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九百一十四章名侦探七月(完)

第九百一十四章名侦探七月(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去年,一次偶然之下我认识了一个姓郑的大姐,她说自己是做金融投资的,于是她便领我去了赌场,她当时告诉我,富贵从来都是险中求的,想要有钱,那就要赚一些偏财,不然想成有钱人只能等下辈子了。当时我手里已经有一些钱了,听了她的话后我脑筋一热便开始学会了赌博,起初我的手气果然很好,我怎么赌怎么赚钱,而这钱又来的太容易了,于是便也给自己买了不少名牌的衣服和手表,出手也变的极为阔绰起来。

    可是好景不长,渐渐的我的手气开始不好了,到后来更是输的一塌糊涂。当时我赌红了眼,总觉得能翻盘,于是便对朋友和同学开始借钱,但是那些钱很快就被我输光了,根本没钱去还朋友和同学了。

    朋友和同学纷纷向我要账,说不还钱就把这事捅到学校里去,让学校开除我,他们把我逼的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我便只能借了高利贷还债。”

    说到这里的时候,松滔满脸的后悔和对父母的愧疚,他把头埋在手里不听的抖动着。

    “你怎么认识放贷的人的?”七月见他如此便问道。

    松滔听了七月的话又抬起了脸,他眼圈通红的说道“就是当时教我赌钱的那个郑姐,她说一般贷款都需要抵押的,而我又没有抵押品,所以只有这家高利贷才能放贷给我,只是那家贷款的利息实在是高的惊人,而我当时也鬼迷心窍,被她劝了几句后就答应了下来。”

    “那个郑姐的名字叫什么?”徐峰问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姓郑,其余的一概都不知道了。”松滔摇头说道。

    “后来呢?”七月继续问道。

    “后来这钱我实在是还不上,我开始卖假货,开始想尽办法的弄钱,可是即便如此每个月赚的钱勉强就只能还上利息钱。没过多久,那高利贷的便来催帐了,说若我还不出钱来,就把我拉出卖器官。他们说这话时候的样子可不像是开玩笑的,我这时才明白他们为什么敢没有抵押就贷款,原来他们竟然无法无天到了这样的地步。”松滔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报警啊!”孔家俊问道。

    “我哪敢报警啊!他们说要是敢报警的话保证我活不过第二天,而且我无凭无据的,警察怎么可能会管我,再说他们敢做这样的事,肯定也是上面有人,我就是去跟警察说又有什么用!”松滔颓然的说道。

    “之后那个郑姐给我打了电话,说我若是还不出钱来的话她到是有个办法,说反正我们学校的大学女生很多,我可以骗几个出来给那些高利贷的人抵账,这事只要办好了便神不知鬼不觉,何乐而不为嗯!”松滔说道。

    “你说那个郑姐让你骗女生过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徐峰的眼光锐利,听到这里的时候对松滔问道。

    “唉!我也不知道,郑姐没说,我也不敢问。不过这时候我就在再傻也猜出来那个郑姐是和那些放高利贷的一伙的了,她教我赌博就是想拉我下水的,而我把钱都输干净,八成也是他们做下了扣让我往里面钻的。”

    松滔说到这里的时候又是懊悔又是气愤,过了好一会才平复了心情。

    “你按那个郑姐的话做了吗?”徐峰问道。

    “我、、我的确是动心了,要知道那笔债已经压的我喘不过气了,如今好像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我几次想骗同学去那个郑姐安排好的地方,但是最后都因为我害怕,所以没有成功。

    后来有一天乔湘湘傍晚的时候哭哭啼啼的来找我,说我卖给她的香水是假货,害的她失恋了。当时她情绪很激动,我怎么劝都不听,甚至她还是说要把事情告诉她爸妈,让学校开除我的学籍。

    我当时很害怕,求她不要这么做,可是她却怎么劝都不听,就算是道歉都没用。

    我当时也慌了神,我最怕的就是被开除,要知道我在我父母心中可是他们毕生的骄傲,如果我被开除了,我甚至不敢想象他们知道了以后会是怎样的情景。

    当时我头脑一热,于是便拿起屋子里的一个水壶朝着她的脑袋便砸了下去。乔湘湘根本就没想到我会对她动手,因此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便被我砸晕在了地上。

    我吓的半死,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随后我就想起郑姐让我弄女生去的事情了,一不做二不休,我直接就把乔湘湘塞到了我平时去进货用的大行李箱里,半夜的时候拖了出去,随后打电话给了郑姐,然后就把乔湘湘交给了她。”

    仿佛打开了话匣子,根本不用七月问,松滔便又继续说道“乔湘湘失踪后也害怕了一段时间,可是后来听说乔教授夫妻俩竟然以为乔湘湘是跟人私奔了,竟然也不追查了,于是这才让我松了一口气。可是前端时间竟然传来了乔湘湘死了的消息,我听到后真的吓坏了,虽然我知道乔湘湘落在郑姐那群人手里肯定好不了,但是我也没想让她死啊!”

    “呵呵,你不想让她死,可是乔湘湘却是因为你而死的!她还那么年轻,就这么死了,你除了害怕就没有愧疚吗?”孔家俊怒道。

    “这怎么能全怪我呢!如果不是因为她逼我,我又怎么会对她下手呢!”

    松滔也跟着喊道,人惊恐到了极致就是愤怒了,而此时的松滔脸上在没有刚开始的怯懦,只剩下怒火了。

    “他们这些大城市的孩子懂什么?他们知道我们有多辛苦吗?知道我们能上大学有多不容易吗?不过是一瓶香水而已,她家里那么有钱,可是她却想因为这瓶香水把我逼上绝路,难道我就应该按她的心思去死吗?”松滔狂吼着喊道,可是喊道后来,他却又哽咽了起来,随后他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

    ——————————————————————

    此后的几天七月和徐峰等人通过松滔交代的线索终于抓到了那个叫郑姐的女人,同时也缴获了这个非法的组织。这个组织不仅放高利贷敛财,还涉及到赌场和一些地下青色交易,甚至还有买卖器官和国外的一些非法网站有所联系,贩卖一些虐杀女孩的视频,而乔湘湘和其他的两个女孩便是因为这个而死的。

    至于乔湘湘和另外两个女孩的头七月几人也在这个组织的冰柜里找到了,原来他们之所以会把头切下来的原因一来是为了让警方找不到头颅就没办法确定嫌疑人身份,二来也是为了可以把这些人头卖个这个网站上一些有特别癖好的富商赚钱,因此才会只把尸体肢解后弃尸,而把脑袋保存了下来。

    除了警队发现的那三具尸体以外,冰柜里还发现了另外两具没有来得及肢解的尸体,据犯罪嫌疑人交代,这些女孩全都是借了钱还不上的,或者是被拐卖过来的,她们的死状很惨,七月猜想她们死之前一定是满心的悔恨,悔恨为了那么一点钱竟然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抓捕行动进行的并不顺利,松滔猜的没错,这些人敢如此猖狂的确是上面有人罩着的,很快就有人开始对警队施压了,可是就在当天晚上,七月便顺藤摸瓜的找到了那个人,当天夜里,那个“上面的人”便死在了家里,当然,七月出手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的,于是那个人便被坚定为心脏病突发引起的正常死亡的了。

    不过在审讯的时候有件事情让大家都很费解,在郑姐一伙人的口供中说乔湘湘被带回去之后便把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拿走了,其中也包括那瓶香水。但是发现尸体的冯师傅却说他闻到了香水的味道,而乔湘湘的尸体和附近的地面都没有发现有香水的残留,最后这个迷只能当成冯师傅是闻错了。

    不过七月却觉得这也许是乔湘湘的鬼魂为了能早日破案留下的一点线索吧,或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