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天使的复仇(3)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天使的复仇(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别介,您可别自作多情,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什么婚约不婚约的,说实话,对于您儿子我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了,我今天来不过是想把我的东西给要回来,希望您不要赖账,赶紧拿出来,我也好拿了东西走人!”七月丝毫不囧,只是笑着说道。

    “我们家能有你什么东西?”纪夫人冷笑着说道。

    “你好真是记性不好啊!竟然什么东西都会忘记,是不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啊?”七月一笑,纪夫人听了七月的话差点被气昏倒,随即又听七月说道“我记得上个月我可是把一个翡翠手镯放在你这里的,夫人不会忘记了吧!或者是看我的手镯值钱,所以就想贪下来了?”

    “那手镯是你送我的!”纪夫人气的暴跳如雷的喊道。

    “送你的?凭什么送你?你是跟我沾亲啊还是带故啊?要知道那手镯可是我外婆活着的时候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怎么可能送给你呢?分明是你说好看,想借去看看,结果却不还给我了!”七月一脸无辜的对纪夫人说道。

    七月这话纯属胡说,那手镯哪里是什么外婆送的,其实就是宋安琪为了讨好纪夫人特意买的,随后送到了纪家来,不过送纪夫人这东西的时候的确没人在场,还真没办法证明这镯子到底是借还是送的。

    “你、、、好好好、、、”纪夫人想发作,但转念一想觉得和七月吵架到是低了自己的身份了,反正一个翡翠镯子也不值多少钱,她犯不着和七月纠缠。

    “一个破手镯而已,给你也就罢了,好歹以前有旧,就当亲事退了给你的补偿吧!”纪夫人冷哼一声,随后又优雅的坐在了椅子上,讽刺的看着七月说道。

    纪夫人挥了挥手,便有佣人去楼上拿手镯了。

    “随你怎么说吧,东西还给我了就好!”七月一笑,耸了耸肩又说道“对了,让你家的佣人小心点,那镯子贵着呢,你要是给摔碎了的话可是要赔的。”

    纪夫人只觉得七月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的不舒服,但要让她和七月吵架又觉得丢脸,她只能咬了咬牙,拿起了桌上的茶开始喝,借此掩饰住她脸上的愤怒。

    手镯一会就拿出来送到七月的手里了,七月拿着手镯看了又看,又对着灯光照了半天,最后笑嘻嘻的说道“果然是我的那个手镯,还会没被夫人给换了,我还以为夫人会欺负我是一个小姑娘,特意把手镯给换成假的了呢!”

    纪夫人一口茶差点喷出来了,她觉得七月这话真心太恶心人了,就是再怎么样,自己也犯不着为了个手镯做这么丢人的事情吧!

    “好了,拿了你的东西可以滚了!”纪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走?现在可不能走,还有别的东西没要回来了,也省的我以后再过来了,今天我就一起都拿回家吧!”七月笑道。

    “你要脸不要脸了、、”纪夫人怒道。

    “怎么,你这是想赖账了?你要是不给的话我就登报朝你要,到电视台朝你要,挂个扩音喇叭到商业街喊着朝你要、、”

    “行了行了,你要什么赶紧说!”纪夫人的脸都黑了,此时宋家刚破产,影响力还是有一些的,要是真为了这么点东西折腾的沸沸扬扬的话,他们纪家可就丢大人了。

    “哦,那我可就说了啊!说起来这东西真有点多,就好像去年我借给您的那个钻戒吧,前年的那只红宝石的手镯,大前年的油画、、、对了,还有你儿子管我借的钢笔,去年我记得还有一辆车、、、”

    七月掰着手指头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其实这些都是以前宋安琪送给纪家母子俩的,现在在七月嘴里却全都成了借了,甚至连小时候送给纪鹤洋的连环画都想起来了,非说那连环画是大师亲笔画的绝版,如果找不到的话就必须赔钱。

    纪夫人一直觉得自己的脸皮就够厚了,但是和七月一比她的脸皮就实在不够看了,不过没多久没见面,这个她无比熟悉的小姑娘怎么会无赖到这个地步,而纪夫人没办法,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能找的东西她都给七月找了出来,找不出来的只能按七月说的赔钱。

    纪夫人自然是不想给钱的,但奈何七月实在是个滚刀肉,你不给钱她有的是办法耍赖。纪夫人发现七月已经是豁出去了,因此不想让自己的名声受损,只能认了被七月讹诈了。这一笔钱着实让纪夫人肉疼的很,可是七月却还一脸自己吃了大亏的模样,这让纪夫人险些吐血。

    跟着七月一起进来的宋安鑫都看傻眼了,他的姐姐竟然把那个老巫婆挤兑的快气炸了,而且还弄了这么多钱回来,原本就崇拜姐姐的宋安鑫顿时对七月更是佩服的无以复加。

    姐姐真是太厉害了,他以后也要像姐姐一样没脸没皮!

    宋安鑫默默的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七月走的时候拎了几大袋子的东西和钱,刚一出门,七月便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典当行,很多东西他们家现在已经用不上了,如今她家最需要的就是钱,因此七月拎了两大袋子东西进去,出来的时候宋安鑫的小背包就鼓鼓囊囊的了,里面装的全是钱。

    不过这些钱也没在七月手里放多久,因为七月从典当行的门出来转了个街角就去了银行,宋家虽然家产都被银行拍卖了,但拍卖完之后还是有一些钱没还上,有了这笔钱刚好就能把剩下的缺口给堵上了。

    从银行出来后七月手里的钱只剩下几百块了,七月去药店买了点药,又买了些吃的,随后便领着宋安鑫回家了。

    宋安琪的母亲叫莫彩云,七月到家的时候莫彩云还在睡觉呢,七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有些烫手,看来莫彩云这一次受到的打击太大了,病情也来势汹汹,若不是为了这一对儿女的话恐怕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想到莫彩云为了宋安琪和宋安鑫做出的牺牲,七月对这个女人便更加有了几分好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