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天使的复仇(完)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天使的复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姐,你不会把人打死了吧?”

    看着纪鹤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宋安鑫有些担心的对七月问道。

    “没死,就是昏倒了,你拿着棒子,我把他背下楼。”七月把手里的棒球棍扔给了宋安鑫说道。

    七月说完一把就把纪鹤洋好像抗麻袋一样给抗起来了,纪鹤洋一米八的男人,可是被七月抗在肩膀上却仿佛没有重量一样,随后七月便朝着楼梯口走了过去。

    宋安鑫不知道七月为什么要把纪鹤洋给背下去,但他也没问,只是乖乖的把棒球棍接在了手中,然后跟在七月身后,好像个小尾巴一样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整个酒店的人此时都集中在宴会厅看热闹呢,因此一路上七月一个人也没看到,七月走的飞快,宋安鑫几乎有些跟不上,只能小跑着才能不被七月甩下。

    七月顺着楼梯直接便来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随后七月便在地下停车场一个一个的找了起来,最后在一辆牌照数字很吉利的车面前停了下来。

    “姐,这是谁的车啊?”看到七月把纪鹤洋从肩膀上扔了下来,宋安鑫好奇的对七月问道。

    “岳长安的,一会咱们可就有好戏看了。”七月一边把纪鹤洋给塞到了汽车的后车轮处一边对宋安鑫说道。

    “姐,你不会、、、”宋安鑫愣了一下,但随即明白过来七月要干嘛了,他瞪圆了眼睛对七月问道。

    “每错,刚才那个咱俩埋伏他叫守株待兔,这个就叫借刀杀人!”七月觉得用这个方法教成语也不错,这就是所谓的寓教于乐对吧!

    “可是咱们会不会被人发现啊!”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宋安鑫还是很害怕的,他咽了一下口水对七月问道。

    “当然不会了,这两个人为了不留下证据可是买通了保安把所有的监控器都给关闭了的,对着这个成语就叫将计就计。”七月说道。

    在若干年后,宋安鑫回忆起童年学习成语的经历都无比的唏嘘,成年之后宋安鑫知道的成语已经快有一本成语辞典那么多了,而每个成语的背后都有那么一段让人难以忘记的故事。

    七月把纪鹤洋塞到车下面后还做了一些伪装,随后俩人便躲在停车场的柱子后面等着看戏了。

    此时在宴会厅的岳长安一个头两个大,屏幕上此时正在播放他女儿的少儿不宜的小录像,而他老婆则好像发疯一样满会场的拿盘子追着他砸,当然这些都不是让他最崩溃的。

    “岳长安,我算是瞎了眼了,明天咱们两个就离婚,我跟你完了!”岳夫人也追累了,在巨大的愤怒过后岳夫人忽然觉得自己看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跟她过了半辈子,但是自己却根本就不了解他,也许正如自己父母所说的那样,他和自己结婚为的就是自己的家世吧!

    岳长安不怕被打,他最怕的就是离婚,岳长安也不跑了,急忙上再和岳夫人解释,可是岳夫人却根本就不想跟他再说什么了,转身就走了。

    岳长安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一路追到了停车场,岳夫人上了车后直接开着车就走了,岳长安见岳夫人走了,于是也一跺脚上了自己的车,随后便启动车子要追过去。

    可是就在他向前开过去的时候,车子却咣当声震动了一下,那感觉就好像在什么东西上撵了过去一样,紧接着一声惨叫就从他车轮后面穿了出来。

    不看热闹的人都跟着岳长安跑了出来,而他们在来到停车场后便看到了岳长安的车后躺着一个人,那人此时正在惨叫着,他的腿下满是血迹。

    “不好了,压死人了!”

    不知道谁吓的大喊了一声,而跟着一起追出来的纪夫人此时也看到了那个躺在地上人的脸。

    “鹤洋,你怎么了!鹤洋、、、”纪夫人尖叫着朝着纪鹤洋扑了过去。

    今晚的宴会热闹极了,好戏层出不穷,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的,所有人都觉得今天晚上来的真是太值了,就是买票都要来看。

    纪夫人上前对着纪鹤洋便是一顿的又哭又嚎,而围观的人也没反应过来给纪鹤洋叫个救护车,直到好半天纪夫人才反应了过来打电话给120,等120过来的时候纪鹤洋已经疼的又一次昏了过去,送到医院好歹把命保住了,可是他的腿却是两个膝盖全都粉碎性骨折,就算好了以后也会落下残疾了。

    岳菱之后也被人在408房间找到了,而找到她的时候她也是昏迷不醒,几个男人当场被抓住了。可是警察一番审讯后那几个男人却招供说他们几个都是岳菱找来的,而且他们的银行卡上还有岳菱给他们钱的转账证明,因此这事不能算是**。

    虽然纪鹤洋和岳菱醒过来后都一口咬定是七月把他们给害了的,但是他们却根本就没证据能证明七月和他们的事情有关,酒店的监控录像被人关掉了,一个保安招供说是纪鹤洋让他关的,现场也没发现任何目击证人和指纹,最后警察便把纪鹤洋的事情定性为意外,岳菱的事情定性为嫖男人,然后便结案了。

    没过多久世纪酒店的事情便传遍了大街小巷,而岳菱的视频也在网上疯狂的流传了起来,如果是平常的话岳长安一定会想办法把视频给封了的,可是他现在焦头烂额,老婆那边要离婚,警嚓那边又要因为他把纪鹤洋给压了做口供,岳长安哪里还顾得上岳菱,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了。

    岳长安最后还是和岳夫人离婚了,没了岳父的支持,岳长安在和陈市长的竞争中落败了下来,自古官场的斗争都是十分残酷的,陈市长半点也没给岳长安留机会,很快岳长安贪污受贿之类的罪状就都被找了出来,其中还包括岳长安对宋家出手的事情,于是岳长安在判刑之后宋家的一部分产业又被还给了七月一家人,虽然和以前宋家的家业比起来这点财产简直太少了,但是有七月在,想要重新回到宋家当年的光景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纪家也十分悲惨,在岳长安落马之后纪家没过多久便破产了,纪鹤洋的腿瘸了,而纪盛则是因为受不了破产的打击最后疯了,纪夫人因为破产之后的债务只能在洗浴中心卖身还债。

    至于岳菱七月根本就没出手对付便有人对她下手了,据说下手的人是岳长安曾经得罪的仇人,岳菱的脸被划花了,手脚也给废了,听说之后被卖到了山里做了个老光棍的媳妇,没几年在难产中也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