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海的女儿(23)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海的女儿(2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是什么药?”终北没敢接,只是对七月问道。

    “毒药,而且吃了这药若没有解药的话就会浑身腐烂而死,死的极其凄惨。”七月巴拉巴拉的说道,随后在终北那瞪圆了的惊恐的眼神中又安慰道“不过只要你奉我做主人的话我就会给你解药,这解药每年吃一次就行,只要吃了就不会有事的!”

    七月这药是从海巫那里要来的,自从章鱼和海巫甜甜蜜蜜的开始恋爱之后,七月想弄点药实在是太容易了,这一次七月上岸之前海巫便送了七月几瓶毒药做礼物,其中便有这断骨腐蚀丸和断骨腐蚀丸的解药。

    “、、、、那你还是打死我吧!”终北在片刻之后僵着脸说道。

    没有谁愿意自己的小命被人捏在手里的,更不想自己成为别人的奴隶,终北心中的那一点尊严又站了上风了,于是他坚定的说道。

    “如果你让我打死你的话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最近我接了一个买卖,有个邪修要买两个人类的魂魄去祭他的幽冥幡,我看你们兄弟俩的到是正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我就拿你们的魂魄换点灵石了!”七月微微一笑,随后语气很欢快的说道。

    还问他介不介意?这事有人会不介意吗?而且自己若说不介意的话,这个禽兽真的会放过自己吗?

    苍天啊!我就想问问你,竟然有人能如此轻松的说出这种话,他这特木还是人吗?

    终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平时也杀人越货,但是还从来没有连人家的魂魄都不放过的,要知道那幽冥幡最是邪了,若是被祭了旗,只怕魂魄生生世世都要受人驱使,就连投胎都是一种奢望了。

    终北眼中泛过阴狠,既然活不了,那就鱼死网破。

    他调动浑身的灵力朝着金丹而去,这便是打算爆体而亡了,而七月站的离他那么近,若是自爆的话七月也必死无疑。

    可是他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七月可是在修真界混迹过两世的老油条了,别人可能不会察觉终北的异样,但是七月哪里会发现不了。

    “想死?那可没那么容易!”七月说道,随后七月一脚就朝终北的小腹踹了过去,这一脚又狠又准,顿时终北直接被七月踹飞了数十米,而他刚才调集的灵气却被七月这一脚直接打断了。

    七月也没什么耐心了,她上前几步,一脚就踩在了终北的胸口,这一脚让终北的嘴里又喷出了一口血来。

    “活着还是死?快点选一个吧!我可没时间跟你吓耗着了!”七月冷冷的说道。

    “英雄,我、、我要活、、、嘤嘤嘤、、、”终北这一次真的哭了,既然逃逃不了,死也死不了,那只能选择吃药这个选项了,毕竟没人想永世不得超生,成为一个魂幡中鬼吧!

    终北一边哭一边吃下了七月给他的药,至于终南七月根本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七月就直接把药丸塞到了他嘴里了。

    终南的伤不轻,不过七月可没有帮人治伤的善心,而七月却把他和自己大哥的储物袋都拿走了,因此终北一颗疗伤的丹药都没有,而想要救他大哥,终北便只能去求七月了。

    七月可不是大方的人,药她可以给终北,但是钱却是必须要终北出的。

    什么?你说你的钱都被我给抢走了,所以没灵石?

    现在没有没关系啊,咱们可以打欠条嘛!

    于是终北便只能委委屈屈的签了一张三千块中品灵石的欠条,随后便拿到了一颗廉价的只值两颗中品灵石的疗伤丹药。

    虽然终北被黑心的七月给坑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药还是很管用的。没过多久终南就幽幽的醒过来了,但是随后在听完终北说了他们现在的处境的时候,终南差一点又晕过去了。

    终南的记忆还停留在他们要打劫的时候,可是睡了一觉后才知道自己打劫不成反被打劫了,这让终南无法接受,但是却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终南和终北垂头丧气的跟在七月后面,刚才他们又给七月给揍了一顿,原因是他们两个竟然也不会阵法,这让七月十分的恼怒,大骂这两人是废物。

    俩人被七月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是他们心中却暗暗吐槽,他们不会阵法的确是废物,但你这个暴力狂不也不会阵法吗?凭啥我们都是废物,你就不是啊?

    七月并不知道这俩人在心里是怎么骂自己的,只是带着他们在这桃花林里溜达着,而溜达了没多久,几个人便听见有人说话的声,听到这声音后七月唇角轻轻一挑,看来肥羊又要上钩了。

    这一次来的是四个人,四个人都是男修,身上穿着蓝青色的衣服,只看这衣服便知道他们是全仙门的弟子了。

    四个修士见到七月三人后不由得一愣,可是在看到七月手里那颗抛来抛去的假海珀的时候眼睛却都亮了。

    “海珀、、”四个人中有一个识货了不由得激动的喊了出来,众人听了这俩字后全是满脸的癫狂,他们虽然没见过海珀,但却是听说过的啊!若是能得到,那可是天大的造化啊!

    在看到这四个人此时的表情后,终南和终北却笑了,毕竟人总是这个样子的,自己倒霉的时候若是看到别人也跟着倒霉,心里总是会好过一些的。

    不出终南和终北所料,在三十分钟之后,这四个人也都鼻青脸肿的站在了他们旁边,成为七月新的仆人。

    终南和终北的名字七月还能记住,毕竟这俩人的名字还是很有特点的,所以也好记。

    但是这四个人的名字却是很难记住了,可能是全仙门为了显示自己门派的人很有文化,所以名字都起的十分拗口,七月也懒得一个个去记住,于是便直接给这几个人起名叫老一,老二,老三和老四了!

    四个人表示了反抗,觉得这名字实在是太难听了,就算是他们门派的灵兽也不会叫这个的。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在七月面前反对什么的一向都是无效的,所以他们直接被武力镇压了,而在镇压之后,他们也只能接受了这个狗都不会愿意的名字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