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九百零二章名侦探七月(9)

第九百零二章名侦探七月(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事的确是我干的、、”曹鹏程管徐峰要了一支烟,使劲的吸了几口后终于说道。

    原来这曹鹏程退伍之后便一直没找到什么好工作,后来经一个亲戚介绍后来到这个小区做保安。

    保安的工资不高,而他又迷上了赌博,退伍给的钱都被他赌光了不算,外面甚至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外债,走投无路之下,曹鹏程便打起了小区业主的主意。

    他以前当兵的时候在部队跟战友学过开锁,本来只是学着玩的,没想到竟然还有用上的一天。他借着保安巡逻的便利注意着小区业主家谁家什么时候有人,什么时候没人,随后便趁着那些人家里无人的时候进去偷窃。

    曹鹏程所在的小区是个富人区,而曹鹏程偷的数额也不大,只是找这些人家的一些不起眼的东西或者钱偷走,一来二去竟然一直都没人发现。

    他偷东西的时候有时候还会顺手牵羊的偷回来一些女人的内.衣内.裤,晚上的时候便对着这些衣裤开始、、、做不能说的事情!

    起初这些内.衣还能满足曹鹏程,可是时间长了,曹鹏程开始不满足了,他没钱也找不到女朋友,一次晚上出去散布,正好看见了在公园落单的那个女大学生,他见附近没人,于是邪念顿起,从后面袭击了那个女生,随后拉近草丛中强剑了她。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自此后便经常在附近人少的地方溜达,遇见独自的女生就下手,他身手好,即便被人发现他也能逃的掉,他对附近也很熟,哪里有摄像头他都知道,因此一直都没被抓住过,直到遇到了七月。

    “呵呵,不要避重就轻,强剑说完了,你可以说说乔湘湘的事情了!”徐峰厉声道。

    “乔湘湘是谁?”曹鹏程一愣,随后满脸茫然的问道。

    “呵呵,别跟我装傻,乔湘湘就是那个被你碎尸的受害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给我放老实点!”徐峰喝道。

    曹鹏程听了徐峰的话被吓了一跳,他连忙道“你是警察你也不能胡说吧!我什么时候杀人了?还碎尸?我也有那胆子啊!我告诉你,这强剑的事情是我干的,偷东西的事情也是我干的,但是这杀人的事情我可没干,你不能冤枉我啊!”

    不管徐峰如何审讯,曹鹏程都说这事不是他干的,可是问到他在乔湘湘被抛尸的当天做了什么,曹鹏程却说不记得了,这种回答让徐峰更加的对他产生了怀疑。

    七月一直在旁边旁听,渐渐的七月也觉得乔湘湘的案子应该不是曹鹏程做的。

    “我觉得你最好不要有所隐瞒,这起碎尸案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你了,若是你没有不在场证明,警方有可能会直接把这个罪名放在你的头上的!”七月吓唬曹鹏程说道。

    “怎、、怎么可能,没有证据的事情,警察怎么可能冤枉我!”曹鹏程听了七月的话也有点发虚了,但是还是强撑着说道。

    “为什么不可能!要知道上级可是限定我们两个月内破案的,现在半个月都快过去了,若是实在找不到凶手的话、、、”七月吹了吹自己的指甲,随后对着曹鹏程一笑,眯起了眼睛说道“到时候一切皆有可能哦!”

    七月笑的很好看,可是曹鹏程却被七月的笑吓的浑身一哆嗦,这个女人有多变.态他可是领教过的。

    曹鹏程沉默了良久,看他那紧紧握紧的手也能看出他挣扎的内心活动,终于,曹鹏程开口了。

    “唉!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是现在不说实在不行了,但是你们要是去调查的时候能不能偷偷的,我也不想坑了人家。”曹鹏程说道。

    原来这曹鹏程进来勾搭了一个附近的有夫之妇,那女人的老公有时候会值班,于是曹鹏程便有时候趁着她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去和那女人偷.情。

    曹鹏程虽然不是人,但对这女人还是有几分感情的,他怕自己说了以后会把这件事给张扬出去,害的那女人离婚,于是便想瞒下来,却没想到如今不说也不行了。

    和成为杀人犯被枪毙相比,曹鹏程还是决定出卖这个与自己在床上战斗了许多次的战友了。

    徐峰立即便派人去查,果然那几天那女人的老公不在家,曹鹏程都在她家里,她家电梯和楼道里的监控证明曹鹏程一直都没出来过,于是曹鹏程的嫌疑直接被排除了。

    众人本来情绪高涨的,但是在曹鹏程被确定不是犯罪嫌疑人后,大家顿时因为失望而情绪低落了许多。

    不过时间紧迫,徐峰根本就没时间让大家郁闷的,随后便又给众人安排了工作。

    曹鹏程这条线索断了,于是重案组的调查范围又回到了排查乔湘湘身边的人,徐峰给众人都安排了工作,本来是想和七月去医院对乔湘湘的妈妈进行问话的,谁知道一个好消息竟然出现了,原本死的那两个受害人其中一个的身份竟然查出来了,当协助调查的民警打来电话的时候,徐峰的眼睛都亮了。

    只是有一个麻烦的问题,那就是这个被查处身份的死者竟然是别的城市的人,为了查案,徐峰便带着陈胖子离开了,排查乔湘湘身边人际关系的工作便交给了七月处理。

    乔湘湘的妈妈依然还在住院,经过这些天的沉淀,乔湘湘的妈妈终于冷静了一些,医生已经同意七月去见她了。

    乔湘湘的妈妈是单独住在一个病房的,病房里窗明几净,窗台上摆摆放着鲜花,乔湘湘的妈妈坐在床上目光茫然的盯着窗台上的花看着,一动也不动。

    “徐教授、、”七月轻轻的敲了敲门后唤道。

    乔湘湘的妈妈姓徐,也是s大的教授,七月为了尽量不刺激她,所以便称呼她为徐教授,而不是湘湘妈妈。

    乔湘湘的妈妈被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七月,随即便点了点头,示意让七月进来。

    “徐教授,您的身体好一些了吗?”七月关心的问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