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灾荒种田时代(12)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灾荒种田时代(1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果然如齐琅所猜想的一样,今天晚上县太爷胡县令就已经打算逃跑了。

    胡县令不是科举出身,之所以能当上官完全是因为裙带关系和自己有钱,据说他的小姨子嫁的人正是二皇子府上的总管的儿子,他可是花了大比的银子疏通了关系才某了这么一个缺,本以为上任几年就会把钱给捞回来的,却没想到赶上这么个倒霉年景,不但钱没捞回来,他自己也有可能要搭在这个鬼地方。

    擅自离任可是要被朝廷惩处的,可是在这待着那却是要死的,胡县令觉得自己宁愿丢了官也比死了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胡县令决定拔腿就要跑了。

    胡县令没想到齐琅会知道他想跑,更没想到齐琅带着粮食来让自己带着齐琅全家一起跑,不过他也没拒绝齐琅,到不是因为他贪那一点粮食,而是因为一来他若是不答应很有可能齐琅会闹起来,到时候满城皆知这件事他可就跑不了了。二来则是因为齐琅给胡县令出了一个主意,这个办法可以保证胡县令不必因为逃离的事情被朝廷处罚,胡县令听后大喜,虽然多了这么多人逃跑不方便,但是这齐琅实在是个人才,所以为了他多带两个人,麻烦一点也是值得的。

    阮氏等人一听大喜,急急忙忙的便进屋把七月包了出来,随后都穿上了一些破破烂烂的衣服,跟着齐琅便偷偷的去了县衙。

    县衙门口已经停了七八辆马车,马车旁边围着几个县太爷平时就亲近的衙役,所有人都神情紧张,马戴着嚼子,蹄子上绑着布,尽量不发出声音。车里坐着的一些家眷也没人说话,就连孩子都被捂住了嘴。

    齐琅把七月和阮氏塞到了一个车里,而张王氏和孩子去了另外一辆车,随后齐琅便和张秀才离开了。

    “别害怕,你爹要去县令那里,一会就回来了。”阮氏见七月想掀开车上的帘子,于是便摸了摸七月的头,轻轻的在七月耳边说道。

    七月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其实她到不害怕,反而是阮氏浑身都在发抖,只是七月也不好劝她什么,只能乖巧的把掀开的车帘放了下来。

    虽然车队已经尽量的不发出声音了,但灾民又不是瞎子,所以车队还没出城就被人发现了。难民虽然不知道粮船沉了的事情,但是还是还是有人跟在车后面,眼睛发绿的盯着拉车的那几匹马,若不是害怕衙役手里的刀,恐怕他们早就上来把那几匹马给分食了。

    所有人都很紧张,就连那几个握着刀的衙役也是后背都湿透了,脑门上满满都是汗珠,只是他们必须强撑着,索性老百姓的骨子里还是怕官府的,这才让一行人有惊无险的出了城。

    出了城以后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可是走了没几天,更可怕的事情却出现了。

    “娘、、娘、、,你怎么了?”

    这一天众人晚上的时候找了一处偏僻的山坳里休息,刚生起火来,忽然阮氏却猛地栽倒在地,在阮氏身边捡材禾的齐天星吓的直接把手里的干树枝全都扔了,慌慌张张的去扶阮氏,口中惊慌的喊道。

    七月也在不远处捡材禾,听到齐天星的喊声后吓了一跳,也急忙跑了过去。

    此时阮氏双眼紧闭,面如金纸,她身边还有几个也跑过来的人,七月一见阮氏这模样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阮氏恐怕是、、

    “疫病,这是疫病、、、”一个衙役忽然大喊了起来,今天白天的时候他去前面探路,便在路边看到有人昏倒,打听之下才知道竟然此地竟然出现了疫病,而的疫病的人也和阮氏一样,突然倒地不起的。

    一听有瘟疫,那几个围上去的人全都齐齐的朝后退开了,就连原本还表现的有些关心的张王氏也捂住了嘴离开了好远。

    在原本的剧情中阮氏就是得疫病而死的,而时间点也和现在差不多,这疫病十分厉害,只要得上的人就救不活,如果说饥荒带给西北十二城是灾难的话,那瘟疫便是灭顶之灾了。

    瘟疫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恐慌了起来,胡县令的确是很看重齐琅,但是他就是再看重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于是他当机立断决定要把阮氏扔下,而车队则是连夜上路赶紧离开此地。

    “大人,这怎么行啊,内子若是被扔下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还请大人发发慈悲吧!”听了胡县令的决定,齐琅连忙焦急的说道。

    “反正她也救不活了,总比带着她让所有人都染上疫病强吧!你要是不想把她扔出去,那你就跟她一起留在这里,反正我是要走了。”县令捂着鼻子不耐烦的说道。

    齐琅见胡县令说的坚决也知道此事没有回旋的余地,张秀才本想跟着齐琅一起留下,但却被张王氏一把给拉住了。

    “你不想活了,你还想让我和孩子一起都染上瘟疫死啊?”张王氏小声的对张秀才说道。

    张秀才脚步顿住了,他的确可以讲义气,但是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真出点什么事,他实在是不忍心。

    “那你把咱们的粮食拿出来一些给齐兄吧!”张秀才叹了口气后说道。

    “哪还有粮食了,粮食都吃光了。”张王氏眼神闪了闪后说道。

    其实自从出城之后张秀才一家人一直都吃着齐家带着的粮食的,张王氏衣服里缝的粮食根本就没有动,反而是齐家的粮食都吃光了。

    张秀才自然知道这一点,他刚想发怒,却被齐琅给拉住了。

    “张兄,你不必如此,这段时间已经很受你的恩惠了,我们不能再从你这里拿粮食了。今日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你的情谊也只好以后再报了!”齐琅挤出一个笑容后对张秀才说道。

    张秀才听了这话后脸都红了,事实上这段时间他们家一直都吃着齐琅的粮食的,如果说恩情,那也是他欠齐琅的恩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