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丈母娘大作战(完)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丈母娘大作战(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段老三辍学了,虽然只是所谓的休学,但他知道自己再没有可能回学校了,此时他对段老大和段娇恨的无以复加,而对于瘫痪在床的段老太太更是厌恶至极。

    他早就说了不要卖房子,不要卖房子,他们不听,现在到好了,家里弄的乱七八糟,还要拖累他。

    段老太太每个儿子活女儿家轮一个月照顾,可是几个儿女却没有一个对她好的。

    段老大因为媳妇的枕边风所以对这个娘也越来越厌烦了,因此由着他媳妇不给段老太太吃喝也都睁一眼闭一眼的不管。

    段老大的媳妇还算好的,段娇虽然是亲生女儿,可是对段老太太更是狠,段老太太在她家里只能住在后院的小仓房里,冬天里面没取暖的东西,偶尔能给个小碳盆热乎热乎,吃的都是家里的剩菜兑上水煮一煮,即便是如此段娇的男人还心疼的对段老太太又打又骂,若不是看在刘小慧给的一百块钱的份上,可能连这点剩饭都不想给。

    轮到段老三那里就更是可怜了,段老三自己都养活不起自己呢,更何况还多了个老太太了,他年纪小,从小到大家里也没让他敢过重活,找工作也是眼高手低,因此从退学了以后就用剩下的生活费找了个房子住,靠着刘小慧那一百块钱勉强度日。

    不过后来段老三到是想了个办法,这城里其实还是有不少老光棍的,他们找不到媳妇,也没机会碰女人,于是他就把这些老光棍弄回家里让他妈跟着老光棍做那种事,每次只收几块钱,虽然钱少,但好歹也是一个进项。

    段老太太病危了好几次,结果都被刘小慧送到医院给抢救回来了,有时候人死了其实是种解脱,像段老太太这样活着受罪才是对她最大的报应。

    三个儿女的行迹在城里传开了,没人不骂他们三个狼心狗肺的,而对于刘小慧,大家都交口称赞,毕竟段家以前怎么虐待刘小慧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如今刘小慧竟然以德报怨,不但给段老太太付医药费,甚至还花钱养着老太太,这样的行为很是让人敬佩,因此刘小慧的好名声在当地无人不知,也对比着段家的人更不是人了!

    段老太太就这么活了两年,最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在段娇家断了气,断气之后段家的三个子女又因为丧葬费的事情大打出手,三人还想找刘小慧要钱,可是这个时候刘小慧早就回了帝都,他们就是想找刘小慧也找不到了。

    最后段峰的娘草草的火化了,火化后的骨灰盒也没买,直接拿了一个酱菜坛子装回家,随后便被埋在了河边的一处洼地,据说后来一次涨大水,那个破坟也被冲跑了。

    段峰的爹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把段峰的娘送走了以后本以为可以指着赵翠花过日子,却没想到赵翠花平时就是又懒又馋的性格,之前可以凭借着刘小慧给的保姆前生活,可是之后刘小慧也不给钱了,赵翠花便彻底没有工作了。

    没有工作的赵翠花天天逼着段峰的爹出去捡废品赚钱养活她,她还好赌,段峰的爹赚的钱除了吃饭便都被她给赌光了,没钱的时候赵翠花便打骂段峰的爹,有时候还会带着野男人回来,她和野男人瞎搞,还要段峰的爹给他们做饭吃。

    人的愤怒都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段峰的爹也不例外,可是当人忍到一定地步后就实在忍不住了。

    段峰的爹把赵翠花给砍死了,活活砍死的,据说警察去的时候见到那场面都吐了,现场鲜血满地都是,甚至连棚顶都喷溅上了不少血液,而赵翠花的尸体更是被砍成了无数块,脑袋被放在了锅里煮着,而段峰的爹就坐在地上,直到警嚓来的时候还在嘿嘿的笑着说这是报应。

    段峰的爹疯了,这种情况没办法判刑,只能送到了精神病院里,段峰的爹在精神病院里生活了十几年才死的,因为他杀过人,所以这十几年他一直被绑在床上生活的。段峰的爹死了之后段家的几个人也没来收尸,精神病院只能把尸体草草的处理掉了。

    其实这个时候段家的几个人活的也挺艰难的,段老大还好,虽然日子依然清苦,但有他媳妇陪她他也乐在其中。

    而段娇和段老三却是过的一年比一年倒霉了,段娇的男人还是赌博成性,输了以后就喝酒,喝完酒之后便回去打段娇,若是段家还在的时候段娇还能回娘家让娘家人给她做主,可是她爹妈都死了,哥哥和弟弟和她早就反目成仇,没人撑腰的她无依无靠,因此段娇的男人打起她来也没有丝毫的顾忌,甚至有一次直接把她给打流产了,七个月的男婴就这么没了,自此之后段娇伤了根本,一辈子也没再怀孕过。

    而段老三在他娘死了之后便去了大城市,他也没什么文凭和本事,又不肯吃苦,兜兜转转最后便去了夜店里做起了牛郎。他长的并不帅,身材也很瘦弱,并不招富婆的喜欢,但是却有不少同性恋的人喜欢他这一口的,而段老三也破怪破摔,做起了这一种类型的买卖。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段老三最后还是得了艾滋病,得病了之后他还依然做买卖,结果就把病传染给了一个混黑道的混混。段老三被打断了腿,他得病的事情也传的圈内沸沸扬扬,于是便再没人老找他了,而段老三这些年攒下来的钱也都用来治病了,最后段老三露宿街头要了饭。

    一个寒冷的夜晚,段老三蜷缩在火车外的一处椅子上紧紧的裹着身上的棉衣,凡是路过他的人都因为他身上带着腐烂的臭味而远远的躲开。

    对于别人那厌恶的目光,段老三早已经麻木了,他目光呆滞的看着火车站外的大屏幕,在屏幕上是一对新人结婚的画面。

    屏幕上那个笑靥如花的女人是国内最大房地产商的独生女儿,而那个笑起来有些憨厚的男人则是那个女人的保镖,新闻里俩人的婚礼气派的让人咋舌,据说就连新娘子婚纱上的钻都是真的钻石,这一件婚纱的价格就够普通人家吃上好几辈子都花不完了。

    段老三有些恍惚,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是这样腼腆羞涩的笑着的,那时候他是怎么想的来着?

    对了,他是鄙视那个女人的,他甚至连个好脸都没给那个女人,毕竟在他看来跟着男人跑乡下来,而且还啥也不要的女人都是下贱的,而他家里人也都这么觉得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