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海的女儿(22)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海的女儿(2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会一些阵法,但是却并不是很精通,而七月所在的桃花阵却实在是有些复杂,因此七月四处转了一小会,但却也没走出去。

    不过七月也不着急,既然走不出去,那就留在原地等会阵法的人来好了,于是七月便找了棵桃花树下席地而坐,随后便从空间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来扔在了旁边。

    七月掏出来的东西正是那假的海珀,这东西高仿的很像,因此之前七月用的也十分的得心应手,之后七月又让四公主改良了一下,因此七月一拿出这海珀之后,那蓝幽幽的光顿时照了好远,清新的水汽四下逸散开来,引的桃花林里的另外两个人眼睛不由得一亮。

    大家来仙府的目的便是要找宝物的,如今感受到了宝物,俩人闻着味就过来了,而到了地方后这俩人便见到那桃花树下斜倚着一个俊逸无比的青年,青年正在啃一支鸡腿,而他身边的地上则是扔了一块放着蓝幽幽光芒的石头,而他们感受到的气息便是从这石头上散发出来的。

    这石头一看就是好东西,俩人皆是心头一动,看着七月的目光也带着一些杀气了。

    这两个男修是亲兄弟,因为都是体修,所以身材都很魁梧,那个红脸阔鼻的名叫终南,那个皮肤有些黑,一脸横肉的叫做终北,俩人是散修,行事也颇为心狠手辣因此俩人有个外号叫南北双虎。

    “等了好半天了,总算是有人来了!”七月看见他们后也很高兴,把鸡腿上最后的两口肉吃完后捡起了地上的假海珀,随后一边笑着一边对二人说道。

    众所周知,在这仙府之中那些机关阵法故然是凶险,但是最可怕的却是那些随时想抢宝杀人的修士,因此但凡是大家遇见好东西的话只恨不得马上就收起来,哪里会这么大咧咧的摆在地上,还等别人来啊!

    不过这终南和终北也不怕,他们两个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了,即便是七月厉害,但也不可能是元婴修士。而如今他们是两个,七月只有一人,因此即便是七月真的有什么阴谋阳谋,他们两个也能对付的了。

    “东西交出来,储物袋也给我扔过来,我们兄弟俩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终南很霸气的说道。

    “你想让我把这个给你?”七月把手里那拳头大的海珀抛了抛问道。

    “对,费什么话!再不拿过来的话小心我们兄弟俩把你劈成肉泥!”终北挥着手里的大砍刀对七月厉声吼道。

    “好啊!那就给你吧!”七月挑了挑眉毛,一点也不生气的说道。

    七月说完之后便把手里的假海珀又颠了颠,随后右脚猛地后退,紧接着七月便以一个标准的棒球投手的姿势把那个海珀朝着那兄弟俩抛过去了。

    这一球速度极快,终南和终北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看到那假海珀的时候已经晚了,随后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那假海珀直接就被砸在终南的脑袋上了。

    只是瞬间,血花四溅,终南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随后只觉得两眼一黑,随即便因为脑震荡直接昏迷过去了。

    终南可是体修,他那个脑袋硬的不得了,平时在家砸核桃都不用锤子,拿核桃往脑袋上一撞那核桃就能裂开,可是如今却被七月一下子就给砸晕过去了,可见这一下的力道到底有多大了。

    “大哥、、”终北惊呼一声,随后便扑了过去查看终南的伤情,此时终南脸色惨白,头上一个血窟窿正朝外喷着血,也不知道是生是死,顿时终北就怒了。

    “你、、你竟然敢伤我大哥、、、”终北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对着七月怒道。

    “又不怪我,是他让我扔的,我扔过去了,他没接到,这是他笨啊!”七月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说道。

    终北被七月气的那张黑脸更黑了,他不擅长吵架,于是便挥着手里的大刀朝着七月冲了过来,看来是吵不过变得打算用武力解决了。

    真是太巧了,七月其实也不太喜欢吵架,能动手的事情她一直就不喜欢瞎笔笔,于是七月冷笑一声,手腕一抖,两把巨斧就出现在七月手里了,随后七月斧头一挥,迎着那大刀就过去了。

    终北一向都是走野蛮战士路线的,拼力气的话他从来都没输过,可是这一下刀斧相撞之后终北只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被震麻了,虎口也是生疼,手腕几乎都快断了。

    终北现在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他没想到七月长的跟个娘娘腔似得,力气却这么大,这特木哪里是人啊,这特木就是只兽啊!

    不得不说,终北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觉了真相了,可是留给他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因为很快七月的又一斧头已经朝他砍下来了。

    十分钟之后,终北已经浑身衣衫褴褛,满脸鼻青脸肿了。他的刀早已被七月给砍断了,可是之后七月却并没有一斧头也砍死他,而是把斧头收了起来,开始和终北玩起了肉搏。

    见七月如此托大,终北本是心中暗暗高兴,可是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因为七月不砍死他的原因完全是因为还没玩够,如今他就好像一只耗子一样被七月这只猫戏弄着,等到对方玩腻了,他也就要被干掉了。

    终北又一次被七月给左勾拳、右钩拳、飞踹的揍倒在地上,可是这一次终北却没有站起来,而是躺在地上不动了。

    圣人云,哪里被打倒就要在哪里趴下!终北实在不想再爬起来后让七月又揍一次了,但是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他这种修了数百年的人了,活的越久人就越不想死,终北在躺着等死和求七月饶命两个选项中做了激烈的挣扎,最后终于还是选择了后者。

    七月也没有想杀终北的意思,见他求饶之后只是拿出了一个药瓶,随后从里面倒出了一粒雪白的药出来递给了终北。

    “只要你吃了这药,我就饶你一命。”七月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