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七百五十七章总有贱人想找死(完)

第七百五十七章总有贱人想找死(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蓉的娘家根本不可能接她回去,于是江蓉抱着孩子流落街头,之后被李大给接回了家中。

    七月没有失言,虽然李大过堂吃了好些苦头,但是事情结束之后便把他的奴籍给赎了出来,又给他了他一笔银子,让他安家落户。

    李大感念七月的恩德,有了银钱又买了房子,李大便把把江蓉和孩子给接了回来,本来是想好好对这娘俩的,可是江蓉却还摆夫人的谱,各种嫌弃李大对孩子也是不管不问,李大还记得她当时要毒死自己的事情,心中也是恼了,索性对她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凄惨至极。

    小妾和私生子该卖的全卖了,可是一转手就被人给买走了,之前小妾也都怕自己东窗事发,因此全都留了后路,把自己的私房钱不是给了娘家就是给了情.夫,虽也有那识人不清的,但大部分都被赎了回去,如今孩子也有了,一家人虽然清苦了点,但日子过的还只美滋滋。

    皇帝本来现在就对莫程仁厌恶至极了,如今还出了这种事情,于是便借机发作,直接把莫程仁给革了爵位,只是并没有抄家,因此莫程仁还是住在原本的宅子里。

    这件事不仅对莫程仁的打击很大,同样也对五皇子牵连甚广,莫程仁本就是他的人,皇帝自然也知道,对于莫程仁的厌恶慢慢的蔓延到了五皇子身上,而三皇子又在七月的协助之下找到了当年五皇子陷害孔将军的证据。

    皇帝听闻后大怒,把五皇子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让他在家里不得外出,等调查后再对他进行处罚。

    五皇子又惊又怕,他知道这一次肯定是完了,皇帝虽然不至于把他杀了,但是圈禁却是肯定的了。五皇子一不做二不休,最后决定兵变造反。

    三皇子早已经地方五皇子狗急跳墙,因此已经安排了人手就等他造反呢,于是五皇子在起兵之后很快就被三皇子给镇压了下来,这一下孔将军当年被冤枉的事情也不用调查了,没什么比造反的罪名更大的了,五皇子被赐毒酒自尽,妻妾贬为庶民,而跟随五皇子的人也受到了牵连,莫程仁便是倒霉的其中之一,继罢官、除爵之后,莫程仁这次彻底被抄家了。

    莫程仁显然如果用一首歌来形容他的话那就是只有《一无所有》了,而七月则和他相反,孔将军被冤枉的事情一查出来,皇帝名声也必须补充七月这个受害者家属了,于是便直接把孔将军的府邸赐还给了七月,虽然没办法给七月封官,但是却可以把封赏给寒寒,于是便给了寒寒一个子爵的爵位,并且赏赐了大笔的银钱,京城之中无人不笑话莫程仁缺心眼,若是七月还是他夫人,何至于让皇帝把他一撸到底的。

    ——————————————————————————-

    一转眼八年过去了,七月早晨起了床,吃完早饭后想起今年铺子里的账本还没对,她也懒得把掌柜的叫府里来了,索性今天闲着无事当出去转转,于是便带着丫鬟婆子坐马车上了街。

    “夫人,昨天户部尚书家的夫人送帖子来了,请您过些日子到她那里去赏梅。”小丫鬟凤儿一边给七月倒了一杯茶一边说道。

    七月捧起茶杯,这外面已经落雪,但车里面因为有保温夹层的关系却温暖如春,杯子里的茶是上好的贡品毛尖,寒寒特意给她弄回来一些孝敬她的。

    寒寒今年十六了,而他两年前便下场赶的考,一举夺魁成了状元,顿时轰动了整个京城。十四岁的状元从开朝之后便没出过,寒寒在众人心中无异于文曲星转世了。

    如今的天子就是当年的三皇子,七月对三皇子也算有从龙之功,因此当今圣上对她们娘俩还是格外的宽厚的,寒寒又这么长脸,当今圣上一高兴便让他入了翰林院,虽然翰林院不是什么肥缺,但是却是极清贵的,有道是非翰林不入内阁,如今他又如了皇上的眼,想来以后平步青云是必然的了,再加上寒寒的爵位,简直是京城里头号的钻石王老五。

    不少人家开始借着各种宴会的名义跟七月接触,为的就是能抢来这个佳婿。

    七月正想着户部尚书家的小姐是谁,忽然车子便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丫鬟皱眉问道。

    “夫人,有人跪在路中间拦车!”车夫回禀道。

    “竹云,竹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见见我吧!你到现在还不原谅我吗、、、、、、”

    七月刚想问外面是谁,但听那喊声顿时便知道是哪一位了。

    马路中间跪着一个浑身脏兮兮,又瘦又黑,衣服破烂的好像乞丐一般的男人,他趴在地上大喊着,声音沙哑,又因为天气实在太寒冷而颤.抖着。

    路边不少人围观,有的新到京城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京城的老人却全知道当年莫程仁的那些光辉事迹,于是便给大家讲了一遍,顿时众人看向莫程仁同情的目光便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讽刺。

    “夫人,您要去看看吗?”旁边的丫鬟小心的对七月问道。

    来的人是谁七月明白了,旁边的丫鬟也明白了,她拿不准主意该怎么办,毕竟这一位身份特殊,于是对七月询问的。

    “不必了直接赶走吧,我也没什么话和他说。”七月挥了挥手不在意说道。

    这些年七月即没有杀了莫程仁也没有把他赶出京城,这到不是因为七月心软,而是因为她想让莫程仁看着她和寒寒过的好,因为只要过的越好,莫程仁就会觉得越痛苦,七月就是想让他好像乞丐一样活着,让他时时为自己的过往忏悔着,有时候这样比死还难受。

    “夫人总是这样心善的!”丫鬟忙说道,随后低声对外面吩咐了几句,便有家丁把莫程仁个拉开了。

    家丁们并没有打莫程仁,只是把他拖到了路边,等马车离开后便把莫程仁仍在那里了。

    车以远去,莫程仁看着那马车渐渐模糊的影子眼眶都是红了,可是他知道追上去也没用,七月从未打过他,因此他总是抱有希望以为七月还念旧情,可是渐渐的他终于明白了,七月这样就是为了让他一次次的抱有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可是即便他明白,却还是忍不住想试一试,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他跪着求她了。

    雪渐渐下的大了,路边的人也因为冷早就离开了,莫程仁浑身冻的僵硬,他裹紧身上那勉强能蔽体的衣服对着七月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这是他唯一能发泄的途径了,随后想到自己可以去江蓉那里再试试,毕竟江蓉家可没有家丁,说不准能讨个馒头尝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