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海的女儿(14)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海的女儿(1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斧头原主来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原主有龙的血脉,因此这两把斧头和她心意相通,用出来后威力无穷。

    可是,原主当年却觉得自己用这两把斧头实在是太不好看了,她本就自卑自己不漂亮,生恐王梓再因为自己用这两把大斧再看不上自己,因此这斧头一直都弃之不用,而在七月看来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七月可不管自己用这斧头秀气不秀气,反正凭着原主的身材也和秀气沾不上边的,于是七月毫不犹豫的把这两把大斧给找了出来,今天正好用这三个家伙来试一试自己的斧头了。

    这斧头划开海水,顿时一阵龙吟之声响起,海水四下卷动,波浪滔滔,斧头还没到虎石进前,它便已经被这斧头的气势给镇住了。

    龙的威压可不是寻常妖兽可以比的,即便这只是两片它的鳞片,但那气息已然让虎石觉得腿脚发软了。

    虎石强撑着嚎叫了一声,借着虎啸提升了一下自己的气势,它奋力的躲过了那斧头,随后朝着七月便想扑咬过去。

    七月可是打架的行家,虎石这点水平在她面前还是不够看的,七月就地一滚便躺在了虎石的腹部下面,尾巴用力的朝上狠狠的一拍,随后便听虎石嗷的一嗓子,随后它便已经倒在地上一边嚎叫一边打滚了。

    雄性生物就这点不好,不管怎么修炼,下身的那玩意却是不可能被修炼没了的,而在恢复原型的时候也没有衣服的遮挡,这一点若是被攻击的话可是防不胜防。

    七月这一个断子绝孙的尾巴让虎石的蛋蛋十分的忧伤,这也幸好它是六阶的妖兽了,抗打击能力比较强,不然的话这一下子下去,虎石的下半辈子就再无性福可谈了。

    虎石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声让冷玉生和孔白羽只觉得身下一紧,它们本是打算和七月拼了的,但是如今却发现这个女人不止长相身材不一般,为人也是心狠手辣,它们不想步了虎石的后尘,因此那本打算攻击的手便放了下来,随后齐齐的朝后走了一步,以此表示和虎石划清了界限。

    “哈哈哈、、、你们还想来吗?”七月大笑,随后对着冷玉生和孔白羽声如洪钟般的问道。

    还是女人吗?这特木是上古凶兽好不好?

    冷玉生和孔白羽紧紧的靠在一起,被七月那声音一吓,俩人都快哭了。

    没错,它们怂了!怕女人的男人的确很没有种,但是若是被阉了那就要永远没种了,两“种”相比较,是个正常人就知道该如何选择。

    被七月收拾了一顿的三个妖很乖巧的跟着七月身后朝着海上游了过去,它们会这么乖巧的原因一来是因为被七月的“王霸之气”所震撼,因此也熄了反抗的决心了。二来则是七月保证对它们三个没兴趣,根本就不打算跟它们发展出半点超越革命友谊的关系出来,甚至发誓即便是单身一辈子都不会嫁给它们。

    于是三个妖顿时放了心,既然七月不想嫁给它们,它们也没理由折腾了,于是便很听话的跟着七月一起去对付那些人类了。

    多年之后,它们每次想起今天都会有种想扇自己大嘴巴的冲动,按理说它们也是在修真界和七月关系最好的妖之一了,本来它们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但是因为今天的誓言,它们彻底没有任何希望了。要知道它们都是修仙的妖,誓言对于它们来讲可是很严肃的事情的,若是违背了誓言的话便会有心魔出现,以后修炼之路便算是彻底断送了。

    但是现在的三妖却并不知道这一切,此时的它们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乐呵呵的跟在七月身后,只是虎石走路的时候动作却十分的别扭,两脚一直内八字,显然那疼痛虽然缓解,却并没有消失。

    “这海船看起来好像和之前的不太一样啊!”七月遥遥的望着海上的大船,随后对着冷玉生三个问道。

    “你之前遇见的是富贵楼的海船,富贵楼船上的标志是一朵大红的牡丹,可是这艘船上的标志却是一丛绿竹,这是修真界木樨门的标志。”冷玉生对七月解释道。

    冷玉生的知识面很广,它和六公主那种八卦不一样,他对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并不感兴趣,却对修真界的一些重要的事情知道的很详细,简直堪比修真界的百科全书了。

    木樨门?

    七月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随后七月便想起王梓的女朋友宁采荷便是这个门派的了,

    木樨门是个不大不小的门派,而在修真界之所以还比较有名气的关系是因为木樨门只招收有木系灵根的弟子,同样木樨门的木系功法也很厉害,凭借着这个,木樨门在修真界才闯出了一席之地的。

    在原主的记忆中宁采荷并没有和她有过什么直接冲突,但是七月在看过原主的记忆后对这个宁采荷却颇为忌惮。在七月看来,宁采荷这个人心机十分深沉,事实上宁采荷早就知道是原主救了王梓的事情的,也发现了原主一直都在跟着王梓,可是她却并没有说,只是时不时的特意说一些王梓需要的东西出来,而原主每次听了她说的东西后便尽力的帮王梓寻找,宁采荷从中也得了不少的好处,因此才会那么快和王梓一起修炼到了元婴期的。

    而且当年王梓之所以会知道染风和彩墨要渡雷劫的消息也是木樨门打探出来的,七月本就没打算放过木樨门,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提早送上门来了,既然如此,七月怎么可能会放过。

    不过据监视的水母说船上是有一个元婴期修士的,七月若是硬拼的话半点胜算都没有,这让七月沉思了起来。

    “这有什么难的?我听说你大姐去年可是升到了七阶的,若是她出手的话便是元婴期的修士也可以对付的吧!”孔白羽见七月不说话,于是便出主意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