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八百七十章萌妹凶猛(15)

第八百七十章萌妹凶猛(1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田虎虽然跟七月稍微学了一点强身健体的功夫,但是七月怕惹来麻烦也没敢深教,于是田虎虽然偷袭之下把一个家丁给打倒了。

    但是田虎毕竟人小,力气也若,即便有点拳脚,却也打不过那些大人的,因此很快别的家丁上来后田虎就吃亏了,就在一个田虎招架不住的时候,忽然他只见眼前一道粉红的人影闪过,紧接着就见七月飞身来到他身前。

    七月一拳便击退了打向田虎的一个家丁,接着便是一个撩阴腿上去了。

    “哎呦、、、”那个家丁被七月踢了个正着,男人即便再坚强,却总有一些不能承受之痛的,比如现在这家丁只觉得疼的对人生都产生怀疑了。

    这个家丁的痛并没有让其他的家丁惊醒,大家还是不怕死的朝着七月就冲了过来,试图一拥而上,把七月拿下。

    七月对于群攻根本就不怕,她微微一笑,手指头在小鼻子上揉了揉,随后就见七月的小腿朝着四周飞快的踢了一圈,于是那田张氏身边的一群家丁全都用刚才那个家丁同样的动作集体跪倒了。

    经过七月认真磨练的撩阴腿堪称她的必杀技,她根本不用看就知道用何种角度能攻踢中对方的蛋,蛋破与不破的力道只在她一念之间,有道是撩阴腿一出,谁与争锋,唯有东风不败方能破之!

    好吧,虽然七月在一群跪着的捂蛋男人的中间面不改色,但是七月的内心还是很郁闷的,不是七月越来越恶趣味所以才会热衷于这种招式,实在是因为她年纪小,身高不够,打起架来只能连蹦带跳的特别麻烦,而招呼下盘最方便的就是攻击这一点了。

    再加上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打人都属于故意伤人,七月为了不留下麻烦,所以也不愿跟这些人动手再留下点伤痕当证据,于是便采用这种一招制敌的战斗模式才解决问题了。七月就不信这些人能那么不要脸,敢把受伤地方当证据在大堂上拿出来给大家看的,只要没有证据,那王员外想告他们也没办法。

    田虎对于妹妹如此勇猛的战斗方式早已经习惯了,他见这群家丁被七月如此轻易的放倒不由得高兴的又蹦又跳。而田张氏在看到这一幕后脸由白直接转红了,她是个贤良淑德的人,别说是打架,就是吵架拌嘴都很少有,却没想到自家的闺女动不动就撩阴腿,可是她也管不了七月,于是只能羞的低下了头,假装看不见。

    七月的举动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大家实在是没想到一个五岁的小萝莉能下这种毒手对付一群大老爷们的,看到屋里发生的一切,所有人都惊的张大了嘴,而那对外地的夫妻也终于明白旁边的老大爷为什么说这小丫头彪悍了。

    五岁的小萝莉能用出这么毒辣老练的断子绝孙腿来,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彪悍了,这绝对是威力加强版的彪悍啊。

    “都给我滚吧,这一脚我可是留了情的,若再是不识相待下去,我下次出脚可就不会这么轻,到时候怕是你们要永远失去做父亲的权利了!”七月冷声一声,随后背着小手,奶声奶气的威胁道。

    若是在前几分钟,家丁即便听了七月的话也不会有半点害怕的,可是在尝了七月那脚法的威力之后,七月的威胁对这几个家丁便实在是太有用了。

    听了七月的威胁,众家丁顿时觉得下身仿佛更疼了,于是众人即便是疼痛难忍也都急忙爬了起来,随后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众家丁跑了,而媒婆却还站在原地,七月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媒婆。

    媒婆现在已经没有刚才的嚣张了,她脸色发白,被七月这一眼看的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她以前只知道这小丫头厉害,但是却没想到这么厉害,此时被七月一看,只觉得这小丫头的眼睛就好像一汪深潭一般,让她只看一眼便觉得毛骨悚然。

    七月盯着媒婆看了一会,直把媒婆看的退都软了,随后她伸手拿起桌子上的木尺子,朝着柜台就挥了下去。

    尺子在击在柜台上后发出一声脆响,而那媒婆因为这一声响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只感觉那尺子打的不是柜台,而是她的身上一般。

    “我、、我这就走,再、、再不敢来了!”媒婆哆哆嗦嗦的说道,随后就战战兢兢的打算往外走。

    “我让你走了吗?”七月凉凉的说道。

    听了七月的话媒婆顿时站住了脚步不敢再动。

    “去把你们带来的那些东西全搬走,我娘可不打算嫁给什么王员外、狗员外的,你要是想嫁,就把那些聘礼全都背家里去吧!”七月板着一张小脸说道。

    “可是、、、可是这么多、、、我、、我拿不动啊!”媒婆一脸苦瓜脸的为难的说道。

    “那我不管,能搬进来就能搬出去,如果你搬不出去,我就让你比刚才那些人才惨!”七月伸着白胖的小手指着媒婆说道。

    七月这软萌可爱的样子实在是太没有震慑力了,但是即便如此媒婆还是被七月吓的浑身又是一哆嗦。

    媒婆只能去搬那些聘礼,她本就胖,重重的箱子压.在她身上很有喜感,特别是走了一半的时候那箱子还掉在了地上,正好砸在她脚上了,疼的她抱着一只脚嗷嗷叫着单腿跳,更是让围观的人哄堂大笑了起来。

    媒婆一个一个的箱子往外搬着,终于那些箱子都被她被连拖带拽的给弄到外面去了,而媒婆累的直喘,身上的衣服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都湿透了。

    媒婆在众人的嘲笑声中休息了一会,将将有点力气便急忙找了个马车把那些箱子给拉回了王员外的家,随后把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的对着王员外说的了一遍,特别是最后七月说的那句“王员外、狗员外、、”的话,媒婆着重的对王员外说了一遍,直把王员外气的脸都青了。

    “混账,真是给脸不要脸、、、”王员外气的一拍桌子怒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