梓想要得到染风和彩墨的内丹,最大的竞争者便是广云子了,因此染风一定会在杀染风和彩墨之前先把广云子给杀了的。

    果然如七月所料,王梓在广云子受伤之后便偷偷的下手把广云子给杀了,七月再煽动王梓和宁采荷闹起来,这样修士的注意力便全都集中在了他们两个的身上,反而给染风和彩墨渡过最后一个雷劫的时间了。

    “我杀了你!”王梓黑着脸便朝着宁采荷冲了上来,他举剑就刺,下手丝毫没有留半点余地,只恨不得一剑把宁采荷杀了,让她别在胡说下去。

    宁采荷奋力抵挡,她自知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了,可她即便是死,也要拉着王梓陪葬。

    宁采荷和王梓打了起来,她所有阴狠的招式都用出来了,她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即便是拼了自己的胳膊腿不要,也要在王梓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没过多久,王梓的身上就满是伤了,而宁采荷更惨,她被王梓刺了好几剑,胳膊被削断了一条,脑袋也被劈下去半个,若不是宁采荷修炼的是腐尸决,她现在已经死了好几遍了。

    宁采荷忽然想起她第一次见到王梓时候的场景,那时候她偶然路过海边,远远的便看到一只海中的妖兽正守着一个男子。那妖兽极丑,可是让宁采荷惊讶的是那妖兽的眼神却温柔至极,为了怕太阳会晒到那个男子,那妖兽甚至一直用身体帮男子挡着太阳,直到自己不小心发出了声音被那妖兽发现,它这才慌忙的逃回了海中。

    如果、、如果她当时没有上前去,没有认识这个男人,会不会下场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呢?

    宁采荷开始有些后悔,可是即便是后悔,现在也已经晚了。

    宁采荷已经是樯橹之末了,忽然,宁采荷那腐烂的露出森森白牙的嘴角勾了起来,那明显是个笑容,但那笑容却诡异无比。

    王梓见此心中忽然猛地跳了一下,他下意识的便觉得不好,想急忙躲开,但是却还是来不及了,因为宁采荷已经直接扑在了他的身上,死死的抱住了他,那力道极大,以至于任他如何也无法甩开宁采荷。

    轰的一声响,宁采荷直接爆开了,她自知必死无疑,因此便自爆金丹,便是她死也要拉着王梓陪葬。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忽然变的晴朗了,那原本满天的乌云已经全都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之中渐渐的布满的七彩祥云,而在那祥云之中隐约间能看到一条红色鲤鱼和一只蛟龙盘旋舞动。

    淅淅沥沥的雨滴从天空之中落了下来,只是那雨滴是金色的,雨滴之中蕴菡了无数的灵气,受伤的人在碰到那雨的时候伤口渐渐的愈合了。

    所有人在看到全都惊呆了,刚才大家还全都在看宁采荷和王梓不要命的决斗呢,而此时、、、

    “飞升了,爹娘飞升了!”四公主忽然惊喜的大喊了起来,她和几个姐妹一直在控制着那些妖兽,怕它们会在最后关头对染风和彩墨不利,此时见到这一幕顿时卸下了心中的紧张,心中满满的都是高兴。

    与此同时七月也在仰头看着染风彩墨夫妇二人,泪水从脸颊划过,那是原主流下的泪,她终于弥补了自己做过的错事,让她父母如愿飞升了,终于她不必再为此而愧疚了。

    染风和彩墨飞升之后南海的一些八阶的大妖都蠢蠢欲动想成为南海的王者,可是就在此时,七月却站了出来,成功的守护住了龙宫,并用强势的手段让南海所有的海妖知道即便染风和彩墨飞升了,这南海还是姓染的,谁敢伸爪子,她就把谁给剁了。

    人类修士损失了一个元婴老祖,因为没有依仗,所有他们也并没有继续闹事,而是灰溜溜的离开了。而广陵宗也因为失去了广云子,在修真界的地位再也不是那么强势了,又因为王梓奸杀女修的事情传开,害的广陵宗名声十分不好,以至于广陵宗每个人在提起王梓的时候无不是咬牙切齿,咒骂不绝。和原剧情中王梓斩杀了染风和彩墨,让修真界所有人都对他敬仰无比的情况完全不同。

    所有人都觉得王梓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便宜了,但实际上王梓却并没有死,王梓被宁采荷自爆后的确是炸的只有一口气了,可是就在他要死了的时候,却刚好赶上了灵雨,于是王梓便勉强活了下来。而七月在发现他没死之后并没有杀了他,反而是出手救了他,只是他修为尽失,灵根全毁,活下来后便只能成为一个瘸腿瞎眼浑身烂肉的普通人了。

    从此之后在南海海边便出现了一个要饭的疯子,他疯疯癫癫,见人就说南海的七公主喜欢他,让大家给七公主带个话,说他愿意娶七公主,让七公主来接他。

    只是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发疯,要知道南海的七公主可是如今整个南海的霸主,据说长的如同天仙,又怎么可能喜欢他这个一个又丑又恶心的要饭的呢!

    王梓一直活到八十岁,每次他快要死的时候,七月便派人来把他救活,七月不想让他死,她就是想让王梓活受罪,这样才能赎清他的罪孽,对得起原主付出灵魂的代价。

    七月可以说是有史以来修炼的最快的妖兽了,她很快就晋升到了九阶,可是七月在九阶上一直耗费了上万年也没有飞升,而七月身边的启蒙和几个公主却在七月的护持之下先后飞升了。

    所有人对此都很不解,猜测也很多,但七月却从来没有解释过,终于在一天清晨,七月在笑容之中坐化于南海的一个小岛之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