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网游之命运轨迹(28)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网游之命运轨迹(2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杀你的人?”血芦苇阴冷的对七月说道。

    血芦苇觉得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七月应该有的态度是惊慌的尖叫,然后转头逃跑呼救,而这个时候自己就可以上去追上七月,扯着七月的头发摔在地上,之后用棍子狠狠的在这个女人身上狂打一顿。

    血芦苇心中把该有剧情已经演练了一遍了,他盯着七月,如果按照剧本的话七月这个时候应该开始尖叫了,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七月并没有按照他的剧本来继续发展下去,七月只是盯着他,随后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目光。

    “你是不是看电影看多了?呵呵,还杀我的人!这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你杀过人吗?还穿一身黑衣服,呵呵,你以为穿一身黑衣服自己就是杀手了?穿成这样半夜跑这小黑胡同里来,你也不怕车看不见你,把你给撞死了!”七月撇了撇嘴说道。

    血芦苇的一张脸因为七月的话直接就给气的通红了,七月不按剧情害怕尖叫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侮辱自己,他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七月给狠狠践踏了。

    “你、、、”血芦苇咬着牙想说话,可是再一次被七月给打断了。

    “什么你啊我啊的,我就问你是谁,为啥跟着我,这话你听不懂吗?还跟我在这耍帅,你说你也这么大年纪了,跟那些中二青年学什么啊!要点脸吧大叔!”七月又说道。

    “我杀了你!”血芦苇恼羞成怒,如果说之前说杀七月这句话是吓唬七月的话,那他现在就是真的想杀人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气人了,他觉得只有血才行洗刷他受到的羞辱了。

    血芦苇挥舞着棍子朝着七月这边就冲过来了,血芦苇这一下丝毫没有留半点的余地,他的棍子挥舞的方向是朝着七月脑袋去的,若是真被打上,恐怕七月即便是不死也要头破血流。

    而七月在看到血芦苇朝她打过来后却是动也不动,仿佛是被吓傻了一般,直到血芦苇快到进前的似乎还七月忽然朝着旁边迈了一步,随后她两腿微微蹲下,手轻轻抬起,在半空之中画了一个半圆的形状。

    这段时间七月一直都在游戏中忙着升级,因此武功方面虽然练了,但是因为时间短,用的心思也少,因此还并不是很厉害,内力也只修炼出了一点点。

    孟小米这句身体也仅仅是普通女孩的身体素质,虽然有了这一点点的内力,但毕竟力气还是小,若是和血芦苇这样经常打架的人硬碰硬的话虽然也能赢,但是却难民会吃点亏,于是七月便想起了太极拳来。

    七月学过太极拳,但却很少用太极拳,她一向都喜欢凌厉刚猛的功夫,对于这样软绵绵的武术她一向不太来电,但这种以柔克刚的武功此时用来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因此七月便决定就用太极拳了。

    血芦苇只觉得七月这个动作很奇怪,可是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赶紧自己的胳膊半路被七月的胳膊给挡住了,七月挡住他的力道也并不大,但是他挥舞棒子的手却随着七月的胳膊直接就偏开了,而紧接着血芦苇便觉得七月的另外一个胳膊就好像软绵绵的蛇一样缠在了他的手臂之上,紧接着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自己的胸口就被七月的胳膊肘给击中了。

    这一下七月仿佛也没用多大的力气,但是血芦苇只觉胸口仿佛被千钧之力给击中了一般,险些疼的一口血直接就喷出来了。

    血芦苇想反抗,但是还没等他直起身子来,随后他的后背就被七月又是一击,随后他便被打的趴在地上了。

    “我草你大爷,老子和你拼了!”血芦苇被这一下打的眼冒金星,他趴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来,随后他大骂了一声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血芦苇朝着七月就又挥下了拳头,可是他的拳头还没打到七月,就被七月的手轻轻的一拂,紧接着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根本没办法控制了一般就又被摔在地上了。

    血芦苇从十几岁就开始混黑道了,他打过的架无数,厉害的对手也不是没遇见过,但是如同今天一般无能为力,根本就使不上劲的却是第一次碰到。

    七月就好像一个滑不留手的球一般,他根本就沾不到边,七月每一招都软绵绵的没有半分的力道,但是每一招打在他身上他都觉得疼的头晕

    血芦苇本以为今天晚上自己是恶狼,而七月则是那个可怜的小白兔,但是很显然今天晚上的恶狼被扇懵逼了,七月就好像猫戏弄老鼠一样玩弄着他,直到最后,血芦苇一个黑道混了这么多年的汉子都被打哭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脸活下去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七月走到了血芦苇的跟前,蹲下了身子又一次对血芦苇问道。

    血芦苇咬着牙,他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够丢人的了,不过幸好七月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么自己就不至于丢人到家,于是血芦苇咬紧了牙关拒绝开口和七月说话。

    “呵呵,嘴很硬啊!”七月见他这样不合作的态度也不生气,她只是轻轻的一笑说道,随后七月抓起了血芦苇的一只胳膊又说道“看来看来教育的还不够,那我就教一教你,什么叫识时务吧!”

    七月的话让血芦苇有了不太好的预感,而紧接着七月便把他的胳膊狠狠的朝后扭了过去。

    “当你见到医生的时候,告诉他,你的病情是左桡骨螺旋式花样骨折!”七月说道。

    “啊~~~~~”

    寂静的夜,清冷的风,漆黑的小巷中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血芦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骄傲一下,因为他对这里的地形判断的没错,这种偏僻的地方不管怎么叫都不会有人过来救他的,而他更应该骄傲的是,在这样的剧痛下他竟然依然保持了清醒没有昏倒,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还是很坚强的。

    “你是谁?叫什么?”七月再一次问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